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精神!

读睡诗社官网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当前位置: 读睡诗社 > 经典文学 > 现代诗歌 >

评读徐志摩《雪花的快乐》

时间:2019-11-01 21:44来源:读睡诗社 作者:蓝棣之 点击:
《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
评读徐志摩《雪花的快乐》

《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藉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解读

 

       《雪花的快》这首诗,借雪花漂泊而没有归宿来暗示自己寻求感情家园的苦心,并诉说自己愿意以失去自我为代价。

 

       照沈从文的看法,是为爱所煎熬,略返宁静所作的低诉。卞之琳认为,从音节美方面说,这是徐志摩最好的诗。

 

       过去,有批评家说这首诗表现了徐志摩的低级下流,他们说这首诗不过是一首色情诗,诗中所谓徐志摩的“方向”,就是往女人的胸脯里钻。这是一种“正人君子”的艺术鉴赏,现在很少有这种鉴赏家了。

 

       实际上,这是一首很传统的诗,诗中的两个基本意象雪和梅,正好是传统诗词里最常见的。即使是照正人君子和卫道者的眼睛看,梅、雪也是很高雅洁白的意象。

 

       难得的是,徐志摩这首诗的确写得潇酒,很轻松,欢快,活读,见不到徐志摩后来诗中那种苦涩和忧郁。这是徐志摩早期的话,这时他毕竟还年轻,对生活抱有希望,即使曾经历过一些挫折,仍然保持者对未来的追求。也许这时候他正看出了生活的希望,爱情的希望,因此这诗的调子节拍是轻快的,酣畅的,美的。

 

       诗人找到雪花这个意象来寄托自己和比况自己,真是再恰当不过了。透过雪花这个意象,诗人最贴切地抒写了自己的性灵。“翩翩地在半空里潇洒”,正是诗人离了婚而又正在追求理想爱情的状况的最妙写照。

 

       刚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办婚姻里走出来的徐志摩,确是潇酒的。但潇洒不等于是“出世”,所以诗人说他的方向是在这地面上,也就是说他热爱生活,他要拥抱生活,也就是他在另外场合说过的“诗化生活”。

 

       他性灵的深处确是这样:不恋幽谷、山麓、荒街,不愿意冷漠、凄清、惆怅。

 

       也许可以说徐志摩这诗是写得有几分调皮的:在这首雪对梅的恋歌的结尾二节,忽然出来一个“她”,接下来才顺理成章:雪花才沾住、贴近和溶人她的柔波似的心胸。

 

       当然这是大胆的。这样的诗句,在男士们私下的情书里,也许司空见惯,但要登大雅之堂,很多人没有这个勇气。

 

       所以,有理由认为,徐志摩是把诗当成情书来写的,他的诗是写给他爱的人的,他的诗里都有他的爱情故事,这就是他所说的“诗化生活”。

 

(内容来自蓝棣之《现代诗名著名篇解读》

仅供交流学习)
 

(责任编辑:读睡人dushui.re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读睡诗社 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 » 转载请注明来源:读睡诗社 » 《评读徐志摩《雪花的快乐》》
  •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读睡诗社 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