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马志君小说] 《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9 | 回复0 | 2021-2-1 16:26: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白杨城》马志君
                        (中篇小说
                                  四

         四月的城,有着别一番风味的快感,舒适, 清爽。不是什么花开,玫瑰绽放。她是极朴素的那种。小溪,草坪,树。像小虫子一样冒出的嫩芽,在你不注意时,突地伸展,张开,像一叶小舟。或是一个让你捧在手里仔细抚摸的小生命,怕弄没了的小宝贝。白杨是四处可见的,有的粗到几人搂抱,高也是钻天的。那样的下面,就都有凳子,古老的,生铁浇筑的,木板也是油光发亮,磨了几代人,没有棱角的那一种。凳子边也都有一点流水,小河,底是泥沙的,石籽的,有小草在里面生长的。仔细观察,像是一个水下世界,村落,各种各样的小东西从河底流过,有的还停一停,留恋地。孩童时代的幻想也许全都在那里面了。白杨是皮子发青的那种,从根往上十几米,没有杈,光溜溜地。皮上有幼年时落下的疤痕,愈合成各种图形,有发的广告小报上单元房图案的,也有像窝的,眼的,像肚脐的,周围隆起,很是古怪地静默的那种。那叶子也是奇特的,像伸开的手掌,背部灰白,像洒了一层粉,向上的一面油光,发亮,略黄。说绿色,那也是胡说,骗人,是一些什么文学家编造出来哄外行蒙人的。一提起叶子好像就是绿,那可怜的阅读者,也就那样地一直确信下来,根深蒂固。如果有一天你说某某草,植物是黄色或,别的什么鬼颜色,他倒是不信了。这是多么不让人爽快的事情。说是有鸟儿,也不大实际。那白杨笔直,杈也是向上,估计鸟儿落在上面也难受,得身子骨歪着,像人浮在崖壁上。倒是那白杨的根基处,小溪边,草坪上,你坐的凳子周围,倒有,串来串去的。偶尔啄出一两只蚯蚓,小虫,叼在嘴里,有的还三四只的叼,然后把她们放在人行道的砖上,一个一个地抖,在硬处摩擦,把泥土祛除干净,然后排列在嘴里,扇扇翅膀,自豪地,猝然地,欢快地飞走了。那是一种黑鸟,有鹦鹉般大,红嘴,嘴尖得像锥子。
          苏阳他大部分时间是坐下,观那鸟儿们。还有一种似小斑鸠般大小的,圆头圆脑圆嘴,羽毛黑白相间,食谷物的,拾捡周围的弃物,瓜子啊粒子啊面包渣什么的。
         “她们忙死了,”苏阳说,“可能是哺乳期,在喂养她们的子女,”
         “食虫子的是不食谷类的,”苏阳又说。
          她没听懂苏阳在说什么,以为是眼前路过的某个小媳妇。
          是有一个女人怀抱小孩,小孩吃自己的小手,眼睛睁的圆圆的,朝他们望,笑,那女人身边还牵了一个的。
         “我是说这些鸟儿,”苏阳说,“她们辛劳得很,一年要抱两窝呢,”
          “我以为你说啥呢,”
          她仰脸,笑了。
          “鸟儿嘛,我可不知道她们在干什么,”
         她是半短的曲卷发,一股脑儿地甩向后,用一发夹捆夹着。一苹果绿的丝巾围在脖子上,也着实有点鲜艳,得体。
         她叫刘莲,也是经别人介绍给苏阳的。她男人二十五六年前去世了,是车祸,那时单位里都兴春游,人们坐大卡车,他男人还有几个开草上飞在前面开路,可能太兴奋,太激动,太快了,车子冲进大河里,他硬是没从车里爬出来。那时他们可能十八七岁,也就那样地她过了许多年。那时是这城里的新闻,大新闻,家喻户晓。二十多年过去了,可能绝大部分人都淡忘了,模糊了。
         二十年,就那样地过着,是没有遇见,还是生活在天国的梦幻里,也就很难说了。有的也不知是怎么搞得,三次,四次地结过婚了,像买一件衣服,旧了,就扔了,那样地简单,随便的很。来去也快的很。这世界上有的,就一直有,像是天赋的,而没有的,怎么也没有。缺什么的就总是缺,没有办法。有真理的缺钱,有钱的没真理。“我不行,不像你,有文化,”“可你有钱呀”
         那时的她,年轻,风流,又是名牌企业的,那年代的年轻人每每羡慕过她,追求过她,也羡慕那小伙子,觉得他太有福气了,娶了城里的城花。也难怪,那以后,也就很少有人和那小伙子打成一片,来往了。
          刘莲望着地面,似在等苏阳的回答。
          苏阳呢,在研究他的鸟儿,也是漫不经心地。
         
