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精神!

读睡诗社官网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当前位置: 读睡诗社 > 读睡诗选 >

《读睡诗选》第1248期精选现代诗歌

时间:2020-02-10 23:23来源:读睡诗社 作者:读睡诗人 点击:
读睡诗社最新现代诗歌精选: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江山渐暖》 文/透彻的心66(江苏) 一片释然,太阳不被谎言 所伤。适合自己的 角落 在光芒上脱变着火焰 一统江山,也许是衷肠的 畅想。岁

《江山渐暖》
文/透彻的心66(江苏)
 
一片释然,太阳不被谎言
所伤。适合自己的
角落
在光芒上脱变着火焰
 
一统江山,也许是衷肠的
畅想。岁月渐暖
 
当年的模样,回眸心头真的
直痒。否定了
背判
没有遥远的灵感
 
 
 
《看月亮的人》
文/沈大
 
看月亮的人
提着自己瘦弱的身影
在廊亭下静静地看着
那个躺卧在台阶上的自己
没有温度
像一张剪纸
 
不是每天都有月亮升起
有时候只有云朵
月亮就像掉进草丛里的贝壳
惊起的虫鸣
在夜晚格外地清晰
 
看月亮的人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
月亮是从什么地方升起的
是树梢,房顶,还是山梁之上
抑或是从水里漂浮而起
 
看月亮的人
一只眼睛看月亮升起
另一只眼睛看月亮落下
还有一只眼睛看这个世界
那就是心灵与草木花朵的交融
 
 
 
《梦》
文/荒草
 
将些子言语放进水里
梦已慢慢,慢慢
慢慢远行而去
那不曾见的,不曾见的幽怨
那不曾见的,不曾见的哀愁
也都被悄悄藏起
隐藏在放进水里的言语
那一朵花落下,那一片叶子落下
那摇动的心也被落下
落在我的掌心,我的手里
风呀,吹不去
风呀,吹不去
吹不去这鸿毛样地轻
也沉甸甸
似有了千钧的力
  
那隐藏的,无言的涟漪
被路灯的光影打破的
泛起的水面的涟漪
涟漪下
言语在水中发不出任何的声响
只悄悄,悄悄
悄悄涌上几个气泡来
你说孤独
孤独
一条鱼又游过来
一条鱼又游过去
无声,无声
回头望去
一切的曾经的样子都已斑驳
一切的曾经的记忆都已模糊
剩一条无声地
不能掉头的独木舟
风呀,吹不去
吹不去上头轻也薄的花瓣
风呀,吹不去
吹不去上头厚也沉的落叶
只慢慢,慢慢
慢慢变沉
慢慢,慢慢
沉进水里
无声,无声
你说孤独
孤独
 
 
 
《波隆贝斯库,叙事曲》
文/深沉
 
一定是,必须从D弦开始
看一个匍匐于地的背影
像一片落叶,在风中
不停地奔走,不停呐喊
 
回忆。必须有一个村庄
在清晨,骑马路过的目光里
掀开轻轻荡漾的薄雾
走出一位汲水的姑娘
 
向往。必须献出最美好的情感
在高山上,在流水旁
盛开春天的花朵
让年轻的血为之燃烧
 
在充满了罪恶的黑暗中奔跑
只为追寻炽热的火光
祖国,不论在哪根弦上
永远都是不能背弃的热爱
 
琴弦上绽放的花朵
散发出金子一样的光芒
唯有走出黑暗,才能
拥有黎明的曙光
 
虽然,所有的苦难都将过去
我们所看见的祥和安宁
就像潮水退去的沙滩
苦涩,隐含其中
 
 
 
《我该如何度过这场“天灾人祸”?》
文/何拦伟
 
把胆子捏小一些,把门关上
贴一张告示:今日怕死,恕不见客
 
身体微恙,不怕死的
可约我去山上晒太阳
 
把口罩给老人们戴上,好言相劝
或者恶语相加,都是爱
 
缝好自己的嘴巴,不当野兽
也不骂那些一心寻死的美食家
 
相信科学,一定又一批人会前赴后继
相信医生,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相信微信群主,他们开出的药方
好看但吃不死人
相信口罩商人,他们谋财但不害命
 
 
 
