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原创现代诗歌投稿] 诸神的黄昏 尹永平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109 | 回复0 | 2021-8-23 11:30: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巨人的始祖伊米尔还未出现的远古洪荒时代,
我感知到天地间一片混沌和虚无,
没有砂石,没有大海,
也没有天空和大地。
只有一道深深的开裂着的,
无比巨大的鸿沟,深不见底,
空旷漆黑,
只有一片虚无和空荡,
没有任何活着的生命,
黑暗统治着这片混沌的空间。

我感知在我的一边是冰雪覆盖的世界,
在哪里,浓雾终年笼罩在万年的冰封和积雪,
寒冷孤寂,没有声响。
在我的另一边是火焰燃烧的火的海洋,
哪里终年喷射着冲天火焰,
每个地方都被一片无比强烈的光亮和酷热所笼罩。

我感知到巨大的生灵,巨人的始祖伊米尔,
就在冰与火的世界中慢慢的孕育出来,
有着巨大身躯的伊米尔在混沌世界中徘徊,
寻找食物;
母牛奥都姆布拉也被冰与火孕育出来,
于是巨人伊米尔以母牛的乳汁为食,
母牛则以舔食冰雪和盐霜为生。
于是,在混沌黑暗,冰天雪地的洪荒时代里,
生活着这样两种巨大的生灵。
我突然之间感觉到冰冷和孤寂,
身上没有一丝的光。

我在一片虚无空荡中游走,
生命孕育生命,
我感知到诸神的敌人霜巨人,
从伊米尔的双足下诞生出来,
他们哇哇的哭着,
显得单薄和瘦弱,
他们是未来巨人世界的主人,
世界秩序的破坏者。
我感知到母牛奥都姆布拉舌头湿润温暖,
带有些许的粗糙,
它在不停歇的舔食,
冰雪和盐霜中诸神的始祖布里诞生了,
诸神的始祖布里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
他强壮有力而性情温和,
他的儿子博尔不久也衍生出诸神的父亲:奥丁、威利和维。

我感知那是一个诸神父亲创世纪的时代,
诸神的父亲奥丁、威利和维联手杀掉巨人的始祖伊米尔,
巨人的吼叫惊天动地,
痛楚撕心裂肺,
伊米尔鲜血汇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
像洪流一样淹没余下的巨人,
只有巨人贝格尔密存活下来。
诸神的父亲奥丁、威利和维,
开始着手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诸神的父亲用伊米尔巨大的身躯来填充整个世界和深不见底的鸿沟,
以形成坚实的大地,
用伊米尔的脑壳形成天空,用脑浆形成云彩,
用血造成海洋和湖泊,
用骨骼造成丘陵和山脉,
用牙齿和零碎的颚骨造成岩石和卵石,
头发和胡子形成树木和青草。
诸神的父亲又从南方的火焰国采来火星,
抛撒到天空,成为漫天的繁星,
照亮世界。
在世界初具规模的时候,
父亲们开始考虑创造一种新的生物,
以居住在这富裕肥袄的大地上,
于是他们用木岑树雕刻成为男人的形状,
用榆木刻成女人的样子,
奥丁赐给他们生命和呼吸,
威利赐给他们灵魂和智慧,
维赐给他们体温和五官的明亮,
于是男男女女诞生了,
男人的名字叫做阿斯克,
女人的名字叫做爱波拉,
人类诞生了。
这个世界有光明精灵,黑暗精灵,有侏儒,
有树木花草,游鱼飞鸟,日月星辰,
也有诸神和人类。

