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首诗再睡觉] 读首诗再睡觉|我从深邃中走来,荷舟而下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19 | 回复0 | 2021-3-20 11: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关于现在和未来》
文/吴木

关于现在
我的耳朵早已退化
我的烛火摇曳不定
我的灵魂在墙上
定格了一个纪元
我的胡须在唇边
浓密了六个夏天
心脏空灵地跳了二十年

关于沙
我是海与土地
交合后的结晶
是他们的私生子
是游鱼走兽外
一个不被爱的孩子
一个咬破下唇——倾听
血,滴在荒芜里的声音的孩子
但我绝不是荒芜
我是在盆地中心的熔岩
我是礁石头顶着的呼喊
是戈壁上的奔马
是心中蜷缩的四肢

关于未来
我的长发掩目
我的孤独贯胸
我的泪水盈月
我的硕果累累
一切都在夏天的尽头
都在枫林的掩映下
世人要手执镰刀
——拨开荒草
发现我丰腴的躯体


《叙利亚“投降女孩”诉说》
文/吴木

黑洞的枪口指向我
准镜里麻木的大脑
准镜里冰冷的瞳孔
准镜外胆怯的眸子
枪口分明!

即使生在热带
我的眼睛依旧
迎来——冰封的黑暗
我来到人世间
万物都还未看的亲切

后来,海天一色
我侥幸躲过了流弹,疾病,死亡
却没有逃过贫穷,饥饿,受难
远离热带,趋于北方
父亲送我离开铁丝网笼
却受惑于海伦
于海底第一次填饱了肚子

久违的阳光,让我懂得的
黑洞的枪口,把我灵魂定格
摄取我灵魂的手指
拿过笔杆,食物
扣动过板机
甚至玩弄过生命

生在人间之一瞬的
灵魂定格之永恒的
饥饿,疾病,死亡
标签,如影随形般的
灵魂泯灭,行尸走肉般的
假如:我生于地中海的北方
我早已温饱于深海
你不曾摄取我的灵魂
我又何苦暴晒于修饰过的目光下
溺死于贴着膏药的关心中?


《观齐长城》
文/吴木
         ——想一场河与城相恋的往事
我从深邃中走来,荷舟而下
荡出苇丛,惊起了半滩飞絮
你载过桓公指点江山的胸膛
也承过管仲不悔忠心的一箭
而我带来了威远的秦仪和胡琴
并在稷下驻足,洗了洗耳朵
多年后,枕藉在你的臂弯
迎来唐宋,送走明清
挽起发髻,剪去长辫
不因微风皱起或斑驳
皎月下,你的沧桑是我流动的身心
我们都有一个亘古的名字
——黄河,齐矩阵

我爱你伟岸的身躯
因你筑在祖辈们的坟茔上
千百年来流淌着炎黄子孙的血泪
我也爱你颓圮的墙垣
因你拥有着花岗岩一般的成熟
千百年来有我溯源寻求的印记
我更爱你的无言的一切
作为一个对我顽皮而言的宽容者
于是我的灵魂趋于东方
同为叠翠,同为屏障

我们的爱情是自由且坚贞的啊
冰冷的马掌,黑洞洞的枪口
施加于你,泛起我心中的骇浪
他们让我们低头屈服
你骨缝里沾满炮灰摇曳的野草
我拖着残躯昂首着的情人啊
我浑浊的泪水缝补不了你的残破
直到一面同样残缺的红旗
用行舟拂水般的轻柔
亲吻过你残破的臂膀
拂去我浑浊的泪水
在大别山中抚育着我们坚强的孩子

有时我又恨你无言的一切
我们的孩子要越我而去雪山草地
你却扯下身上的野草,编织了一双草鞋
我们的孩子要越我而去深入敌腹
你却给予了一块布满弹痕的砖石
我们的孩子要越我而去南渡长江
你却折下了一颗古松,做成了船楫
我们的孩子要越我而去北渡鸭绿江
你却给予了自己脚下炒熟了的稻米
当我们的孩子昂首屹立在天安门时
我已干瘪了乳房,你也佝偻了脊背
你却仍旧张着无牙的嘴和着激扬的旋律

现在我又重新爱上了你的无言
爱上了清风拂过砖石缝隙的声音
爱上了脊梁骨中坚强的酸枣树
爱上了你身后长眠的孩子们
他们的眼睛里泛着我珍贵的一滴
他们的嘴角扬着我幸福的一抹
每每我躺在你的怀里听你的喃喃
觉的你无言的旧事最为亲切


《沉沦》
文/吴木

清晨乌鸦送来沾满霜花的信笺
煤油灯下的一缕散乱的青丝
梦和幻两根钢筋结成的囚笼
囚禁的是退化的四肢,脑浆淅沥
可怜的狱卒吃肉、喝酒、笑谈往事
“仗剑行千里,微躯敢一言。”
呸,又是一颗跌破胆汁的柿子
“待到功成名就,且看云卷云舒”
这次第,或是一个脑浆迸裂的西瓜吧

蝇营狗苟,狗苟蝇营
嘿,爬在蛛网中的蝇营
唱吧,唱吧,这是你的八角舞台!
呵,缩在地瓜井里的狗苟
勿躁,勿躁,明日再修补你的锅台!
嘬着红嘴的海鸥,凑向一杯残羹冷炙
可怜的面包渣,却生了两条腿!

我藏在我的影子里,环伺
生着翅膀、快活的女孩,溜进
你却偷了我唯一的钥匙
我可没喝醉,我的影子盯着你!
是谁最调皮,我战胜了你
并在对面的墙上写下了我的名字
灰皮墙上耷拉着我的影子


读睡诗选》入选诗人吴木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首诗再睡觉|我的灵魂太虚弱,它本应能抓住春天的尾巴
下一篇:读首诗再睡觉|我原谅自己之于江南的困惑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