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精神!

读睡诗社官网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当前位置: 读睡诗社 > 读睡文学 >

读睡诗人华灵现代诗歌精选十二首

时间:2019-10-06 22:16来源:读睡诗社 作者:华灵 点击:
华灵 原名梁成豪,男 汉族 1974年生,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人。中国当代先锋诗人,新锐作家,中国诗歌网蓝V认证诗人, 读睡诗社 会员,现为当地一名乡村医生。本君自幼酷爱文学,十
读睡会员诗人华灵简介

       华灵 原名梁成豪,男 汉族 1974年生,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人。中国当代先锋诗人,新锐作家,中国诗歌网蓝V认证诗人,读睡诗社会员,现为当地一名乡村医生。本君自幼酷爱文学,十二岁时即写下平生第一首诗,从十六岁起,陆续创作并发表了上千篇【首】各类文学作品,尤以诗歌居多。自网络媒体发达后,长期纵横于国内各大诗歌网站,深得众多读者朋友的青睐和好评。第一部诗集《情歌与哀歌》于2015年4月在河南中州古籍出版社顺利出版,并于当年6月摘得中国诗歌会在北京举办的第三届新诗人奖银奖,8月又斩获青岛第二届红高粱笔会铜奖。第二部诗集《美女蛇》也正在筹划出版中。2019年路漫漫其修远兮 全国诗词大赛第一名。另外,作者较有影响的作品还有长篇科幻爱情小说《天狼星之恋》和中篇小说《雄性的证明》等,已在各大文学网站公开发表。

        现代诗歌精选

      《我不愿就这样草草被埋葬》
        文/华灵
 
  我不愿就这样草草被埋葬
  在世人冷漠的眼神里
  在他们健忘的记忆中
 
  我不愿就这样草草被埋葬
  父母艰难给了我生命
  上苍垂怜我让我成长
 
  我不愿就这样草草被埋葬
  虽然我拥有喷火的胸膛
  却像草一样卑微生长在路旁
 
  我手紧握的是笔
  口唇吟诵的是诗
  心房流淌的是血
 
  我用笔刻下忧伤
  用口聊起愿望
  用血将那些还算高尚的大力颂扬
 
  我没有让眼泪蒙蔽眼睛
  也没有让权势夺走灵魂
  更没有让金钱和美色俘获我的心
 
  多年来 我把孤独当成一种 惯
  把痛苦当做精神食粮
  让外部世界的喧嚣变得与我无关
 
  我让星星成为星星
  让月亮成为月亮
  让太阳还是太阳
 
  每到一处 我都会筑起一道隐形的篱笆墙
  把一个母亲模样的女人当作亲人
  把一个家乡模样的村庄当成故乡
 
  是的 虽然我鄙视冬天
  但绝不拒绝春天
  让暖阳把心中最后一块冰雪也融化掉吧!
 
  你不必发觉 更无须感叹
  野外 裸露的蛮荒地上
  一丛幼苗终将破土而出 自由自在而悄悄生长
 
        2015年元月
 
 
 
  《逝爱》
        文/华灵
 
  当我站在 时光的河流边
  向爱告别 却只见
  簇拥的浪花喋喋
 
  我的眼神那样深沉 仿佛
  夕阳在其中弄影
  野风刮过几乎透明的耳廓
  黄昏一片谧静我的脑海却在翻腾
 
  爱 经过了多少年
  至今依然懵懂
  记忆不老 心却不再年轻
 
  一只青鸟轻灵地 从额前擦过
  远远消失于银色浪波
  一帘褐红色的幕布何时滑落
  我兀自伫立原地万物却已溶入黑夜
 
  既然情已不在
  懒得问花谢花开
  既然人已不在
  已不知日升日殆
 
  2015/7/11
 
 
 
  《再次见到你》
        文/华灵
 
  自从我们被分隔在两个世界
  在这烦恼的小城里
  就像月亮和太阳的关系
  彼此遥望却永远无法相处
 
  我渴望知道你现在的处境
  这种感觉因天长日久而愈炽
  但当我真的看到你时
  想到的更多则是逃避
 
  你也许会大方地打声招呼
  让我的脚步愕然停住
  我们也会礼节性地握一握手
  但也只能是一霎时
 
  如果我能够更大胆一些
  就必须注意你身旁的伴侣
  他的诡笑 他的猜忌
  我不可能置之不理
 
  我们因身处爱情而忽视了爱情
  我们因自由呼吸而忘却了空气
  我们热衷于那些遥远肤浅的东西
  而生活的本质其实从未远离
 
  如果我能像现在这般成熟
  就不会犯过去那样的错误
  当然也不会是眼前这个男人
  搂住我曾经搂过的腰枝
 
  2015/8/1
 
 
 