诸神的父亲在宇宙的最中心的地方,
划定了一处神的居所,作为神园,
一株盘踞在神园无比巨岸的大木岑树尤加特拉希,
穿连九个世界,
它萌生于过去,繁茂于现在,延伸到无限的未来,
树叶永远青绿,
它的枝干支撑着整个宇宙的重量,
根部贯穿全世界。
诸神的父亲奥丁,
掌管死亡、战斗、诗歌、魔法及智慧,
手持从不会射偏目标的长矛,
佩戴德劳庇尼尔饰环,
胯下八足神马,
双肩上栖息着两只乌鸦胡晋与穆宁,
左右跟着两只狼格恩和弗拉基,
在北方世界威风凛凛的巡视。
我的母亲婚姻女神弗丽嘉,美貌端庄,
头发中间夹杂着白利毛,
能预知一切未来之事,
主宰婚姻和家庭生活。
我的哥哥雷神托尔,
红发红颜,体格健壮,臂力过人,
拥有可怕力量的雷霆之锤,
是冰霜巨人的死敌。
我还有许多的兄弟姐妹
。。。。。。
诸神的父亲奥丁,
收集人类世界中最英勇死亡战士的灵魂,
让他们在瓦尔哈尔宫进行磨砺,
以备诸神黄昏的来临。

我感知诸神的敌人洛基,
在亚萨园中,他相貌堂堂,
仪表英俊而高贵,
但是却有一颗黑色的灭世之心。
他和他的妻子安格尔波达有三个孩子,
一个是芬利尔狼,
一个是世界之蛇尤蒙刚德,
一个是死亡之神赫尔。
他们都是为了灭世而孕育出生,
但是灭世的前提首先是除去光明。

我还记得我的那个梦境,
我在诸神之父奥丁的亚萨园中漫步,
鲜花遍地,白雾迷茫,
墙角有不起眼的榭寄生,
我的身后有黑暗的阴影,阴沉、忧郁,
万物都因为我的光而欢呼,
它们都发誓不会让我受到任何伤害,
但是我身后的阴影却置若罔闻,
有邪恶的火焰燃烧我的脚跟,
在我妄图跳起的时候,
有藤蔓把我紧密的缠绕,
身后的阴影把我拥抱成灰,
有尖利的刺猛戳我的心脏,
火红的血灌满我的双眼,
耳边有巨人的吟唱。
梦醒来,我感觉沮丧,
就像是死亡后有获得新生一样,
可是死亡的阴影有过于浓重,
让我没有任何生还的乐趣。
我感知我一定会死亡,
诸神之父奥丁的园子一定会破败,
诸神的黄昏也一定会降临,
因为黑暗把我笼罩,
他那么真切的吻我的脸,
我的唇,我的眼,
不知黑暗过后,
我的命运又会如何???

啊,死亡;啊,我父;啊,诸神;啊,黄昏;
当我真真切切无知无味的沉睡在死亡世界的时候,
那样黑暗的日子过了很久很久,
黑暗中有我熟悉的呢喃声,
有手指抚摸我的脸孔,
有嘴唇吻我的眼睛。
有一日,当我在黑暗中醒来,
我看到满脸皱纹,
白头白须的巨人密密尔,
他穿过死亡之国,
不知是悲伤还是欢愉告谕于我,
诸神的黄昏已经降临,
亚萨园已破败,
宇宙之树已崩倒,
星辰从苍穹坠下,
焦黑的大地沉入海底,
诸神已经湮灭,
宇宙只剩下死寂和黑暗,
一片孤寂。
诸神之父奥丁在奔赴黄昏之前,
曾告语于我,让我传语于你:
世界陷入黑暗,但是还会有光明,
诸神步入死亡,但是还会有苏生,
毁灭是为了重建,重建是为了新生,
邪恶与善良,死亡与新生,
黑暗与光明,朝阳与黄昏,
曾经共同的衍生,也必将共同的湮灭,
自由与奴役,尘土与面具,
诸神错了,是诸神错了,
寻找光线,将由光明引领,
寻找黑暗,将由黑暗引领,
邪恶不成邪恶,光明不叫光明,
去诸神死后的世界吧,
引领黄昏后的黎明。
巨人密密尔走后,
我在黑暗中流着眼泪而不停歇,
啊,我父;啊,诸神;啊,兄弟;
在漆黑的黑暗处有浓重的阴影,
阴沉,忧郁,
我的兄弟啊,
是我创造了你的死亡,
是我引领你步入这死亡的国度,
不要说我的无心,
也不要说我是有意,
当黑色坚硬榭寄生扎进你的胸腔,
我也在那时死去,
来吧,兄弟,是我给了你伤,
但是,我的心更伤,
我给了你痛,
可是我的心更是痛,
鲁莽、任性、嫉妒、贪婪,
仇恨、痛苦、尘土、面具,
虽然我是盲眼的灵魂,
可是你不知我曾看过那面具之后的脸孔,
现在已是黄昏,
我的兄弟,来吧,
去诸神的世界吧,
有一人等你。
黑暗中有人悲切的摇我的身体,
于是我从黑暗中醒来,
睁开双眼,
我来到我的世界,
那里已是黄昏,
我在这里寻找一人。
啊,任何毁灭都无法阻挡我的新生,
啊,任何黑暗都无法遮挡我的双目,
我看到一对男女藏身于倒塌的世界树的树洞中,
饮用晨露,
从他们的脚下的大海中涌现出新的坚实大地,
一轮红日冉冉的跃起,
我是光明之神巴德尔。


