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经典微小说] 经典微小说《婚姻保险》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63 | 回复0 | 2021-5-22 21: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那阵敲门声若有若无。“咚咚”两下就没了。

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所以没有起身去开门。电视里的肥皂剧正到了悲情的时刻,女主角拉着男主角哭哭啼啼,看来两个人要分手了吧。

今天是周二,现在是下午3点。我在家呆着不上班,不用愁钱,因为我有一个能赚钱的老公,所以可以安心做家庭主妇。

但是并不是真的安心,就算我现在看起来过着完美无缺的日子,我也是知道有一种不确定性深埋在我的生活里的。这种不确定性只要有一点机会,随时可能长成一棵奇形怪状的大树,把我的婚姻撑破。

“咚咚”,敲门声再次响起,我去开门,外面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小男孩儿。

这么一本正经的穿着,一下子透露了他的职业。

“你要和我推销什么呢?”我抢先发问了。

对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随即笑了一下。他说:“我想向你推销一份保险。”

多么诚实的孩子,他看起来20岁出头,还不懂得怎么虚伪。我刚好无聊,干脆请他进屋子坐一会儿了。

他开始给我推销那些保险,人身保险啊,医疗保险啊,教育保险啊。我当然都没兴趣,这些东西我都不需要,老公就是我的保险柜。

见到我坚决的态度,小男孩儿有点失落。他悻悻地说:“那我也没什么可卖给你的了,我根本不会做这个工作,两个月了都没卖出去一个单子。倒是有―个很好卖,但是我不想卖。”

“有一个什么很好卖?”我好奇了。

小男孩儿说:“我们还有一种保险是婚姻保险,其他同事都在大力推销,卖得非常好。但是我从不愿意向客户推荐这个。爱情应该是一件无私奉献的事情,为什么要买保险呢?”

“和我详细地说一下那份保险!”我看着小男孩儿,两眼发光。小男孩儿有点吃惊,他说:“你看起来过得很滋润,怎么也会对婚姻保险感兴趣?”

“你年纪太小了还不懂。”我这样告诉他,但是他不领我的情。他用一种近乎于失望的眼神看着我,说:“爱情就是应该不计后果的,婚姻保险这种东西是不对的。你不该对它有兴趣。”

“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会去问你的其他同事。”我坚决地看着小男孩儿,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无奈地拿出了一些文件。细细地看完一遍,我告诉小男孩儿:“我要买。”

保险公司对我做了调查,他们要确保我的婚姻是幸福的才会同意我投保。要是我婚姻不幸,他们会拒绝我的申请,不然他们就要赔钱了。

事实证明我的婚姻真的是完美无缺。每个人都说,李凌峰和他老婆啊,感情好得不得了;李凌峰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都不舍得让老婆出去工作;他的老婆也挺不错,经常做些饼干给我们吃,他们怎么还不要一个孩子呢……

这样的结果让保险公司很满意,他们批准了我的保险申请,我投了两万块的保险,万一婚姻破碎我会得到100倍的赔偿。

签字那天小男孩儿一再地说自己很后悔,他预感到我的婚姻会因此受到震动,那会让他自责。我笑他太单纯了,这个单子可以让他赚到好几千块,他应该高兴。

有保险做后盾,我不再担心会失去李凌峰。我捡起了古筝,报了旅游团,还联系加入了几个社团。而我的老公李凌峰没有任何察觉。他没发现我脾气比以前坏了,也没发现我好吃懒做了。

没有后顾之忧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我也终于能够冷静面对眼下的婚姻了。

其实李凌峰的心里一直装着另外一个女人,那是他长达五年的初恋。

年轻的时候他没有全心全意地对待所爱的女人,失去后一直愧疚至今,怎么都忘不了。我曾经想过分手,但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毕竟有太多太多的舍不得。

可是在和李凌峰结婚后,他的钱包里还是放着那个女人的照片,他的脖子上还挂着女人送他的一个小佛像。那个女人是我的噩梦,李凌峰曾经说她非常重要,他的意思是,比我重要多了。

我对这份婚姻没有安全感,所以才买了婚姻保险。既然李凌峰不能全心对待我,我也不想一味愚蠢地付出。女人,就是应该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在这条退路上,我遇见了段一宇,他是我退路上香艳的诱惑,把我阻擋在了半路上。

