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精神!

读睡诗社官网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当前位置: 读睡诗社 > 读睡诗选 >

《读睡诗选》第1198期精选现代诗歌

时间:2019-11-11 23:34来源:读睡诗社 作者:读睡诗人 点击:
读睡诗社最新现代诗歌精选:《胜算》 文/叶小松 就像精心打扮过的词语 秋风吹进田野 留下晚霞。 田畈上,惊雀的爱 断章般飞过。 它们有一口浓郁的江南口音 婉转如金色谷穗。 一生中,总
《读睡诗选》第1198期精选现代诗歌
 

《胜算》

文/叶小松

 

就像精心打扮过的词语

秋风吹进田野

留下晚霞。

 

田畈上,惊雀的爱

断章般飞过。

它们有一口浓郁的江南口音

婉转如金色谷穗。

 

一生中,总有几天

落地惊心,总有几个故事

值得朋友去分发。

 

当寂寞再次出现,

不要相信夜总会能治愈失眠。

弃嗔念,生悲悯。

在离海很远的地方

数数高山流水。

就算看不出

命运身上的戾气,

也可从雪的身上

挤出几粒寒梅的傲骨风霜。

除了坎坷,人生还会多出几份捕捉幸福

的胜算。――

 

 

 

《芦苇》

文/程瀚鸿

 

一根红色的茎

一头扎入沼泽地

一头伸入天空

节与节之间

是一颗芦苇的气节

坚韧的叶子

带着不容后退的倒刺

笔直探入天空

划破空气中混入的长江水

奏响天空

这是一首激昂的旋律

白胖而坚韧的根啊

在泥土里盘桓错节

探入芦苇深处

那是一种刚毅的氛围

每根芦苇都为着一个使命

拼命奋斗

那是对生存的渴望

那是对繁荣的向往

 

是谁让你这般执着

在一个又一个冬季倒下去

又在春天重生?

是你那在沼泽地中苦苦经营的根

是对生命渴望

是对生存的执着

既然活着

就会遇到泥潭与困境

既然活着

就要敢打攻坚战

既然活着

就要繁荣得庞然大气

既然不能逃避死亡

那就让生命磅礴地绽放

 

 

 

《望天门山》

文/沈大

 

一个姓李的酒鬼

酒后的一首诗

害了今天多少人

踏着深秋的芦花

来看一江空白的苍茫

 

一块竖起来的石头

让锋利的刀刃划出几片伤口

害的今天的人

沿着刀锋的裂缝

想象一个人的狂放

 

狂放不羁的一阵风

令涛涛江水一路向东

没有回头路可走

害了多少识文读字的人

如一只鸟追逐那片远去的帆

 

天门,其实

离天空之门真的很远

只是一江流水

劈开了一座山

一首诗和一个人

成了一个风景

 

 

 

《我握着一串面包一样的锁匙》

文/海记

 

把大脑打开

门锁上

按编码的顺序去对号去入座

我总是提醒自己

应像电脑一样的程序零失误零病毒

关于防火防盜——

问题与提问

烙印在我们的大脑之中

交替你来我往

眼看四面,耳听八方

 

我在楼上

他们在楼下

夜深人静,绝不允许“睁一个眼闭一个眼”

绝不允许“例行公务”

绝不允许“走过场”

监控在头顶敲击着黑暗

一言不发

我们的脚步——

秒钟般地敲醒一条又一条停开的电梯

 

如青春般的诗句

清脆悦耳

被朗诵,被隐喻,被深藏

被颠倒黑白我,这随心所欲的夜……

 

 

 

《听说,飘着红叶的黄昏要来》

文/海记

 

我总是笑脸相迎

这个冬天,还有行走在路上的雪

我从不阻拦

也从不进行有失身份的祈祷

因为我相信

梅花开在深不可测的夜

与我有同样的品质,同样的幻想

同样的希望

从我们的心底涌出,如一条温暖而又热烈的河流

自如,从容……承载着风雨

和风雨带来的冲击

在惊恐与忧伤的梦里,白昼夜晚的梦外

都是我生命中不可避免的潮水

起伏着年年岁岁的十月十二

包容着孤悬无依的灵魂

就像朝来的寒重晚来的风

黄昏,老树,落叶,小鸟,伴着沉默

伴着清冷,伴着细雨,黎明,以及我

眼含幸福的热泪……

 