啊,众人;啊,诸神;啊,兄弟,
啊,世人都认为我是邪恶的火,
那么我就是邪恶的火,
我的内心就没有一丝的善良,
哦哦,那美丽的彩虹桥,
诸神的园子,雄武的英灵殿,
雷神、战神、武神,
还有诸神之父奥丁大神。
如今你们的灵魂,
是被流放到漆黑不见底的海域,
还是被软索紧紧的捆缚,
或者你们也在死亡的国度里煎熬??
巨人的始祖伊米尔,
如今我已把你的血肉归于你,
骨骼、牙齿归于你,
头发、胡须归于你,
脑壳、脑浆归于你,
我巨人的后代子嗣,
倾天覆地,摘星吞月,毁林破地,
把巨人始祖的身体进行拼接,
那冰雪的世界,那莫斯比海姆的火焰之国,
还有古老世界的冰巨人、雪巨人,
我的远古兄弟。
这是邪恶的一群吗??
却是我的至亲。
当诸神之父举起正义的剑,
肢解巨人的始祖,
装饰那诸神的世界,
这仇恨怎可轻易湮灭。
或许这就是远古的约定和宿命,
以巨人的血为饮,
以巨人的肉为羹,
成就今天诸神的欢乐。
我踩在巨人始祖的尸骨上,
抬头就可以看到巨人始祖的脑壳、脑浆挂在天空,
啊,我的痛苦又能向谁倾诉,
凡人们都认为我们是神灵,
难道神灵就没有痛苦和哀愁,
难道神灵就没有心酸和眼泪,
难道神灵就没有仇恨和杀戮,
生存还是毁灭,
这是诸神的问题,
也是我的问题。
一方的延续要以另一方的毁灭为代价,
一方的黎明要以另一方的黄昏为延续,
啊,巨人的黄昏,黄昏,
那么我又如何不做邪恶、丑陋的复仇之神。
在这里,破败的亚萨园,
在这里,荒芜的英灵殿,
在这里,倒塌的世界树,
在这里,我的儿子芬利尔狼吞噬了诸神之父奥丁,
在这里,我的儿子尤蒙刚德和托尔同归于尽,
在这里,我的儿子坐着用死人指甲做成的战船耀武扬威,
在这里,火焰巨人苏尔特尔的火剑刺中了弗雷,
巨人的吼叫在这里,
诸神的惨呼在这里,
从黎明战斗到黄昏,
一片雪与火的海洋,刀与剑的世界,
真是痛快呀,痛快。
可是那骑黑色马,背金色号角的白神——海姆道尔,
却砍下我的头颅,
啊,真是痛苦,真是不幸,
不过我也手刃了我的仇人,
当我死亡的时候,我听到了宇宙之树断裂的声音,
我知道他们的黄昏即将来临,
我终将巨人之祖的血肉归于一体,
这个世界还将归于巨人,
而不是诸神的世界。
可是我临死看到有一对男女隐藏在断裂的世界树的树洞里,
或许他们也只能躲藏在兔子洞里。
世界是巨人的,
终究是巨人的,
啊,我父,啊,我的远古兄弟,
我们终究会相遇。
那黑暗终于把我吞噬,
我又回到那过去空虚、荒芜的初始世界里,
我的灵魂需要寻找一人,
我是洛基,巨人族的后裔,
诸神世界的毁灭者。


