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精神!

读睡诗社官网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当前位置: 读睡诗社 > 读睡诗选 >

《读睡诗选》第1249期精选现代诗歌

时间:2020-02-12 22:35来源:读睡诗社 作者:读睡诗人 点击:
读睡诗社最新现代诗歌精选: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瓷罐的诱惑》 文/马维驹 上好的釉,上好的泥 你是一个泥胎素釉双耳罐 一千多度火焰之后,你稳立于尘世 捧着你,罐口风声紧 飘出前世的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瓷罐的诱惑》
 
上好的釉,上好的泥
你是一个泥胎素釉双耳罐
一千多度火焰之后,你稳立于尘世
 
捧着你,罐口风声紧
飘出前世的腥
置于几案,家什旋转起来,楼宇旋转起来
我的想象旋转起来
 
你是主轴,是黑洞,是能量的聚合点
火焰在你的泥胎中奔突
万物在你的周围奔突
心在广袤的星空奔突
唯你纹丝不动
 
你的空,是脆弱的空
是一罐空气、一罐风声、一罐想象的空
在你的空面前,我的身子
有把持不住的倾斜
 
 
《窗外,春光召唤》
文/透彻的心66(江苏)
 
一只雀鸟的思绪,还挂在飞翔
的窗口。一个个
带着季节向往的描摹
在生命一条河里,开始萌芽
越过了冬眠的尽头
 
此刻心境,拽住了断线的
风筝。窗外
春光召唤,田野的油菜花
如期开放——
广场和站台,不再缄默
 
憋了很多的话语
晃过眼角的波花。春光中
摘下阴霾设伏的圈套
不隔时空,给予一个大大的
拥抱——
春天,终于来到
 
 
 
《寒风还凛冽》
文/荒草
 
当雪如浪般涌向我,
悲伤就不可抑制。
当梦如泡沫般飘散,
我的心就不由开始想你。
  
看着空荡荡的天空,
瑀瑀独行在旷野。
听风吹过,
看一群麻雀孤单飞过天际,
在这寂寞的田野。
寒风还凛冽。
  
当笑颜如雪花般融化后,
悲伤就不可抑制。
当梦里的你如花般谢去,
我的心也便就这样子凋零尽。
  
看着空荡荡的青色天空,
任由风吹过旷野,
听风吹过,
春日的脚步仍还未肯快些行进,
在初解冻的河面。
寒风还凛冽。
  
梦啊!笑啊!
云呀!风呀!
缘何就这样子散去了,
缘何就这样子散去了。
在旷野,在田野,
就这样子散去了。
  
我站河面上,
脚踝已在冰水里。
寒风还凛冽。
当雪如浪般涌向我,
悲伤就不可抑制。
我想你了,
梦也随烟雨散去,
我的心已凋零尽。
  
梦啊!笑啊!
云呀!风呀!
缘何就这样子散去了,
如同去年最后盛开的花般,
就这样,就这样子散去了。
蓬松的,蓬松的泪和悲伤,
在旷野,在田野,在初解冻的河面。
就这样子散去了。
寒风还凛冽。
 
 
 
《今夜,必将令人难忘》
文/深沉
 
疫情,就像天上的云层
感觉很厚,很沉重
人心被压得很低
元宵,前所未有的清静
空荡荡的街,一片落叶飘落
那声音,也惊人
 
今夜,应该相对无语
除非能听到高兴的事情
对于这个春天压弯枝头的颤抖
不能责怪一场雪残忍
将我们本该拥有的蓝天白云
剥夺得如此干净
 
我们知道逆行者都是英雄
要奋斗就会有牺牲
可乍听闻英雄默默倒下
我们心里的悲怆,依然难忍
或许,所有的奋不顾身
都是令人哀伤的宿命
 
今夜,该酙上一杯酒
为无数人不曾安眠的牵挂
为每一个自我封闭
为每一盏还亮着的灯火
也为所有的幸与不幸
叩拜于天地
 
 
 