 

 

《五月的村庄》

文/悠悠

 

五月,羊群驮着云朵

 

走出村口。也走回

作物在土地上,彼此熟识的样子

我竭力喊一条河,喊

流淌的阳光

 

屋檐上。或多或少有几只麻雀

电线震落几声鸟鸣,抑或

树不敢高

疏疏落落的,躲避着各种借口

花朵在墙角自顾自地开

 

靠近厚重的门

模糊的背影停了一下,又

向前。隐约见几串槐花

垂在发间,笑着

母亲拉紧我的手

 

——炊烟直逼得天空蓝了起来

 

 

 

《夜幕降临的旅途》

文/悠悠

 

呼伦贝尔的风,贴着地皮

野草。一路向北

 

七月说走就走,马蹄深入

羊群逆流的黄昏

 

留一条小路

墨色趁虚而入,马头琴才拉开一个音符

 

脚趾踩在毡子上

柔软的记忆,再次蓬松开来

 

 

 

《小马,你的冯姐》

——写给马鲜红和他出家的姐姐

文/沈章宝

 

你说你去寺庙

我以为你是去参拜释迦摩尼

 

你说你是去看姐姐

我以为那是你一娘所生的姐姐

 

你说她的脚崴了

我以为是生活的重量所压迫

 

你说她是出家了

我想她一定是看破了凡事红尘

 

你说她已经剃度三千秀发

我想那是她献给释迦摩尼的虔诚

 

你说她消瘦了很多

我想那是她把肉体献给了佛主

 

你说她已放下身份

我想她是放下整个世俗红尘

 

出家,只是离开了父母

卸下了秋天的负重还心一个清净

 

曾经陪伴她的繁华

已经被一盏清凉的莲花灯淹没

 

小马,你的冯姐

在夕阳的余晖里与你一起双手合十

 

小马,你的冯姐没有走远

她在寺庙的钟声里静静地陪伴你

 

 

 

《连理》

文/心之帆

 

我收集所有碎星星铺在你的梦端,

在冬至相遇的日子,银杏叶般闪耀与你青涩的

眼帘。

你感知了云,说雨会来,

我看着你,像倾听一片海。

我路过江南岸,

你发梢略红里,美的不像样子。

许是从未忘,我的想念溢出了人世间,

如今想你,

只是你所遇到的一部分。

许是相思子两颗,于你一颗,

留一颗,

先一颗是我的心不觉中浑然了。

许是你爱的孤舟,

我撑着人间的桨与你相逢,

你笑的像月亮,

轻解了罗裳,粼粼如波光。

世间万千美好,

不及你分毫。

人间一个你,便是人间。

甘之如饴,调制一杯薄酒弥于岁月,

爱你,是唯一的漫长,

也是唯一。

爱你,是灵与肉不可分割,

分割,也爱你。

爱你,

我愈度过了青春的连理,

却没度过无你的四季。

 

 

 

《秋思》

文/雪莲

 

想要温柔以待

秋风怀里一定没有

否则,枫叶不会红

            绿叶不会黄

脱去戎装的老树

不会陷入沉思

 

这么严厉的秋

也有许多豁达与其握手言和

一如红彤彤的果

沉甸甸的麦粒

还有数不尽的爱的鲜活

 

爱与不爱

仁智相当

总有让世界醒悟的地方

总有让自然褪变的锋刃

 

 

 

《爱的囚徒》

文/魏凯(辽宁)

 

远去的风声 沉了又沉

一枚秋日玫瑰 痴心一场告白

押解寂寞 溃成十月囚徒

 

爱的季节挂在是非边缘 

文明尘上 是非喧嚣 

一剑寒霜垂满岁月

将春归的眼眸 目目掏空 

怜九尺哀怨 恨不待嫁

打造一副冰冷枷锁 从此

我的半壁江山无人看守

 

 

 

《降灾》

文/钟庸

 

九团天火盘踞着九个天空,轰轰

天神被火神的长矛刺成了九个,洞洞

八颗心脏骤停。咚咚

尚且还有一颗!咚咚

的  或苟延或残喘的  含着如血如霞如马的

心脏。而此时,火神满意地扬长而去。

只留下:满目的疮痍、狼藉、荒芜;