啊,那里有一片光,
洛基循着光走到那里。
被我设计而踏入死界的巴尔德啊,
你为何还在这里??
是在这里凭吊诸神死后湮灭后的世界吗??
就是在这里,巨人敲响了诸神的丧钟,
吞下了诸神之父奥丁大神,
这里真是一场伟大的巨人和诸神之战呀。
洛基说。


诸神世界邪恶的毁灭者洛基,
既然黄昏已无法回避,
就只得硬着头皮去接受了。
巨人族的后裔呀,
露出真面目的你,
今天才是真正的你吧,
诸神都以为你在亚萨园中按卧其中,
已经忘记自己的出身,
身为奥丁大神的十二主神之一的你,
并且和奥丁结拜为兄弟的你,
毁灭这一切真是你的快慰吗??


光明神巴尔德,你抬头望过星空吗,
你低头看过大地吗,
这山川、河流、森林、丘陵,
看着头顶的星云和天空,踩着脚下坚实的大地,
这天和地都是用巨人始祖伊米尔的血肉铸就构成的,
漫步在这世界和园子里,
有时候我还认为自己生活在“父亲”的身体里。
你感受过巨人始祖临死亡前的吼叫吗??
巨人的始祖伊米尔在我们幼小时用宽厚的肩膀为我们遮挡风刀霜剑,
母牛奥都姆布拉的乳汁养育着巨人族,
用冰雪筑成的巨人,
有的双头六臂,
有的独眼四腿,
有的粗矿,狂野,野性,张扬,
在雪的世界里裸露胸膛,
仰天大呼,自由的跑,
巨人的眼光极目之处,
那是巨人的世界,
也是自由的世界。
可是诸神之父奥丁、威利和维,
却用刀剑创造了正义,
用屠杀制造了善良,
用黑夜建立了光明。
光明之神巴尔德,我问你
邪恶,善良是谁定义出来的,
那个时代只有空旷,虚无,孤寂,寒冷,冰雪,
只有生存,艰难的生存而已。
那个时代根本没有所谓的正义和邪恶之分,
因为正义还没有制造出来,邪恶又哪里会存在。
巨人族做了什么,吃了什么,饮牛乳,食冰雪,
无畏的生存,无谓的生活罢了,
在世界还没有形成之前,
你们就形成了律法,国王,裁定和正义的剑,
你们说巨人族是邪恶的,
好吧,你们就戴上了善良和正义的面具,
当巨人始祖的血汇成海洋之时,
你们就正义的胜利了。
你们把邪恶裁定出来,把正义和善良归自己所有。
你们在制造光明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制造全部的光明,
而把一部分光明制造成邪恶,
制造善良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制造全部的善良,
而把一部分善良制造成邪恶,
原来光明和善良都是你们指定的,自以为是的诸神。
诸神极大的恶隐藏在极大的善之间,
他们权欲、性欲、贪婪、自私、骄傲、自大,
而且他们还认为这些品德是诸神理所当然应该具备。
用傲慢装饰自己,用偏见去凝视巨人。
难道巨人就没有极大的善吗,还是你们只看到巨人的恶???
诸神的恶被善良隐藏,而为所欲为,
你们用邪恶、杀戮和暴力创造了诸神的信仰,
去欺骗人类,洛基说。


