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马志君小说] 《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40 | 回复0 | 2021-2-1 10:24: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白杨城》文/马志君
                         (中篇小说
                                 一
          透过窗,能看见远远的雪山,山下松柏连绵起伏的灰影,以及白色的婉延的漂浮在山腰间的云。那白色茫茫,雾气漫漫,变幻,流动,然后便,缓缓地往西去了。
          那往下,远处,再往下,便是河了,也是由东往西地流淌,时而岔出几条支流,分裂下去,明晃晃地,像抽扯出的银线,铺满河谷平原。
         天说不上有多明亮,晴朗,蓝,透彻,也许习惯了,也就好像是一直就那个样子了。
         苏阳还是没有胃口,也不知道能翻出点什么来。剩有昨夜的菜饭,热热吧。吃饭成了负担,习惯,任务。他也就站在厨房,阳台,朝远处望。
         小区没几个人,忙的都忙去了,大多都是两头才见一下面的,剩下的,老一点的,就总是那么几个,一天要出进小区门好几趟,买点醋,也要出去跑一跑,有的精神还大呢。
         从五楼望出去,透过白杨的枝条,能看见小区外大马路,路上驰过的车,车背上闪着的晃眼的光。几排白杨延伸而去,往下面,很远的郊外,河流的地方。
         苏阳是五天了,没有下楼了。
         他看见几个干部模样的,拿了本子,包什么,往这边走,来了。他退到沙发,脱了外裤,上身也只剩内衣。
        他干脆也脱了袜子,斜坐在沙发,思量着。这使他有些心烦意乱,像是什么打碎搅乱了他的生活。
        门果然地被敲响了,且一遍又一遍地。
        他起身,将门开了一条缝。
        “你好,我们又来了,你申请写了没有?”他们几个推门,可没得进来。
         “这是好事嘛,你应该有,为什么不写呢,”
         几个站在楼道里的,隔着缝和他讲话,微笑地。
         “好,我有时间写,嗯……,写好了,交给你们吗?”
         “是呀,现在交也行,到办公室去交也行,”
         “好,好的,嗯……,我有空去办公室,”
          他把门往回拉,就那样地硬关了。他听见他们慢腾腾地下楼,说着话。
         确信是走了,他才退回来,坐下了。
         有车流声,远处大街上门面房门口,流行歌曲的播放声,树枝沙沙地摇曳声。
        窗外大道的白杨,已经有了一种穗状的須子,深红色,像一种大的毛毛虫,长出了。她要落下,也许那是她的籽儿,那以后,便是树的芽,从芽里再生出绿丝,伸展开来,然后长大成墨绿墨绿的,白杨的叶子。
        四月,有一种奇妙的湿润味儿,升腾弥漫开来,在这座城里。             
      
                                 
                                      二

         那么她一定是还在人世了,他想,  闭上眼睛,让阳光打在脸上。
        窗是开的,有风进来,半掩的帘子一掀一掀地。
         他是做了梦,梦见她,才便这样地想着。  
         梦清晰,说她在后门的流水边洗衣裳,用棒子敲打,紧锣密布地,小船上一白发老人,漂来,给了她当年他们的那件信物,她拿了信物就赤脚在河面上跑,往下面,一点水花也没有。她穿了件月白色有小兰花点儿的睡裤,上身还是她那个短袖的短得不能再短的马夹,是一种深红色细线编织的,大环的,大花的,掉掉嗦嗦的那种。她脸闪了一下,与夕阳打了照面,在河下面扭回头,然后就是雾气,散开升腾起了。
         “也可能是真走了,年岁也有了啊,”
          苏阳想,这多年,怎么偏又是她浮现出来呢。
          天空奇妙地白,所有的虚无都隐藏在那空旷里,让人梦梦幻幻,无所适从。
          从卧室的窗向外望去,更远处,河与天连成一色的地方,一片白茫茫,那再往远,便是天际了。
         以那变幻飘渺慢慢往回,是越来越清晰地隐隐隆起的他的城,高低错落的洋楼,红黄色建筑,瓦蓝色的,或绿色的屋顶,偶尔有高耸的楼,到云端里,也是城里数得出的那几个。每每黄昏时分,那向晚的红霞里,都会有鸽子飞翔,在空中翻舞,像火轮,卷起光晕来。
          苏阳更多的是斜靠在卧室,一直地望出去,多时候,好像只有那样,才能释放出他内心的许许多多沉重,而也由此地踏实下来,闭目安详一会儿。有时也就这样地,又睡了一觉,再起来开灯,搜刮出点什么来,填一填肚子,觉得一天也就那样地过去了。
         
                    
                                  三

           苏阳还是没有写那申请,他没有下笔,以为那是他原来想都不能想的。
          而在这样地小的一座城里,都有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被人知道了,一传十十传百地,那也的确是一件十分不光彩的事情。
          苏阳觉得他还没到那一步,因此便轻松地在房间度起步来。他是决意不写那个申请了,也更不想让对门单元的,还有楼上,楼下的知道。如果那样,那将是多么地有失脸面。也有的说了,让他做个工作什么。那也不行,绝对不行,苏阳想。
             苏阳准备下楼,他今天要购一些东西,大部分是生活用品类的。
             他套了一件外套,是被称作长大衣的那种,想了想,又打了领带,帽子也是中年人较流行的那种,无帽沿的,深蓝色,顶端一个疙瘩,尖儿,然后几条线,往四面扩展开来,看上去,也像一个瓜类的,斜扣在脑袋上。鞋子打了油,黑亮的一种,也没忘夹上他的包,想想也实在没什么了,他便推门下楼去。
          苏阳在小区大门口,和她撞了个满怀。
          “出去啊,没给你打电话,就来了,不介意吧?”
          她说,扬脸朝苏阳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她笑起来还是蛮好看的。
          苏阳不觉奇怪,他也觉得出来的正好,他不想让她上楼去,以免别人看见。
           苏阳说不上对她什么感觉,是好还是一般,也就每次地应付着,也不知道这种交往会朝哪面发展。他们走了一走,便在路边的一椅子上坐下。
         她也算作是这座城里很上档次的那种,提起都知道的一个,可能还要稍比苏阳还更知名一点。      
       
               (未完待续)
        
          
          
楼主热帖

上一篇:《感恩》散文/马志君
下一篇:《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