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外国诗歌精选] 雪莱诗歌精选|快乐一旦消失,就是痛苦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68 | 回复1 | 2021-5-28 19: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21241e4ga48o690no0092.jpg

珀西·比希·雪莱(英文原名:Percy Bysshe Shelley,公元1792年8月4日—公元1822年7月8日),英国著名作家、浪漫主义诗人,被认为是历史上最出色的英语诗人之一。英国浪漫主义民主诗人、第一位社会主义诗人、小说家、哲学家、散文随笔和政论作家、改革家、柏拉图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受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影响颇深。

雪莱生于英格兰萨塞克斯郡霍舍姆附近的沃恩汉,12岁进入伊顿公学,1810年进入牛津大学,1811年3月25日由于散发《无神论的必然》,入学不足一年就被牛津大学开除。1813年11月完成叙事长诗《麦布女王》,1818年至1819年完成了两部重要的长诗《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和《倩契》,以及其不朽的名作《西风颂》。1822年7月8日逝世。恩格斯称他是“天才预言家”。


往昔

1
你可会忘记那快乐的时刻,
被我们在爱之亭榭下埋没?
对着那冰冷的尸体,我们铺了
不是青苔,而是叶子和鲜花。
呵,鲜花是失去的快乐,
叶子是希望,还依然留贮。

2
你可忘了那逝去的?它可有
一些幽灵,会出来替它复仇!
它有记忆,会把心变为坟墓,
还有悔恨,溜进精神底浓雾
会对你陰沉地低声说:
​快乐一旦消失,就是痛苦。


别揭开这画帷

别揭开这画帷
别揭开这画帷:呵,人们就管这
叫作生活,虽然它画的没有真象;
它只是以随便涂抹的彩色
仿制我们意愿的事物——而希望
和恐惧,双生的宿命,在后面藏躲,
给幽深的穴中不断编织着幻相。
曾有一个人,我知道,把它揭开过——
他想找到什么寄托他的爱情,
但却找不到。而世间也没有任何
真实的物象,能略略使他心动。
于是他飘泊在冷漠的人群中,
成为暗影中的光,是一点明斑
落上陰郁的景色,也是个精灵
追求真理,却象“传道者”一样兴叹。


给华滋华斯

自然底歌者呵,你不禁哭泣,
因为你知道,万物去而不复回:
童年,少年,友情,初恋的欢喜,
都梦一般地逝去了,使你伤悲。
我和你有同感。但有一种不幸
你虽感到,却只有我为之慨叹。
你曾象一颗孤独的星,把光明
照到冬夜浪涛中脆弱的小船,
又好似石筑的避难的良港
屹立在盲目挣扎的人群之上;
在可敬的贫困中,你构制了
献与自由、献与真理的歌唱——
但你竟舍弃了它,我不禁哀悼
过去你如彼,而今天竟是这样。


阿波罗礼赞


不眠的时刻,当我在睡眠,
从我眼前搧开了匆忙的梦;
又让镶星星的帷幕作帐帘,
好使月光别打扰我的眼睛,——
当晨曦,时刻底母亲,宣告夜梦
和月亮去了,时刻就把我摇醒。


于是我起来,登上碧蓝的天穹,
沿着山峦和海波开始漫行,
我的衣袍就抛在海的泡沫上;
我的步履给云彩铺上火,山洞
充满了我光辉的存在,而雾气
让开路,任我拥抱青绿的大地。


光线是我的箭,我用它射杀
那喜爱黑夜、害怕白日的“欺骗”,
凡是作恶或蓄意为恶的人
都逃避我;有了我辉煌的光线
善意和正直的行为就生气勃勃,
直到黑夜来统治,又把它们消弱。


我用大气的彩色喂养花朵、
彩虹和云雾;在那永恒的园亭,
月球和纯洁的星星都裹以
我的精气,仿佛是裹着衣裙;
天地间,无论是什么灯盏放明,
那光亮归于一,必是我的一部分。


每到正午,我站在天穹当中,
以后我就迈着不情愿的步履
往下走进大西洋的晚云中;
看我离开,云彩会皱眉和哭泣:
我要自西方的海岛给它安慰,
那时呵,谁能比我笑得更妩媚?