《我怕风》
文/休于莫
 
我怕风,从繁华都市吹过阴霾
笼罩在我的村落久不离开
往日里爱热闹的小鸟都哪去了
等这一夜过后是否就会回来
 
我怕风,它在我的国度里作怪
打扰院里的樱花羞羞盛开
可能他乡的春天会别样的多情
但我的船却到不了彼洋他海
 
我怕风,刚吹过去又被挡回来
就在我心忧忧的地方徘徊
我在想它是否再也不会离开了
亦或是它在考验是我的等待
 
可我又期望风,它会吹来云彩
吹来我这数月里等待的爱
数一数今天院外燕又飞来几回
明天起,我又可以走出门外
 
 
 
《那些写在叶子上的故事》
文/沈章宝
 
坐在二月的月光下
冰凉的身体
开始有了温度的感觉
一些埋在血液里的琐事
就像窗外枝头上的叶子一样
渐渐地露了出来
 
鸟把它的声音
刻在叶子的经脉里储藏
等待那一阵春风
掀开它的盖头
和它一起出嫁给爱情
 
牙牙学语的草和未婚的树
占据那片空旷的地
等待花枝招展的蝴蝶和星星
装扮春天最美的时光
 
那些嫩绿的,深绿的叶子
一片片像玉
被阳光照射的透明
有水滴从叶片上滑落
像那些流逝的往事
 
有些生动有些苦涩
更多的是伴随跌落而入土的名字
他们都像这些叶子
曾经灿烂过这个春天
 
 
 
《今天,许多人哭了》
文/深沉
 
这个春天,许多时光
在一场雪里冻僵
许多花朵还未开放
就知道了什么叫不幸死亡
许多的人以泪洗面
为住在心里的人祈祷
 
忽视一个城的恐慌,最终
蔓延为一个国的恐慌
许多的欢乐,面对着滚滚寒潮
化为了一模一样的哀伤
 
黄河哭了!长江哭了
所有的泪水都在默默流淌
为一个伟大的民族
为千千万万个家
为阳光灿烂只能凝望的日子
为善良总是躺着中枪
 
今天,许多人哭了
为一个抱薪者点亮了烛光
许多的人,将一个名字
铭刻在了心上
许多声音在历史上的今天迴响
李文亮!一路走好
 
 
 
《一支烟的独白》
文/小建
 
如一支白色的巧克粒
在黎明前的黑暗
你不言不语,撕开
一盒伪装的白
 
灵魂,逍遥于
欲仙的轻烟里
从一支烟的留白里
思考人生
 
离别。远方的远方
只不过一声呼唤距离
生死。游离在分秒时间
是一丝呼吸的间隔
 
灰烬里的白,写不出
第一人称的名字
 
 
 
《放晴的冬日》
文/王泽斌(湖北宜都)
 
一个周的雾抹云擦
六七天的雨冲水刷
已憋坏了  
赶个大早
冲出久违的地平线
笑得红晕蓬勃
乐得连滚带爬
金光闪闪
温暖弥漫
释放蓄积暴满的能量
倔犟的花花草草
挺拔的枝技叶叶
举着霜凌欢迎
晶莹剔透
拥抱久别的金阳
 
白云衔着远山
流动天际的湛蓝
群峰举起臂膀
舞动无垠的广场
西北海波托起三峡水电站
闪烁出熠熠夺目的辉煌
西南山峦簇拥张家界胜景
折射出登高望远的浩荡
这里 那边 近处 远方
铁轨轻弹神州的心韵
汽笛放歌冬阳的情肠
 
乡村透明透明
房舍 橘林 弯蜒的曲线
田埂 青苗 悠闲的牛羊
袅袅的炊烟 
吆喝的童唱
赶集的热闹
人流的声浪
飘着浓浓的年味
漾着迎新的合唱
肥沃饱满的泥土下面
拱动着无数生命的乐章
 
小城清新 街巷透净
一片片树叶
跳跃着点点金光
一道道栅栏上
晃动着耀眼的明亮
闹市上兴奋涌动
车水马龙波光粼粼
万紫千红竞相吐放
冬日的放晴
放晴的冬日
尽绽生机勃勃的气象
 
 
 
《被一张照片追回》
文/蓝冰
 
我在阅读你眼睛的时候
会被自己的内心所打动
会有多年前的潮水袭来
打湿彼此的这次见面
我们将一种沉默升华成为微笑
微笑着大地开始静止
在我们面前,世界只是看客
看着我们在静止里翻阅青春
彼此合上对方的期待
我们已经学会宽恕和克制
心领神会的交换读本
让对方也有机会写下些什么
比如爱情,或者梦想
上面是我翻阅从前
一张照片的断章
看到自己,竟然偷偷落下泪来
 