诸神世界的毁灭者洛基,
这个世界不破就不立,诸神不为人类制造信仰,信念,人类就会迷失,
邪恶的影子是让人类警惕不要走错方向,
有时候虚无的正义和善良,可以让人类更有信仰的生活和生存。
谁都无法否认人类需要一个强大的精神世界,
在人类的内心生活着诸神的正义和公理,善良和爱。
那么诸神的分裂,巨人的分裂又何妨,
或许我们都是诸神一族,或许我们都是巨人一脉,
世界总归是他们的,是人类的,
以黄昏对黄昏,以黎明对黎明,错了吧,都错了吧。
将来能让人类精神信念存活的不是诸神,不是巨人,
而正是那些善良,正义和公理,虽然时常带血。
在洪荒时代,神灵也只能用刀剑创造文明,
年轮的发展,那里会有不流血的行进,
只能打破一个,才能建立一个,
要不然我们还在洪荒的时代,
历史的年轮本身就是刀和剑推动的,
血和骨头铸就的。
要不然光明进不来,
黑暗也进不来,
诸神和巨人就只能拥有空虚、寂寞、寒冷。
我们啊,诸神和巨人,
从一种苦难到另一种苦难,
从一束光到另外一束光,
我们穿过黑暗又迎来黑暗,
我们从洪荒中走来,又走进洪荒,
哎,诸神和巨人都是找不到方向的孩子,
是否存在就意味着毁灭呢??
就像没有永恒的光和永恒的黑暗一样。


光明神巴尔德,
空虚、寂寞、寒冷,
我们都是在那个冰雪世界诞生的,
都是在那个巨大、深不见底的鸿沟衍生的,
只不过你们是正义的,
而我们是邪恶的,
你们是朝阳,
而我们是黄昏而已。
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或者是邪恶的,空虚的,孤独的,
巨人族复仇的火焰炙烤着我的灵魂,并把它撕裂,
谁懂我的痛苦和不安,我一个人就像野兽,就是邪恶。
当我面对诸神的时候,我努力善良着,微笑着,
亲近你们,
我像小孩子一样恶作剧,搞笑,顽皮,希望自己变得无邪,
我希望自己可以融入诸神之中,融入这亚萨园子里。
可是诸神始终认为我是巨人一族,我身上留有巨人罪恶的血,
你们警惕我,怀疑我,诋毁我,防范我,
捆缚我的孩子芬里尔狼,
用幽深的海水淹没世界之蛇,
把赫尔送至死亡的国度,
一切都是因为那该死的预言。
如果诸人不爱我,我宁愿死去而不愿活着
——因为我受不了孤独和被众人憎恶。
孤独的人非神即兽,
空虚,寂寞,孤独,焦虑,
越是孤独,越是没有支持,我就得越要知道我是谁,
因为我害怕我会迷失自己,而变得疯狂,
洛基说,我在想我是谁。
好吧,我也恨自己是巨人一族,
好吧,我的始祖应该死亡成全你们的世界,
好吧,我的孩子就应该毁灭在襁褓中,
那么就让一切预言实现吧,就让一切成真的。
如果暴力杀戮,也是一种文明的话,那么我宁愿这世界毁灭,
如果这是命运安排的话,那么就让我来引导诸神黄昏的降临,
当我被关在可怕山洞里就是这样想的。
那荒凉不堪岩石嶙峋的边界之内,
仿佛是囚禁地,是放逐的极限,
也是仇恨的极限。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究竟是像诸神一样高贵的生存,
还是像巨人一样惨烈的死亡,
究竟哪样更高贵,巨人们是忍受那狂暴命运无情的摧残,
还是挺身去反抗那无边的烦恼,把它扫一个干净。
或者诸神给巨人一个黄昏,
那么巨人们就一定要给诸神一个黄昏。
在我沉迷的时候,有时候远古的巨人就会呼唤我,
冰雪的呼唤,呼唤一个过去的世界和巨大生灵,
为了父亲的复活,我不惜死亡,
用自己的躯体去敲响诸神黄昏的丧钟。
你们该想到创世之时,
当你们敲响巨人黄昏的时候,
将来有一天诸神的黄昏也不会太远吧。
好吧,既然诸神不接受我,我也做不了诸神,
那么我就做野兽,巨人一样的野兽,
我会埋葬一切,诸神的,巨人的。