        
                                  五

        苏阳和她分了手,好像约好还见的,他要去菜市场,买点什么,便上了一路公交。
        车是豪华,现代的那种,稳,无声响,报站声悠扬,柔声细气。车里很和谐,人也都穿的洋气,别看这小城,各种流行潮,都赶在时代前列了。小伙子们的发,也是古里古怪,五花八门。中年人嘛,更是文质彬彬,雅里雅气,目不斜视的。女士们更是注重外表,尤其乘公交一类的。
           苏阳上了车,  有人给他让座,他谢绝了,也可能觉得自己还没那么老。
           苏阳站的很直,尤其腰的那个挺,一副绅士,学者样子,每每给人就一个纯知识分子模样儿。
            “叔叔,叔,”
            苏阳听身后有人喊,拉他衣角,像是熟悉的声音。
             “哇,是你,”苏阳有点声大,立即收敛,笑了:“怎么,”
            “叔叔,好,”
            “好,好,是往那里呢?”
             她背了画板,斜挎在肩上,仰头望苏阳笑,苏阳说自己到站了,她说也是,他们一起走了下去。
             “还学绘画啊,”
             “嗯,每周六两节课,”
              “高中了吧,”
              “嗯,高二了,今年九月进高三,”
              “嗷,是,去年你高一,”
              “叔叔好帅喲,”
              “嗯,”苏阳笑笑,“今年暑假还去呀,”
              “去呢,我爸妈他们已经在那里了,都有小花开了,”
              “喔,是,都五月了,蜜蜂该出来了”
              “叔叔今年也去吧,”
              “嗯……可能去,习惯了嘛,”
              “那里今年种的是油菜花,我妈微信上都发了,”
              “喔,去年是小麦呢,”
              “今年叔叔更应该去,”
              “去吧,”
              “叔叔我走了嗷,”
               “好,”
            她走了,身体略前倾,画板斜在她左胯上,一扇一扇,从背后望去,还以为是个大人呢。她的脸是黝黑的那种,带着光泽,眼和眸子分明,眸子黑得精神,发亮。高二的学生,也成大孩子了,但脸儿总是一种幼气,也不知道从哪里可分辨出来呢。
          苏阳没太想,却想到了自己的摩托车,该保养保养一下了,一个冬天了,机油要换,轮胎要充气,一些家当,比如帐篷啦,被褥啦,小气灶啦,都得整理一下。苏阳的摩托车上驮着他所有家当,走哪里住哪里吃哪里,一路风光。苏阳的是本田250,够大了,说实在的,他最快跑过120码,路上见了的九个都朝他竖拇指,夸赞他,说像个大侠,旅行者,浪人,“你这才是生活,太风光了!”苏阳骑它,主要是为了好随便停在路边,拍照,一路地观望风景,不像在车里,除了看路,往前跑,跑。有时苏阳就把两腿一支,不用下车,相机架在车把上,“咔嚓咔嚓”,搞她个几张,利索得很,惬意得很。唉,还是你好,有人说,又省油,又方便!一把油门就上山了。也确实,一公里才投到一毛多钱,日本这小子!另外,苏阳想,今年死活也不添照相器材了,这日本人坏的呢,两三年升一下级,你买了5D2,他来了5D3,你买了5D4,据说马上又要出5D5了。
        苏阳坚决不升,也是手头没有,好歹5D2用得还得心应手,出了几张片子,获了奖,不大也罢,也令他欣慰,鼓舞,总算有个回报了,多少是点收入。再说,他的家乡到处都是景,尤其那油菜花,一片金黄,离他的城,也就是不到二百公里。那是个旅游大县,全境域旅游,唯一没有荒漠裸露的区域,油菜花,紫苏花,向日葵,一个接一个地开放,每年七月第二个周六,都要举办天马节开幕式,中央电视台都来,规模可大了。游人也是全国各地的,热闹的呀。这孩子的家里是养蜂的,秋天收了,把蜂箱放在乡下自己大院子的棚里,春天了,一车拉了过去,大帐篷,锅碗家灶,还有鸡,几只自己吃肉的羊。城里可能主要是为了孩子上学,他们是属于农民进城的那一类,城里都有了楼房,成城市人了。他们大人好像原来说过,是住在这一带哪个小区里的,几年了在城里,也还是第一次碰上萱,李晓萱这孩子呢。
         “对了,”苏阳自语:
        “该把摩托车呀,相机呀什么的收拾收拾了,必要时就出发,说走就走!”
          