以及那:人猿、走兽、飞鸟、游鱼。

而此时,天神之八魂已随那八颗心而

在天之外永恒地流浪,向着永恒孤独流浪

……天神缓缓地  慢慢地  渐渐地  合上眼

他随那八颗心脏而心葬,随即,扬长而去

 

嘭嘭,文明在敲门,嘭嘭,岁月在敲门

咚咚,唯一的心脏,咚咚,在人猿身上

跳动着。百兽百鸟百鱼,聒噪着

世间万物,喧哗着

人类在倾听着身体深层里的歌谣

——来自创世之初的歌谣,咚咚,咚咚……

 

而此世,火神衰老地,像一瞳太阳

而此世,天神团抱着自己,像一个完美的球体

而此世,一个姓庄的东土人类唤作它

——人间世

 

住石洞土堡的人类想住木殿金堂

住木殿金堂的人类想住铁房钢屋

住铁房钢屋的人类,却不想住天楼云厦

而这是,最好的一代人类,也是最坏的一代人类

 

灰色取代了白色成为天空的领主,鸟死了

黄色篡夺了绿色成为陆地的皇帝,兽绝了

黑色弑杀了蓝色成为海洋的君王,鱼亡了

人类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扬长而去

 

而此世,人类孤零零地望着太阳和天

两个瞳孔像两个空空的洞洞

释放着永恒的孤独,咚咚

这颗心脏是一个随时可能熄灭的火

只因这代人类不遵祖辈的传统——不想住更高级的房子

 

而此世此时这代人才追悔莫及,已经晚了

他们望着

天空的疮痍

海洋的狼藉

陆地的荒芜

以及那:如血的毛

如霞的羽

如马的鳞

可是,已经晚了。   

 

 

 

《芷阳》

文/蓝冰

 

倒在叶子上睡去,成为叶脉

贯穿道路和风声途中

即将褪去的金色薄凉,指尖疼痛

是触到大雪的指纹,还是

被回忆春天的芒刺扎伤

光芒里寒冷越来越重,我知道

渴望冬天的纯洁正迎接蜂群刺入

骊山的沉重驮天伏地,翠如青玉

目光是要埋进山的深处继续孤独

还是站在骊头远望秦川策马

苏醒是一种必然,人生和方向从叶子里起身

细节的蛛网漏掉光阴,如同渡船无底却抓住人心

渭水银鱼闪亮,视野已言明归宿

一枚银杏叶寓意生死阴阳

我进入叶子的身体沉睡,再清醒地

将所有都忘去,在芷阳的某个下午

我有太多细节无从谈起

 

 

 

《村子》

文/陈政良

 

这是人间的一片净土

我是一个非法入侵者

 

我没有经过其同意

便野蛮粗暴地居住下来

 

我无视其日日夜夜的悲泣

只想一劳永逸地占有

 

无论大与小,多或少

我像一只硕鼠

 

我毫无廉耻地啃食

一心只想剥夺她的富有

 

然后若干年过去

我便会离开

 

独留下一片贫瘠的空白

灼伤大地

 

 

 

《想妈妈》

文/三姐

 

风儿吹呀雨儿下,

心的海洋起浪花。

想着我的老妈妈,

辛苦将我们养大,

眼泪涮涮地流下,

啊,妈妈!

每当我要离开家,

你总是很多话,

縫在我的衣裳,

记在我的心上。

 

啊,妈妈!

每当送我在路旁,

你的眼睛里,

总是浸着泪花。

流在你的眼里,

记在我的心上,

无论到海角天涯……

 

啊,妈妈!

遥望的心呀!

望穿了你的眼睛,

遥盼的心呀!

盼白了你的头发。

 

啊,妈妈!

你辛苦啦!

思念的心哟,

像芝麻开花!

晚风哟,晚风,

请捎去我的话,

啊,妈妈!