《用渐冻的生命托起信心与希望》
——记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
文/沈章宝
 
熟悉你的名字
是在这个冬天最寒冷的时候
在《湖北日报》的版面上
在那些密密麻麻的字里行间
撞击了我的视线
 
知道你的病情
是在读完了你的介绍之后
第一次与渐冻症会面
那是一次奇特的对话
让我走入了你内心深处的疼痛
 
“我必须跑得更快
才能跑赢时间
我必须跑得更快
才能从病毒手里抢回更多病人”
 
雪消逝在城市的花园
消逝在夜晚的星空
雪因为恐惧和遗憾而消逝
因为贪婪和好奇而消逝
因为有炽热的血和心跳而消逝
 
在黄鹤楼的那边
爱他的妻子
从守护者变成了被看护者
你没有踏进那里半步
而是把一瘸一拐的脚印留在了金银潭的台阶上
 
当所有人都陷入恐惧
你却知道他们伤的有多痛
用你僵硬的脚和手指
在灯光下呵护一个又一个
躺下的生命
 
明知风险很大
但信心让你忘却死亡的可怕
上帝遗弃了我们
你却用爱在拯救世界
没有人知晓那僵硬的痛楚
 
“身为共产党员、医务工作者
非常时期、危急时刻
必须坚决顶上去”
在死神如潮水般狂掠的时候
你与那些勇敢的男人和女人
一起义无反顾
 
浓眉,黝黑,风风火火
从小在武汉硚口长大
滚滚的长江
养育了你的大嗓门和急性子
以及雷厉风行的性格
 
深邃的目光从会议室的窗户望出不远处的南楼、北楼和综合楼
灯火通明
明亮的灯光下没有一个人迟疑、退缩,恐慌
只有匆忙的身影在穿梭
 
“如果你的生命开始倒计时
就会拼了命去争分夺秒
同时,我很内疚
我也许是个好医生
但不是个好丈夫”
 
没有大家的繁荣
哪有小家的富裕
你把生命赋予了崇高的事业
才会有无数个家庭的幸福
 
正如你:“愿用渐冻的生命
与千千万万白衣卫士一起
托起信心与希望”
才会有一个健康强大的祖国
 
面对“这样的疫情和灾难
无论发生在其他任何一个国家
后果都不可想像
我很感恩
当我们为了抢救病人不顾一切
背后支撑我们的,是整个中国”
 
这,不是豪言壮语
这是一个平凡普通的渐冻者
用他的行动和生命做出的
最平常最伟大的举动
 
让我们永远记住
在黄鹤一去不复返的城池
在寒冷最深的冬天
有一个身体正在萎缩的
正在一点一点消逝的”人
他的名字叫:
——张定宇
 
 
 
《春天终究会来》
文/唱枫林晚
 
嗜血贪婪释放出魔兽
啮啃人间
车站,广场,街道渺无行迹
一切事物似乎集体噤声
春天的消息困锁在城外
 
邪瘴来袭
总会有利剑出鞘
总有人振臂高呼
逆行的人群前仆后继
战魔除妖
 
一些人紧闭血盆大口侥幸着
一些人鼓噪囗舌搅和着
一些人倒下了
让更多的人站了起来
 
春风终究锁不住
静悄悄跃上阳台
透过门窗
奔走呼号
待走出家门,走出城外
这个春天
花更红,树更绿
蓝天更纯净
 
 
 
《太阳的新衣》
文/程瀚鸿
 
每天与你相遇在重逢后的分别
今天你的身影
又与昨天有什么不同?
七点半的公交车载上的
是同一波在半睡半醒中拼搏的人们
摆摊的潘大娘摊饼
还是出现在同一个位置
今天你出生的声音
又与昨天有什么不同?
一碗热干面扯响梧桐叶上
一个干燥的音符
伴着一碗粥下肚
清脆的咕咚
两个学生娃的脚步声是清澈的
一位买菜老人的脚步声是混浊的
身后拖着一群
乒呤哐啷的陈年往事
就像这冷冬的早阳
是清醒而又让人动容的
我想与你走失在
一片黄昏的梧桐树下
一地萧瑟的枯叶
再与你重逢
重逢在黑暗过后的光明
那时我会重披新装
绽放你绽放的光芒
 
