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473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33 | 回复0 | 2021-8-11 23: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顺着雨游回云里》
文/透彻的心66(江苏)

现在的样子
是距离空喜欢的距离。云朵停下来
还是兜不住
雨水漂流的痕迹
却被风信子,捂出了体内苞芽

有人曾说:
雨,是一生错过

秋叶的念头
勾起年少泛黄的往事。悲欢离合
困扰着飘零
漠然的屋檐滴答声
顺着雨游回云里。默不作声的方向
提着夜色在走

也有人说:
渺小,也可以与众不同



《此刻,显得面黄肌瘦》
文/浪少

相望,相念。清波泛着寒凉
两个人,一座桥的两边
拾阶而上

他们张开双臂,拥抱传说中走来的
时光。拥抱阔别已久
那份甜蜜。语言成了负累
——只相拥

定格在桥中央。蓝色的
天空,住着蓝色的云,蓝色的河
还有蓝色的味道

而我,土灰色衣服
坐在黄浦江畔
落潮了。此刻整条江显得面黄
肌瘦



《残荷》
文/深沉

定要走进寒冬,形单影只
才感悟到岁月
最为凉薄的那一部分
每一寸都冷气袭人

不再惦念青春敷色的时光
在眺望里亭亭玉立
诗人笔下仙子般恬淡
出淤泥不染纤尘

如果一场修行执着到底
需几多黄卷青灯
半亩花田的庙宇啊
衣钵,本就一脉相承

没有了生命,不知灵魂
会去往什么地方
一朵花的身前身后事
不外乎阳光风雨

少了些长发及腰的空灵
多了些诗情画意
伫立,只为还有人依风听雨
感叹凋零



《海星》
文/潞晨

为什么?雨吓得逃了出来
还没等到最后一朵云朵明灭
黢黑的乌鸦就开始集结
他们,在头顶盘旋
一个俯冲,撞了个正着
慈悲的神父啊,谋划出巧合
慈悲,我的神父——斯诺克
慈悲让我一次次凌迟,葬在山海
光阴,多少会让人中毒
多少会让我麻痹,让人啼笑
我们活在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
方圆照不见众人的悲悯
怕是,只有潮信的时候想起
一前一后,一近一远
一江一河,一海一山
也是缘自罗盘推演里的定数
我想,我会从天边,葬进水里
以一个原始、自由纯净的身体,告慰星河
有一天,他们可能记不清我的名字
喂——喂——
我见那人十指骤锁,双眼紧闭
我们,不约而同地正对着
天街一连数月的雨,看不见海
却好像见到了星



《一觉醒来已是秋天》
文/沈章宝(安徽)

滚烫的肉体出轨给了空调
就像大地被迫接受阳光的火热

子夜的梦没有完成
沉重的眼皮慢慢关上闸门

玻璃把阳光和高温阻挡在外
风探着头爬在窗户上窥视

五彩斑斓的梦
像草原上绽放的花蕾

蝉收到夏天发来的短信
背起行囊远走他乡

整个下午,天空见证了云朵
与秋天的交接

山岗,丘陵,田野
青涩的花朵蜕变成甜美的果实

季节把时间锁定在暮色里
一觉醒来已是秋天



《夕阳下》
文/耿兵(上海)

把曾经的奢望
写在风里
写在那些虚妄的旷野
像一朵花感知深秋的残酷

感知 是从蝴蝶尾部发出的光芒
在颤动的雨水里
你看不见夕阳落下的影子
看不见星夜给予的答案

应承 是一件盲目的事情
总需要敞亮的巷道
让出一条血路

我颓废在这狭隘的岛屿
与海浪轻舞
将梦境烘培成一块
崭新的陶片

雨水是装不下了
我顺着风的方向
像流星一样
在孤岛中睡去



《梦》
文/白荫



风常常抱走东西
抱走水
抱走树木
抱走灰尘
也抱走很多的往事
风构成一座城市
给我们带来梦
有很多事情
栩栩如生



在最远的北方
我推开柴门
我又在南方的
一个小镇
盲目的等人
冷静的钟声里
我念着经文
我又在月高风黑
的夜晚 杀人
十八层地狱
我下到了七层
我还有时
在天堂那里敲门
想一想
一天中
我们那一天
不在做梦
一辈子
梦里梦外的
有多少种
身不由己的身份



年轻时
老是在白天做梦
激动的语言
反反复复的燃烧
七拐八弯的小巷里
留下过很多假设
也走出
很多发明家和诗人
年老了
只是在晚上做梦
匆忙的追逐着
熟悉的影子
把往事忘了又忘
把梦境也忘了又忘



现在是八月上海的
一个夜晚
今晚我睡去
梦里
我又会有怎样的身份



《驿寄梅花》
文/耿兵(上海)


