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436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418 | 回复0 | 2021-5-14 22: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哦!春夜》
文/深沉

飘来一朵桃花
占据了一个梦里的春夜
朦胧中的遥远

一粒粒细小的毛桃
月光下落入我们的魔掌
那时,我手很小

醮辣椒面吃毛桃的滋味
久远得,让人怀念
一个饥饿的童年

翻阅往事。桃花一词后面
有杏花,还有梨花
都与辣椒面有缘

花自飘零,果已夭折
这世间被记住的,或许
并非只有一个春夜



《天地之美》
文/鹰眼

见过圆满的太阳的柔和
在云间道别
见过烫红的云朵,像一条自天空流过的
河,滋润一片天空的广阔
我和你分享天地的大美

以及生活中的琐碎。幼小的佛陀
已经开始拯救生命里的失落
平凡之路亦多颠簸
时而难免晶珠泪热,时而欢愉为这安康生活

阅读能给人力量,爱你也能给我力量
你比灯火星光更照耀我
有时我把你当作无垠之大地
承托我一世的耕耘



《五月》
文/鹿深

一场大雨之后,迎来的是季节的延续
酷暑难耐的风与太阳不谋而合
想要吹皱滚烫人间,五月初五,夏天
像一朵娇艳欲滴的花——

在四姑娘的心房盛开。就这样沿着河流
顺水而下,田坎与稻野被肉眼可见
的四处留香,沿岸的土地上人们在劳作
南方的稻秧早已与丰收打个照面

蝈蝈与蚯蚓是这个节气的使者,欢愉
此刻的相逢,乡间的野菜也都彼此争相
出土,日日攀长,心满意足的吸吮生机与
营养,来年,即是一个轮回

种下一个因果,森林之子希望万木葱茏
万花飘香,聒噪的夏日已经来临
少年郎啊,少年郎——
此刻,万物生长,你在人群中央



《春邪》
文/鹿深

我知道,你对春天的爱早已
觊觎已久,像雨后那即将破壳而出
的笋,小小的你,小小的躯壳
迸发大地的力量

泥土变得弱不禁风,为了春天
它肯愿化为乌有——
来年的子嗣啊,若不是爱的深沉
谁甘心做一辈子的养料

这是灾引——
噢,新生儿,这不是襁褓!
若理想如火,我定是那首当其冲的
飞蛾,绝不做那困林之鸟



《没有一朵花,比映山红更加悲壮》
——庆祝建党一百周年
文/沈章宝(安徽)

划破三山五岳的阳光
以十万潮水的波澜
吹拂满山遍野的映山红

鲜艳夺目的花朵
被阳光透射出一条条血管
彭拜奔涌的血液在经脉中流淌

那是一片血的海洋
风吹拂的松柏
像一个个冲锋陷阵的战士
他们把青春洒落在风雨路途上

今日,祥和宁静安康和谐的时代
弥足珍贵
华夏大地到处都是繁华景簇
面对喋血苍茫的群山
我读懂了

当所有的花儿,在岁月的沉淀中绽放
没有一朵花,比映山红更加悲壮
它的每一片花瓣,都是那些为了一个伟大的民族
奉献生命的人洒下的鲜血



《锁》
文/熊熊

有段时间
我一直在研究一把锁
它什么时候打开,什么时候关闭
我烂熟于心
现在,锁芯持戒
我一门心思研究钥匙
不需要月光在门前指引
不需要钥匙跟在后面

甚至,不需要并肩而行
钥匙在生锈
锁在睡觉



《给被砍伐的树》
文/陈冰

一棵,又一棵,正值花期的
树,倒下了

大地在颤栗中
替它们,喊出疼痛
叶,没心没肺地绿着
花,前赴后继地开着
仿佛,它们并不知道
大限就要来临
我想起了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看到的一幅画:
婴儿在母亲怀里
吮吸着乳汁
而母亲早已死去
身下血流成河

几十年过去了,刽子手仍活着
他们的屠刀
有时对着,手无寸铁的人;有时对着
不谙世事的
植物



《焦先生的棉花糖》
文/蓝冰

焦先生
戴着近视镜
采棉花糖
天空没有变得更近
那些遥远的空旷
一直沉醉地
往贼蓝里深陷
闭上眼不是黑夜
云朵白的流蜜
瞳孔射出
金子的颜色



《一场雨洗去了悲伤》
文/凡富堂

一只喜鹊陷于草丛
陷于沉闷的迷茫
空气中的潮湿弥漫
雾一样笼罩四方
阳光慢慢地隐于湖中
一丛水草从此失去了
自由摇曳的方向
一群小鸭仿佛洞悉了
尘世的沧桑
开始乘风破浪
此时此刻的美好
生动着太多的期望
一场雨身陷其中
飘摇而来
洗去了沉重的悲伤
只留下晶莹的几滴
在新绿的荷叶上
闪耀着纯洁的光芒
只要我们看到
就会充满无穷的力量



《灵魂是一种超现实的表达》
文/武華玉

1.

不说话只是微笑或沉默只为提紧一口气
直至肉身在时间中虚化只剩“灵魂”
是夜我趴在轻轻嘀嗒的钟声里
乱发顺着时间的风暴小眼缠纽进无边黑夜
钟嘀嗒嘀嗒地上着劲、发根沁出血珠
这蓓蕾也会盛放绽裂,在极端处
它炯炯有神又酷又狂接近"灵魂"
爱这黝黑玫瑰修饰被俗世剃光梦的头颅
爱这血珠修饰成的一个僧徒似的头颅
美的残酷仪式,用听觉去看用视觉嗅闻

2.

重症病房有哪一个患者不是在虚弱承担
漫漫长夜漫无边际走向永寂
中年拥抱"灵魂"作为躯体的焊接材料
泪与泪的光蕾镶嵌生命囤藏的疤痕
消逝的日子秋叶般每一片被霜露击穿
那斑点晕化开的夜时间潮水汹涌
湮灭态势下脱胎换骨以战士的方式过活
文字的沙堆拌和着我们,深情和泪水
使黑夜如丝如绒映衬灯盏的光晕
尘土飞扬的凡俗必定找到“灵魂”归宿的几行文字
病房中尘世间又一次强烈感到还活着
我们在玩沙子我们站岗,“我在!”舂米



《井底之蛙》
文/童长远

最近常听到这个词
知道刻印在
井口的印记
只是无限距离

方寸天地

你的兄弟姊妹
官僚之蛙
形式之蛙
贪腐之蛙
都与你零距离
她们不比你”优秀”
只比你侥幸
你选择孤独
经年累月只专注
那片星空
梦想
湛蓝如初
可有些人已成“铁窗之虫”
让良知怀疑谁在
挥霍着人民的江山

春夏时节
寂静的田野
蛙声此伏彼起
和出的声音谱出来的
音乐
也能和低曲高
合击出低层的精典善信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435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437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