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马志君小说] 《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4 | 回复0 | 2021-2-1 22:24: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特克斯河 于 2021-2-1 23:56 编辑

                    《白杨城》马志君
                        (中篇小说
                                  七
          苏阳回来,把购物放好,该进冰箱的便放进去。冰箱是陈旧的那种,粉白色外漆都磨得油光发亮,门是单开,上一个下一个,这屋子还有多的,像沙发,茶几,也都是老久的,尤其是电视,还是那个大葫芦样的。电视苏阳很少看,有新闻了开一开,坐在电视前,有时他烦的很。屋子几次想装修一下,也就推着,便也过了许多年,怎么光阴就这么平淡,缓慢呢,有时得熬到晚,总和起来,又快的不得了,一眨眼就是几年,可能是生活无太多内容,今天重复昨天,重复后天,便日复一日地在同一内容上,才这样地很快过去了。是快呢,有时屋里安静的像坟墓,卫生间水管漏水的嘀嗒声,楼道里有个轻微的脚步声,对面邻居开门关门,轻微地嘀咕声,都一清二楚。小区大院里也是,除了来收破乱,废旧品,吆喝卖什么的,有时也安静的让人没有一点想法。几颗老槐树下面,几条破凳,向下望去,几乎看不到叶,枝条都老了,粗干上冒出一火柴棍细的枝来,几片小叶稀疏的可怜。苏阳从来不坐那下面,也很少和小区里的人招呼,也不认识几个,他一般是直进直出的,半低着头,没什么可啰嗦。有的说,这儿的算老旧小区,一但拆迁,要补几十万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苏阳像是不相信呢。
       苏阳坐下,他听楼道里有脚步声,像是前面来过的那几个。他屏住呼吸,贴门听着,窥视孔坏了,没得用:
       当当当,当当,……,
       “苏师父,你,在吗?”
        苏阳听着,他没有开门,也不想开门。
        “你在吗?”
        唠叨了几句,对面有开门声,讲起话了,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都下楼了,对面门也关了。
         苏阳坐着,心里很乱,他把他们来的这种,叫骚扰,扰乱他的情绪,心情,精神,生活。他实在无法应付这类事儿!
         苏阳想明天去找他们,说自己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缺,可一想,不去见他们就是了,也就慢慢地气和了。

