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精神!

读睡诗社官网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当前位置: 读睡诗社 > 读睡诗人 >

读睡诗人蓝冰:诗论,我对死亡的描述

时间:2019-12-19 12:25来源:读睡诗社 作者:蓝冰 点击:
蓝冰,现居西安,医生, 读睡诗社会员诗人。爱写诗,想被大雨洗净灵魂,想在诗中亲吻滴水的铃兰。 米兰昆德拉在《帘幕》中说:一个没能力谈论自己创作的人绝不能算是一个完整
<a href='http://www.dushui.ren/' target='_blank'><u>读睡诗社</u></a>会员<a href='http://www.dushui.ren/huiyuan/' target='_blank'><u>诗人</u></a><a href='http://www.dushui.ren/huiyuan/lanbing/' target='_blank'><u>蓝冰</u></a>简介
蓝冰,现居西安,医生,读睡诗社会员诗人。爱写诗,想被大雨洗净灵魂,想在诗中亲吻滴水的铃兰。

       米兰·昆德拉在《帘幕》中说:一个没能力谈论自己创作的人绝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作家’。作为一个诗歌写作爱好者,我很少对自己的诗歌做解读。我觉得语言应该是多元表达,一首诗歌有主体基调,但不妨碍更多引申和思想再加工。也许有些加工和演绎与原主旨有所偏差,这有何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
 
       近期的一些诗歌创作,以横排两节为主,加入一些自由律俳句的写法,节奏不受意象约束。很多三言,五言,或者连歌形式在现代汉语排布时略显生涩。这些表达中的音律性失协有待进一步抹索。我一直有挖矿西北口语和山西小调的野心,企图找到黄河流域上游原始和正在遗失的语调,寻找方言的遗留与创新。这个命题也许会很漫长,可我觉得对我表达的形式构造来说,是有必要的。语言的创新,有的在内容,有的在结构。至于是否有存留的必要,用时间去沉淀和筛漏吧。
 
       关于我诗歌中过多死亡意象的问题,可能会有争议。爱情和死亡,像一对黑白琴键,在文学创作中是常用主题。爱情算白键,永恒的全音表达,死亡算黑键,协同的半音表达。文学创作中大部分美丽的爱情都是有遗憾和缺陷的,不是完美的,是死亡的半音弥补了美的完整性,尽管不是我们所期望的结局。梭罗说,“死亡诗人致力于吸收生命的精华!” 歌颂死亡也是美的,只是我仍未将死亡描写的平和,把自然主义放在哲学高度去把握,还缺乏更缜密的逻辑性,可我仍在努力。
 
       我对死亡的关注也许和我的职业有关,但我尽量在诗歌中不去掺杂个人因素。诗歌应该是广义的语言,关注人文本身,去除诗歌中的“我”。哈罗德·布鲁姆说,  “经典的全部意义在于使人善用自己的孤独,这一孤独的最终形式是一个人和自己死亡的相遇。”    
 
       这种相遇的艺术价值,更多的应该是灵魂的解脱,以及生命美的释然,而不是对孤独和死亡的恐惧。我不希望我的诗歌中的死亡会带来恐惧,但不排除有读到的人恐惧死亡本身。诗歌在描述死亡的语言功用,应该是洗净身体和灵魂,勇敢迎接归宿。不学庄子击缶而歌,至少应放下负担。
 
       “一个无法忍受他人的人可以忍受自己了,一个无法忍受自己的人可以忍受他人了”———多多《哪里下着雨》。生死轮回,知死惜生,就像人,放过他人,放过自己,也就放过了生死。
 
       像《从场畔到回家的路上》,“麦粒”,诗中是有多重意象表达的,它是生命的原初,是自然的火种,还有作为农人朴素唯物的粮食渴求。“阳光和泥土的爱情交姌”,可以理解为自然的创造,加入拟人的描写,是引用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对“雨水加速心跳,鼓胀燃烧的血管,汗珠一颗颗爬上肉体,泥土起身”这些语言变构前的引申。这种雄性荷尔蒙膨胀的描写,更多的是还给泥土(母性大地)的炽烈的爱,以及自然繁衍的伟大描绘和歌咏。“捶击出黄金种粒”,用锤击,有力量感,声音感。“黄金种粒”,生命的高贵与价值作为种的重要性。“辛劳完成受孕”,是对劳动和生命构造过程的结语,完成自然主义的受孕。“生命将黑夜烧成绿色,迎接一年收成”,比较简单的意象,穿越地层(社会底层)的黑夜,绿色向上,麦子成长,生命无法阻挡,收获果实(生命的劳动成果)。“等待灵肉食麦,大风吹起金黄,麦浪里翻滚风声,碌碡背靠月光生育。”超现实主义描写,灵魂(思想)食麦(物质);风(动能)吹起金黄(颜色);麦浪翻滚(动作,里面有人隐藏)风声(音乐性,有呼吸);碌碡(青石矿藏,滚动的严厉,无情地)背靠月光(爱情原教旨)生育(感化)。
 
       “仰面朝天生,俯身吻地死”,这是转折性描写,从魔幻现实主义和超现实主义里走出。回归生命和现实,用人物的爱情给予朴实描写,真实还原生死。生死之中有爱情的接纳,子女的成长,爱情和生命衰老的恐惧(一手牵着光明欢喜,一手去摸黑夜的脚哭泣)。“我”的出现,是对生命价值和轮回的自我清醒和认知。“将身体埋进村外的土里”这个“村”,不是写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村”,灵魂有归宿才不会孤魂游荡,这种回归是洁净的。不洁的肉体只有回归土地才会洁净的重生。“长起麦子,等着夜晚熟透”,是对大地(母性)无私的回赠。“生来虚无如风,死去充盈如泥”,读完这句,焉怕死?!
 
附:
 
《从场畔到回家的路上》
文/蓝冰
 
场畔扬起成熟的味道,热哄哄
麦秸铺满大地,麦粒俯下身体
探望过去,向上与回归的旅程
收回粮食,阳光和泥土的爱情交姌
雨水加速心跳,鼓胀燃烧的血管
汗珠一颗颗爬上肉体,泥土起身
捶击出黄金种粒,辛劳完成受孕
生命将黑夜烧成绿色,迎接一年收成
等待灵肉食麦,大风吹起金黄
麦浪里翻滚风声,碌碡背靠月光生育
仰面朝天生,俯身吻地死
爱情来到这个村上,会用一生做梦
期盼儿女长高,惧怕衰老深陷
一手牵着光明欢喜,一手去摸黑夜的脚哭泣
和祖辈一样,我也要学会收获与赠予
将身体埋进村外的土里
长起麦子,等着夜晚熟透
诉说我对土地的感情———
生来虚无如风,死去充盈如泥
(责任编辑:读睡人dushui.re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 读睡诗社 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 » 转载请注明来源:读睡诗社 » 《读睡诗人蓝冰:诗论,我对死亡的描述》
  •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读睡诗社 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