 
 
《迷魂》
文/钟庸
 
昨夜的星辰犹在我的袖口里翻涌
今日的花绯却早已满地嫣红
流云般的走来,携带着一笛红尘
玉口一吹,昏了千年风月
我还在等待
等待一颗晚星
等待一场仲夏夜之梦的久别重逢
你离奇的失踪,是镜中梦外的影
我有迷魂,招不得
生不带来
死不带去
 
 
 
《旅途》
 
六小时,挪移千里
动车穿过婆娑的风雨
远方雾漫上来
经过繁华和荒芜的地方
每一个风景
都长着羽翼飞过
留给你的美
如泥鳅一样光滑
无法叙述的情感和语言
落满旅途的黄昏
闪过的光线  车身颠簸
我内心却出奇的平静
是一个披着僧衣的农夫
静听天籁
 
 
 
《年味》
文/游在森林中的鱼
 
一片飘雪 一缕风 迎着
疾驶的车儿
匆匆忙忙的人流
怀揣千姿百娇的思绪
季节豪迈的呼喊
白茫茫一片
 
是感伤 是无耐 心头
升起故乡的云烟
那棵老槐树
是否依然在风中站立
鞭炮迎着童年的欢声
祝福在寒风中融化了冰晶
 
肉香 是当年的痴迷
酒杯盛满了回忆
站在路口
追赶着渐行远去的黄昏
一首老歌
碰开了小小鸟的藩篱
 
 
 
《只是个逗号》
文/浪少
 
实在没有更多气力
完成感叹号
上面粗壮的一笔
那就省略吧,只写下面那个点
 
也许虚弱。并不是饱满圆润
且哆哆嗦嗦的
生出一截深灰色叉枝
一一像逗号
 
我尽量乐观一些,想着
春天,公园里绿色
和孩子们
 
而窗外。正下着细雨
一部共享单车
跌倒
 
 
 
《被一张照片追回》
文/蓝冰
 
我在阅读你眼睛的时候
会被自己的内心所打动
会有多年前的潮水袭来
打湿彼此的这次见面
我们将一种沉默升华成为微笑
微笑着大地开始静止
在我们面前,世界只是看客
看着我们在静止里翻阅青春
彼此合上对方的期待
我们已经学会宽恕和克制
心领神会的交换读本
让对方也有机会写下些什么
比如爱情,或者梦想
上面是我翻阅从前
一张照片的断章
看到自己,竟然偷偷落下泪来
 
 
 
《尘世之问》
 
黑压压的雨云,滚过夜行者的头顶
是谁叫它含而不漏?
 
老井,拴着百口人家、千头牲畜
是谁求它忍着不枯?
 
盲人陈吉祥,赶着羊群从河湾崖壁边走过
是谁在他的心里点灯?
 
林寡妇的蓝布大襟下,一天比一天显怀
是谁偷送他养老的子嗣?
 
乱庄子的炊烟,顺着秦腔的调子拔高
是谁最先发现了,我家烟囱的寂静?
 
善,像萤火虫一样
从不嫌弃那些黑暗、荒凉的旷野
 
 
 
《琼库什台之夜》
文/马志君
 
今夜是我的思想
穿越琼库什台,哈英德的山谷
是我射向银河的箭
击落的月亮
 
她落在高高的山顶
山谷一片明亮
 
哇,这地方美
还有木屋里飘出的奶香
 
今夜的月光
是汉唐的明月
白马皇帐
西天山下
公主无言
淡淡的哀伤
 
今夜有粮食,有酒
今夜有游人住下,(他们快乐得不得了)
他们围着篝火跳舞
 
今夜有婴儿的哭泣
摇篮里有梦想
 
今夜,库什塔依河奔腾不息
松柏守护着木屋
族人的大鹰端祥着我
今夜,我一夜未眠
望着月亮
 
 
 
《守待天晴之后》
文/浪少
 
将杯子举向对过
半掩的窗户
这个春节,亲朋好友似乎远了
 
鸢尾,收起奔放的蓝色
蜷于花坛一角
 
而连续阴雨,潮湿的苍穹
充满混沌
 
楼与楼之间,站立着
未曾倒下的树木
 
守待着。我们守待天晴之后
复活的枝头
吐出比天空辽阔的
春天
 
 
 