你辛苦啦!……

 

 

 

《母爱》

文/华灵

 

那天我回来很晚

光着脚丫踩着月亮

连星星也睡熟好久

只有妈妈还留着灯光

 

海洋无私反哺大地

大地却拼命挤占海洋

一只小鸟抖抖翅膀

越飞越远背对故乡

 

一场风暴不期而至

摇撼着藏在羽翼下的梦想

忽然想起儿时巢穴的温馨

如同一盏明灯在额前锃亮

 

 

 

《立冬》

文/浪少(上海)

 

这一天,终于来到

嚣张的潮流,我看到了沉默

 

他说一个亿只是小目标

江水

开始暴涨

有冲堤的野心和耐力

 

我担心两岸树木,庄稼,房屋

在泛滥面前

如同枯木

随波,却不是逐流

 

我担心泰山,根基被冲毁

汪洋中

把浮萍当作灯塔

 

而今,天空酝酿一场雪

铺天盖地,给裸露身体的蛰虫

适当的

深度。安静吧

 

 

 

《烙印》

文/风信子

 

不止是一个相对与绝对的时空

不止是一块红色抑或是黑色的泥土

不止是一个靠想象

无法打开的空间

更抑或是用来囚禁万物的玩世无法上升的高度

就像这世界

留给大地的一块巨大的胎记

就像这漏洞

留给这静止的时间上

一块隐形的补丁

就像这掌心向下

弹指之间

挥霍的爱情

更像那片遮不住天空的云朵

印在大地上

那醒目的阴影

这黄金般莫名珍贵的十月

谁把自己廉价出卖

接受一叶之秋高贵的腌制

谁把自己挪出

比天空更高的天空

扯下一把秋风

把自己钉在自己看不见自己的十字架上

画地为牢

谁说

比脚印更深的是烙印

 

 

 

《冬雪将至》

文/正行(湖南)

 

今日立冬,天气很好

一大早,晨曦就过来敲门

门外有一片霜染的枫叶

——是冬雪差来的信使

 

将晒秋的日子一页一页翻过去

找出那封藏匿已久的聘书

婚期约定在腊月初八

是个找人合了八字的吉祥之日

 

扳着手指一算,日子还远着呢

可冬雪姑娘急不可待

已离开娘家,正一步一步走过来

我得赶紧去准备聘礼呀

 

戒指耳环金项链就算了

总得买件厚棉袄,配条花围巾吧

可老板说,工资要到年底才决算

我急得像只热锅上的蚂蚁

 

要真是只蚂蚁就好啦

我现在就可以去地洞里冬眠

等冬雪姑娘翩然而至时

我早已在梦里做了新郎当了爹

 

 

 

《渡口》

文/浪少

 

这样的时光,能够笑起来

是一件功德的事情

他踩着自己的影子,与一场梦

相向而行

 

路中央。咄咄逼人的氙气灯光

为布鲁斯的节拍,打探

前行的路况

 

他想起高脚杯,想起薄荷

与黑加仑

想起高跟鞋的红色

 

而此刻。他必须要做的事情

是把凌明前的落叶

扫进昨天

 

 

 

《黎明时分》

文/王新火

 

从东海借来万道金光

巧手编织霓虹衣裳

 

高傲的雄鸡飞上东墙

呼唤黎明纵情歌唱

 

沉睡的太阳睡眼朦胧

辛劳的秋月灯油熬光

 

红黄的菊花挺起腰杆

干涸的小河结上白霜

 

宁静的街市开始喧闹

温馨的厨房弥漫粥香

 

懒床的鸟儿密丛争吵

开心的青蛙追逐荷塘

 

崭新的一天又拉开帷幕

夜停的泊船拉锚启航

 

 

 

《海底世界》

文/华灵

 

有人用熨斗熨平皱褶

有人用扫把扫去泡沫

大海在阳光下一片澄清

没有风暴也没有旋涡

 

一群渴望自由的鱼住在海底

悄悄播下希望的种子

没有乌贼和鲨鱼光临

也没有水母和海带缠身

 

一切都在静默中孕育

等待海底火山爆发的偈语

一些人在摧枯拉朽中颤栗

他们却在粉身碎骨中狂喜!

 

 

 

《渡口》

文/正行(湖南)

 

太阳走到黄昏的渡口

收敛起匆忙的脚步

像个酒鬼醉倒在河堤上

渡船像条疲惫不堪的大牯牛

静卧在码头边

船尾的艄公背靠夕阳在抽烟

 

渡口的上下游各建了一座桥

年轻人都开车从桥上过

喧闹的渡口日渐宁静

艄公老远就跟我打招呼

郑书记,好久没见您来坐船了

我笑道,以后肯怕是常客啦

 

几片霜叶从树上飘零下来

“开船啰!”艄公一声吆喝

惊飞林子里一群归鸟

坐在船头看夕阳悠闲地走下河堤

我摸了摸挎包里的退休证

渡船行驶得格外安稳与宁静

 

 

 

《爸爸我跟你说》

文/晴暖

 

(一)

 

展信安,爸爸!

