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430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51 | 回复0 | 2021-4-30 20: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早春叙事》
文/深沉

樟树的叶子落下来
风已吹红了三月

嗓子沙哑的小溪,一夜间
敞亮了歌喉

日子,在草色中遥看
油菜花正立地成海

如果听见蛙声吟唱夜色
水田已明亮如镜

那些蛰伏了一冬的事物
正在阳光里纷纷醒来

藏在心中的种子
听见了春风的呼唤

春雨,滋润着一场场花事
桃红柳绿顺序登场



《阿岩》
文/甄子

阿岩,你知道吗?
今年的春天格外迷人
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芳香
鸟儿们在枝头低语
仿佛时光又回到了2019年的四月

阿岩,起风了
风吹着树叶,吹着梧桐花,吹着我
伫立在阳光下,沐浴着春风
心想:如果你在我身边
那该有多好啊!

阿岩,你过得好吗?
眉间是否增添了忧愁
还像从前那样勇敢吗
还会为了一个姑娘去翻越山川河流吗

阿岩,夜深了
灯火阑珊的村庄逐渐融进黑暗
苍白无力的诗句在黑暗中衍生
衍生出破碎,衍生出希望

阿岩,你好像离我很遥远了
像昨天一样遥远
但我知道,在黎明来临前
还会有一万个阿岩跑进梦里与我相见



《香炉上那注袅绕的青烟》
文/沈章宝(安徽)

香炉上那注袅绕的青烟
不曾熄灭
点燃它的手指
已经融入青山绿水之间
化为异乡人挥之不去的乡愁

虽然有大雁南飞
口衔他乡一枚涩涩的悲伤
却永远追不上那个身影
消融在夕阳暖暖的火焰之中

袅绕青烟再次在香炉上升起
已是多年后落叶归根
安放下的一个心结



《我是轨道边上的一粒小石子》
文/李木

以小石子的眼睛,仰望星空
星星何其多啊
可再多,也比不了
躺在轨道边上,磊如山龙的石子多

以轨道的思想,思考银河的长
银河何其长啊
可再长,也长不过
条条轨道通北京的长

轨道的长,有十条长江
百个长城那么长吧
两个并肩手拉手的兄弟
不知绕地球奔跑了多少圈

我啊,为什么知道这些
我是轨道边上,成千上万颗
石子中的一颗呀
我多么不起眼呢
你把灯笼点亮十倍,也找不出我

我和我无数的兄弟
静静的躺在轨道边上
仰望天空
接受日晒雨淋,风吹露湿
只为每夜里与五颗星星
将心比星,互眨眼睛



《最后一头水牛》
文/洪少云

已没有一个人能够说清
牛是怎么在村子里消失的
以至于,暮春的田埂上
一株草就长成了鸟巢

在耕田机无法运达的梯田上
最后一头水牛还在劳作
牛很老,毛发快落光了
露出灰白色的皮肤

头发灰白的老农,有时
也随着牛停下来抽根烟
一同反刍
被时间漂白了的葱茏草木

更多的时候,牛在发呆
看着远方的山际
和即将燃尽的油菜花
村庄,一片荒芜在疯长



《叙述》
文/武華玉

1.

头发蓬乱掩衬着家乡江水滋养的清淡笑意
以拳锤击墙壁、桌面
千磨万击弄出满手自傲的老茧
深深嗅闻一株紫色丁香花的架势
在时间长廊让生命禁音五分钟的哑剧
这样的你在我眼前晃悠,最终
一支烟喷吐的整个青春阴影与灵魂
象一个柔软的动物披着暗灰色皮毛
轻轻走入我梦境

2.

过去并没过去,它是你今日滋出的一串串泡泡
那筒子楼的长廊你说话的嗡音
混凝青春香烟味的涩滞辣呛
铸筑了永恒的记忆空间
爱你,第一个冲动是小心用手指轻轻抚摸,你手指关节的茧花
那个热爱拳击,脚步灵活一边冲拳的少年
热爱吼唱的少年,一画画就习惯咬嘴唇的少年……
生命熠熠,现在不是未来的一个泡影
坚实干脆的笔墨誊写一个人历史的悲喜
笔迹硬生,撇捺横竖都是心性真迹
生命不息,水认真拍打岁月封固的堤岸
你的泡泡,折转入存在的姿势
时光长廊有我一个人恒久注目

3.

金牛座扑在一张白纸上劳作
象石头扑腾在液体中沉默等待声音发芽
彼此相知,知音不是仅仅听到
甚至也不是静静聆听,我们不调琴弄弦

只是明白地干看着你辗转腾挪
遍地脚印被红尘毫无声息掩埋
干看着你生命噙含着青春的光
把时间开凿成深得已没法回头的洞穴

未实现的青春梦撂在心里人不敢老去
凛凛北风终将贯通附在那脚步上的身影和灵魂
使它们与冬日光阴摩擦发出嘶音
以此旌旗翅羽般扎根肉身垦犁正扑面的苍茫



《四月,春雨酿了两壶酒》
文/正行(湖南)

一路纷扬,走进四月
春雨便不再缠绵
用七斤花香,三升燕语
一寸阳光,半窗月色
酿了两壶酒

一壶清明勾兑了思念
墓前祭祖
邀他们唠人唠事唠家常
杏花早已凋零
一树鸟鸣,声声如泣
唤醒昏睡的魂灵

一壶谷雨勾兑了祈愿
田间拜神
求他们调风调雨调太阳
秧苗开始滴翠
一垅牛哞,声声如号
喊回扶犁的主人



《灯》
文/马维驹

很长时间,我走在路上
母亲像一盏灯,从身后照耀
虽然光线微弱
可足以照亮我的道路
投射出我狭长的影子
让我随时校正脚步
并躲开沟沟坎坎
多数时候,我对这丝光线有些排斥
总有一种紧张感
甚至有着遁入黑暗的念头
后来,灯离我越来越远
光线逐渐暗淡下来
我的影子薄得几近透明
迈出的脚步失去了一些自信
直到有一天,这盏灯摇摇晃晃地跳了几下
然后悄无声息地熄灭
从此,我的身后再也没有灯光的照射
前路灰暗,影子消失,步履蹒跚
心里一下子空出了一个无法填补的窟窿
于是,那盏光亮微弱的灯
常常在这个空间亮起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429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431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