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马志君小说] 《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9 | 回复0 | 2021-2-2 21:49: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特克斯河 于 2021-2-4 13:11 编辑

                    《白杨城》文/马志君
                            (中篇小说
                                    十七
       是一个无风,无声,远处天际泛着白光的夜晚。顶上,星一波一波地涌出来,挂满天空,像无数细小珍珠在闪烁。苏阳躺在帐篷里,他把有门的那一扇拉链彻底拉开,以便能看见外面原野的一切。他没有睡意,一点也没有。他想望一会外面,想想心事,以便以后的诸多,种种,打算,目标,怎样地活下去,更好地面对未来。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去死,去睡,但睡了还要做梦,自古以来又没有人从死亡的国土里走回来。那又怎么办呢?唉!”
        出来好几天了,其实也无所谓,城里也没什么牵挂的,他还想多住几天,再拍一些片子,也赶上了好天气。可不是吗!
        苏阳听到有脚步声,黑影,朝这边来了,像是小萱。
        是小萱。她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帐篷外桌边的小凳上。她说父母,爷爷,奶奶,还有姨妈她们在讲一些遥远的事儿,像是故事,她没兴趣,就一个人出来了。她说她闭着眼睛都能摸到这里的每一朵花,每一颗向日葵。
         “我一点也不喜欢化学,还有生物类的,我觉得学那些没用,还是文类的好,我特爱英语,觉得学了它将来有用,可以去任何地方,我英语还好呢,就是口语不行,”
        “口语不行是普遍毛病,没有语言环境嘛,底子好了,以后口语也快,”
        “哇,你也知道,和我们老师说的一模一样,”
         苏阳没说什么,他边看手机里的内容。
        “你每次出来都一个人,就一个人吗,”
         苏阳他也不好对她说什么,她的问题有点大了。
         “唉,我也是,很喜欢一个人呆着,静静地,你看那边,多亮,还有灯火,说那里是马场呢,一到晚上就亮起来,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好向往那里,”
         “哦,是有点亮,我也没去过,”苏阳说。
         “每次旅游团到这里,导游就喊,大家快一点,快一点,走喽,前面就到马场了,唉,我每年都来蜂场,可什么地方都没去过,连镇上都没有,真想去马场看看,好马究竟什么样儿,”
          其实,导游喊的是上旅游大巴,沿公路往县城方向走,过了城,往前,就到赛马场了,那里有跑马赛,门票是很贵的,和眼前山根下亮着灯火的养马场是两个方向,两个概念。
         小萱尽管说,一个话题接一个话题地。
         “那边,你去了?好吗?”
          她指着油菜花地的尽头,有光亮的山脚下,星星点点的火苗舞动的地方。那里看上去是有些神秘,灯火通明的。
         “去了,也没什么好,都差不多,是你想像的好,”
          “真的!你不来时,晚上,我就常常坐在这块闲空地中间,朝远处看,觉得那地方太好了,太神秘了,像是另一个世界,还有天空,你看天上,多少星星,越看越多,越看越多,好像没底,没完,”
        小萱说着许多事情,有学校的,同学的,老师的。她说一个美术老师,是男的,每次过来看她的画,身上都有一股香水味儿,怪怪的,她一点都不喜欢那个味道,它还一个劲儿地往鼻子里钻,她也一点都不喜欢那个美术老师。
       “唉,要是有个智能手机,就好了。”
       每个人都有欲望,都有他的向往,追求,放在自己的心上,储存着,盘算着,渴望着,想着实现的那一刻,有的埋藏的很深,常常为那失落,叹气。
       “等你大了,就会自然有了,也许父母们手头不方便。”
       “我还大呢,都十七了!”小萱接着说:
        “嗨,好的时候,这两天,每天都几十公斤卖出去,也没见花出去什么钱,”
          “是不是房子,车子,城里的那些,要付钱吧,”
          “哇,对了,汽车是按揭的,房子也是,其实冬天也没什么收益,可他们总在讲,说今年下来了要在开发区还买一套高层,说以后会涨价呢,唉,也不知道买那么多水泥墙框干什么,他们连一件好衣服都舍不得穿,都是让宣传搞的,学校里也是,都在比,升级升级,我就这个光板儿,有时也觉得没什么,有几个同学拿光板还不好意思呢,说害羞,我觉得也没什么嘛,小学时有的同学拿几百块的溜溜球,比,比,我只管看他们表演,好开心。几百块的和几十的我也没看出有什么差别!”
        “对,你这样好,这样才好,心平气和”
        “像你一样,我看你好浪漫,好潇洒的,唉,这样多好!”
         苏阳不再说什么,他沉默了。
         夜,是深了,深得厉害,也该各自地歇息了。
         远处,田野的尽头,起起伏伏山峦轮廓的阴影下,马场的灯火星星点点,渐渐地稀少了,暗了,像也是该歇息了似地,失去了辉煌。
             
