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杂文] 赌书泼茶是纳兰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5 | 回复0 |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前阵子刚写了篇以纳兰容若为主题的歌词,便不觉间动了写篇关于容若的文章的念头。
  
  
  愁里不堪听,彤云影也单。
  
  纳兰出身富贵,父亲是康熙朝的大学士,满州正黄旗的纳兰明珠,母亲爱新觉罗氏又是英亲王阿济格第五女,一品诰命夫人。
  本来这般子的出身应该顺顺遂遂,但却并非如此,情事屡屡遭到蹉跎,就连青梅竹马的表妹也入了宫去,再加上后来多次搓折,情深不寿。
  而当明珠倒台后这诗书簪缨之家便也绝了踪迹。
  紫禁城,那一道宫墙囚住了多少可怜的人?又将多痴情怨侣相阻隔?
  然后就有了,有了这样一首采桑子,有了“彤云久绝飞琼字,人在谁边”和“香销被冷残灯灭,静数秋天”这样的句子。
  就如字面所解很久很久没有收到仙女“许飞琼”从“仙家天府”寄来书信了。可是仙女在哪里呢?她为什么还不寄信给我呢?不禁叠唱“人在谁边”,叹息反侧。
  到底是怎样的残酷,竟连所爱之人的姓名也无法提及,只能用仙女来指代。只能默默坐于逼仄的屋里“静数秋天”等待来信。
  
  
  晓来清霜白了头,昨夜梦也凉。
  
  还记得那一句“谁念西风独自凉”这檐下西风如此凄凉,便连夜间的梦也是凉的,清霜白了枝头也落拓了在半月门中掩映的梨树的叶子,而梨花便如令一首词中所写的那样“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早早便在暮春时随那人一起离去。
  还记得康熙十三年也就1674年时,纳兰与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刚成婚时的恩爱与缠绵。却孰料卢氏在康熙十六年就难产离去,纳兰的悼亡之音由此破空而起。
  一时间所作之词成为《饮水词》中拔地而起的高峰,后人不能超越,连他自己也再难超越。
  这般爱情的遗叹也因让人唏嘘嗟吁。
  或许对于当时的条件而言,这也本该是稀松寻常之事,也因一抹笑一支笔而流传了后世。
  也让人晓得赌书泼茶却也就只是当年寻常而已。
  追悔、悲哀、惆怅,短短一首词中到底蕴藏了多少复杂的感情。
  “夕阳何事近黄昏”
  
  
  风卷起,芭蕉魂断,吹过木质栏杆。
  几次三番,青衫湿遍,剩下些许残香。
  
  “黄昏后。打窗风雨停还骤。”在卢氏去后的不知第几个年头,纳兰又遇到了个心爱之人,但却是个汉家女子,难进家门,只能以非常规的手段相会。 
  在康熙二十三年的九月,顾贞观容若之托,携沈宛进京,同年底,容若纳其为妾。然而,纳兰相府是容不得这样一位出身青楼的汉族女子,不但不能进纳兰府,甚至连个妾的名份也不肯给她,容若便也只好在德胜门内置房安顿。
  想来有情有义的容若,在当时肯定是尽一切力量为沈宛争取权利和幸福。可不等他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就匆匆离开人世。他和沈宛的爱情,刚刚起跑,就再次被粗暴的命运之神贴上休止符。 容若死后,待沈宛产下遗腹子后,纳兰相府或客气,或不客气地将其“请回”江南。那个叫富森的遗腹子,倒是名正言顺,归入纳兰家族的族谱,并得以善终。
  而这位苦情的女子返回江南后,却因对纳兰止不住的思念,写下了不少悼亡之作,其文采“丰神不减夫婿”。可纵是在文坛上留下不少佳话与词名,这位弱女子后半生的安乐和幸福谁会关注和在乎呢。

  苔色空冷,寒烟霜草,纳兰经过多少次情殇,而在月浅灯深,呆立回阑之时,他的感受又有几人知晓,或许只有和他相同境遇的沈宛知晓吧。
  人比春还瘦,妻也丧尽,花落天寒,令书生也薄命,寸裂柔肠,在海棠盛开的春暮如梨花般就此撒手人间。
  还记得那白日空山,杨柳飞丝所致的意兴阑珊,也还体会过“判把长眠滴醒,和清泪,雨里悲欢”的感觉。
  小令多绝,看完后主词后再看纳兰,却原来后人要辨清也难啊。
  令人感慨。
  
  “咫尺玉钩斜路,一般消受,蔓草残阳
  出身冠缨,宰相门庭,如何尽是凄凉
  无限伤心事,能与谁讲
  当年风光,盛宴也散,魂断乙丑,谁还仍姓纳兰
  饮水词哀唱艳艳,谁道是后主重还”
  
楼主热帖

上一篇:拆字
下一篇:梅花开几度:李易安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1

主题

36

帖子

4247

积分

礼部尚书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4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