诸神世界的毁灭者洛基,
即使整个世界恨你,并且相信你很坏,
只要你自己问心无愧,知道你是清白的,
你还惧怕什么??
有些事如果你避免不了,就得去忍受。
不能忍受生命中注定要忍受的事情,
就是软弱和愚蠢的表现,
自己不能站起来的人,
老是埋怨是别人把自己推倒。
这个世界,
或许有不公,或许有黑暗,
但是这些都不能成为你成为黑暗的理由。
沉湎于复仇者的孤独,是一个可怕的深渊,
当榭寄生的尖刺穿过我的心脏时,
作为光明之神我终于品尝到了什么才是黑暗,
漆黑不见深渊,心里面的孔洞感觉深不见底,
没有什么可以依靠,依偎,
带着仇恨死去真是一种痛苦,
无论是巨人也罢,诸神也罢,
两个种族的战争竟然可以从朝阳处延伸到黄昏处,
原来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毁灭,
无休止的反复的毁灭,
我们究竟创造了什么样的世界啊???
我们要忘记过去,很难,
可是过去的毕竟已经过去了,
就像现在黄昏已经来临一样,
而无法扭转。
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
我们需要创造一个什么样的崭新的黎明,
是巨人,还是诸神继续掌控这个世界,
或者我们一起掌控,
我们是否还需要戴着那面具存在,
接受人类的祈祷,
以见证诸神和巨人的不朽??
或者我们需要一种秩序,
诸神的秩序也罢,
巨人的秩序也行,
只有共同遵循的秩序,
才能让我们避免毁灭,
黄昏、黎明,
只有秩序才能让我们平稳的从黎明走至黄昏,
从黄昏再走向黎明。
摧毁这一切,
诸神和巨人都会惊慌失措,
陷入空虚和虚无,
走向洪荒的原点。


光明之神巴尔德,
你只记得黄昏和黎明,
秩序和生存,
但你还忘了权杖和面具,
难道带有强制性奴役的秩序就是好的秩序,
难道失去尊严的生存就是好的生存,
难道血色的朝阳和黎明就是好的光明吗??
“在这世界上的虚妄比真实的事物还多”,
黑暗比光明的要多,
因为秘密的面具本是制造黑暗的工厂,
可是诸神却以为自己制造出的是光明。
诸神把信心寄托在秩序,光明,统治之上,
相信这些就是通往终极朝阳的钥匙,
可以避免黄昏的到来。
可是当诸神拥有统治的时候,
就会被权力腐蚀,
拥有秩序的时候,
就会被纷乱侵袭,
拥有光明的时候,
就会被黑暗腐蚀,
诸神想极端的拥有什么,
就会被什么所统治和俘获,
那些无形却闪耀的光亮的东西,
在诸神的内心占据了极重的位置,
诸神依赖和信任它们,
但是却不知这些东西构成了新的诸神面具和黑暗。
诸神总是认为是对的,其实他们总是错的,
他们自己制造了黄昏,
却归罪于我的头顶,
他们自己推倒了自己,
却说是我存在的缘故,
诸神不知道啊,也不了解,
神灵也是虚妄的,也带有迷失本性的面具。
所有他们曾经想要的美好之物光明、秩序和统治都有可能成为虚妄的面具,
当神对美好事物的要求超过了恰当的界限时,
它就变成了假的光明,而成为一种权力的奴役和面具,
最后这面具变为手中的尘土,因为它们原本就是尘土构成的。
偶像面具是我们一切做错事的根源” ,
面具附带的作用,是会让你为了抓住它,
而失去自我,迷失本性,
从而众神会把战争的行为看成是忠诚,
把杀戮看成是守护,
把权欲看成是责任,
把独眼看成是美妙,
它会驱使你违反一切美好和合宜的界限。
崇拜面具就是作它的奴隶,
还是认清诸神的面具背后的虚妄吧,
巴尔德。
无论是诸神,还是巨人,
要引领人们回到那能满足人心渴望的真实面前,
获得真正自我的唯一路径,
只有自由,
权力可以带来毁灭和黄昏,只有自由才可以带来永生和长存,
尘土的面具只能让我们走向疯狂和绝望。
光明之神巴尔德,
你是否还记得沉在智慧河河床之下奥丁的眼球,
诸神之父奥丁的独眼中充满了秘密,
奥丁的眼珠在密密尔的智慧河中并没有死去,
毕竟那是诸神之父身上的东西,它依旧存活,
那沉在智慧河的眼珠,充满了权欲,色欲和血色。
可想而知奥丁大神的眼罩之下一定充满了权欲和统治,杀戮和嗜血,
你不要问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一切,毕竟密密尔也是巨人的分支。
光明之神巴尔德,
你是否想知道在诸神之父在毁灭之前,
奥丁大神在与我交战间隙在我耳边低语了什么吗??
他曾亲口转告于我,
并且让我再次转告于你。
诸神之父奥丁大神说:
当毁灭和黄昏来临的时候,
我才知道权力不可及,欲望不可及,性欲不可及,
诸神都带着欲望的面具,尘灰的面具,
是诸神错了,诸神错了,我们需要寻找是内心的那一片宁静和平,
以及神性的光,
或许我们已经晚了,或许我们还有希望。
告诫于巴尔德吧,
让他的光继续照亮这个世界。