                                  六
           从四月往后,五月,天气慢慢地热起来,白杨叶子也大了。风一吹,叶沙沙地作响,抖簌。阳光也显得格外地温暖,柔和。人们的脚步也随那风和日丽,跳跃,欢快活泼起来,穿着也越越地暴露,短,简,少了。
           苏阳坐在椅子上,晒太阳,看风景,看路人,更多的是沉思,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儿,消磨时光。
           莲照旧地来,衣服变幻地穿,嘴唇,眉毛都画过,有时是五颜六色的,汗一出,便损坏了原样,乱了。而这时候,她便从包里拿出一小镜子,左照右照,用纸巾檫,抹,修整好,让那美丽复原了。有时也是勉强的,简化,让其淡了又淡,忙完了,也就该转向苏阳了:
            “唉,公园的美人蕉都开的一塌糊涂,你就一天坐这儿,”
             “真啊?都是人工种植的吧,一片红,”
             “看,我前两天的自拍,我们几个发小一起去了,唉,对,大河里游艇也开了,她们好兜风哇,你看,发给我的自拍,”            
             苏阳看了,也没看,出于礼节地。他喜欢自然的,原始的,不加粉饰地那种。
            “不去算了,”她说。
            苏阳想着,应该说点什么。
            苏阳也努力地想靠拢她,贴近她,慢慢地让其量变,积累,然后到突然的质变,像孵小鸡那样,十八天,十九天,日子够了,突然地冒出一个小鸡来,哇一声,眼前一亮。说爱上一个人是一瞬间的事儿,也许是那样。而这种爱,倾慕,更多的是原有基础上的默契,融合。这个年纪,牢固了自己的性格,老化了自己的行为,想改变对方,都是很困难的。不像年轻时,随心所欲,想怎样就怎样,一切都暴露无遗。两个人结合,有的是时间,吵架,赌气,摔东西,你死我活,然后一次次地升级,和谐,百年合好,到老。更何况,最主要的,还有性,性爱,诱惑,在那上面建起感情来。有说:家庭要以性爱为基础。也许这是一个伟大的论结,难道不是吗!性,那是最基本的维持两性关系的基础,没有之一。有哪一个无性婚姻,是幸福的,圆满的,长久的。走进法院,都说是这是那的,鸡毛蒜皮一堆,真正的原因,有谁知道,又有谁,大胆地道出实情来。性无法默契,满足,一切也都是闲扯了。性,两性的每一次完美完结,都是一次感情的升华,从精神到物质,再从物质到精神。那是人类共守,赖以生存的历史基础,谁也动摇不了。那基础上,再谈别的,什么穿呀吃呀穷呀富呀,由此延续,共同生活,生儿育女,发展壮大。有了儿子,孙子,然后形成一个庞大的几何立方体,像金字塔,牢不可破,永驻在那里。那便是婚姻,家庭,家族,从而更进一步地发展壮大起来,相互牵连,到永恒。哪一个家庭不是这样,又哪一个家族不是这样的一步步建立起来的呢。
           苏阳是有一些想法的。
           “哇,哪儿来的虫子!”莲用一只手在空中扇:“要死,”
             是有几只虫飞过来的。像是蜜蜂,也没那么严重,夸张,苏阳笑着,看她。
            “那边,有卖啥的,我去看看,”
             苏阳朝那边看了,好像有个推车,围着一些人,吵吵嚷嚷的。
    
         (未完,待续)

         
       
              
        
          

         
       
              
        
          
        
          
楼主热帖

上一篇:《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下一篇:《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