  《穿过大半个中国让你睡》
  ——如果让我睡你,请给我睡你的理由
        文/华灵
 
  其实 睡你和被你睡差别很大 这不仅是
  两具肉体激烈碰撞发生的力 这力明显混淆了主次
  让我误认为有了这力就证明“我还爱你”
 
  大半个中国 什么都在发生:
  包二奶 红杏出墙 闪婚闪离
  一些几乎被丈夫遗忘的农村怨妇
  和一些惨遭妻子遗弃的可怜丈夫
 
  我是坐飞机 坐轮船 坐火车去睡你
  我是徒步 蹬三轮 骑自行车去睡你
  我是一路乞讨 半疯半傻 半痴半癫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个思念摁进一个夜晚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重身份溶进一具肉体去睡你
 
  我要睡在你流汗的工地
  也要睡在你工作的公司
  我要睡在你二奶的金屋
  也要睡在你寻欢作乐的场地
 
  当然 我也会被一些蜜蜂引入歧途
  误把一些甜言慌语当作承诺和真理
  把一个像你模样的男人当做丈夫
  把一个像床一样的东西当成是在家里
 
  而这些 
  都是我要让你睡必不可少的根据
 
  2015/7/22
 
 
 
  《家》
        文/华灵
 
  从冲破晨曦的第一声鸡叫
  到薄暮鸟儿纷纷归巢
  我挣足了一天的钞票
  虽然它明天又被花掉
 
  我头戴一顶凄美的弯月亮
  它幽幽的清辉似波涛
  沐浴我轻快的双脚
 
  已一整天不闻女儿哭笑
  和妻子繁琐的唠叨
  此刻又在我耳际隐隐萦绕
 
  如豆灯光在我瞳眸闪耀
  熊熊炉火在我心坎燃烧
  隆冬的北国之夜啊
  黑夜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精妙
 
  妻子如门
  对我虚掩如邀
 
  2015年12月2日
 
 
 
  《诗神》
        文/华灵
 
  你不只孕育欢乐
  悲痛无助时
  更会想到你
 
  如今病卧在床
  你我同塌共眠
  请为我的呻吟叹息
 
  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
  你让我幸福的时候更幸福
  痛苦的时候更痛苦
 
  我也曾乘着花香旅行
  从落叶中捡回情诗
  在晨光里收集曦露
  背对夕阳掩卷沉思
 
  但有时暴雨也会损毁桥梁
  钟情的人也会误了约期
  我像一只隔绝浅滩的鱼
  如今只剩下张口喘气
 
  假如您真够神明
  请为我题下一首诗
  不是涂在绿荫如盖的秋千下
  而是藏在形如缟素的床单底
 
  假如我能籍此重新站起
  是该埋怨你 
  还是 长跪你神龛前
  虔诚如一位修女
 
  2013年6月18日
 
 
 
  《塞上》
        文/华灵
 
  这绵绵黄沙跪向何方
  沙那边有没有佛祖
  如此颗粒无数
  我却万般孤独
 
  举目不见一片云
  低头不见一棵草
  我无望于发现一滴水
  甚至一根鸟兽的毳毛
 
  夕阳无声红在旷野上
  疏影因孤单而更长
  回望走过的参差脚印
  爬出鬼魅般的蛇影
 
  似乎到处都有路
  似乎无路可走
  似乎到处都是方向
  似乎找不到方向
 
  突然 狂风横卷
  掀黄沙铺天盖地来袭
  思绪在回忆中碎成沙粒
  迅速将我的眼睛迷住
 
  像一峰骆驼 我蹲下身来
  俟风沙过后 我抖抖尘土 
  从不后悔走进这场奇异之旅
  原谅我因搭帐篷正劳神凝睇
 
  2016 4 13
 
 
 
  《春天的问卷》
        文/华灵
 
  瞧 东风已经来了 河水也不再刺骨
  杨柳轻吐出鹅黄 坡上茵茵如拭
  阳光柔媚如你第一次看我
  南山阴坡却还氤氲着积雪
  是春天悄悄来了吗
  还是冬天在恋恋不舍?
 
  你看 堂前紫燕 正繁忙地来回穿梭
  去年的旧垒未破 如今又砌上新泥
  温馨的巢穴已经嫉妒了麻雀
  回忆的青鸟啊 为何还衔着旧岁的谷粒
  2015的麦穗熟了吗
  难道2014还主宰着我的生活!
 
