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首诗再睡觉] 读首诗再睡觉|在诗人死去后,黑夜和黎明重新分割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5 | 回复0 | 2021-3-7 12: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路途》
文/吴志旺

诗人死去的一百年后
黑夜和黎明重新分割破败的屋脊
在世代相传镰刀和地契的土地上
承载着与生俱来的风俗
生命的更替
只在送葬和被送葬的路上

在这一块永远不属于任何人的乡村土地之上
我曾经脚踏过每一片尘土
在门前路
我顺着母亲的目光
风尘满身

在这一个皇恩永远忽略的地方
人人只顾着养家活口
苟且地
在土地上
默默爬行
相互仇视

一直以为
天地横亘洪荒

伐木
造船

原来
我并不需要与海洋搏斗

目光所及
便是世界

在屋脊与天空交错的地方
无法直视
重重的阶梯
破碎崩塌

在权杖没有铸造之前
镰刀在面前
肆意舞动

在黑夜与黑夜的重叠中
独自前行
寻找黑铁的领域

在盾牌和森林之间
天空交错相接
炫目的火光和暗淡的雪花
划分国度

重新的震撼
重新的方向

面对那远道而来的目光
还有过往的内心
踌躇难前

在企图鲜花簇拥的路上
峡谷嵌入

在黑色的月光下
过去的土地
土崩瓦解

未来
是一个人的国度

所有的不屑与温情
是昨日死去的河流
依旧静静流淌
源远流长


《足迹》
文/吴志旺

在岁月无声的审判中
是一个被称作母亲的女人
用清冽的水
宣告我的存在

太阳在我的额头
留下了围巾和汗水
稻田里
总有些捡不起来的
从母亲脸上剥落的碎片

稻谷成长为我的手臂
也成长为一艘帆船
我背起母亲的目光
与海风兄弟相称

沙漠再一次成为港口
河流从眼角延伸
大海构筑在空中
如同我的睡眠
在鹤顶红和酒的混合物里
海风依然清澈

犁刀牵动我的影子
在一垄垄泥土里爬行
父亲以血液为荣誉
并鼓励我终日
与太阳相守

在大山和海之间
只有目光在静静落下
稻谷再一次占有这片土壤
犁刀的使命在延续不断

包裹第一次沉重地
依附在陌生的背上
我再一次
用赤裸的身体
在黑夜里游荡

她的目光
只允许英雄的背影
永远统治
如风筝一般的语言
没有任何重量
只作为一个投射
笼罩某个身影
婴儿一般的躯体
在河的对面

重新披上铠甲
长矛紧紧躺在手里
在被称为战场的黑夜里
她带来了水和兽肉
目光剥落
披着月亮的色彩

晨光戴着晚霞的面具
依稀笼罩多次行走的土地
勋章的铜或铁
成为地下流淌的黑河
铠甲
铸成了犁刀和锄锋
划伤大地

如蝉翼一般
光在穿行
并在我的手里摇摆
明天依旧是盘古的天地
或者昨天

太阳在我的手里

森林的风
比魔鬼的手更冷
每一片落叶
都保存自己的体温
在树和树的领土
身影暂时覆盖

在山的脊背
依附着
天空的宠儿
声音在落叶的脸颊
轻轻滴落

再一次把胸膛
浮在地面
留下足迹的土地
便是家乡

雪山
在梦中留下背影
我以一个赤裸的孩子的姿态
在雪的怀里
寻找温暖

常常有一个比死亡还陌生的魅影
在天空中
掠夺最美丽的色彩
在悬崖和悬崖的对抗中
勾人心魄
可我
已经不再困惑
不再去追逐

一个人
一片雪域
就此终老


《秋风中的小县城》
文/吴志旺

这座秋风中的小县城
没有落叶
只有
灰暗的天空和干冷的空气
还有呼呼的秋风
让我清晰地感受秋天的苍凉

在这座百万人的城市
悠闲、平静、孤独
我看到很多陌生

而似曾相识的脸孔
唯独没看到你

河水流得
比时间还慢

连接两岸

我在这河边
走了一千多次
也想你
一千多次

我的思念
比秋天更早
比冬天更久


《给虫虫的诗》
文/吴志旺

那个季节
故乡
落叶如贝

蓝色的海洋
山茶花
尚未
把淡雅飘向远方

我剪下晨光中的
那一寸摇曳
为你珍藏

昨天永远是一个失落的背影
踌躇在黎明之前
在黑慕的时分

一个脸庞
一辈子的光阴

让我
在曾经走过的
那条小道旁
为你种上
一枝粉色的
山茶花


读睡诗选》入选诗人:吴志旺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首诗再睡觉|望极春潮,我隐隐听到春雨贵如油的感叹
下一篇:读首诗再睡觉|傲骨的尤物雪莲,雪域擎起百花霸王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