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麦凯格] 诺曼·麦凯格诗歌精选10首|可知道,种种残酷对待我的方法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40 | 回复1 | 2021-4-3 16: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诺曼·麦凯格诗歌精选10首|可知道,种种残酷对待我的方法

诺曼·麦凯格诗歌精选10首|可知道,种种残酷对待我的方法

诺曼·麦凯格(1910—1996),英国最优秀的现代诗人之一。先后出版过十多部诗集,计有《遥远的距离》、《内在的眼睛》、《飘行中的灯》、《一棵树上的指环》等。1970年他与亚历山大·斯科特合编了《当代苏格兰诗选》。

夏日农场
麦凯格

稻秸像驯服的闪电乱躺在草丛里
歪歪斜斜挂在灌木树篱上。绿得像玻璃
马槽里水在发光。
九只鸭子排成笔直的两行摇摆着游过。
一只母鸡睁开一只眼不知在看什么,
然后下意识地啄了一下。从空寂的天上
落下一只燕子,闪过
谷仓,又纵身飞进高悬蔚蓝的天空。
什么也不想,我躺在凉爽、柔软的草丛中,
担心哪里会突然冒出一个思想,抓住我——
就像这只长着盘形面孔的蚱蜢
舒展开大腿,发现自己在空中。
我之下的我,一摞我穿成一串
悬在时间上面,用一只形而上的手
揭开农场像揭开一只盖,看见
农场里面的农场,中央坐着我。



碇泊
麦凯格

月亮咸味的光环中
轻舟盲目地点头。
它挠明亮的水面
打碎光线虚假的网中
自己的影子。
锈铁链向前爬去,
被地上的草丛系住。
两柄桨,湿漉漉浸透
从天上窃来的甜水,斜依
在废虾篮旁。
难以游动的鱼漂——
猎狗獭的鼻子。
文雅的牡蛎捕捉者
慌乱奔跑的红色的腿,
对着它大喊、尖叫、诅咒。
潮汐漫不经心地晃动
深深吸气。尖声尖气的海藻
挣扎着想与它亲吻;
水的皮肤在闪光;
浓厚的油脂在海面上浮游。
整夜,在它的马厩里
轻舟挠着明亮的水面,
不安静的赛马
等待跳越障碍。



画廊里的美少女
麦凯格

有蔬菜的静物画
和注视它的你
那么地静。

那静物画中的种种色彩
以其自身存在的强度
震颤。
假如没有光
它们又能怎样?

陌生人,我喜欢你
如此静静地站立
在你携带着的
光的强度里。

(傅浩译)



接近结束
麦凯格

你可知道,还有种种
残酷对待我的方法
你还没有
试过?

你厌倦了这游戏了么?
或者说你开始,刚刚开始
想护理
我病痛的爱?

我是个男人
内心却有一残疾者。
他痛苦难忍,我情愿杀死他,
假如我敢的话。

(傅浩译)



探视时间
麦凯格

医院的气味
梳着我的鼻孔,
它们煽动着
穿过绿色和黄色的走廊。

一具尸体似的东西
被推进电梯,朝天升去
而消失。

我不要感觉,我不要
感觉,直到
我不得不。

护士们轻盈、快捷地走着,
这儿、上楼、下楼、那儿,
她们的纤腰奇迹般地
运载着有那么多痛苦、那么
多死亡的负担,她们的眼睛
依然清澈。

七号病房。她躺在
白色的遗忘之洞穴中。
一只枯萎的手
在它的茎上抖颤。眼皮沉重得
抬不起来,眼球在后面
转动。一条褪色的
胳膊上钉着一枚玻璃獠牙
不是在咬啮而是在给予。
在她和我之间
距离皱缩直到无间,
只剩下痛苦的距离,她和我
都无法跨越。

她冲着她那白洞穴中的这
黑影笑了一笑;
后者笨拙地站起
在一阵阵钟声环形荡漾的音波中
晕乎乎地走掉,渐渐模糊
却不缩小,身后只留下
将不会被阅读的书
和无结果的水果。