                                 十八

        九月晚些时候,苏阳回到他的城,怀着这个夏天的一切美好。他深觉清爽,兴奋和轻松,尤其是此次旅行所获得的一些感受,更使他激动起来,并持续了很久。他全面修饰了自己,刮了脸,换洗了衣服,并潇洒地在城里走了一走。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情切,新鲜,协和。他想见见刘莲,也可能是习惯了,好像这城和她以及和他连为了一体,尤其是这条道,觉得她就应该是在这里的,像以往的那样。可今天,苏阳是没有见到她呢,这使他有点落寞。
         九月,白杨的叶子已经开始发黄,有零散的落下的,也是那些不怎么肥壮的,营养不良的一类,也有一些绿黄肥硕的,其也落下的原因不太明朗,可能是风正好吹到了它要害部。按照当地方言,那可能是被叫做“不拉克”的,即不伦不类的一种。而阳光,也是不再那样地强烈,刺眼,火辣,却是格外地透明,柔和,明亮。必定已是立秋的时节,早晚有凉意了。然后,苏阳知道,整个城便会被黄色落叶覆盖,大街小巷,人行道,水渠边,马路上,黄灿灿,悲戚戚地。车驶过,风吹过,叶子卷起,飞舞,像蝴蝶,又缓缓沉下,一波又一波地。那小巷里的大妈,身边总是围着一群孩子们的,会把那些叶子扫吧成一堆,然后点燃,烧了,葬了,像黛玉葬花的那样。她们用木棍扒那火苗,以便烧得彻底。这古老的习俗啊,就如此这般地悄无声息地延续!那腾起的炊烟像一根青蓝色的柱,徐徐升起,弥漫,扩散开来,含一股淡淡的烟熏草香味儿。这是一个最美的季节,黄金般的季节,就像是一幅欧洲风景油画,展现于大街小巷。那白杨树的顶端,树梢上,还有乌鸦在那里偏头张望,深沉地,孤独地,也会偶尔地叫几声,声音沙哑,深沉,且有点悲凉。
      “呱——,呱——,呱——,”
      秋,秋就要来了,在这座城里。
         
                                  十九

        一连几天都没有见到刘莲,苏阳倒是有点按捺不住,心也是空空的。他上午去了那里,中午回来躺了一会儿,不踏实,下午,他又出门,朝那条路去了。
         街上,没几个行人,阳光还是一贯地好,有微风。他远远看见凳子上有人,躺在上面,脸上蒙了丝巾,嘴微张着。
       “你来了,这里多好啊,……”
        刘莲说,微笑,眼睛亮晶晶地。
       “多好啊,阳光,日子,认识你我真高兴,幸福,只是太久了,太晚了啊,”
         苏阳站着,他有点手足无措。
         “你到哪里去了,怎么走了这么久,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啊?你真好,真好啊,记住我,其实,我是故意的,故意的,我才胡作非为,搞乱你,想看看你的反应,你怎么就不爆发呢,啊?”
          “那一年,很久啦,他就那样地突然去了,扔下了我,那是一声炸雷,炸裂了我,我很久都没有醒过来,难以忍受啊,我忍着,忍着。知道有一首歌叫《等待》吗:
          那一天你一走,就没回来,从此我的爱,就变成了无奈,树叶绿了又黄,可你还没来,等待,永久地等待,树叶绿了又黄,可你还没来。这世上的孤独,需要去忍耐,等待,永久地等待,树叶绿了又黄,绿了又黄,等待,永久地等待,……”
         莲望着天空,无望地:
         “结婚的三番五次地结过了,离过了,像做游戏,而我怎么就这么难呢,一个人,二十多年,就这样地过来了,过来了啊,我也不知道,是这人世,还是我自己?苏阳,你说,你告诉我,苏阳,”
          莲望着天空,瞪大眼睛地望着,有眼泪流下来,长长地一股:
         “遇见你,我真高兴,真高兴啊,”
         苏阳不好说什么,他木木地站着,五味杂陈。
          人生有许多不幸,婚姻至大,无与伦比。也许婚姻的不幸是大的不幸之一。
          阳光投射下来,有白杨树叶的影在晃动,在莲的脸上,身体各部位,像水面的波浪,涟漪。莲的声音微弱了。
        
         (未完待续)
         
       
      
       
          
         
       
        
       
      
     
楼主热帖

上一篇:《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下一篇:《白杨城》(中篇小说)文/马志君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