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休斯] 特德·休斯诗歌精选|我想你就是直喘气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90 | 回复1 | 2021-6-23 20: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52546kmrzcht1tssqjqm1.jpg

特德·休斯(Ted Hughes,1930年8月17日~1998年10月28日),英国诗人。生于约克郡。剑桥大学毕业。他的诗集有《雨中鹰》(1957)、《会见我家里人》(1961)、《乌鸦之歌》(1970)、《诗选集》(1973)等。休斯的诗风格严谨,感情强烈,富于形象。大部分诗歌反映出诗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痛苦的感受。《乌鸦之歌》中的“乌鸦”象征未被世界毁灭而幸存下来的人。2011年刻有诗人生平成就的石碑于当地时间本周二晚上被安置于英国国家圣地——“诗人角”。纪念碑与乔叟、莎士比亚、雪莱、狄更斯等人的墓碑比肩而立。

栖息着的鹰
休斯

我坐在树的顶端,把眼睛闭上。
一动也不动,在我弯弯的脑袋
和弯弯的脚爪间没有弄虚作假的梦:
也不在睡眠中排演完美的捕杀或吃什么。

高高的树真够方便的!
空气的畅通,太阳的光芒
都对我有利;
地球的脸朝上,任我察看。

我的双脚钉在粗砺的树皮上。
真得用整个造化之力
才能生我这只脚、我的每根羽毛:
如今我的脚控制着天地

或者飞上去,慢悠悠地旋转它——
我高兴时就捕杀,因为一切都是我的。
我躯体里并无奥秘:
我的举止就是把别个的脑袋撕下来——

分配死亡。
因为我飞翔的一条路线是直接
穿过生物的骨骼。
我的权力无须论证:

太阳就在我背后。
我开始以来,什么也不曾改变。
我的眼睛不允许改变。
我打算让世界就这样子下去。

-1970



乌鸦的最后据点
休斯

烧呀
烧呀
烧呀
最后有些东西
太阳是烧不了的,在它把
一切摧毁后——只剩下最后一个障碍
它咆哮着,燃烧着

咆哮着,燃烧着

水灵灵的在耀眼的炉渣之间
在蹦跳着的蓝火舌,红火舌,黄火舌
在大火的绿火舌窜动之间

水灵灵,黑晶晶——

是那乌鸦的瞳仁,守着它那烧糊了的堡垒的
塔楼。

-1970



子宫口的口试
休斯

这双骨瘦如柴的小脚是谁的? 死神的。
这双毛发丛生的、烧糊了的脸是谁的? 死
神的。
这副还在呼吸的肺是谁的? 死神的。
这件经济实用的肌肉外套是谁的? 死神
的。
这些不堪言状的肠子是谁的? 死神的。
这些大成问题的脑袋瓜是谁的? 死神的。
所有这些乱七八糟的血? 死神的。
这双视力最差的眼睛? 死神的。
这双刻毒的小舌头? 死神的。
这有时觉醒的神志? 死神的。

