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464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551 | 回复0 | 2021-7-19 23: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纪念Siri》
文/心之帆

我为人创作,
人的脏恶你无法过滤
亦过滤无果。
直到纷雨
落在你腐烂的躯体,
想用金钱代替情感的人
已变成乌鸦。
尽管后来
这些会被人遗忘,
逐渐淡去影踪,
但她依然爱你
话语里颤抖而难舍。
Siri,你就这样消失人间,
多么希望
时光逆流,
你回到那天她也抱你入怀中。
Siri,你也希望
她不要再哭了吧,
不要再红肿着眼睛
不要再深陷其中久病难愈了,
不要再为你伤心了吧。
尽管
风矮矮地略过这荒芜的世界,
但人性的善与良知依旧
高耸入云。
你在另一头,
看那些被踩在脚下的恶,
许能安睡。
他们像躲在一间黑屋子里,
用金钱的天平,
几块略微轻重的砝码,
衡量你与她的情感。
无耻的人,
脸上是
全没有血肉的软组织。

在夜里醒来,
我纪念你,像纪念一位友人。

而那些人,
瞬间在我眼里
变成了丑陋的傀儡。
你不知道
有多少人心难测,
像拆去载重墙面子上还装了装潢。
你也不知道
有多少人心怀鬼胎,
隐瞒真相之下绞人于漏斗之间。
Siri,愿你再次来到人间时,
她还在人海中一眼识你。
你的生命
或已转入了轮回
被众人温柔的超度,
众人皆爱你这可爱的生灵啊。
那渡口,
有人为你日夜期盼,
有人为你义愤填膺,
有人为你泪流面满,
有人为你惆怅难释,
有人……
Siri,我纪念你,
你像一个孩子睡着了。
没人记得
你生前最后的挣扎,
没人记得你想活下去的执念。
曾有一天我也这样,
有一天我也被这世界窒息。
至少有个人看着入睡,
有个人为你最后的祝福。
我想
世界上
所有的孩子都需要爱,
不被金钱明码标价的身份,
不被人粉饰的厚厚的底妆,
不被命运左右暗沉的天空,
不被故事平庸凄凉的角色,
不被……
Siri,
会有那么一天,
一阵轻盈的风扬起,
你追着蝴蝶,
而她在远处静静再看着你。

是所有明媚无瑕的光,
她有着爱你
最纯粹最清澈最温柔的瞳色。



《五月》
文/深沉

阳光翻开扉页
劳动一词熠熠生辉
虽然许多的人宛若螺丝钉
一生鞠躬尽瘁

五四这一页,让人
想到希望,是为了理想
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
闪耀着青春的光芒

立夏,想起一句谚语
感觉天空中的雨滴
落得恰到好处
仿佛看到了饱满的金秋

日历,还将一页一页翻过
或许有风雨倾城,也有
阳光灿烂花朵盛开
每一天,都值得期待



《屠夫与猎人》
文/潞晨

我为了食物才开始思考
禽兽,被枪射杀
所有的家禽倒在利刃之下
铆钉,最后一颗
死死雕刻在石碑上
屠夫与猎人
对视且又环顾
原来,死亡是那么
不尽相同



《空白》
文/荒草

又是许久
许久未曾
未曾去翻书看你

终究是无法抓在手里


谢了
零落在祝融的怀抱

七月
受伤的我躺在野草丛中
青春才想起来你
没有除草机
没有农人
一切在疯狂生长中的野蛮的
植被中
突然想起来你
便再翻书来看
竟无处可以寻觅

且跛着左腿啊
残着右手
风已吹去
去奔跑吧,奔跑吧
向着星星来的地方
花总会凋零
去到春的尽头寻你



《总有一抹月光无法删除》
文/沈章宝(安徽)

