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经典散文] 梁晓声:人生最大的寂寞是什么?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53 | 回复1 | 2021-7-10 23: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而最强大的寂寞,还不是想做什么事而无事可做,想说话而无人与说;而是想回忆而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是想思想而早已丧失了思想的习惯。

      想做事而无事可做,想说话而无人与说,想改变自身所处的这一种境况而又改变不了。

      是的,以上基本就是寂寞的定义了。

      寂寞是对人性的缓慢的破坏。

      寂寞相对于人的心灵,好比锈相对于某些容易生锈的金属。

      但不是所有的金属都那么容易生锈。金子就根本不生锈。不锈钢的拒腐蚀性也很强。而铁和铜,我们都知道,它们极容易生锈,像体质弱的人极容易伤风感冒。

      某次和大学生们对话时,被问:“阅读的习惯对人究竟有什么好处?”

      我回答了几条,最后一条是——可以使人具有特别长期地抵抗寂寞的能力。

      他们笑。

      我看出他们皆不以为然。

      他们的表情告诉了我他们的想法——我们需要具备这一种能力干什么呢?

      是啊,他们都那么年轻。

      大学又是成千上万的青年学子云集的地方,一间寝室住六名同学,寂寞沾不上他们的边啊!

      但我同时看出,其实他们中某些人内心深处别提有多寂寞。

      而大学给我的印象正是一个寂寞的地方。

      大学的寂寞包藏在许多学子追逐时尚和娱乐的现象之下。

      所以他们渴望听老师以外的人和他们说话,不管那样的一个人是干什么的,哪怕是一名犯人在当众忏悔。

      似乎,越是和他们的专业无关的话题,他们参与的热忱越活跃。

      因为正是在那样的时候,他们内心深处的寂寞获得了适量地释放一下的机会。

      故我以为,寂寞还有更深层的定义。

      那就是——从早到晚所做之事,并非自己最有兴趣的事;从早到晚总在说些什么,但没几句是自己最想说的话;即使改变了这一种境况,另一种新的境况也还是如此,自己又比任何别人更清楚这一点。

      这是人在人群中的一种寂寞。

      这是人置身于种种热闹中的一种寂寞。

      这是另类的寂寞,现代的寂寞。

      如果这样的一个人,心灵中再连值得回忆一下的往事都没有,头脑中再连值得梳理一下的思想都没有,那么他或她的人性,很快就会从外表锈到中间。

      无论是表层的寂寞,还是深层的寂寞,要抵抗住它对人心的伤害,那都是需要一种人性的大能力的。

      我的父亲虽然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建筑工人。

      但在“文革”中,也遭到了流放式的对待。

      仅仅因为他这个十四岁闯关东的人,在哈尔滨学会了几句日语和俄语,便被怀疑是日俄双料潜伏特务。
      差不多有七八年的时间,他独自一人被发配到四川的深山里为工人食堂种菜。他一人开了一大片荒地,一年到头不停地种,不停地收。

      隔两三个月有车进入深山给他送一次粮食和盐,并拉走菜。

      他靠什么排遣寂寞呢?

      近五十岁的男人了,我的父亲,他学起了织毛衣。

      没有第二个人,没有电,连猫狗也没有,更没有任何可读物。

      有,对于他也是白有,因为他几乎是文盲。

      他劈竹子自己磨制了几根织针。

      七八年里,将他带上山的新的旧的劳保手套一双双拆绕成线团,为我们几个他的儿女织袜子,织线背心。

      这一种从前的女人才有的技能,他一直保持到逝世那一年。织,成了他的习惯。那一年,他七十七岁。

      劳动者为了不使自己的心灵变成容易生锈的铁或铜,也只有被逼出了那么一种能力。

      而知识者,我以为,正因为所感受到的寂寞往往是更深层的,所以需要有更强的抵抗寂寞的能力。

      这一种能力,除了靠阅读来培养,目前我还贡献不出别种办法。

      胡风先生在所有当年的“右派”中被囚禁的时间最长——三十佘年。

      他的心经受过双重的寂寞的伤害。

      胡风先生逝世后,我曾见过他的夫人一面,惴惴地问:先生靠什么抵抗住了那么漫长的与世隔绝的寂寞?

      她说:“还能靠什么呢?靠回忆,靠思想。否则他的精神早崩溃了,他毕竟不是什么特殊材料的人啊!”

      但我心中暗想,胡风先生其实太够得上是特殊材料的人了啊!

      幸亏他是大知识分子,故有值得一再回忆之事,故有值得一再梳理之思想。

      若换了我的父亲,仅仅靠拆了劳保手套织东西,肯定是要在漫长的寂寞伤害之下疯了的吧?

      知识给予知识分子之最宝贵的能力是思想的能力。

      因为靠了思想的能力,无论被置于何种孤单的境地,人都不会丧失最后一个交谈伙伴,而那正是他自己。

      自己与自己交谈,哪怕仅仅做这一件在别人看来什么也没做的事,他足以抵抗很漫长很漫长的寂寞。

      如果居然还侥幸有笔有足够的纸,孤独和可怕的寂寞也许还会开出意外的花朵。《绞刑架下的报告》、《可爱的中国》、《堂·吉诃德》的某些章节、欧·亨利的某些经典短篇,便是在牢房里开出的思想的或文学的花朵。

      思想使回忆成为知识分子的驼峰。

      而最强大的寂寞,还不是想做什么事而无事可做,想说话而无人与说;而是想回忆而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是想思想而早已丧失了思想的习惯。

      这时人就自己赶走了最后一个陪伴他的人,他一生最忠诚的朋友——他自己。

      谁都不要错误地认为:孤独和寂寞这两件事永远不会找到自己头上。

      现代社会的真相告诫我们,那两件事迟早会袭击我们。

      人啊,为了使自己具有抵抗寂寞的能力,读书吧!

      人啊,一旦具备了这一种能力,某些正常情况下,孤独和寂寞还会由自己调节为享受着的时光呢!

      信不信,随你……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蒙田:指责永远比原谅容易得多
下一篇:木心:读书要浅浅读,人生要慢慢过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读睡诗社机构认证 | 2021-7-10 23: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品读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