《期待》
文/好不好
 
我在等待
在晨曦倾听那轮残月的情怀
我在期待
在早春的脚步里感受冬渐逝的无奈
 
窗外有花在盛开
没有香气隐有淡淡的感伤
透过那缕风传来
我想要说些什么
只有些无绪的灵感
像流星般闪现​
唯有流水静静带走目光的凝聚
掬一缕昨日的月光
洗去心灵的​陈伤,
 
风,依旧带着冰寒​
那一颗颗澎湃的心
传递着太阳的情怀
宁静的水泥丛林
在冬眠中期待
期待,春暖花开
 
 
《跟我走吧》
文/马志君
 
我要远行 ,去看东方
从明天起,背上我受伤的翅膀
 
我还要背上我的诗歌
把她念给海的女儿  
草原的女儿
黑暗村庄里孤独的女儿
她们都是我的女儿
 
清晨 
教她们一一坐在温柔的山岗
 
每一匹草原之马
都是我的马匹
我要给她们一一取名
引领她们腾飞
然后落入东方的海
霸占太平洋
 
跟我走吧
穿上你的红舞鞋
趁人类还在昏睡 
黎明还没有败露
 
你芭蕾的指尖上小贝壳的光芒还没有脱落
赋予我诗歌的光芒还没有脱落
 
跟我走吧 
在一次暴虐的喧嚣之后
 
不朽的是海    
断送的是年华
耗着的———,是时光
 
 
 
《这些天》
文/浪少
 
还好。除了风
便是雨滴,掉在窗沿
 
关紧一扇门
将淋湿的街道,丢给空荡荡的城市
将影院
饭馆
丢给空荡荡的商业广场
 
将白天送进夜晚。将夜晚
送进深夜
 
百无聊赖时,我揣摩某大省
口罩生产能力
 
哦,对了。偶尔对着镜子
瞧一瞧罩住嘴巴
和鼻孔
深呼吸的样子
 
 
 
《回家的路口》
 
转过弯
树梢的雪倏然坠落
天使的白
宛若阳光下的雪
最后一道关卡
让回家的心悬了又悬
黑蝙蝠的无辜与恐惧
在此时尚未附体
天使的羽翼滑过额头
测试
通关
关上车窗
带一身忐忑回家
身后
有白衣天使的翅膀
点亮黑暗
 
 
 
《人性》
文/司志华 (山东)
 
抗病毒的诗泛滥了
像几天前匆匆回家的游子
拥跻在一个个长方形车箱里
然后,又空阔的只有汽笛的鸣叫
 
一个城市封了
封住了人的贪婪
封住了那些高举的屠刀
或者,一点点人的善良
 
南方人嘴馋的
让人同情,他们高涨的
欲望。吃出非典
嚼出了恶魔
 
与电视里的白衣天使
对视良久,猛然看见
一片洁白,覆盖了
血淋淋的痕迹
 
 
 
《魔鬼的笑》
文/游在森林中的鱼
 
行走在天地空旷的胸口
风衔着雪花
真情告白的舞姿
蟒原苍茫的洁丽
 
灵动一曲娇艳的歌
长江扭动身躯
黄鹤楼记得每一滴水的深情
九省通衢
昂首在历史的刀尖浪口
蓝天白云承载的重托
长江浪花跃起的倒影
鱼在奔流
千帆竟渡
南来北往东轮轰隆
 
倒伏的绵延石堤
用贪婪的目光搜寻
林中飞鸟凄凉的哀求
十里桃林
白狐滴血的悲悲惨惨
污浊附于刀尖的寒光
良善低下腰身
乌云封堵
透过窗帘微弱的光线
跪求阳光绽放自然和谐
 
盘中隐隐响起魔鬼的笑声
谁能独善其身
雪穿过雾霾
白色的衣裙拂过阴影
斩杀妖怪
 
 
 
《写给病疫中的人民》
文/寒生
 
穿越星河,飞过清晨的风
我从朝阳中走来
 
带着火神山的烈焰
点燃世间的痛楚
听吧,来自火神的呐喊
 
豪迈的荆楚遗风
在席卷的黑暗里战斗
 
九十四万平方公里的奔袭
八方支援不曾停息
看吧,来自雷神的祝福
 
 
 
