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423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314 | 回复0 | 2021-4-14 22: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人间孤苦》
文/荒草

二月的夜晚寒风微雨
我缓步行在西关桥上
花落满脚下荒途
水中倒映,一轮波光
那是灯影飘散,芦苇惊风
看远方车流栉比
屋舍耀耀
多少人家欢声笑语
眼镜蒙上雨滴
看灯花闪闪
恨孤身一人无个伴侣
缘何欲问江水
滔滔要向何处将息
风摇树影
团团似绿绮扇被轻挥起
忍叹声
群芳安歇,含笑花醉人孤寂
哭噎道
热闹都是他们,独寂寞是我
烟气弥漫人间去



《给春天》
文/紫枫

给春天一些惊喜
熙熙攘攘的云朵
盛开在四月的满怀
诗情荏苒,在小草之前
一些无名的花
抖出了欣喜的小足音

给春天一些障碍
乍暖还寒的律动
蕴含蜜蜂的芒刺
像极了岁月无声的抵御
安稳大于跌宕的情怀
惊鸟时常滑落山坡
病态的荒芜纠结深入草根的宿命

给春天一些丰满
花落花开
总是那么迅猛
眉眼之间
暗藏着泛滥流动的风景
那些沉湎的爱情
在桃色的关口
变得越来越不像
与春天有关的那些话题了



《春天》
文/深沉

原野上那些事物
像一首首小诗
读着读着
早春的目光
就柔柔地绿了起来

而花朵,像各色颜料
春风的手一调
大地这块画布上
姹紫嫣红
就错落有致起来

音乐一起,月光
轻轻漾着小溪
微风缓缓摇曳着花影
夜色,在蛙鸣声中
格外宁静

梦暖融融地美好
让人有长翅膀的冲动



《新婚》
文/李木

天还没来的及黑透
两颗星球就迫不及待的
躲进了被窝里约会
他们每夜都会玩游戏
玩两颗星球脸贴脸摩擦
然后就是猛烈的撞击
你要知道
这是宇宙里的
两颗巨大的天体在猛烈的撞击
一次又一次的撞击
数也数不清次数的撞击
速度越来越快的撞击
撞击,撞击,撞击……
终于在最后的一声巨响里
两颗燃烧着的星球都撞得粉碎
陨石的碎片洒满了被子

因此,这片被子支撑起的天空里
挂满了星星,显得更有生机
成了另一个宇宙



《晚癌》
文/李木

一只大白马被宣告退市
一个野心家被终身禁入
一个淘气的孩子从学校退学
一位勤勤恳恳的职员被迫辞职
一辆公交搁浅于半路
一个孕妇在雨中痛哭
情侣分手,夕阳下楼
众鸟飞散,凄余斑鸠
一只山羊忘却了回家的路
一条河鱼游进大海,寻无前途
一粒花生米跌入土中
一枝椿芽冒出新红
一颗无法孵化的鸡蛋里面腐臭
一个历尽风霜的老人萎却退缩
一粒稻种破开糠皮
一个跪地的人毅然爬起
红豆被放入粥中,成了嘴中的思念
黑米被摆上货架,成了售不出的忧愁
莲子有心,干瘪与枯萎为友
木马旋转,回头已画地为牢
燕麦有尾,无翅不能飞
白面敷脸,不可与人见
一株野百合在暗夜里花开
一场人生最后的绽放不期而来
父亲被无情的医院拒之门外
青山却张开怀抱,脸露仁爱

此事,实是太出于意外
我竟该如何安排
你来,迟来或者早来
我已经无力给出再多一丁点的爱
父亲,我终究无法释怀



《要素》
文/陈冰

构成冬天
需要一个古战场
需要铠甲的沉重,冷兵器的尖锐
需要杀声震天,人仰马翻
需要飞禽背井离乡,走兽闭门不出
需要女人茫茫无用的深情
需要男人赤壁上阵的豪情
需要太阳大病一场,气若游丝
需要月亮失恋一次,绝了红尘
需要大雪明修栈道,种子暗度陈仓
需要夜提着黑灯笼,走了很远的路,发现去处其实很近
需要白昼置之死地而后生
需要一千颗赴死的心
一万双眺望的眼睛



《问月亮》
文/江山如画

一个人坐在院落听远处丧葬的哀乐
望着月亮便问

洋鼓为谁而击
洋号为谁而奏
悠扬的,悲哀的歌为谁而唱
亲爱的父辈先人们
一辈一辈的
就这样春来冬去
草绿草枯地
竖着进了门
而横着出了门地
轮回着
我至敬的父辈先人们