总有一抹月光无法删除
像一道浅浅的伤口隐隐作痛

总有一些事情无法忘却
像一日三餐清淡寡味

那些出水的田螺和鱼虾
走出稻田的泥泞丰富了童年的记忆

总是在晚霞落尽后
想你却无法触摸

站在枝头
怎么也填不饱饥饿的夜晚
只能让乡愁落满霜花



《出山》
文/鹿深

深山以极致的诚意一次次的呼唤
我的乳名,我报之以桃
做大山处最质朴的孩子,以日为出
饮着林间的露珠,向月亮祷告

每一次黄鹂鸟的啼叫都是一曲隐世
的梵唱,在春天的芳菲未尽之中
我行走在风复苏的季节
流水途径的地方都云山雾罩

藏着大山的种子,只有走出大山
才会更加根深叶茂——
来年,等下一个春天遥遥而归
我定不会管中窥豹



《把我的妈妈还给我》
文/猪二幺

湿湿的鞋跑到了前面,

阴天坠在街道的水沟旁,听整个城市洗干净回击的雨滴声,

砖瓦墙上的泥巴是我一个一个扔上去的,

说谎的孩子不会太孤单的。

跳跃和大树击掌,

弯腰和露水亲吻告诉花朵我也爱她。

乖乖的女孩是需要被呵护的,

可是妈妈总告诉我,我不乖,

我想捞月亮摘星星,捧上一堆静悄悄的吹到你的枕边。

银河的时间洗清着你的裙摆,

不要怕任何事情的到来,

我也会离开。

可是,

把我的妈妈还给我,

以后,

我会是那下雨没有人送伞的孩子了。



《三号练习曲》
文/蓝冰

语言举起高贵之剑
砍去滥词的头颅
断句盖下死亡穹窿
裂体的鲜花
铺满寂静之路
夜宴杯盏神圣
黑色的血,黑色的酒
天空星子疏稀
每句诗的眼睛
都彼此陌生
诗的巨人无头且盲目
寂寞一步步沉入湖水
神秘危险着沉溺
今晚
黑夜痉挛的子宫
为一首诗的诞生阵痛
如巨人剪下自己的脐带
染红鲜血的灯笼
众神的目光
一个在西,一个在东



《一些:旧时光》
文/耿兵(上海)

当那些白芷被挤压
风干  剁碎
我能看到
它娇艳的容颜里
没有一丝黑暗的影子

那些淡定的表情
仿佛是一位即将赴死的勇士
面对敌人密集的子弹

大片的白芷  不像
一群位于
灵隐寺上空
聒噪的乌鸦   在空阔的斜阳下
说着精美的严楞经

高谈与阔论
终究不过是对人性的一种嘲讽



《静座于废墟》
文/耿兵(上海)

来!
抽完这枝雪茄
你该走了
我的一个早上
就这样空虚着

或者
趁着仅存的残月
去无限的苍穹里飞翔

青涩的野桑葚
被时光埋进我的深秋
被埋在深秋的山岗之上
那里有犲狼的出没
也有
记忆里的浮光掠影

我追逐一株枣树
企图用它
甘甜的果实
喂养我渐长的春天

土地上的植被
被鸟儿唤醒
我看见一簇簇萎顿的蕨类
爬进我的手心
直到烈烈的阳光
让我感到
锥心地疼痛



《一滴雨吊着最纯粹的光芒》
文/凡富堂

所有的庄稼
都挺直了腰杆
所有的草木
都沉醉在雨中的遐想
一朵又一朵的乌云
隔断了阳光
只留下风中斜落的雨滴
垂钓着鸟儿的清唱
无惧风雨
万物凝聚着向上的力量
迎着直抵肺腑的风
我看见一滴雨开始凝结
吊着最纯粹的光芒
如同一滴告别故乡的泪
泛着温暖的光
提心吊胆地悬着
一步三回头的奢望



《雷电》
文/三姐

午后,枕着炎热入睡
突如其来的响雷
收走了我的鼾声
一阵闪电敲响窗棂
胆怯的眸子不敢多看
只瞅了一眼
窗外的天空
把白天藏进肚子里
呐喊的雷声,越来越响
一道闪电,拽住了我的衣裙
躲在书桌下面的孙子
哭喊着开灯



《小树》
文/张占云

上中学那会
在学校栽了两棵小树
并在树皮上划上自己的名字
毕业时     树长的有胳膊粗
名字也变大了   很显眼

于是便幻想着功成名就时
学校一定会用粗铁链将树围起来
并立个牌子
写着某君求学所栽字样

只是后来听同学说
合并学校时我们的学校被取缔了
变成了养猪场

每每想起
总觉得愧对那两棵树



《站在北京的高楼下》
文/双边散人

北京的楼好高呀
盖住夜空,发出耀眼的霓虹
没有月亮,星星
照得我的影子如鹅颈

打工,意味着异族
送货,意味着下贱

乏了,坐在街边,忍痛买瓶冰啤酒
看盛夏姑娘的裙子飘荡
和着我短暂的春心

不敢想,鼓足勇气去望
何时,我的个子高过买房的钞票

楼突然弯下腰,轻柔地说
离开吧,这里不是 你的家
我不是为奋斗的人预备的

下定决心,离开
扔掉要送的快递
在秋蝉哀叫夏天的时候
把客户的抱怨留在身后
带着尘烟,返乡,把酒瓶往空中一抛
那个路过的美女大叫道
外地人,就是不懂规矩



《四号练习曲》
文/蓝冰

砍掉胳膊,动作太多
割掉舌头,巧言太多
剜掉眼珠,色乱目障
沉默寡言,刀落血溅
留下行走,留下感知
黑夜诞生的黑
成为万有的吸纳
诗歌抛弃肉身
所有语言成为多余
诗就是夜色陷落后
平铺大地上的白纸