《年后》
文/晓角
 
他应该是忘了
忘了,那
被新年梳理的
十七岁的白发
和安稳排放在家乡地窖里
两麻袋木头
或者月亮
新年,鞭炮齐鸣
他和它们歌唱日子
吓唬村庄
和地里的玉米碴儿
 
春天准该要放一场火
父亲说
把旧炉子烧掉
要不然该怎么找到
铁绣底下
还没发育的生活
 
 
 
《春心如度年》
 
盼春的心
被困在这涂炭毒炎
 
纵然举步维艰
却依然期待夜的黎明
国脉隐忍
一草一木仍向阳而生
 
刺骨的冬风不觉寒
最难忍是那一双双渴求的眼
还有黑暗中孤独的哀鸣
 
同胞们
罪恶的源泉要认清啊
那把不住的嘴上的腐病
 
挽救的魂灵
能否将罪孽勾销
请恕我直言:
我们还在等!
 
等14亿同胞!
遵党指引!
 
 
 
《还罪》
 
那些中了蛊的人
坚信“福寿汤”能让他们
长命百岁   
他们吃下灵药
披上亲手剥下的
黑色外套
将蛊毒   传播给他的兄弟姐妹
 
这个新年
黑色覆盖天空
烟花失色
笑容失色
 
曾经嘲笑别里科夫的人
如今   将自己
装在套子里
与世隔绝
而更多的人   奔赴
没有硝烟的战场
需要   为那些无知的人
还罪
 
 
 
《不只是城市病了》
文/浪少
 
初三。像飓风过后
又陷入零下二十度的寂静
 
高楼,与马路
赤裸着
几部透明的公交车,传来血液
流动的画面
 
站台上
站着无法离去的站牌
不疼不痒的广场,爬满
色素减退的
灯光
 
我戴着3M口罩
无意污染这个城市
 
大上海。曾经容纳几万犹太
而今
有一群上海人
被几十个炎黄子孙
丢在名古屋
 
 
 
《守静蓄赢》
写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的自律宅居的日子里
文/王泽斌(湖北宜都)
 
空气从耳边滑过
拂进耳膜
发出微微的回音
依英……依英
若有若无
若近若远
屏蔽了所有的声音
 
书页的翻动
飘成满屋的回声
一笔一画的圈画
沙沙沙 脆而清新
鱼缸的小金鱼儿
啪地击了一下水
响起了浪花的语韵
 
花叶飘下一片太阳
绿得闪亮闪亮
漾起多彩的生命
几只鸟儿蹦来跳去
羽翅扇动着窗台
还不时亮一下嗓子
冲淡满屋的单一
唱响动听与多情
 
楼群细细品味着
偶尔飘临的缕缕白云
林荫舒展着柔情
期待破门的车马和人群
夜 输出最柔顺的宁静
滴露划破层层的夜色
拨响拂晓的温馨
 
拱动大地的生命
隆隆地冲出
强烈振撼久宅的心灵
唤醒春天的东风
不懈地突破
开放我们胸中的花汛
心心相应  静处蓄赢
 
 
 
《等》
 
爬上紧蹙的眉
瞭望这正月的天
稀稀落落的鸟
把寂寞
扣在了额头
 
蓝皮铁门
关住了人身
不再见到春天的景色
关住了你回时的路
 
辗转在空荡的回音当中
本是暗无光色的屋子
亮不起你温暖的车灯
这日子
也没了颜色
 
握在手中的墨
盛不下那份倾思
痴痴的
傻傻的
用心珍藏
你那一句
等我回来
把心点亮
 
 
 
《“关你什么事”》
文/浪少
 
鸟语。从老榆树灰色的枝头
砸下来
人行小道
石子碎成鹅卵大小
 
一股怪味。是哺乳动物躯体
正慢慢腐烂
还是一洼质变的死水
沼气蓬勃
 
那个叫美美的女子
翕动樱桃红嘴唇。"关你什么事"
冷冷的,四十五克棱角
像黑色冰块
 
与蝙蝠一样黑。裹着埃博拉
音频极高
在阳光薄弱的空间
乱窜
 
 
 
