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原创现代诗歌投稿] 众神的灰烬———作者:尹永平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117 | 回复0 | 2021-8-23 11:33: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亘古、宇宙、星辰、椭圆形的球体,
太阳的神殿,高耸的拱形石,
高高的奥林匹斯山,
是众神栖息的乐园。
雷电、洪水、阴郁的死界灵魂,
音乐和诗,战神和长剑。


漫长的时间过去,宙斯把那盗天火者从黑暗中提出来,
但他的苦难不但没有终结,反而更加深重。
他仍然戴着镣铐,直挺挺地被钉在高高的悬崖壁上,无法入眠,也无法休息。
他任凭阳光炙烤和狂风吹打,早已消瘦不堪的身体任凭暴雨与冰雹抽打。
冬日,雪花成团的落在他身上,严寒将他的肢体冻住。
但折磨远不只这些!
众神的王还派去一只巨鹰,每天扇动强劲的翅膀飞到悬崖上,
伸出钢刀般锋利的巨爪,将他胸膛撕开,啄食他的肝脏。
鲜血不住流淌,染红岩壁,在悬崖下凝结成黑色的血块。
但是那伤口会在一夜之间愈合,肝脏长好了,
一到第二天,却又成了鹰的食物。
一年接一年、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普罗米修斯持续的经受这样悲惨的折磨。
尽管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但坚强的提坦神那崇高的精神和意志并未被摧垮。
神圣的苍穹,以及你们这些迅疾的风!
啊,河流之源以及大海永无宁静的波涛!
啊,大地,神与人的祖先!
啊,环绕世界奔跑、可见一切的太阳!请你们为我作证!
你们看清我遭受!你们是否看到?
在未来数不清的岁月中,我将背负怎样的耻辱!
唉,痛苦啊,痛苦!
此时我痛苦地呻吟,这呻吟还将继续许多世纪!
痛苦的尽头如何到达?
现在我还能说什么?
一开始我便知道将会生什么。
我的苦难并非骤然降临。
这可怕的命运我无法逃避!苦难是我必须忍受的!
为什么?只为我将神圣的火种送到凡间,
所以难以忍受的折磨必将加诸在我身上。
盗天火者出了可怕的怒吼:
“只为引起我的恐惧,众神的王给我施加了什么样的打击啊!
啊,光芒四射的太空!你们要见证!


被捆缚在高加索山脉的提坦神族之子,
那盗天火者诅咒着,诅咒着神界,这众神的世界。
初始的大地女神盖亚和原始的天空之神乌拉诺斯,
被禁锢在地狱深处的提坦神族和百臂巨人,
残暴吞噬幼子的克洛诺斯,还有那长着一百个龙头的怪物堤丰,
众神之战中亡去的神灵们,带着你们不屈的战意和精神,汇集到我这里来,
有眼的带眼,有臂的带臂,有腿的带腿,有火的携火,
准备着奥林匹斯山的陷落,
新的众神之山将会诞生,
所有旧的秩序和旧的神将会湮灭。
宙斯的小厮赫尔墨斯我告诉你,新的姻缘将导致众神之王的堕落,并被推翻,
有一个神的儿子拥有超群的智慧和力量过人的能力,
他被赋予宙斯王位的命运,毁灭众神,
到那时众神会化为灰烬,神会消亡,
新世界的众神将会从新诞生,
哪声音随着滚滚的雷声,迎着呼啸的风,
传的很远、很远,一直到高高的奥林匹斯山。


宙斯暴怒的雷击劈在高加索山脉上,
整个天与地轰隆不绝,
手握权杖,脚踩地火的众神之王宙斯发出众神也惧怕的权威和力量。
黑暗降临的时候,
是我用雷击之锤撕破天际,迎来光明,
众神畏怖的时候,
是我用勇气和力量对抗残暴,击碎邪恶,
众神沉睡的时候,
是我用尖利的狂吼唤醒巨人,对抗魔神,
我脚踩大地,头顶耸入云际,
是我结束了众神的纷争,建立了秩序和权威,
我为众神创建了奥林匹斯山,
让他们各司其职,拥有神的权杖,
我开辟了疆土,拓展了海域,
把一切邪恶罪恶的灵魂送进地狱,
建立了三界的秩序和权威。
我给巨人们创建了新的巨人跑道,
为什么提坦族还不服从我??
你可知众神之王的愤怒将会摧垮和毁灭你的生命和种族。