段一宇是个有活力的男人,有的是力气谈恋爱。我们相遇在一次户外活动,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天雷地火。

我不想背上良心债,很坦白地告诉段一宇我结婚了。段一宇愣了又愣,晚上在烤肉的时候不吃肉,只喝酒,喝了半斤多白酒,吐得稀里哗啦。

户外旅游结束后的第三天,我接到了段一宇的短信,他说忘不了我,要等我。

但我不能跟老公提离婚,这牵扯到很多感情,还有我的婚姻保险问题。如果我主动离婚,那两万块的保险金就白交了。保险公司不会赔钱给主动离婚的人,就像他们不会赔钱给自杀的人一样。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段一宇,我忍不住跑去见他,抱着他舍不得放手。我告诉他,让他等等我,我得先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

段一宇还是有点担忧,他一个劲儿地问:“你是不是还爱着你老公?”

我说:“不爱了。”

一个男人心里长期装着另外一个女人,这样的折磨是可以把所有的爱耗尽的。

这个周五是李凌峰毕业十年聚会。半年前我知道了十年聚会的事情后就有了不祥的预感,总觉得他会在聚会上和初恋重逢,必定要旧情复燃。我一直不安,所有我才买了保险,所以我才移情别恋,这一切都是为了自我保护。

周五到了,我打电话给段一宇,和他约了周五见面。我不要一个人在胡思乱想中度过这恐怖的一夜。

江边的酒吧,我和段一宇坐在大沙发里静静地等待天亮。此时的李凌峰正在同学聚会上,他应该已经和初恋重逢了。

我和段一宇说着以后的打算,在江边买个蝶形的房子,装修成田园风格;买一个双开门的冰箱,带制冰功能的;买个滚筒洗衣机,带烘干功能的……

段一宇说暂时没那么多钱,但是以后会一一满足我。我在心里笑,200萬赔偿,差不多够了。

我们继续憧憬着未来,李凌峰忽然出现在我面前。他两眼红红地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他的沉默吓到我了,我怕他和段一宇会有什么争执,下意识地护住了段一宇。李凌峰问我:“你喝酒了吗?”

我说:“没有。”

他把车钥匙递给我,说:“你来开车,我们回家,我现在情绪不稳定。”

我开车载着李凌峰回到了家,他说要和我离婚。他说:“我早就知道你买了婚姻保险。我会配合你,假装是我出轨,让你拿到赔偿金。”

“你没有假装。”我冷冷地说,“这些年来,你的心一直没在轨道上。”

李凌峰的表情很痛苦,他说:“再次见到她,我才明白自己的懦弱。她过得很好,根本不需要我的怀念。而我,本应该让你幸福,却没有做到。”

我冷笑了一声。

李凌峰继续说:“我匆匆从聚会上赶回来,满脑子都是你,想和你重新开始,但是看起来似乎晚了。”

“的确是晚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为他流泪了。

李凌峰和我演了一出戏,他找了一个女的假装外遇,我则在家里扮演好妻子。然后有一天东窗事发,我以受害者的身份离婚,保险公司也受理了我的赔偿申请。

花了半个月的时间离婚,赔偿也正在落实。我打算拿到钱再去找段一宇,毫无牵挂地开始我们的新生活。

当初给我办保险的小男孩儿跑来给我送文件和支票,我们坐了下来签文件,我瞥了一眼他的文件,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段一宇。

我问小男孩儿:“段一宇是怎么回事?”

小男孩儿说:“他刚得到一份失恋保险,好像是和一个已婚女人恋爱,结果对方很久不理他,他失恋了,就得到赔偿了。具体我不清楚,不是我的客户,我只是顺道给他送个支票。”

我顿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原来段一宇并不是在不计后果地和我恋爱,他留了退路给自己,给我的爱并不是全部,只是一部分。这让我倍感屈辱。

我又想到李凌峰,我办了婚姻保险应该也伤害到他了,可他一直在忍。虽然他的心没有全部给我,可他给了我包容。

这个世界上有纯粹的爱情吗?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等到再遇到爱的人,我不会再给自己留后路,我要爱得义无反顾,天荒地老。

(来源于互联网,仅供交流学习,侵删)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经典微小说《看重》
下一篇:经典微小说《心腹》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