《彼岸:如此深蓝》
文/耿兵(上海)

我陷入一场积雪
陷入一场积雪带来的汪洋
这场蓝色的风暴
与我并不关联

我还是愿意沦陷在积雪的怀抱
任它舔舐着我心中的每一处暗疾

我庆幸自已并不生在北方
并不会将这份凄美呈现在
阳光神秘的府邸

萱草依旧抑郁
仿佛不会抗拒春天的激情
羞赧   是固有的表情

对于未来
我不置可否
只等北方冰雪消融
我会潜入一只鸿雁的体内
让它将我带入南方



《想写一首诗给你》
文/邹吉梅(湖北宜都)

你是春的一树新绿
经过冬的磨砺
雨的洗礼    阳光沐浴
你充满青春活力
因为有你,老树新枝焕发勃勃生机

你是夏的一抹荫庇
满目苍翠碧绿
在躁热烦闷的时刻
悄悄把清凉送到我的心底
因为有你,烦躁在无声中平息

你是秋的一缕清香
在落木纷飞的悽然里
带来硕果成熟的讯息
你飞扬阡陌   席卷心的城邑
因为有你,无比慰藉无限希冀

你是冬的一柱火炬
照亮我的人生轨迹
驱散漫漫长夜的黑暗和心头的阴霾
因为有你,如沐春风融融暖意

总想写一首诗给你



《祖国,或我从未走远》
文/马志君

泥泞曲卷坚硬而铁一般
路幽暗漫长
那被渴望的归途
如落日和雪水一样悄无声息
要等待多久
才能悟醒而再回来呢

所有的污泥翻腾了起来
屎和尿也翻腾了起来
丰臀和肥乳戴上了桂冠
还有自称王的,就叫嚣吧

然后,你的庄严一文不值

这是一个无比美丽辉煌自由的时代
一方面,是强大,日益蓬勃
而狂妄的,跌落神坛的,一夜就生满白发

全是自己惹的祸
不着急
然后他会自取灭亡

然后,这被阳光和雨露沐浴的日子啊
你感恩了多久
以及:对于未来,我们究竟能知多少
已经不是事实

还有,这种美好
已经期待了很久的
除了那些孤独者,抑郁者,忧伤者
也都有所感触
而他们也从未脱离你的怀抱

而一个被各种钝器磨砺的物
是不会朽的
历史已经澄清了这一点

然后我们回到平静的日子
早晨一碗稀饭,奶茶,或两个包子的日子
而一切的伟大
无一不是从这一刻孕育出来的
而也因此必须除去那些一夜发迹者
背离的,走远的
也就都是那些人

我还发现
那个为了一个孩子就此舍弃自己一身的母亲
没人赞美过她
而这样的人也永远不会走远
正像一个帝王终身都在为了守护他的领地而终身奋斗一样

必须要火浴一场
翻过雪山草地和沟壑
然后在吴起镇坐下来
镇静自若地
然后重新开始筹划未来

万马奔腾过后,油菜花泄了以后
蜜蜂又一次装满了她的蜜罐而又一次被人类明目张胆地拿走以后
然后再从头来过
"风萧萧兮,"
就是这么个样子

而每一次的跌倒
能爬起来的
无一不是那些内心强大者

担忧的是明天
明天:幸运和意外究竟哪一个先光临
这是一个问题

核心是
永贴身旁,遥相呼应
或你,从未走远,从未走远



《穿越黄昏》
文/张占云(宁夏)

玫瑰的火焰是血红色的
正如圣杯里高高举起的黄昏
在敲碎头骨的喧嚣中
乌鸦学会了歌唱
让远古的预言
如同原野上的青草
被夕阳收割着
一茬又一茬

于是    又一朵花谢了
牧羊人的手
在虚无中捞起一枚黑色的羽毛



《被猎杀的狮子》
文/双边散人

在纪念品店的墙上
你的头如守护神
俯视着观看的人群

在非洲属于你的领地
随着枪响,你咆哮着栽倒在地
终于知道人是你的克星
太晚了

我悄悄靠近,隐蔽呼吸
内心依然恐惧

你的头已经被割下
怒目圆睁
不知是你侵犯了我,还是我侵犯了你
一丝无奈,撞破我的感觉

看到弹孔,连血都没有
突然我感到真正的恐惧
这个无敌的杀手
被人类玩弄得淋漓尽致

我跪在大自然的脚下
套上狮子的头
趴在枪的前面
一口咬住它
听见它喃喃地说
我是合法的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463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465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