  再次经过那花市堤岸的小河
  只见无限倦慵的粼粼金波 
  正深情含蓄地将嫩柳的柔指吮吸着
  这撩人的情景去年我们曾一起看过!
  如今倒映水中的长发 随波流逝了吗
  为何独独撇我孤影一个
 
  那花间翩飞的蜂蝶 岛上假寐的鸭鹅
  是否还是去年的那些个
  又或者它们诞下的孩子
  在这无边春色里懒懒集结
  可今春我的收获呢
  难道仅仅是为了重温某些细节
 
  是天气好过了心情 还是心情搞坏了天气
  为何如此美景却令我如此落寞
  是花朵映红了夕阳 还是夕阳点燃了山坡
  难道这一幕在我们来前不曾有过
  可我的爱情呢 
  为何却在它永恒的幕帘下悄然凋谢
 
  一头发情的公牛 正哞哞叫着冲下山坡
  将河边嚼拔青草的母牛不断骚扰着
  它毫不避讳地在性的春天撒野
  而百无聊赖的牧羊大叔
  则用俚声浪语 耐心挑逗着
  河边垂钓少年情窦初开的耳朵
 
  呵 春天已经来了呀
  可我却还沉湎在这葬满往事的暮野
  甘愿与那行将坠落的夕阳为友
  一任自己于心曲的迷宫中漫游
  不肯也不愿
  找到暂时出路的路口!
 
  2015年4月
 
 
 
  《夏天的躯体》
        文/华灵
 
  自上次在棕榈树下避雨
  那窸窣声已好久不曾听到
  如今太阳不绝地燃烧
  田中的禾苗快要干枯掉
  大地绽开了它的毛孔
  池塘拼命地冒着气泡
  一只吐着舌头的老黄狗
  只瞪着太阳火辣辣的眼球
 
  谁 在草地搭起了遮阳伞
  懒懒地摊开四肢 枕着手
  耳朵里充塞着耳机
  暂时避开了喧闹
  几只蚂蚁在他脸上爬着
  蚱蜢也在咯吱窝里逍遥
  我仍端坐在那棵棕榈树下
  用手臂支起下巴 昂着头
 
  天上白云 水上白鹭
  大自然有意如此单调
  天空从没在水面这般湛蓝
  投重重暗影染脏我的衣袖
  阳光黏黏的好似润滑油
  涂汗和盐在皮肤上无情炙烤
  远处岩石仿佛在冒烟
  我闻到一股羽毛被烧焦的味道
 
  呵 夏天的赤裸的躯体
  你在蜷缩 在蠕动 在躲逃
  那高悬树上的蝉的鸣叫
  那碧叶下绿油油的葡萄
  全一股脑儿涌到我胸口
  心仿佛要燃烧 融化掉
  我多想奔到清凉小溪边
  像一头牲口般狂饮 冲洗和嬉闹 
 
  2015/7/28
 
 
 
  《生命之秋》
        文/华灵
 
  燕子不知什么时候飞走了
  屋檐下留下空的巢垒
  墙上时针依旧冷漠地颤动
  变幻的数字偷走了年岁
 
  多年来已不堪对镜
  怕镜中的脸会让心愈加憔悴
  你看 无情的风霜已将双鬓染白
  恼人的皱纹也向眉额上堆
 
  我满怀幽思踏上孤寂的小路
  拖着影子在夕阳下独徊
  那顶着残绿的衰草和衰林
  余辉下透着死一般凄艳的美
 
  闲云飘逸 山峦迷濛
  溪流蜿蜒着冲破旷野的沉睡
  如同病榻上少女的微笑
  朦胧的秋光摄人心魄的柔媚
 
  成熟 或者死亡
  这一对孪生兄弟何其相类
  面对奄奄一息的大自然
  我的心中突然陡生伤悲
 
  只因我早已饱谙了人生的滋味
  为蹉跎的岁月和失去的希望流泪
  只因我多年来未曾改变的雄心
  还执拗地在往昔的日子里苦苦回味
 
  我也想追逐于恬淡的流云
  和沉默不移的高山相伴相随
  可这无法重复的有限人生
  有了一次便永不再给
 
  路上行人已绝 山寺的钟声
  一声声似在告别 同行者有谁
  早已不再刻意孤独
  可孤独如今却将我包围
 
  别了 迷人的秋阳 
  你缱倦的目光令我陶醉
  别了 荒芜的大地
  你辽阔的胸襟让我无畏
 
  我愿高擎起这麻醉人的酒杯
  向这个烦恼的人世说累
  我愿躺在这无边金叶里不归
  庆幸自己终于可以安睡 
 
  婴孩时的嗔痴无心 
  年少时的憧憬甜美
  都将会随这无情飞逝的流光
  黯然消遁一去不回
 
  当狂风渐起 夜幕低垂
  迷离曛光里萧萧枯叶乱飞
  我 恍然成其间一片
  在心有不甘中匆匆旋坠
 
  2015/9/26
 
 
 