没有雨可落
没有雪可飘
甚至败落的庭院里
风也不愿驻足
我听见山冈的狼嚎
像孤傲的电闪
像倾泻的雷鸣
——
     ——
急急地赶来
又匆匆地离去



我薄命的爱情
为什么总像花朵一样热烈
像流星那般匆忙

举起酒杯吧
不要两三杯
也不要那么清淡



我饮过玫红色甘露
读过易安过于抑郁的辞章
那些黄花
等不到诗人的半点怜惜
便在顾影与自怜中
萎顿



我还没有读懂柏拉图
深奥的哲学
请允许我的每一颗文字
在白雪公主的屋顶
积淀

像爱情魔咒里
蓝色的精灵
跳出灵动的舞蹈
直到风
能够从黎明走至黄昏



我不再沉迷于福尔摩斯的推理
不再从
玫瑰的眼睛里
取出两枚铂金般的
钻石

在空洞与狭隘之间
每一次呐喊
都被鲜花填满

无垠的山野  空荡荡的
像白桦树的歌声
在月光里漫延



我不再参与这些危险的角逐
这些锋芒毕露的角色
足够阴险
而我纯粹的心灵
绝不允许
莲花或者茉莉
在世间苟活

我说爱情是纯洁的
千百年来
一直是



危险的果实
总会在一个人陷入悲观时
轻轻砸过来

有人却用它来形容癫狂
或者是撒沷
像一位女子陷入
深爱

月光是哀婉的却敌不过
明亮亮的海洋
在所有的修辞中
人们常常用它来形容
女人

我听到放纵的湖水了



那位投江的诗人
还站立在一片
茫茫的白荻花中

我听见他的剑鞘
爬满不朽的星宿
每一颗
都在雨水来临时
悄悄隐身



那枚光洁的栀子花
终于在日落前
隐藏了自已的身世
哽咽着
滑入
山隅一角

不要打探一千年以后
我是否会抱紧一株古椴树
让它
轻拭我青春的颜泽

在黑压压的水边
如果我是盘旋的
我便是那只轻唤你名字的白鸽



用一场雨埋葬时光吧
这些栩栩如生的
动词
会惊厥着
跑进盛夏
在夕阳下拥进你的眼眶
成为一段
念念不忘



《应该可以》
文/白荫

应该可以
成为流动的小溪
你却成了死水
断了来去

应该在燃烧中
彻底的毁了自己
你却烧了一半
留下这不像样的木块
让我们这样的读你

应该死就死去
翻身入泥
有人就建一坐小山
寻花人的误入
有了一个惊悸

到处是生情的物像
一次比一次
的耐人寻味
出其不意



《青草漫道》
文/凡富堂

青草漫道
和风声一起
掩住了洪灾的痕迹
沿着草的气息
翻开昨天的记忆
才能把过去的日子
一一整理安慰
洪水退去
枯荷以死抗议
而岁月宽容
波澜不息的水面上
新荷又一一浮起
所有的灾难
都无法遏制新生
只有那一抹亮丽的翠色
才挺得起对抗生活的勇气
乌云毕竟遮不住太阳
秋风已在枝头
垂下丰收的秘密
只要昂起头
辽阔的天空就会
属于我们自己
一旦咬定一种信念
蜻蜓一样
即便是立于毫末
也一定会坚定不移



《搏击》
文/双边散人

我们经常在梦幻中虚度
幻想到彼方去生活
人生的轨迹可否互换
同样的脸,转进不同的门洞
不一样的生活开始了

戏一开始就不会按照想象结束
每个人都是最好的演员
没有剧本, 凭着感觉走

我不会被红尘缠绕
如鹰准备搏击昆仑
更广阔的舞台在等待
腹部已经充满了风

既然掠过就要留下标记
遍地鸿哀就是最好的记忆
膨胀的我不禁回头
看见月门半开
那个穿红衣的女孩
冲我温柔的一笑
一片梨花,随我的泪落下



《风过处》
文/张占云

风过处
荷香托起了
池塘里的蛙鸣
半掩的窗户里
一缕乡愁
把红烛点燃在诗行里

风过处
树梢上刚刚归来的秋月
闻到了淡淡的酒香


《一个人的夜》
文/海明

向晚的小山
青石板小巷早早睡着了
一个人的小院
传染给我古老的宁静
一弯瘦月心痛起来
悄悄爬上了树梢。它
怕凡世的肉身顾影自怜
让半个影子跟着我
寸步不离
甚至闯入了我的相思梦
我总是追悔
为什么一个人的夜
会让这一弯瘦月知道



《山村听雨》
文/海明

一张山村古画
突然更换了表情
去年的秋雨
在这夜复活
褪色的屋檐上弹着
穿透夜色的弦
芭蕉,竹林,逃走的小虫
和着由缓到急的弦
老屋一个孤独的人
从夜半中醒来
他思念的梦被分割成两半
一半在立秋前
一半从立秋之时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472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474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