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马志君小说] 《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37 | 回复0 | 2021-2-2 13:18: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白杨城》文/马志君
                           (中篇小说
                                 十四
       沿国道一路向东,翻乌山,然后向南,便是有油菜花的养蜂小镇了。
        苏阳是邻近日落时分才到达的,大约骑行了一天时光。当然,中途有多次停停,路边的小餐厅吃饭,歇息,还有观景,拍个照什么的。他一点也没觉得累,倒是有点渴了。
        黄昏时分的狂野,开阔,深远,凉爽且恬静。落山风吹下来,一丝丝凉意扑面而来,这使骑行了一天的苏阳感觉格外清爽,惬意。他放好摩托,逐个儿取出所有用具,并把帐篷支起来,取出小桌子,凳子,笔记本电脑。远处,有蜂箱的地方,升起一缕青烟,这是养蜂人在摇蜂蜜,是怕蜜蜂叮咬,才生的。他去前面养蜂人的铁皮帐房门口打了一点水,并点燃了烧水的小旅行炉。他看到她从远处跑了过来,脚下扬起一股白烟,在落日映照下,泛着红晕。她跑来,那样子是有点急切且惊喜的。
        “来了,”她停下,并双手把垂下的发向两边分开去。
         “来了,放假啦?”
          “嗯,”她看到苏阳要烧水,便立刻向小铝锅摆摆手,向她的房子跑了。往日都是这样,她们有许多热水瓶,多数是给苏阳一个用的。她还拿来了一把洗手用的水壶。
           远处有蜂箱的地方又升起一缕白烟,她向苏阳摆摆手,可能是说她忙,要去摇蜂蜜了,便跑着去了。旅游旺季,是有游客的几辆车子停在路边呢。
 
                                 十五

       人世间有许多奇妙的事情,多数是由心的感悟所生,并在内心深处埋藏,生长。
       苏阳一到这里,就感觉轻松,激动,兴奋。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这开阔的视野,一望无际的田,油菜,野草,日落,日出,微微吹来的风,远处的流动的云,山坡上白色牧民毡房,孤烟,偶尔从养蜂人家旁经过的牛马,羊叫,狗跑,以及那映在落日余晖里的骑马人。这一切都使苏阳深感新奇。这是城里所没有的,做梦也没有的,以往的所有城里都没有的。更重要的是,他的相机,一经拿起,就无法放下,拍个够,一口气,尤其是那黄灿灿的油菜花,蜂箱,蜜蜂,炊烟,养蜂人。这是多么美好的大自然的恩赐,一幅接一幅的天然画卷。那景色随光线变幻,编织出许多新意,使得苏阳有时迎接不暇。这小镇,素有全境域旅游之美称。
        三年了,苏阳每年夏季都来这里,有时是好几次,每次来,也都是一两周,支起旅行小帐篷,然后再四处走走,有时是早晨出去,到小镇买一些用品,食物,水果,去远处拍马,拍风景,拍向日葵。这里的向日葵也是响当当的,夸张的说,有的有磨盘那么大,金黄金黄。有的头垂下来,饱满且沉重。还有紫苏,一种开紫蓝色小花的药材,远处的山上还有雪莲,花据说是雪青色。苏阳几次想去,可也都放弃了。一是摩托不好往上爬,再就是要骑马。骑马是要付钱的。
         记得三年前他第一次来这里,一下就被这里的景色吸引了,不管白天去哪里跑,晚上总是要回到这儿来扎营,这里已经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那时她上初二,脸晒的黝黑,在眼前这块空地跑来跑去,坐在地上抱住膝盖似真似假地哭,笑,摔东西。她们一家人也都喜欢苏阳,有时还端来饭菜给苏阳。有时苏阳回来晚了,有游客要在苏阳的位置搭帐篷,萱便出面说,“这里有个摄影家,他一会要回来在这儿住呢,”“哦,知道了,那我们往那边挪挪!”
       很快,她上高二了,成大人了,熟了,和苏阳说话不像原来那样随便,傻,疯跑,狂喊乱叫了。
      她有了一个属于她自己的内心世界,那世界大到无边,隐藏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又缩小到细微而难以捉摸。这是人世间一种奇妙的花朵,默默绽放,然后要结出什么果实来。
  
                           十六

      夜降临下来,落日隐隐地,在油菜地遥远的尽头落了下去。田野被渡上了一层深红色,并缓缓变暗,变深,最终成了一片漆黑。有风从远处吹过来,凉凉的,有植物叶子的婆娑声。远处公路上,车灯一闪一闪,旅游季节,车是明显地多了。
       苏阳坐在小凳上,开了电脑,查看一天拍的片子,哪些要留下,哪些要删除,看有没有惊喜。有两幅落日里一野花的,苏阳想删去一幅,并犹豫着,他点到了“删除”键,想按“确定”。
       “呀,别删,好呢,”她叫了一声。
       苏阳回头,他看见小萱就在他身边。
       “那就留着好了,我也犹犹豫豫地,”
        她就在小桌边席地而坐,很认真地看苏阳拍的作品,苏阳也是又从头把所有照片翻了一遍。
         “今天没出什么大片,”苏阳说,他指的是能拿出手的上版面的或报纸杂志的。
         “有几张好呢,我喜欢,”
          “也许放一段时间再看就好了,对了,还是不删的好,应该放一放,这是搞摄影的得出的经验。”
           有蚊虫飞舞,绕着笔记本,苏阳把光屏调暗了。
           “一天也挺累的吧?”
           “就你来时那一阵,一上午都在玩,来顾客要蜂蜜,就现摇几下,今天被蜜蜂蛰了一下,你看我脖子这,这儿”
          她把衣服领子往下拉了一点儿,给苏阳看,那里是有点泛红的,靠近脖颈处。
          苏阳应合了一下,扫了一眼,并点了头。
         “我都高二了,我妈还不给我买智能手机,从初三把我哄骗到现在,又说上了高三,一定买,鬼才信呢!”
          “他们也是怕影响你学习,手机上的乱事也多的很,”
           “唉,要是智能,我们加个微信什么的多好,高三毕业大学考不上,我就打工去,自己给自己买个华为,气气他们,”
           “父母也是为你好,你应当说等大学考上了,怎么就说考不上呢!”
          “我也不知道,总是没信心,好像心累的很,报就报个名牌,目标定高一点,其它乱大学我才不上呢?哦,对了,我如果考不上,我就跟你学摄影,也骑个摩托,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目前最重要的是上学,读书,先别胡思乱想,我这个,大学毕业了,工作了,什么时候都不晚,它也只能是个业余爱好,”
          “前几天我在我妈的手机上看了,说一大学生中途退学,不上了,去北极拍片,还获了大奖,那多潇洒,我都想好几年了,”
          苏阳不再说什么,夜是越来越静了。
          苏阳也想去北极,南极,去一些出大片的地方。可目前来说,他的主要点还是自己的周围环境,塞外小镇,牧区,雪山,油菜花,牧羊牧马,牧民生活,羊群转场。很多摄影家往这里跑,自己为什么要跑去别的地方呢。小萱说的,也对,她这个年龄段,是有许多幻想产生,越飘渺越虚幻便越憧憬呢。
       那边在喊吃饭了,小萱邀苏阳,苏阳说自己在镇上吃过了,让小萱自己快去。
       过了一刻钟,小萱又来了,说是她妈他们让苏阳过去,可苏阳还是拒绝了。   
          (未完待续)
            
                               
楼主热帖

上一篇:《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下一篇:《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