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马志君小说] 《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2 | 回复0 | 2021-2-2 13:00: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白杨城》文/马志君
                     (  中篇小说
                                十
       
         船,载着几只鸬鹚,一老太婆摇着,从河心驶过。她每天都要沿河上下一趟,是做给游人表演,看的,可能是某部门发给她工资。尤其是外国人,他们感觉很蹊跷,很稀奇,怎么还能把一只鸟儿训练的,抓出鱼来。河里是有鱼,有抓出很大的,那鸬鹚一个钻进去,一个钻出来,很是欢乐。水是极绿极绿的那种,像被污染了。那里人说,这水几千年了,就是这个样子的绿色。苏阳觉得,那和他的城的水是完全不一样的,苏阳的水是青色,能看到底的。
            苏阳在慢慢,偷偷收拾行囊,他要离开那个小城,从此不再踏入。
             她过来坐在小凳上,哭起来,声音是哽咽的。
            苏阳不再说什么,他想的太多太多,太久太久了。
            四月的南方,大热了,柳枝漂在河面,石板路有水滴渗出,石缝里长着苔藓,河面上有乌篷船上下,有装拉蔬菜,运送水鲜,水果的。
              “为孩子考虑,”
              “这是你最大的理由?”
               苏阳沉默着,也许由于这一点,促使了他的全部。每每看到那个小女孩,苏阳就难受起来。
              “孩子会长大,”
               “那他呢,”
               苏阳是决定,要离开。那是他思考了很久,很长时间,才做出的决定。
              他们是一个圆满的三口之家。
              “带我走,好吗,走得远远的,越远越好,求你,”
               苏阳不再说了,他还是离开了,那个晚上,永远地。那是背着她,离开的。那里是他人生的一部分,刻骨铭心的一部分。     

               
                               十一

        苏阳在椅子上坐下,面朝太阳。已经有女人,姑娘们穿着暴露,露出大腿了,鞋子也是几根线盘在脚面的,指甲也都上了色,像小甲壳虫。
       莲在抹她的嘴脸,小镜子晃来晃去,左照右照。
        “和你在一起没意思,像欠你钱,”莲说,“你老了吗?你是交警吗?是保安吗?是老古董吗?是木乃伊吗?唉!”
        “那你每天还准时来,”
         “来是想说话,说话,一本正经地说话,”
         “说呀,我听着,”
         “好了,不说了,说完了,我走了,”
          她摆弄她的包,甩来甩去。
         “唉,真是,”
          五月,阳光格外地好,白杨叶子沙沙地抖,风也是往人心里钻的。有大幅的标语,彩车,宣传车,从马路上驶过,喇叭声也是柔和地。
         像是致富的,和谐的,奔小康的宣传。要撅起,要富强,要实现伟大的梦想。很振奋人心,是啊,一切都在一天天好起来,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这变化是一点一滴的,不知不觉的。
         只有那些没有忧伤,没有特殊历史的人,才能体察到。
         “自己原来的东西丢了,半路上拣的,瞎碰的,没一个好,没一点意思!”刘莲说,用手拍她的包。
          “也许还拣个宝呢,”
           “做梦去吧!”
           “真还说不定,”苏阳说,他自己也笑了。
            “吆,不得了了,笑了?难得,难得!”
            “不过,宝都是埋在地下的”
           “才说对了,瞎猫根本碰不上死老鼠!埋在地下的宝会腐烂,发臭,没人要!你以为你是一块宝?”       
        “不跟你说了,”莲又接着说,“我走了!”
         莲起身走了,昂着头,那步子也是愤愤地。
         苏阳也想回去,得整理一下摩托车,马上七月了,油菜花就开了,也是旅行出发的日子了。每年这个时间,都出去过好几次了。对了,今年说那里种了油菜花。那里的地,每隔两年要换种,麦子,玉米,向日葵,轮留着,说那样对地好。几千亩,一望无际,黄灿灿。奇怪,那里没有鸟,就秋收季节的乌鸦,遮天盖日地,太阳都被遮住了,黑压压地飞过,又落在收割后的麦田里,吃啊吃啊。想起那地,那一片油菜花,苏阳就想起梵高,梵高的麦田,村庄,落日。那里还多了牛,羊,毡房,骑马的牧人,蜜蜂。蜂箱也是随处可见的,都是在草场边,路边,庄稼地边,油菜花边。一排几十个,大户的还多呢,像小萱他们的。她们在大公路旁,一条通往远处山里的岔路口,一块很开阔的地,那里有个亭子,是观景台,来旅游的,一进来都先要在那里停停,观一会风景,落日,买点蜂蜜,蜂王浆什么。有的买现摇的,就在蜂箱边等着,以为那才是真的。那两边树林里还有野蘑菇,羊肚菌。小萱和她的姨妈们也捡,拿来了卖,苏阳也帮着拣过几回。
         苏阳这样想,他看到莲又走了回来,脸昂扬着,像是买了什么,手里提了,朝他这边来了。 
                  