《在冬与春的交界处》
 
沉默的是大雪覆盖的土地
无法痛快地吐出新鲜的言辞
​孤独的是来去匆匆的风
想拥抱一切却撞翻了所有
 
不知所措的是
在爱恨之间徘徊的你
等待那滚烫的唇
来熨平褶皱的心灵​
 
在冬与春的交界处
你燃起一堆篝火
时而温暖
时而灼伤​
盼远方的他
在火光之中
认出你的样子
 
 
 
《立春》
文/正行(湖南)
 
日子被囚在冬末的疫情里
目光困守窗口
冰冻的消息无法装进信笺 
 
梅依旧在冰枝上盛开
为远方绿色的鸟鸣
写一首暗香盈袖的诗 
 
诗句在花蕊里消融 
随雨或泪顺花瓣滴落
像时光的沙漏
 
被滴打的小草,冰封的池塘
以及池塘里知暖的鸭子
在今日戌时的归鸟中醒来
 
 
 
《祈福》
——明天会更好(有感2020冠状病毒疫情)
文/沛真
 
“疫”的谐音是“易”
于是我暗暗松了口气
从前“易”是“容易”的易
后来,有了《易经》的千古之谜
还有“易帜”的壮举
 
离心和向心
交替轮值
 
一条条清醒的街区
每一天
都为春天多效一份力
 
停泊在横滨大黑码头的邮轮
今天的我
明天的我
……
可否做那位
永不上岸的钢琴师
 
 
 
《出征》
——写给战斗在火线上的白衣天使
文/大动脉(湖北宜都)
 
刚刚进门又要出门
刚刚团年又要别年
昨天听到医院的号召
忍不住抢着报了头名
是的 这是非一般的征程
可以不去  又怎能不去
作为医生
必须冲解陷阵
去年是去年
三十初一还在应诊
初二初三又事出有因
选择了这个职业
关键时刻必须挺身
 
孩子 妈妈又失言了
没办法和你
共看春晚 守夜迎新
是的  你懂
可妈妈心里特别疼
母亲  女儿又难兑现承诺了
尝到我包的饺子  
吃到我煮的饭
给您几天轻松
扶着父亲走行
亨受天伦之乐
一起守望新年的温馨
老公  请原谅妻子的固执
在行医的路上
收不住一颗冲锋的心
你总是那样无奈
又总是在背后加油鼓劲
因为你曾经说过
爱的就是这种个性
 
小车已发动引擎
一手已打开车门
孩了走开又扑来
父母拂泪又淌泪
丈夫无言
一会背过脸一会又回过身
除夕的灯火越来越亮
旧年的远山夕阳殷殷
再见 亲人们 再见
没有选择
是最好的选择
挥手又挥手
回头又回头
戴上口罩 泪眼朦胧
前方 已刻不容缓
心  已隆隆起程
 
 
 
《一只蚂蚁的糖葫芦》
文/蓝冰
 
一只蚂蚁趴在糖葫芦上
这是一个月来它的所有口粮
街上了无行人,偶尔有几只口罩漂移
蚂蚁要节省,要活下去
它要亲眼见证
一个民族抗击疫情的伟大胜利
他要唾弃
大灾面前照妖镜里的丑陋
那个给口粮的小女孩不知怎样
蚂蚁望着空荡荡的街道
它的心疼只能讲给树影和流云的伤情
它不能回归蚁巢,就在这颗糖葫芦上隔离
孩子,请你不要外出
我宁愿再饿几天肚子
蚂蚁为你祈福,为万世生灵祈福
这个伟大的国家一定
能让我们很快晒疫后的暖阳
 
 
 
《一程穿越时空的坚守等待》
文/寒生
 
等一切过去,春光与你共赴
辽阔的胸膛上,岁月坚定地奔腾
期待冬去春会来,日暖花开
这座城什么也没有发生
干瘪的枝条,这一程溢满娇羞地新生
 
半城月光。分一半从烟火间隙
——安抚恐慌
冰河裂际,我走动到你
趁打盹的时光,欢送逆行的人群
托门外的清风携带思念
 
垂钓江岸的祝福。武大的樱花,到
倒映鳞光的渡口
努力从静默写到静默
掠过潮水围拢的城。风云中
祈祷闻见泥土的芬芳
 
沉寂着静默呼吸,携带一身诗意
请原谅我这不合时宜
黄鹤楼孕育幽深的回忆。隔离中的你
亲昵。策划一场远行的秘密
我站成一束光,等你漂浮成白杨
 
 
 
