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外国诗歌精选] 普莱维尔诗歌精选|我呼唤在爱中的人,即使我不认识他们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9 | 回复1 |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普莱维尔诗歌精选|我呼唤在爱中的人,即使我不认识他们

普莱维尔诗歌精选|我呼唤在爱中的人,即使我不认识他们

雅克·普莱维尔(Jacques Prevert,1900-1977 )法国诗人、歌唱家、电影编剧。他是法国二十世纪著名诗人,同时也参与多部电影台词及歌词创作。其貌似简朴的诗作充满奇妙的电影效果和丰富的音乐感。他的第一部诗集<话语>自诞生之日直到当今仍是年轻人最喜爱的读物之一。正如诗集的名字,集内的所有诗歌没有晦涩的词汇和深奥的句法,作者在用他最平实的"话语"与读者交流,然而,正是这些最简单最朴实的语句所描绘出的不寻常的"神奇世界"深深地打动着一代又一代读者的心。 他最著名的电影作品是《天上人间》(1946)和我们都很熟悉的《巴黎圣母院》(1956)。

巴巴拉
普莱维尔

巴巴拉你该记住
那天雨不停在布勒斯下着*
你微笑走着
焕发狂喜湿淋淋
在雨中
巴巴拉你该记住
雨不停在布勒斯下着
我在暹罗街与你相遇走过
你微笑着
我也微笑
记住巴巴拉
我不认识的你
你不认识的我
记住
至少记住那一日
不要忘记
一个男人躲避在一个门廊下
他叫出你的名字
巴巴拉
你在雨中向他跑去
湿淋淋狂喜焕发
你把自己送进他的手臂里
巴巴拉你该记得那件事
也不要生气若我亲切地唤你
我亲切地呼唤我所爱的每个人
即使我只见过他们一次
我亲切地呼唤每个在爱中的人
即使我不认识他们
记住巴巴拉
不要忘记
那良好快乐的雨
落在你快乐的脸上
在那快乐的城中
那海上的雨
落在军火库
在阿善特岛的船上*
噢巴巴拉
战争是何等愚蠢
现在你过着怎样的日子
在这铁的雨中
火的钢的血的雨中
而那个钟情的
把你抱在手中的人
是否已死已消失或仍然富有活力
噢巴巴拉
今天雨不停在布勒斯下着
像以前那样下着
但它已不再是一样的
一切都已破坏
那是吊丧的雨可怖又愁惨
也不再是
铁的钢的血的风暴
而只是云
像狗一样死掉的云
随波而去的狗
经过布勒斯
远远流去腐烂
远远的远离布勒斯
那没有一样东西留下的地方。

* 布勒斯(Brest),位于法国西北部的布列塔尼半岛(Brittany)之尖端,为一军港。
* 阿善特岛(Ushant),是布列塔尼半岛外大西洋中之小岛。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合译)



早餐
普莱维尔

他将咖啡
倒入杯中
他将牛奶
渗入那杯咖啡
他将糖
放入咖啡牛奶中
他用小汤匙
搅动
他喝下那杯咖啡牛奶
而后放下杯子
没跟我说句话
他点燃
一根香烟
他用烟
吹起烟圈
他把烟灰
弹进烟灰缸
没跟我说句话
没看我一眼
他站起
把帽子
戴在他的头上
他穿上
他的雨衣
因雨正下着
而后他走了
在雨中
没说一句话
没看我一眼
我用手
掩住我的头
我哭起来。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合译)



一只鸟的画像
──给艾尔沙·亨利奎
普莱维尔

先画一个笼子
有个开着的门
然后画
一些漂亮的东西
一些简单的东西
一些美的东西
一些有用的东西……
给那只鸟
然后把画幅倚在一棵树身上
在花园内
在树木中
在森林里
藏在树身后
不言
不动……
有时鸟很快的来了
但是他也会费了长久的岁月
在决定之前
不要气馁
等待
必要时就等上几年
那只鸟来临的快速或迟缓
与画的成就
没有关系
当那只鸟到来
若他到来
观察那最深的沉静
等鸟进入笼子
当他已经进入
从容的以画笔关上那个门
而后
把栏杆一根根涂掉
当心不要碰到鸟的任何一根羽毛
然后画那棵树的画像
选择它最美丽的枝桠
给那只鸟
也画绿绿的叶子和风的清新
太阳的尘埃
在夏季的热力中昆虫的声响
然后等那只鸟决定是否要唱歌
若鸟不歌唱
那是个坏征兆
显示那是一幅坏画
若他歌唱那是好征兆
显示你可以签题
于是你如此从容的
拔出那只鸟的一根羽毛
你在那张画的一角写下你的名字。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合译)