                               十二

             “带我走,走的远远的,越远越好,嗷?”
             她附在苏阳身上,紧紧地抱着他。
             月光透过天井射进来,他看到她黑黑的眸子,棱角分明的嘴唇。那鼻梁也是挺挺的,修长的。她是一副长脸,江南一带的,额头是很饱满的那种。
              苏阳是想带这个女人走,一走了之,管不了许多,丈夫也罢,孩子也罢。历史上有许多这样的事,也合情合理,没什么不道德!优秀的女人有时候是属于多个勇敢的男人的。
              “我都想好了,孩子有外婆,也大了,而他,根本不在乎!”
              他的男人,白白乎乎,憨憨厚厚,圆头圆脑。他总是打哈欠,眼迷迷瞪瞪,像没睡醒,讲话也无精打采地。每每下午便坐在躺椅上,半迷糊着,开始喝小酒。他是用一种瓶酒盖般大的杯子,花生米,螺丝,也都是极小极小的玩意儿。他经常要喝到更深人静,多数是在椅子上养神,有可能就在那躺椅上过夜,睡着了。他穿大裤衩,经常光着膀子,晃来晃去,这使苏阳看上去很不舒服。无论什么时候,他见苏阳的话就是,“吃过啦?”苏阳住的小旅馆院子,就在他们的隔壁。苏阳的印象里,就是他在半醒半睡,喝酒,闭目养神,打哈欠。他发音口齿不是很清楚,像嘴里有什么东西,唇上也经常地有白沫。与他相比,她灵巧,精干,活泼,聪颖得多。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样结合在一起的,就那样地过了多年。这人间的许多事儿,多数说不清楚。苏阳也是莫名其妙,怎么他俩就结合了一起,怎么也就闯进了他,苏阳的生活。那时苏阳还为了她,在那座小城里找了打工的活儿。
           “再让我想想吧,“苏阳说,“等我想好了。”

            
                               十三

        “没啥意思,就想坐下说话,可以吗?”
         刘莲回来,坐下,手里有买的零食,摆在和苏阳的中间,自己先吃了起来。她有点不好意思呢。
         “有什么不可以,”苏阳说,“随便你,”
         “我不打麻将,也不喝酒,就是在街上闲走,瑜伽也没意思,跳什么舞,广场那些,”
           她坐立不安。苏阳也不知道怎样与她交流,她一个话题接一个话题地。
          “有个爱好的还是好,比如唱唱歌什么的,”
           “说得轻松,你怎么不唱,你唱,你唱我听听,”
             苏阳不再说什么,望着路,向下延续而去的人行道,一排白杨。往下看,一排排树身就似一队站着的人墙,或一排篱笆。行人也便沿着那树基,行走,前行,孩子们更是常常离开大人,在树丛串一串,恶作剧,露脸。苏阳很喜欢坐这里,树下,安静,有阴凉。
            这是一座古老,有着传统遗迹的城,保留了许多亘古不变的风貌。小巷连着小巷,街连着街,河连着河。每处都可见小溪,沿树基,巷边,学校门口,医院前流过。一走近,你会突感一股凉爽,湿意向你怀里袭来。古老的建筑,塔楼,民俗,清真寺,俄罗斯教堂,东正教教堂,高高耸立的十字架,东欧风格的楼舍。
             苏阳出生在这里,在这里长大。他也更渴望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那一年,他去旅行,走了许多城,地方,漫无目的地,跨越几千公里,从西头到东头。他喜欢南方就像他喜欢这里他的城一样。他把所有遇见都和他的城相比较,然后做出评判。他在那个有着小桥流水的南方小镇,住了下来,多数是遇见了那个女人,一天推一天地住着,舍不得走,离开。那一下就是许多年。
              “吃,吃颗草莓,说是不是大棚的,”莲说,往嘴里塞了一颗,做出酸牙状。这使苏阳也酸楚起来,呲牙咧嘴地。
              他是很少在街上吃东西的。
              “吃一个又咋了,又不要你钱!”
               苏阳无奈地拿了一颗:
               “酸,是有点酸,哇……,”
               “我故意买的酸的,就是想刺激你一下,看你还木木的?”
             “对不起,”
              刘莲又说,低下了头。她像变了个人,不语了。她的头深深地垂了下去,那包也被抱得紧紧的,紧紧的:
             “对不起,苏阳,看得出,苏阳,你是个好人,”

             (未完,待续)
           
             
             
楼主热帖

上一篇:《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下一篇:《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