  《父亲周年祭》
        文/华灵
 
  有一种感情超越血缘 又撇不开血缘
  仿佛高压锅里的水蒸汽
  我能抑制住热泪的狂奔
  却无法平抑激荡的内心
 
  365个日夜我是如何度
  你看 日历上明白写着2015
 
  我经常爱和妈妈说笑 作闹或嘻戏
  却往往对您敬而远之
  如同大雪过后的无痕无踪
  你的爱是如此的沉默无声
 
  您也许尝试用一切方式爱我
  但我总像懵懂无知
  如今我匆匆奔回你身边 
  而你已长眠不起
 
  有许多知心话想向你倾吐
  可还未出喉咙已哽咽无力
  我默默别过脸去 怕泪将你打湿
  把你尚未僵硬的躯体默默捋直
 
  小时候 我经常做的梦就是——
  有朝一日要离开你远走高飞
  并对您的每一次训斥都充满敌意
  如今我想要告诉你 其实 
  我早已明白了你的良苦用心
  只是羞于面子而不能对您说声“对不起”
 
  您的爱远远超越友情
  可我对您还没有一个朋友热络和真诚
  如今 您像一盏长明灯在心头倏忽熄灭了
  我才发觉这光明对我是如此之重
 
  于是 我尝试着想将您忘记
  躲开您的影子好平静地生活
  可就在别人喊“爸爸”时
  你的影像重又映射脑海
  仿佛回光返照心头 令我百感交集
 
  就在此时 耳畔仿佛又响起
  你那近似苛责的话语
  可如今听来 却醇醇如甘露
  所不同的当年是亲口亲耳 
  如今却是凄切酸楚的回忆
 
  2015年春
 
 
 
  《抽出空儿来忆母亲》
         文/华灵
 
  你冷吗 在家乡 遥远的墓穴
  下着厚厚的雪
  当隔绝一切的时间 终于将你我隔绝
  整整七年了 母亲啊 寒夜 
  是什么深深刺痛了我?
  窗外 朔风正紧
  下着白茫茫的雪
 
  如今我已漂泊 别妻离子
  在这陌生的北国 但我的思念
  难道不会穿越这漫漫冬夜
  停留在你高尚灵魂栖憩的沙岗荒野
  哪怕只歇息一宿 在你孤单冰冷的墓穴?
  窗外 朔风正紧
  下着白茫茫的雪
 
  整整七年了 我没有回去过
  当每一年阳春来临 融化了冰雪
  荒草会悄悄爬满你的坟垛
  在那片青蒿 茅草和苍耳子覆盖的地方
  再没有什么比无语的山风 更与你亲热!
  窗外 朔风正紧
  下着白茫茫的雪
 
  我腹议过你送行时的叮咛
  也厌烦过你催饭时的啰嗦
  如今 已身为人父
  才知道再多的爱也不为过
  你教会我的坚忍和善良
  足以支撑我在这艰难的人世生活
  窗外 朔风正紧
  下着白茫茫的雪
 
  再没有热忱的双手将我挽留
  也没有敦敦的话语将我苛求
  我知道 我的一切都是你所给与
  我抑制住内心深处对你如火的倾诉
  也强压住无用眼泪激情地迸滴
  因为 生活还得继续 而我 
  又不能总沉湎于回忆
  窗外 朔风正紧
  大雪下得无边际
 
  即便如此 我又怎能将你忘记
  忘记你对我的恩养和教育 因为
  若在此纸醉金迷的物质世界里沉沉睡去
  一朝醒来 叫我怎敢再深情地呼唤你
  怎敢再苟活于
  这烦扰空虚的人世
  门外 朔风正紧
  大雪早已无边际
 
  2013年冬


(责任编辑:读睡人dushui.re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读睡诗社 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 » 转载请注明来源:读睡诗社 » 《读睡诗人华灵现代诗歌精选十二首》
  •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读睡诗社 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