诸神世界的洛基,
诸神之父奥丁已经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他在黄昏的时分也已经有所悔悟,
那么就让彼此的仇恨都湮灭吧,
无论是诸神的,还是巨人的,
都不要在铭记什么战争和黄昏,
该走的让它走,
该留的让它留,
光还在这里,黎明就不会太远,
黄昏既然无法阻止降临,
那么就面对它吧。
暴力不是消除仇恨的最好方法——
报复当然也肯定治不好创伤。
有人说,回首痛苦的往事是一种享受,
但是沉迷于其间,又相当于拥蛇而眠。
黑暗无法驱逐黑暗,只有光做得到;
仇恨无法消除仇恨,只有爱做的到;
恐惧无法驱除恐惧,只有自由做得到。
诸神、巨人,谁都会有错误,但下一个黄昏时分我们很快会死去,
很快就会有这么一天,我们在摆脱腐坏的躯体的同时,也会摆脱这些罪过和尘灰。
我们的过往将会随我们的身体一起消失,
希望那时我们能够留下精神不朽的火花,
而不是那诸神的面具,
这就是我从来不想复仇,
我平静的在赫尔的死亡国度生活,
静静等待末日的降临。
在这个世界上,
没有绝对所谓的好神和恶神,也没有所谓的邪恶的巨人,
更没有绝对善良和美好的诸神,
有的只是创造和毁灭,秩序和利剑,文明和洪荒吧。
生命太短促了,不能用来记仇蓄恨,
还是坐在阳光下吧,既宁静又舒心,
当风吹过来的时候,
你会感觉自己再也没有了面具,
只剩下平静的自由自在。


光明之神巴尔德,
黑暗是你的影子,黑暗之神是你的兄弟 ,
有明亮的地方 ,就会有阴影。
而诸神的影子,也是巨人,
或者说巨人的影子也是诸神吧,
两者之间不存在谁消灭谁,
谁是正义的或者邪恶的,
也没有所谓的黄昏和黎明,
只有人的自由问题吧。
我的兄弟是奥丁,
或者奥丁的兄弟就是我洛基,
我要回到我的兄弟哪里去,
我会努力和他达成和解。
我们巨人族和诸神都曾经戴着尘灰的面具,
我们都忽略了世界树之下的那一对男男女女。
这个世界将是光明的,也是黑暗的,
只是这世界再也没有神灵和巨人,
只剩下反复的黄昏和黎明,
你看黄昏已经来临,
黎明也在不远的前方,
洛基对巴尔德说。