《游子又将奔向远方》
文/湘君
 
我是一只被炊烟系住的风筝
那炊烟里有村庄的气息
有母亲的叮咛
有一朵云渴望的漂泊
 
当我厌倦了故乡这方逼仄的天地
我便在命运的风中飞向远方
可我飞得越远
那炊烟便将我勒得越紧
 
当“年”的呼唤响起
当尘封的往事醒来
所有的游子都将跋山涉水
回到最初出发的地方
 
那里有魂牵梦绕的亲人
有温馨的家
有回忆,有思念
有漂泊中不可言说的痛
 
归乡的游子
是疲惫的小船
在灵魂的港湾里抛锚
享受难得的宁静与幸福
 
可是,残酷的生活呀
并不允许我满足于此刻的安逸
当元宵节的灯笼在门楣上熄灭
苦难的游子,又将奔向远方
 
 
 
《渴望七月的骄阳》
文/白水
 
寒暑易节
始一返焉
当下新冠横行
天又阴沉得很
这不又下起了小雨
泛红的天幕
扬扬洒洒一片濛濛
 
小雨
你来得真不是时间
要知道
此病毒最喜欢这等天气
小雨
你别再添乱了
收起你的任性
乖乖打道回府
好吗
别再为夲來就难的武汉再添难
天阴心情也不爽
不管是景由心生
还是心由景所感
此刻
我倒真旳怀念七月的骄阳
朋友
你别埋怨骄阳似火
你别理怨汗流浃背
你别埋怨夜不能寐
骄阳如火
我们有空调遮阳伞
汗流浃背
我们可以痛快冲凉
夜不能寐
白天还可补充磕睡
一切可以自由调节
我们是自由旳
自由真的很好
 
可现在倒好
除了宅守就是睡
封城宅守
剝夺了我们行走旳权利和自由
外出一次就是一次风险
就是对自已
对别人不负责
道理没错
可是
在宅守中
我越发怀念
七月的骄阳
 
 
 
《写给爸爸的诗》
文/春风十里
 
《咳》
    
爸不停的咳
他咳的时候我给他拍背
帮他把小时候
吃了多年的
咸菜窝头
吐出来
 
《别离》
 
有一种别离叫
爸住进了医院
医生不让看
 
《书》
 
爸爸的书
只有三页
封面是家
封底是医院
中间一页
是翻烂的人间
 
《读者》
 
爸是一本祖传的书
我捧在手心
小心阅读
可我越来越读不懂
 
能读懂得
只有X光
和CT机
 
《驿站》
 
过了多年
爸弄不清楚
家和医院
哪个是
驿站
 
《爸》
 
九十岁的爸
久在病床上
因为瘦
硌得疼
他有一次做梦
不停的喊“爸”
而他的爸
已去逝多年
 
《时光》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从黎明走到天黑
从天黑走到黎明
从昨天走到今天
从今天走向明天
剥开一层
一层
的时光
昨天的河
流到今天
流向遥远
梳整时光的外衣
 
一滴叛逆的水
跳起又落进流水
时光不起波澜
 
岸上花开花谢
雨雪流转
只是你深深的皱纹
柔和的目光
轻缓的动作
都是我爱你的理由
 
 
 
《你用良知走完了生命的旅程》
(悼念李文亮医生)
文/白水
 
你用刺耳的哨音
吹响了预警
你用敏锐的洞察
发出了呐喊
你用谣言惊醒了世界
又用生命证实了这个谣言
你生的伟大
死得光荣
你是背着不明之寃的委曲
出于一个医生的良知
顽强拼博在抗疫第一线
你豪迈地出发
又壮烈地倒下
在你的墓志铭上
可以理直气壮地刻上
我造谣
我自豪
我骄傲
 
 
 
《黄昏  一群蝙蝠飞过江城上空》
文/华灵
 
黄昏  一群蝙蝠飞过江城上空
投下一片氤氩的毒雾
我的中国感冒了
许多人在打喷嚏
 
恐惧的气氛随之漫延
包裹着一声声孱弱的呼吸
这突如其来的灾难
击碎了节日的狂欢
 
圣洁的白衣天使们
齐刷刷挺立在最前沿
更多的人呆在家里
假期从未有如此漫长
 
车停  路断  城封
只为一个看不见的敌人
人类拿出所有武器
为不屈的命运抗争
 
举目空荡荡的大街
和荒无一人的小巷
心底一股热泪汇成温泉
化作唇边一声轻唤:
 
祖国啊 
我多灾多难的祖国
愿您如往日般逆行坚强
浴火重生走进春阳!
 