唢呐为谁而吹
二胡为谁而拉
古老的秦腔哟为谁而吼
亲爱的父辈先人们
一辈一辈的
就这样日出日落
星移斗转地
竖着进了门
而横着出了门地
轮回着
我至敬的父辈先人们

在这一片黄色的土地上
你们默默无闻地,兢兢兢业业地
任劳任怨地,勤勤恳恳地
劳作着,生活着
象蝼蚁一样
象飞鸟一样
象太白山上的积雪一样
象桥山岭上的刺槐一样
不求过多的回报
但求一生一世的平安和幸福

哭声为谁而嚎
泪水为谁而流
风吹着,鸟叫着为谁而哀鸣
我亲爱的父辈先人们
你们就这么地走了
象叶生象叶落
象花开象花榭
一样地
轮回着,替代着

父送祖,子送父
袓祖辈辈,世世代代
不论富贵与贫穷
不论官宦与平民
都这样地
顺应着规律
从远古到现在
从愚昧到文明
世上的万事万物都有
生的机缘,活的欲望
死的必然,亡的痛苦与无奈

呵,我亲爱的的父辈先人们
你们可曾问过苍天
人为何而生
你们可曾问过大地
人为何而死
神灵的谎言
给你们的迷茫以光芒万丈
佛祖的保佑
给你们的祈求以勤劳的回报

一个人坐在院落听远处丧葬的哀乐
望着月亮还想问

洋鼓依旧洋号依旧悠扬的,悲哀的歌声依旧



《躲在盒子里静养》
文/晓月清风

夜把睡梦捏醒
一股窒息来自于方外的灵魂
被岁月洗白的发
在指尖疯长
揪出一个个昨天

床头的药香味透漏着几曾走过的温暖
却把枕头哭湿
痴傻与一片狼藉
那层层叠加的盒子
锁住每一段记忆
却锁不住
每一分消瘦

偌大的视线
却装不下一个弱小的自己
你远去的身影
在龇牙咧嘴中模糊
刀尖上的光线
吓得我溺水而逃
无知的爱人啊
谢谢你的愚勇
放我一条生路
不再在你的牢笼里生长

午夜的灯光
亮瞎几曾放光的双眼
枯槁的胸膛
做了一个安静的盒子
躲在盒子里,默默静养
天亮时再去迎接
新生的太阳



《天地孕蕴我的贝壳》
文/武華玉

不喜欢凉腻腻的阴柔,可花叶萎黄地垂着头颈
她在尘世的领悟承担感同身受

多肉植物婴儿般的貌相和清新之绿
刺杀了凹陷在时光阴影中的那些旧我

枯干老藤仿造内心意志的拙倔走向还在纵横躯干
象烈士倾放完生命的光焰虽死犹荣

更有文竹纤细如针的骨骼
支承一蓬葳蕤酣沉厚重的绿梦

倒挂金钟小巧而欲燃欲焚的烈性心蕾
泵压出殷殷热血诠释青春与爱情

她们伸出的触媒如此之深又如此尖利
痛扎在心尖,愉悦泪液积于眼底

一个阴天里我靠想象和一个女孩的鼓励
就着枯藤萎叶还有多肉,金钟与文竹幻想一个全面的我

我想象我在的这间屋子倚南窗而开口
成为一个将泪挤出珍珠的贝壳

更想立于浩渺尘世
使天地成为我的壳挤出贝泪贝珠



《永恒的自然永恒的情感》
文/武華玉

塞尚就着时光衬幕稳定安宁地待在了存在中
基质里点种着多肉菇蘑稚子与熊偶无意共有的情态
一粒尘埃在绘画所开的天光中
抖动颤栗蜷曲舒展抵达混沌
直至神明般伸出最为清晰整体笔触
在自然中博弈生命博弈艺术
相遇自己的苹果人体山峦及其它
涂写青春般红赧或青色的印象容颜
仰慕一场古典仪规架构下的物相
我之感觉的精神内在与世界滋生化合混凝相互造铸
灵魂可鉴,从时空中完整掘出拿到自己的色彩与结构!
用它们凸显生命大梦的烟尘凸显艺术的精神
永恒的自然永恒的情感
为拥有的烂漫和虚幻较拧上最彻底的一股后劲
我含泪告诉自己不要让生命落空