 
 
《口罩(外二首)》
文/深沉
 
面对仿佛无处不在的冠状病毒
口罩,无疑是最好的防护
也是所有的人
当前最迫切的需要
 
就像那座城池,在最初
错失堵截病毒的良机
我也错失了购买口罩的时机
此刻,出不了门
 
我知道很多的人像我一样
没有一个口罩
每一个药店也都是
没有口罩
 
《星期天不能赶集》
 
曾经的集市
那个叫关厢路的地方
在星期天早上
干净得只剩了一条长路
几辆宣传车,用喇叭
宣讲着注意事项
就连平时街上的小菜摊子
也不见了踪影
即便是,只想买一棵葱
都成了奢望
 
《封堵》
 
冠状病毒,是无形的
如一支散发出血腥味的暗箭
封堵,是有形的
人民战争如汪洋大海
用口罩封住口鼻,相信
祸已难从口入
用坚岗封堵路口
相信,定能守住净土
在这个春天我们画地为牢
用爱心,封堵自己
 
 
 
《心弦》
文/魏凯(辽宁)
 
岁月吹皱老街衣衫
一树倒影 垂落时光罅隙
淋湿青葱岁月 斑驳在时钟墙围
所有萌情 都已脱缰 
你的蹄声踏着骄阳
腾起一片金色的浪涌
搁浅痴心梦场 就是不肯回头
时光不由一瞥 无论繁华风重
只因那一眼温柔 我的心摆
从此衔满了你日夜的弦
 
 
 
《岸》
文/林夕非
 
我只身打马从沼泽边走过
淌血的日落蚕食着绿色的青波
嗒嗒地马蹄声
惊走了芦苇叶上的布谷鸟
我翻起帽檐看到
一粒褐色的宝石从鸟的口中滑脱
 
过客只身打马从沼泽边走过
褐色的宝石开出三瓣红心的花朵
我撒开缰绳
丢了马鞭
看着她在沼泽岸边久坐
听她哭诉自己命运的波折
一曲摄人心魄的哀歌
 
有一天
她问过客
你可否为我拭去脸上的泥浊
于是过客擦净了双手放在胸窝
双腿开始和稀软的泥水缠磨
白马打着粗粗的响鼻
嗒嗒扣响马蹄
警示过客不要再靠近那沼泽
不过
吃人的花香和娇羞地喃语塞满了过客的心窝
他又能听得进什么
 
我眯起眼睛
世间的光亮在眼角慢慢缩减成黑色
白马跳入沼泽
一口吃掉了红色的花朵
哀求我爬上它的身子回到岸边
继续找寻属于我们的原野和简单生活
 
白马哭了
我醒了
泪水在泥水里砸出了圆窝窝
我在泪水里看到了可憎又可怜的过客
一个本该无声走过的过客
 
我侧倒在岸边
看到白马飞到天空
变成了一片云朵
 
 
 
《春望》
文/风清云淡
 
就这样
足不出户
望眼欲穿吗?
就这样
只听见邻里的
温言软语
却见不着彼此的
真切面容吗?
 