(傅浩译)



朱丽娅姨妈
麦凯格

朱丽娅姨妈说盖尔语
声音很大,语速太快。
我没法回答她——
听不懂她说什么。

她穿男人的靴子,
假如她穿鞋的话。
我能看见她强壮的脚
沾着泥炭,蹬着纺车的踏板
她的右手奇迹般地
从空中抽出纱线。

只有在她家,
我曾在夜晚躺进
一个箱床
绝对的黑暗里
聆听蟋蟀的友善。

她是水桶和一叠荷叶般
涌进去的水。她是风
湿润地灌进房子的四周。
她是褐色的鸡蛋,黑裙
她是在茶壶里
积攒三分小硬币的人。

朱丽娅姨妈说盖尔语
嗓门很大,语速飞快。
等到我学会了一点,
她已经安静地躺在
拉斯肯泰尔砂土的墓地
那绝对的黑暗里。
但我还能听见她,用海鸥的嗓音
欢迎我,穿过
泥炭渣和马铃薯的一百码地
气呼呼的,气鼓鼓的
因为有太多问题
没得到回答。




麦凯格

每一块石头下都有一个啼哭的婴儿
你走着,像一只勇敢的船绕潮汐三周。
你在海中央哭,在渔船的侧畔
诱惑沙渚,用粉笔般的手指
在防波堤和沐浴者的身旁
涂划一些愚蠢的梦。青苔红的
绿的无边帽俯身温柔地抚慰婴儿的嘴
而海在臂弯里摇荡月亮
海员们和着渔舟上的摇船曲摆动身体。
但寂静的泪珠如烟般升起,
浮沫是忧伤的闪电,其它的地球
摇荡这一个多么奇怪,扎进太阳的咽喉。

王恩衷译



中间
麦凯格

深夜,听没有拍打声的房间里,
滴水的拍打声。
听脚步声自然地走来
永远停在门口。在一间空屋子里的床上,
听枕畔有人说“ 喂”。

一根麦秸在火中淫舞。
我的手把它的犁过这块白色的田地。
我的头在一种辐射的光芒中看一把椅子
渐渐完成它的意义。一帧挂在墙上的
挣扎着想扎进地球的中心。

无边的潮汐漫过一切。我的指节
是小小的旋涡。我向一旁流去。
屋子的根在抽紧。火的声音
在黑煤中爆响,是一台戏。

我的脚摇摆着,因为我的心这么说。
事物怎能停止?远处传来三声饱满的喝彩。
握下手,别忘记。看
目光把自己塞进一只眼睛,小麦塞进
火之耙:都是一种相应
遮掩真理,产生真理。

王恩衷译



书虫
麦凯格

我翻开一朵玫瑰的
第二卷
发现它说的,逐字逐句,
跟第一卷一样。

大海的波浪
使我厌烦,令我厌倦;
为什么他们不分
段落?

我凝望夜空
从中什么也读不出——
那些黑色的书页
根本没有字。

但我爱松树的
哥特字体
和池水上阳光的
花体字。

还有樱桃花瓣——
他们汇成一首抒情曲,我欣赏
它们的渐降调。

可是奇怪,妞儿,我多想
从包罗万象的图书馆回来
痴望,痴望
你这本合上的书。

何时你会向我打开
给我指示爱的字典里
所有难字的
意义呢?

(傅浩译)



在他死后
麦凯格

结果
他扔出的炸弹
竖起了建筑物:

他喷出的酸液
痛苦地打开了
盲人之眼。

渔夫
从他污染的水中
拖出得奖的鱼。

我们吃惊地坐着
享受他种植的
邪恶词语的阴影

政府下令
每到他生日
大家要观看
两分钟的地狱。

(马永波 译)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凡尔哈伦诗歌精选|我也举起我的心,我的黑暗的心
下一篇:弗朗索瓦·维庸诗歌精选6首|我含泪而笑,绝望地等个没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读睡诗社机构认证 | 2021-4-3 16:5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