塞纳街
普莱维尔

塞纳街十时半
夜晚
在转到另一条街的拐弯
一个男人踉跄着……一个年轻的男人
戴一顶帽子
一件雨衣
一个女人摇着他
她摇他
她也跟他说话
而他摇着他的头
他的帽子全歪了
那女人的帽子就快往后掉下
他们都非常苍白
那男子当然想要离去
消失……去死掉
但那女人有一股炽热的生之欲望
她的声音
她低诉的声音
谁也不能不听
那是一种怨言
一个命令……
一声哭叫……
多恳切这声音
悲伤
又生动……
一个病了的初生婴儿颤抖在一个坟墓上
在冬天的墓园……
一个手指夹在门内的生物的哭叫
一首歌
一个句子
永远一样
重复述说……
没有休止
没有回答……
那个男人看着她他的眼睛转动
他用手臂做手势
像一个快淹死的人
而那个句子又来了
塞纳街转到另一条街的拐弯
那女人继续
不倦的
继续她的不安的问题
无法包扎的创伤
皮儿呵跟我说实话吧
皮儿呵跟我说实话吧
我要知道一切
跟我说实话吧……
那女人的帽子掉下
皮儿呵我要知道一切
跟我说实话吧……
愚蠢又夸大的问题
皮儿不知道怎样回答
他已迷失
这个叫皮儿的他……
他有一个也许他希望是温存的微笑
又重复说
好了静下来吧你疯了
但他不知道他有多对
但他不知道
他不能看见
他男性的嘴巴是怎样被他的微笑扭曲
他呼吸困难
世界压在他身上
叫他窒息
他是囚犯
被他的许诺逼入绝境……
有人令他计算……
面对着他……
一架计算器
一架写情书的机器
一架受苦的机器
抓住他……
吊在他身上……
皮儿呵跟我说实话吧。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合译)



我看过他们一些人
普莱维尔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坐在另一个人的帽子上
他是苍白的
他颤抖
他在等待一些什么……不论是什么……
战争……世界的末日……
他绝不可能做个手势或是说话
而另一个人
另一个在找寻“他的”帽子的人更加苍白
他也颤抖
不停对自己重复说:
我的帽子……我的帽子……
他想要哭。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在读报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向旗敬礼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身着黑衣
他有一只表
一条表炼
一个钱包
勋章
和一个夹鼻眼镜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手拉着孩子并且叫喊……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带一只狗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带一支藏剑的手杖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在哭
我看过他们之中的一人进入教堂
我看过另一个人出来……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合译)



花店
普莱维尔

一个男人走进一家卖花的店
选了一些花
卖花的包起了花
那人把手伸进他的袋子里
拿钱
要拿钱来付花账
但同时他把手
忽然
按在他的心胸上
他倒下去

在他倒下的同时
钱滚到地上
接着花掉下
与那人同时
与那钱同时
卖花人站在那里
钱滚着
花毁坏
人将死
这一切显然都很可悲
而她必要做些事
那卖花人
可是她不知道从何着手
她不知道
从那一端开始

有那么多的事要做
这人将死
这些花毁坏
以及这钱
这滚动的钱
这不停滚动的钱。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合译)



懒学生
普莱维尔

他用头说是
但是他用心说不
他向他所爱的说是
他向先生说不
他站立
他被诘问
所有的问题都提了出来
忽来的笑声攫住他
而他擦去一切
那些数目和文字
那些名称和日期
那些句子和圈套
且不管那先生的恐吓
在神童们的倒采声中
用各种颜色的粉笔
在不幸的黑板上
他画出幸福的颜面。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合译)



卡鲁谢广场
普莱维尔

卡鲁谢广场
一个美丽的夏日接近尾声
被撞脱了马车
一只马的血
流过
马路
而那只马就在那儿
站着
不动
只靠三条腿
另外一腿已受伤
受伤并且割裂
垂挂着
靠近马的
站着
也不动的
是那马车夫
而后是那马车
也是不动
像一个破了的大钟一般无用
那只马静默着
那只马不控诉
那只马不嘶鸣
他在那儿
他在等待
他是那么美好那么忧伤那么单纯
和那么有理性
要收住眼泪是不可能的

(Jean-Marie Schiff、陈瑞献合译)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阿波利奈尔诗歌精选9首|在你的眼湖里,我的心沉溺柔化了
下一篇:歌德诗歌精选|你的爱使我幸福无比,叫我怎能诅咒机遇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欢迎欣赏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