啊,我洛基,
衍生于古老洪荒时代,
被命运的预言诅咒着,支配着,
被巨人的枷锁,诸神的枷锁锁着,
我不自由啊,不自由。
在那个黄昏下,我第一次尝到复仇的快感,
那快感犹如芬芳的美酒,喝下时让我痛快,
但回味起来却又苦又涩,给人以中了毒的感觉,
我不知道巨人的路和诸神的路又在哪里??
白神海姆雷尔了结我的生命,我反而感觉那是一种解脱,
再也不欠巨人和诸神任何东西了,
偿巨人始祖之恩,还诸神之情,
我想我明白了一些东西,
在生命即将终结的时候。
诸神错了,
难道巨人就没有错吗??
诸神戴着权欲的面具,
巨人却同样戴着这面具,
只不过我的面具却多了一样东西——仇恨,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
诸神和巨人都能脱下那尘灰的面具,
恢复到我们最初的本性时代,
饮冰霜、食盐粒,
茹毛饮血,赤身露体,
披毛带发,自由自在的在大地上奔跑,
没有阻碍,没有权欲,
没有尘灰,没有面具,
一直奔跑到大地的遥远不可触及之处。
可是,不可能啊,不可能实现了,
世界毁灭了,
巨人和诸神也湮灭了啊,
为什么呀,为什么,
我们的生命都是要到了死亡的时候,
才能有所感触呢??
光明之神巴尔德,
用我们最后的神力吧,
我们再造一个世界,
我们再创造出一种不向任何种族诸神和巨人臣服的族类,野人。
这野人和奥丁大神所创造的人类不同,
野人有诸神的黑暗和光明,有巨人的强壮和野蛮,
他即是感性的,也是理性的,
即是复苏的,也是愚昧的,
我们集合所有战死的诸神和巨人的魂魄,融合他们,
让他们屹立在这巨人始祖伊密尔的大地上,
诸神不会佑护他们,巨人不会帮助他们,
他们需要离开这破碎的世界,去自己独自创造自己的文明。
今天这块冰雪陆地上的人类是我洛基用邪恶的火,
奥丁沉在密密尔智慧河的眼珠,
光明之神巴尔德的心和暗夜,再创而成。
他们不是用木头雕刻而成。
他们有巨人魁梧的身材和智慧,
有诸神感性和理性的心,
有黝黑的眼珠和白色的皮肤,
诸神和巨人不仅活着,而且守护着世界,拯救着世界,
并且给了所有人自由,
我,洛基,邪恶之火神,用感悟的心,创造了他们,
创造了这个世界。
我梦想,在这个世界,将来有一日别人爱我,就如我爱别人,
别人自由,就如我自由,
自由的世界将会无限广阔。
若干年后,人类一定不会记得诸神,不会记得巨人,
但是他们一定会记得自由。
因为在最黑暗的时代,心存不灭的火花,
自由终将燎原。
。。。。。。。。


脚下的溪水水流潺潺,
树上结满了累累果实,
屋宇以黄金为顶,
田野里不经播种也绿意浓浓,
新鲜的空气里带着泥土的香气,
男男女女在自由世界里奔跑,
大地一直延伸到最远的尽头,
望不到边际。

备注:我阅读北欧神话的时候,
不知道是中文翻译的原因,还是别的原因,
我始终不知道诸神的黄昏之前,
奥丁在巨人弥弥尔的耳边低语了什么?_?
不知道一个神灵,北欧神话的最高神灵,
在毁灭之前,到底具有了什么样的感悟和思索,
所以我写了这篇诗歌,
也许我希望奥丁大神可以真正的安息,
因为在今天的北欧世界,
已经有了人类崭新的文明。
楼主热帖

上一篇:中元祭
下一篇:众神的灰烬———作者:尹永平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5

主题

15

帖子

1735

积分

庶吉士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