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429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182 | 回复0 | 2021-4-28 22: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河边》
文/深沉

水浅。岩石露出本来面目
像一群黝黑的汉子
蹲在一起斗地主
任凭时光默默流走
岁月,悄然蹉跎

陶伯的鸭子嘎嘎叫着
在水里折腾倒影
河水依然瘦弱
三月的风依然微凉
日子,已露出了笑容

若能够从冬天走到春天
是否可以证明
不论生活如何待你,都是
苍天赐予生命的恩惠
活着,就很美

如同此刻,我与我的影子
在水里,看旧时光
宛若一朵朵浮云
而我记忆中的岩花鱼
不知,去了哪里



《“家”的释意》
文/沈章宝(安徽)

一根木梁横担几根稻草
以骨头的形式站立阻挡风雨阳光
便有了温暖

一个男人伸开双臂
以树的姿态与责任和担当
呵护花朵与燕子
便有了温馨

如果去掉家字下面的豕
住进一个美丽温柔的女人
便有了安全

放一块和田玉
如水的女人显得高贵
平淡的生活也就有了厚重和价值

没有珍惜就没有幸福
失去幸福的家
就是宝盖头下加的一撇一捺



《夜晚,放下疲惫的翅膀》
文/上好(重庆)

当夜幕拉开时,一些娱乐也开始了
有多少个黑黢黢的夜,就有很多个玩法
不说爱情,不谈不良的嗜好
逸情的东西,应该不可或缺
东街一声吆喝,西巷口就回应
来吧,放下一天疲惫的翅膀
不误这个春的飞翔
两个颗颗旋转,十三姨等待的希望
可否挽留你慌张的脚步
将第十四个邂逅的喜悦冲淡烦躁的时光
莫怪世道炎凉人世冷暖
与高山流水知音相逢
只待黄昏岸边, 借一宵良辰
留住晚风,霞映暮色
温暖的坑头按时躺下
美美一觉之后又迎一个
崭新朝阳



《为艺术而劳动》
文/武華玉

有些桀骜屌逆,或者
怀抱着朴素平凡沉陷于平静
总之从灵魂上讲,反而是他们才算得
上帝的孩子,真主虔诚的穆民,
最有可能立地成佛的佛徒
生命,血肉,承载着耐受着触感着
时光给予的一切

我知道劫后余生不是要成仙得道
而是更靠近更加热爱他们那赤子的灵魂
热爱他们在红尘中无可奈何地打滚
被弄脏被风化枯老的孩子面相

从被惊艳到渐变成陈词,他们以作品蒙面
再到夜睌家戸中的灯火,安静恒定
召唤尘世跋涉者的漫无边际
召唤我无根无由赤足的徘徊,蹒跚
召唤血液中的暖流
我爱他们,热泪盈眶

自我的一个人宗教的囚徒
我爱他们在支离破碎的世界开创语言
注入作品那完整无懈的伟大统一性
那人世的苦难中百做不厌百做不同的美梦
那揪着自己头发从滚滚红尘中
上升到形而上之境的美梦
更有打铁花般与黑夜之墙激烈繁复碰撞
而获得珠宝破碎一瞬绚丽晶莹纯净
百看百听百读,百感交集



《挥之不去的苦楝花》
文/凡富堂

依在苦楝树下
用目光触摸儿时的快乐
嬉闹的笑声
还在树叶上泛着油光
一树的碎花如梦
只有风记得花的味道
走街串巷地送到我的心上
就像泥土里发酵太久的爱
必须以一朵花爆开的口吻说出
所有苦涩的成长
都会凝结成记忆的沉香
一旦被阳光燃起
我们看见的都是回不去的时光
最后一番的花信风
唱出了挥之不去的深情
如同我对故乡的眷恋
苦楝花默默的坚守
就是一枚枚坐标
钉在游子的心口上
每一次的怀念
都是一阵阵隐隐的痛
也有一阵阵淡淡的香



《午后,突如其来的大雨》
(未分行诗)
文/蓝冰

这突如其来的大雨像极了二十多年前那个下午他第一次错过的人生。错觉会将排浪滚过来的街面引导向迷蒙的水雾中达成暂时和时间的和解。意识在未确认真实回归之前仍需要静止在假想的湖水中。一只城市迷路的鸬鹚在混浊的下水道溢出的污物找寻错失的鱼群。在同样的位置少年曾经湿透整个下午收集人生第一次未达成的重大目标。有些雨只下短暂一场就要从长久的失梦中找回一次又一次内心的潮湿。一次大雨的失算不是后来河流上游母水的搜寻所能弥补。我们需要同样一场能把梦想钉牢在混浊的漫涨河流的冲击来诱发迟钝后的敏感。从一直躲避的某段时间找回故意的失忆将自己的过去看的更为仔细。这场突如其来的雨水洗净多年后一个少年污水镜面的尘埃会落定现实所有生活描述的不易。就像一头鲸鱼搁浅仅仅为了活着用尽全力向身后的大海掉头实现某次特定人生隐喻。这是一次突如其来的大雨,我正在等一个少年放学的铃声,被雨水的钉子钉在刚刚闪过的梦中摇摆不定。汪洋,肆意地,扩张,记忆从未停留,他还在来时的路上。



《病人》
文/叶小松

终究还是无话可说
最后一个观众从纸上消失
惊醒亿万年前的情缘

病人躺在另一个梦中
像一片蒸腾的云
什么都说不出口
因为六兄弟,连最小一个
也被岁月搜刮得不成
人形。——

夜深了,大地阒寂
半人高的柴草
找不到什么办法
解除这岌岌可危的宿命
但凡有点力气
他还想再活几年
好替多年前的偏爱之心再做几个
俯卧撑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428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430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