《父亲之墓》
文/涂之时

大路变小路
小草变灌木
你种下的橄榄成参天大树
你顶起来的土包子引人注目
你曾一身军装守边疆
现在的果树一身绿装守坟墓

我们不再关心橄榄是否结果
我们只在乎坟上的嫩芽
是否吐露了你的心声

路过的人,请留步
在人间不平的道路旁
埋藏着正义的灵魂



《约定》
文/雪舞心原

你说真的老了
不能啃骨头了
我说早在几年前
就已经把坚果戒掉

奶茶凉了
你说这样有往事的味道
而我不喝加糖的咖啡
苦涩才能唤醒味蕾

在街角的咖啡屋
我们在一首诗里相遇
读到一个沉重的句子时
分明听到坚硬里传来的一声尖叫

你说像退回到黑白片时代
感觉住进一间空房子
我摸着时光的皱纹加深
说梦是最忠诚的喧嚣

幸好深处还有一块松软的土地
趁着春光撒满鲜花的种子
说到一起看姹紫嫣红
你闪身躲进我双眼潮湿的背后



《生命是一支歌 时常跑调》
文/凯瑟琳

(一)

寂寞,不可以消除寂寞
灯,熄得太早了
我重新打开
独坐

今夜,没有
如水的夜色

(二)

温一杯酒
把定风波当下酒菜
用岁月俯视尘世
俯视



(三)

我们都已疲惫
满身斑驳,如颓圮的篱墙
却还没学会用掌心的暖
相濡以沫

一如我当年插在手袋里唱的
那首歌,总是
跑调

(四)

我不过是希望一棵树
长成一棵树

按着世界的样子
闪的都是
海市蜃楼的光



《致蜜沐——》
一位忍着癌痛坚持创作的女诗人
文/华灵

如果有人告诉我
你将离去
同着这个春天远去
我不相信
尽管眼中噙满泪滴

我不相信
一朵顽强的花
会在属于她的春天凋谢
一个娇可的人儿
会消失在深爱她的人眼窝

我不相信蝴蝶不再翩跹
蜜蜂就此走远
母子不再相唤
丈夫
会无力垂下双肩

还想和你一起看
杜鹃红  栀子白
在月下荷塘听蛙鸣
静待桂花开
在九月把酒临菊
腊月拥炉
数着雪花互赠诗
透过网屏遥相祝

人生是一场漫长的旅途
列车会在每个站点停驻
我们庆幸
在最美好的年华相遇
打开心扉互诉衷曲

当你下车时
不要忙着挥手
轻易说告别
正如你所知道的
我们会在另一个维度
悄悄把心事写



《充满歉意的春天》
文/凡富堂

这个春天
充满了歉意
阴晴不定
少了些许的温暖
风声里的湖波
空荡荡的打着回旋
朵朵浪花的呜咽
潮水般扑过来
又潮水般扑过去
无痕的诉说
注定成不了誓言
丛丛芦苇
挺起青翠的心事
一天高过一天
一些线索
还留在水里
和粼粼的波光缠绵
一只孤鸭划过
波澜不惊的从容
锁定了谣言
独自照看着溺水三千
如我照看着
这眼前的云烟
和历代蛰伏的箴言



《世界和我都涂满了灰尘……》
文/华灵

二楼
比一楼更高一层
临路
比背路更多灰尘
国道  312
上海至伊宁

午夜
车灯由远至近
由近至远
明灭

一支累坏的圆珠笔
压半截残诗
纸笺上似有泪渍

一阵风吹来
窗没有关
烟蒂散落一地

熬着一个不屈的灵魂
世界和我都
涂满了灰尘



《诗之子——读痖弦》
文/凯瑟琳

我还是个孩子
不知道诀别会到来
我从未想过
战争,让我以风的样子
告别故乡

时代更迭
生命莫测
他们熬不住黑暗
饮弹自尽
而我
在时间的河流里破壳而出 逆泳而上
合上风潮的召唤

一生只爱一个人
这是我的信仰
当她逝去
我的名字跟她一起
刻在她的墓碑上

我不再写诗了
所有的文字
只是一个字
我以不朽之躯
在生活的底板上
刻下

此时
雷声响彻
一个名字
在人间传扬



《青海湖的春天》
文/邹吉梅(湖北)

青海湖 痴情的西北汉子
执念仰望蓝天
千年   
等一个心仪的江南
等一行衔春的归雁

蓝天 在青海湖的脸上身上
涂上蓝色
分不清 哪里是天空
哪个是青海湖

灰色收割了青海湖畔
土 是灰色的
石头 是灰色的
草是灰色的
树也是灰色的
一望无垠

青海湖 望眼欲穿
雁归来 带来江南的消息
一摞绿色叠成的相思
在青海湖的心上飘落
青海湖畔
惊现点点鹅黄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422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424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