透过窗户
远远的
云雾缭绕的山巅啊
百鸟飞过
那是我渴望外面世界的眼睛在眺望
 
枝头的绿叶颤动
那是我希望之门在开启
 
看见了吗?
那清澈如莹的河水中
缓缓飘走的白色块状泡沫
是我放逐的心灵之船
它要远行
它要去寻找春的天空和大地
 
 
 
《春来了》
文/王泽斌(湖北宜都)
 
太阳起了个大早
用金灿灿的阳光
托起春 
冲出地平线
抖一抖身子
让春出行
春 瞬时充盈整个东方
 
春 激动万分 一抬步
登上泰山
仰视 全是百折不挠的炎黄
鸟瞰 满是纵横交错的坚定
远眺 尽是顶天立地的刚强
啊  
春 满目惊奇
一纵力
融进神话般的向往
 
驾千载白云  
猛见横空黄鹤楼 
气宇轩昂  金碧辉煌
浩气直扫冬风恶
三镇守望霸气狂
涌多少英雄豪杰
江汉吞虹荡气回肠
啊 惊世奇观
春 释放万道金光
 
二月四日十七时三分
春 携着太阳的炽热
怀着笃定的信仰
扎进大地  
点燃地下的火
升起地下的热
枯树发芽就在眼前
百花盛开就在明天
春 势不可挡
 
 
 
《赛里木湖》
文/马志君
 
允许我忘记
枯萎的野花朵
忘记你的雪,雪上的马匹
 
那个卖石头的人
已经背着石头返回了故乡
 
以及卖兽皮的人
说是祖传,他用狼皮取暖
 
你的雪堆满故乡
在五月的春天
含雪的春天
花朵死过一回的春天
 
你挽留我的野心
以及我们的诸多野心
我们从此一举成名
 
因此,我会肆无忌惮地活
抱住你的冰取暖
溶解我血液的雪
我们携老带幼
 
因此,我们肆无忌惮地活
携老带幼
向前方进发,无的说
 
绕一圈
草坡上,春,雪
湖是蓝色,松是绿色
 
很久以前,三台海子
无预报,可牧人说:
今夜还有雪,暴雪
赛里木湖
她们可能从科古琴山飘过
 
 
 
《黄昏晚山》
文/佳桑安河
 
太阳一天天的落 群山落幕
金色的布 随风铺上
零碎的松树影子 一棵依着一棵
一株索玛  被一阵破裂的冰喊醒
晚归的牛听见鸟的哀鸣
黄昏 群山开始沉睡
任由一堆白雪 曝光自己 白茫茫一片
 
它们于黎明醒来落地成诗
邀黄昏一同吟唱
 
 
 
《初春之恋》
文/邹吉梅(湖北)
 
昨夜的旋风
吹走了一冬的阴霾
明媚的阳光
普照江南水乡
岸柳新枝嫩叶闪亮
蓓蕾静静绽放
花瓣小嘴微张
露珠坠在唇上
清涩的花儿
伸出纤纤小手
掩面娇笑
悄悄涌动暗香
小草在微风中
轻轻掀起波浪
绿也清香
风也清香
醉了春水一江
 
鹰低迴盘旋飞翔
喜鹊叽叽喳喳咏唱
燕呢喃着重回梁上
蜜蜂嗡嗡嗡叫
成群结队飞出了蜂房
愁了一冬的人们
渐渐淡出了忧伤
纷纷走出
紧闭了一冬的厢房
大口大口吸着天然的氧
尽享久违的阳光
我伫立在村口
哭也是泪
笑也是泪
湿了一身衣裳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创办于2015年11月16日,诗社以“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使命,以“弘扬诗歌精神”为宗旨,即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读睡诗社自成立起,发起了一项重要活动:每年为诗友免费出版合著诗集,这项活动得到诗友们的大力支持和关注。现已出版诗友合著诗集《读睡诗选春暖花开》《读睡诗选草长莺飞》。诗友们笔耕不辍,诗社砥砺前行,不断推陈出新,推荐优秀诗作,出版优质诗集,朗诵优秀作品,以多种形式推荐诗人作品,让更多人读优秀作品,体味诗歌文化,我们正在行进中!

(责任编辑:读睡人dushui.re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读睡诗社 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 » 转载请注明来源:读睡诗社 » 《《读睡诗选》第1249期精选现代诗歌》
  •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读睡诗社 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