 
 
《素描》
文/浪少
 
时光。顺着笔尖
额头上
淌出深浅不一的沟壑
 
浓眉下面,依旧是当初的深邃
放得下没有月亮的
夜晚。以及
风吹走的背影
 
风。也吹动乱糟糟的头发
乱糟糟的
那段无法梳理的
岁月
 
却有一束光芒。未经意
已悄然跃出
直戳
空旷又苍凉的世间
 
 
 
《这个二月》
文/浪少
 
江水缓慢,强忍稍纵即可拍岸的
悲愤。云层很低
驮着挥之不去
又无法
滴落的郁闷
 
一群背着昨天的人。纤夫们
沿江边
低头,弓着腰
 
看不见肩上勒痕
看不见脚底老茧
 
如皇威一般严肃的峭壁下面
石块,踩出锈蚀的光亮
连绵不断
 
一一这是一幅未曾裱糊的画作
微风可以吹动
就像这个沉重的二月
薄得
略等于五克
 
 
 
《乌伦古河》
文/马志君
 
回来,浑身是雪
草夹着尾巴
乌尔禾的响石乱滚
狼,在风口迎接我
 
谁划定了航线
乌-伦-古-河
 
乌伦古
那能讲五种语言的
当地人,都是文盲
她们的样子令人敬畏
音调抑扬顿挫
 
通古特沉睡千年
白碱滩煞白
黄沙分外黄里透明
风就是石头
砸向魔鬼城
城,漏洞百出
 
乌伦古
你擦肩准格尔
流入暗河
流入布伦托
在你的尽头,我们错过
 
三十年河东
遥望河西
你生生不息
梦归哪里
 
四十年,乌伦古
你仰望河东
生出白发
白发映照河西
 
乌伦古
你流经沙漠,红柳,湖海
喀拉旁子,火烧庄子
今夜
你从我心上流过
 
 
 
《乌篷船》
文/未果
 
一只上了年纪的乌篷船,从头到脚涂满着馥郁的桐油。搭载一只不大的茸茸的花猫,摇曳在北方淫雨霏霏的日子里。
 
闪着碎光的河水在天上无声地波动,而灰蒙的天空沉寂在水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它们原本处于不相交界的两个空间,却在
 
横掠的北风中成为了可以相互诉说情愫的完美对象。
 
也只能是在遇见这样的情景时,他可以为枝头无处可归的鸟儿自然地垂落几滴眼泪。假如感情异常充沛,还要大胆地吟唱一段来
 
自远古的悲歌。这时候,歌声激起的波纹在他的肚皮下缓缓散开,飘远。
 
摇曳着,摇曳着。我看到一只上了年纪的乌篷船在向前滚动的时间里吱吱悠悠地驶过。他在斜洒的冬雨中停下脚步,耳边传来花
 
猫咕噜咕噜地呼唤。
 
 
 
《为抱薪者哀》
 
在敌人摸进村时,你是第一个
推倒消息树的人
在海啸袭来的那一刻,你是第一个
发出呐喊的人
 
你是为众人抱薪,而冻毙于风雪的人
你是抢了他人台词的人
你的检讨书和对你的训诫书,墨迹
尚未干透
李文亮医生,你永远无法为自己辩解了
 
如果,有人更早一些相信真相,哪怕真相
有着细节末枝的差错
如果,以处理八名“违法人员”的速度,架起
疫情防护网
局面还会如此吗?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创办于2015年11月16日,诗社以“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使命,以“弘扬诗歌精神”为宗旨,即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读睡诗社自成立起,发起了一项重要活动:每年为诗友免费出版合著诗集,这项活动得到诗友们的大力支持和关注。现已出版诗友合著诗集《读睡诗选春暖花开》《读睡诗选草长莺飞》。诗友们笔耕不辍,诗社砥砺前行,不断推陈出新,推荐优秀诗作,出版优质诗集,朗诵优秀作品,以多种形式推荐诗人作品,让更多人读优秀作品,体味诗歌文化,我们正在行进中!
 
(责任编辑:读睡人dushui.re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读睡诗社 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 » 转载请注明来源:读睡诗社 » 《《读睡诗选》第1248期精选现代诗歌》
  •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读睡诗社 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