我是宇宙的眼睛,它凭着我
看到它自己,认出自己的神圣;
一切乐器或诗歌所发的和谐,
一切预言、一切医药、一切光明
(无论自然或艺术的)都属于我,
胜利和赞美,都该给予我的歌。


我为焦渴的鲜花

我为焦渴的鲜花,从河川,从海洋,
带来清新的甘霖;
我为绿叶披上淡淡的凉荫,当他们
歇息在午睡的梦境。
从我的翅膀上摇落下露珠,去唤醒
每一朵香甜的蓓蕾,
当她们的母亲绕太陽旋舞时摇晃着
使她们在怀里入睡。
我挥动冰雹的连枷,把绿色的原野
捶打得有如银装素裹;
再用雨水把冰雪消溶,我轰然大笑,
当我在雷声中走过。
我筛落雪花,洒遍下界的峰岭山峦,
巨松因惊恐而呻吟呼唤;
皑皑的积雪成为我通宵达旦的枕垫,
当我在烈风抚抱下酣眠。
在我那空中楼阁的塔堡上,端坐着
庄严的闪电——我的驭手,
下面有个洞穴,雷霆在其中幽囚,
发出一阵阵挣扎怒吼;
越过大地,越过海洋,我的驭手
轻柔地指引着我,
紫色波涛深处的仙女,以她们的爱
在把他的心诱惑;
越过湖泊、河川、平原,越过馋崖
和连绵起伏的山岭,
无论他向往何处,他所眷恋的精灵
永远在山底、在水中;
虽然他会在雨水中消溶,我却始终
沐浴着天廷蓝色的笑容。
血红的朝陽,睁开他火球似的眼睛,
当启明熄灭了光辉,
再抖开他烈火熊熊的翎羽,跳上我
扬帆疾驰的飞霞脊背;
象一只飞落的雄鹰,凭借金色的翅膀,
在一座遭遇到地震
摇摆、颤动的陡峭山峰巅顶
停留短暂的一瞬。
当落日从波光粼粼的海面吐露出
渴望爱和休息的热情,
而在上方,黄昏的绯红帷幕也从
天宇的深处降临;
我敛翅安息在空灵的巢内,象白鸽
孵卵时一样安静。
焕发着白色火焰的圆脸盘姑娘,
凡人称她为月亮,
朦胧发光,滑行在夜风铺展开的
我的羊毛般的地毯上;
不论她无形的双足在何处轻踏,
轻得只有天使才能听见,
若是把我帐篷顶部的轻罗踏破,
群星便从她身后窥探;
我不禁发笑,看到他们穷奔乱窜,
象拥挤的金蜂一样,
当我撑大我那风造帐篷上的裂缝,
直到宁静的江湖海洋
仿佛是穿过我落下去的一片片天空,
都嵌上这些星星和月亮。
我用燃烧的缎带缠裹太陽的宝座,
用珠光束腰环抱月亮;
火山黯然失色,群星摇晃、颠簸——
当旋风把我的大旗张扬。
从地角到地角,仿佛巨大的长桥,
跨越海洋的汹涌波涛;
我高悬空中,似不透陽光的屋顶,
柱石是崇山峻岭。
我挟带着冰雪、飓风、炽烈的焰火,
穿越过凯旋门拱,
这时,大气的威力挽曳着我的车座,
门拱是气象万千的彩虹;
火的球体在上空编织柔媚的颜色,
湿润的大地绽露笑容。
我是大地和水的女儿,
也是天空的养子,
我往来于海洋、陆地的一切孔隙——
我变化,但是不死。
因为雨后洗净的天宇虽然一丝不挂,
而且,一尘不染,
风和陽光用它们那凸圆的光线
把蓝天的穹庐修建,
我却默默地嘲笑我自己虚空的坟冢,
钻出雨水的洞穴,
象婴儿娩出母体,象鬼魂飞离墓地,
我腾空,再次把它拆毁。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马丁松诗歌精选|我们在石桥边相遇,白桦树站着观望
下一篇:萨拉马戈诗歌精选|我愿这首诗无用且干枯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读睡诗社机构认证 | 2021-5-28 19: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