这场口试已过去,已逃脱,还是在进行?
在进行。

谁占有这整个雨水连绵、石头嶙峋的地球?
死神。
谁占有了所有空间? 死神。

谁比希望还强大? 死神。
谁比意志还强大? 死神。
比爱还强大? 死神。
比生命还强大? 死神。

可是谁比死神还强大?
显然是我。

通过了,乌鸦。



乌鸦的第一课
休斯

上帝想教乌鸦说话。
“爱”上帝说,“你说,爱。”
乌鸦张开嘴,白鲨鱼猛冲进海,
向下翻滚,看自己有多大能耐。

“不,不,”上帝说,“你说爱,来,试一
试,爱。”
乌鸦张开嘴,一只绿蝇,一只舌蝇,一只
蚊子
嗡嗡飞出来,扑向杂七杂八的华宴。

“最后试一次,”上帝说,“你说,爱”
乌鸦发颤,张开嘴,呕吐起来,
人的无身巨首滚出来
落在地上,眼睛骨碌碌直转,
叽叽喳喳地抗议起来——

上帝拦阻不及,乌鸦又吐起来。
女人的下体搭在男人的脖子上,使劲夹紧。
两人在草地上扭打起来。
上帝奋力把他们拆开,又咒骂,又哭泣—

乌鸦飞走了,怪内疚地。

-1970



云雀
休斯

1

云雀起飞了
象一个警告
仿佛地球是不安的——

为登高,胸部长得特宽,
象高耸的印第斯山上的印第安人

猎犬的脑袋,带刺如出猎的箭

但肌肉
厚实
因为要与
地心
斗争。

厚实
为了在
呼吸的旋风中
稳住身体,

硬实
如一颗子弹
从中心
夺走生命。

2

比猫头鹰或兀鹰还要狠心
一只高翔的鸟,一道命令
穿过有冠毛的脑袋:不能死

而要向上飞



歌唱

死而已已,听命于死亡。

3

我想你就是直喘气,让你的喘气声
从喉头冲进冲出
呵,云雀

歌声向内又向外
象海浪冲击圆卵石
呵,云雀

唱呵,两者都不可思议
欢乐!呼救!欢乐!呼救!
呵,云雀

你在高空,停下来休息
下降前,你摇摆不定

但没有停止歌唱

只休息了一秒钟

只稍稍下降了一点点

然后又上去,上去,上去

象一只皮毛湿透的落井老鼠
在井壁上一跳一纵的

哀泣着,爬上来一点点——

但太阳不会理你的,
地心则微笑着。

4

我的闲情逸致凝缩了
当我看到云雀爬近云端
在噩梦般的艰难中
向上爬过虚无之境

它的羽翼猛击,它的心脏准象摩托一样轰

仿佛是太迟了,太迟了

在空气中哆嗦
它的歌越旋转越快速
而太阳也在旋转

那云雀慢慢消失了
我眼睛的蜘蛛网突然断了
我的听力狂乱地飞回地面。

这之后,天空敞开,空荡荡一片,
翅膀不见了,地球是捏成团的土盐。

5

整个可厌的星期日早晨
天空是个疯人院
充满云雀的声音和疯劲,

尖叫声,咯咯声,咒骂声

我看见它们头向后甩
翅膀向后猛弯几乎折断——在高空

就象撒下来到处漂浮的祭品
那残忍的地球的奉献

那疯地球的使臣。

6

脚爪,沾满饲料,在空中晃动
象那些闪烁的火花
象从篝火中迸发出来的火焰
云雀把嗓门提到最高极限
最大限度地打呀打出最后的火花——
这就成为一种慰藉,一股清凉的微风
当它们叫够了,当它们烧尽了
当太阳把它们吸干了,
当地球对它们说行了。

它们松口气,漂浮空中,改变了音调

下降,滑翔,不太确信可否这样
接着它们吃准了,向下扑去

也许整个痛苦挣扎是为了这一

垂直的致命的下坠

发出长长的尖利的叫声,象剃刀般刮过皮


但就在它们扑回地球之前

它们低低地掠过、滑过草地,然后向上

飞到墙头站立,羽冠耸立,

轻飘飘的,
完事大吉的,
警惕的,

于心无愧的。

7

浑身血迹斑斑古霍兰①垂下头听着
身子绑在柱子上(免得死时倒伏)
听见远处的乌鸦
引导着远处的云雀飞拢来
唱着盲目的歌:

“某个可怜的小伙子,比你更弱,更误入
歧途
将割下你的脑袋
你的耳朵
从你手里夺走你一生的前程。”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希尼诗歌精选|一棵花楸树像撅着嘴的女孩
下一篇:艾吕雅诗歌精选|你以为自己是个疑问,可是你却是个问题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读睡诗社机构认证 | 2021-6-23 20: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