离开你之后,我变成了一条长椅

新家在乡野的路边,这里的人来了又走

最初只有那醉醺醺的流浪汉愿意靠近我

我也开心终于不用一个人过夜

可不解风情的民警来赶人,真讨厌!

下午我是最开心的,有一对老夫妻会来

老爷爷餐盒里的食物每天都不同

我闻过焦糖布丁的香甜、面包浓浓的牛奶味

以及烤牛排浓郁的香气

老奶奶吃得很开心,我从她身上

闻到幸福的味道

下午,跑步的少年会路过

他每次都踩着我的肩膀系鞋带

拎公文包的上班族会在太阳下山前着急回家

他从不抬头看我一眼

有个常来的女士做妈妈了,她的宝宝很可爱

坐在我身上轻飘飘的,一逗还咯咯地笑

弹吉他的卖艺人还没赢得赏钱,直到

玩说唱的跟他做了搭档,才慢慢好起来

爸爸,我又要搬家了

前些日子来了一群戴墨镜的人,讨论了半天

决定让旋转木马来取代我的位置

不知道我走后,有没有谁会想念我

我把信托付给秋风了,她会带给你我的消息

等你回信,爸爸

 

(二)

 

展信安,爸爸!

离开乡野后,我在回购站呆了段时间

他们还没来得及把我变成冬天里的一堆柴火

有个大嗓门的男子就把我带走了

他需要我

我现在在一个开满小花的院子里

新家有个小宝宝,还在学走路

他是我的好朋友,每天都跟我一起玩耍

扶他学走路,他能从我身旁走到门前了

真开心,爸爸!

真开心,他们需要我!

 

 

 

《喜欢,撵入南方一片纹理》

文/牧歌

 

从以前的梧桐看来,它挺晦涩的

从前的槐花也落伍了,它开始生动起来

 

少一个情怀,它就开始落向我的肩

伸一只手,它就掉进书包里的夹层

 

风挪动它的步子,一切随风

雨盖过它的初吻,一切随雨

 

从最小的茎系看去,它应该比梧桐、槐花更值得典藏

从最远的脉络看去,它应该从亚热带季风气候刚刚赶过来。

 

 

 

《陶瓷罐子》

文/非白屿

 

那只叫作月亮的蝴蝶,在渔舟晚灯里跳跃

一只陶瓷罐子,曾经风光过

春天在它的里面

诗意、酒意——

在它的里面

 

曾经盛装过无数枚月亮

圆的 弯的 细尖如钩的——

多少枚远行的足迹

连成,一滩浅浅的书行

 

我曾把你爱过的所有山川河流

轻轻地折叠

存入陶瓷罐子

我曾把我最爱的温柔和

你——

呆呆地托起

护在陶瓷罐底

 

 

 

《天下如雪》

文/浪少(上海)

 

某种形态,存在于光天化日

冷漠

是无形的雪

 

雪中的人们用肉身行走,去拉萨

大昭寺

供奉着塑金佛像

 

沿途。无数格桑花开放又死去

悄无声息

一一还有那个孩子

 

三十多分钟,恐惧和求助

没有悲怜,没有

慈怀

 

却有不长明不熄酥油灯,指引

果与因

来世与今生

 

 

 

《白腿肚》

文/周文新

 

即使白天

一张脸也如夜黑

颈子也是黑的

如一截黑烟囱

干事干事

总是在第一线干事

十五年如一日

十五年

大学同学基本上都成成功人士了

科长、局长、镇长、书记……

经理、厂长、高管、老板……

一个个白白胖胖

有时凑一起

同学们都对这张黑脸表情晦暗

只有一次

无意中露出的一截白腿肚

吸引得同学群中唯一的一个女同学

眼放光芒

看到其他同学也都目光异样

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大学时光
 

(责任编辑:读睡人dushui.re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读睡诗社 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 » 转载请注明来源:读睡诗社 » 《《读睡诗选》第1198期精选现代诗歌》
  •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读睡诗社 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