                                     八

          苏阳想起母亲,童年时母亲让他去领不定期给的12元补助金时的情景。那时的他,要走很远的路,穿过白杨大道,那排山倒海的两排白杨树,然后拐进那些窄巷,有时窄的不能再窄的小路,还有庄稼地,要跳几个水渠,然后到被称作红旗公社大门旁的一个院落,是叫做什么区政府的,天棚地板,踏上去“咚咚咚”,可能是旧社会一个有钱人的大院。他把一张基层委员会发给母亲的条子交给办公桌前的那女的。她仔细打量,左看右看,也可能是看了苏阳左肩上的那两道杠,想着一切可能都是真的,才把收据放好,然后把12元给到他手里,并嘱咐装好。确信无疑了,才送他出院子门。每次,那女的都要从背后看他很久,很可能是在验证,看是不是是一个冒充。后面的一些次,那女的就放松多了,还要和苏阳说几句,脸贴的很近,仔细地看他,这使苏阳多次都羞得脸红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搞得,那鼻子上动不动就冒出几滴汗来。她,还有她们,办公室的其它几个,要大笑好一阵,也可能由此,那房子里死寂的气氛便就此而活跃起来。
         “长得心疼的唉,白乎乎,胖胖墩墩的,啊,你们看!”
           然后就是笑,哈哈大笑。苏阳很受不了那笑声,他不知道她们是在夸奖他还是取笑他。母亲天不亮就走了,干活在建筑工地,说是搬砖,提水泥桶什么的。苏阳,有一个四轮的小拉车,不知从何时起就有的,前面一个杆儿,有个拉手,前面的两个轮子是可以左右转动的。苏阳用它来买家里的一切用品,面,油。尤其是煤,每次装一百公斤,在那些泥泞的小巷里,拐来拐去,他拉呀拉呀,鞋子陷在泥里,碗大的四个轮子也陷在泥里,他把一个轮子一个轮子左右摇晃地搞出来,往前拖,一截一截地。然后回来在河里先把鞋子洗了,晾好,然后再把小车上的煤一块一块地搬下来。那时上四年级,苏阳似乎觉得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还得发面,在一个盆里,揉成面团,然后就是洗菜,切菜,把火生好了,把一切前期都准备好了。母亲回来,常常是把袜子脱了,光着脚,望着天空,在屋门口坐好长时间,一句话也不说地。然后洗漱了,像是有了精神,才开始做饭。有时天都黑尽了,一张小桌子,一根蜡烛,他和母亲头对头,一声不响地吃。在苏阳记忆里,母亲从没问过他什么,诸如学习,作业,学费什么。苏阳的学费都是自己交上去。他捡一种树的种子,像板栗那么大,顶端有个麻麻的小帽儿,是夏橡树的,他们叫它疙瘩头。苏阳背了那装满的口袋,然后卖给种子站。更多的是捡骨头,吃过的羊头,牛棒子,也去荒野里捡,也许那是死人的,发黄,油亮,很轻,有窟窿眼儿。都在捡,轮到苏阳也没剩几个了。多亏了那个小车,五十公斤是五毛钱,一个暑假,能挣回学费来。也有别的同学捡的,他们搭在一起,有时是用苏阳的小车,一起拉去卖了。他们是把钱花了,买小人书,玻璃珠子,弹弓什么的。苏阳是先攒够学费了,再说其它的。苏阳会做弹弓,是一毛钱一个地卖给他们。那弹弓也没那么容易做,光那叉子,是树枝上的,要对称,两杆儿一样粗,一年找不出几个来。更多的是苏阳在学校受的委屈,老师是护着他的。有时就有同学喊出声来,“他没爸爸!”这会使他很长时间地坐着,发不出声,愣神。虽然他是班长,少先队中队长,可也有校园欺凌,跟着瞎起哄的。也有的,把他截在放学路上,就那么相互长时间地恨着,站着。“他没爸爸,跑喽!”
        他不知道“没父亲”会是多么丢人的事情。但每次,他都会伤心很久,高昂的情绪一下就落千丈了。比如有时太开心,忘乎所以的时候,突然有谁来叫上那么一句,这使得他一下萎靡下来。那忧伤伴随了他整个童年,直到很大了,步入社会了,那可怕的叫声才渐渐地遥远,去了。
        有时苏阳也心猛地痛一下,尤其是安静时分,静得出奇的静时。更多时候,还是不去想那些,那太遥远了。童年,久远了。那时苏阳还算得上是个学校的小领导呢。那事儿也实不是什么不光彩的,没有父亲,也不是什么大羞耻,可那时,孩童时代,就是接受不了,心灵就那样一次次地被戳痛,受侮辱,心受挫。何况父亲还在,虽然娶了另一个女人。
         苏阳想,也都几十年过去了,那时啊,
         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  一切都是苦难:
         苦难造就伟大。
         苦难造就人生。
         苦难造就情商,也造就理想。
          苦难,童年的苦难造就爱,造就一颗善良的心。
          苦难,童年的苦难也毁灭一个人的一生。
          ………,罢了,吃饭,对,做点什么好吃的,这才是再大不过的事情。对,不去想了,那算什么呀!苏阳张罗着,哼了歌,可那些事儿,还是会时不时地冒出来,搅腾他一阵儿。
       
                                      九

            从窗外能看得见的山间的云向远,沿河往西,便是落日,落日往西的方向。说那沿河往再远处,地平线越来越低处,再往远,便是巴尔喀什湖了。
            犁河沿乌山,一路缓缓地,流淌来,自由地,随意地,逐渐扩张伸展开来,扩成一大的河谷平原,浩浩荡荡,平平坦坦,然后向西,向很远处流淌而去。
          苏阳的城,便在这河床上,乌山下,河北岸一麓的一带。
           而更多的,便是那风,微微弱弱,清清凉凉,爽爽地,含水湿味儿地,穿过白杨,弥漫在这座城里。
           街道上,屋顶上,马路边,单元楼,高层写字楼窗帘边。那风是夜以继日地,不停歇地,细小甚微,是线一般地,钻进你的浑身,血管,毛孔,让你的病好起来,精神爽起来,情绪昂起来,言谈温和起来,举止文雅起来。
            吹,吹啊,那风医治了人的创伤,温柔了人的暴虐,弥合了人的恨,怨,使得这座城不知疲倦地缓缓运行,旋转,活着,并富有生命地,活力地,旺盛地,一年,胜似一年地,延续往下而去。
           她是否也能医治那些永恒的伤痛呢?
           苏阳搬了躺椅,在阳台上,坐下,他想静一静,每每这样的夜晚,也无不是这样地度过的,度过了大半夜,一些时光。
          迎面楼的阳台有飘来的音乐声,歌声,悠扬,一起一伏,是弦乐伴奏发出的那种:
           你是一条河,和几棵白杨
           随意地畅想
           几个路人不愿离去时
           留下的土房
           你长成了肉,人参,苹果
           美妙的少女,小洋楼里的男子
           清晨,在这条道上
           
           苏阳听着,他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件往事,是长江下游,一南方小镇的。

                (未完,待续)
          
        
          
楼主热帖

上一篇:《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下一篇:《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