我从来不以我的提坦种族为荣,
也不以我的提坦种族为耻,
对你小小的权威和统治也从来不放进眼里,
在众神未衍生之时,
在地母盖亚刚刚衍生众神初始,
提坦种族的巨人就奔跑在大地上,
他们无知无畏,吞天踩地,
呼风唤雨,撕云捉电,
巨人们像风一样奔跑,
自由的无牵无挂的奔跑,
赤身露体、跋山涉水,
从幽暗的星际奔到黎明的光线,
挥汗如雨,追逐自己的影子。
当提坦族的巨人垂垂老矣,
就会停下飞奔的脚步,
寻觅到一处洞穴,轰然亡去,
让身体化为灰烬。
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束缚提坦巨人的脚步,
就连死亡我们也是自由的。
啊,自由而生,
啊,自由而亡。


在众神的世界中有自由吗?
我们都是作为一种维持秩序而存在的,
我们是秩序,
我们是责任,
我们是鞭子,
我们是一切生命的主宰和造物主。
自由,哪里有自由,
我宙斯需要主宰奥林匹斯山和整个大地,天空,
波塞冬需要主宰整个海洋,
哈瑞斯需要掌控整个幽冥。
每一个神邸都有自己的主宰和责任,
他们每一个神邸都有自己的秩序需要维护,
阿波罗需要坐着金车,引领太阳,
阿瑞斯需要保卫奥林匹斯山,
雅典娜是智慧女神和女战神,
赫尔墨斯是守护神,商业之神,黄泉的引导者,
赫淮斯托斯火和锻造之神,铁匠和织布工的保护神,
。。。。。。。。。
奥林匹斯山有太多太多的神邸,
这些神邸可以自由吗?
这个世界可以自由吗?
任其众神自由的话,
天与地会悬挂,
海洋、河流会倒流。
提坦族的人子,
我把你的种族赶进黑暗不见天目的幽深地狱,
你是否心存怨恨,而反对我的权威??
在众神之战后,提坦族的巨人背弃我,
和古老的魔神一起反对我,
须知他们今天所遭受的任何苦楚都是应得的。


提坦族之子被捆缚在高高的山崖上对着天际喊,
天道的自然轮回和循环,
何须神来维护,
人的衍生和死亡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人该生的时候自然会生,
该死的时候自然会死。
不需要神来设定和指手划脚。
你问我提坦族的巨人为何要背弃于你,
我告语于你,
在众神之战爆发的时候,
大地、天空、海洋遍布疮痍,
鲜血、灾难、死亡,还有众神的尸体,
巨人们不在乎胜利属于谁,
只在乎什么时候大地才会平稳,
天空才会澄明,海洋才会安息,
众神之战中没有什么光明和黑暗之分,
没有什么善良和邪恶之别,
有的只是众神的权欲、无休止的权欲争斗。
黑夜依然没有过去,
一直都没有过去,
众神也一直生活在黑夜之中,
黑夜的后裔凶恶、残暴、妒忌,
欺骗、纠纷、苦难也一直都在,
你贪权、好色、残暴、嫉妒、不公、享乐,
用极权统治奥林匹斯山,
黑夜和光明依旧处于无尽的搏斗之中,
众神依旧在流血和死亡,
在你的完美统治之下死去。
你的统治仍旧在继续,
就像在众神之战中被你击溃的魔神——
克洛诺斯一样。
用黑夜替代黑夜,用残暴替代残暴,
人们依旧在绝望中生活,
没有光亮。
大地上一片萧条,什么也生长不出来,
人们的土地上只有干枯的沙粒,没有半棵瘦弱的禾苗。
犁地的牛徒然地拉着沉重的耕犁,
但它们辛勤的劳作换不来丝毫收获。
人们一个村落接着一个村落地死亡。
饥饿的哀号声直冲上天,震颤着奥林匹斯山,
大地上再难见到祭神时的袅袅香烟,
死亡展开巨大的黑翼,笼罩在一切生灵头上。


提坦族的巨人,普罗米修斯,
众神从一个无序时代进入一个有序时代,
克罗诺亚时代难道真的比我的统治好吗??
那么我们当初推翻自己的父亲又为了什么??
我或许残暴,或许贪权、好色、嫉妒、不公、享乐,
这些都是神灵应该具备的东西,
作为一个神灵只要维护好天空的秩序,
海洋的秩序,幽冥的秩序就好,
没有人苛求我们什么,
为什么我们要自己苛求自己??
众神的职责就是创建和维持,
而不是其他。
你所说的大地的创伤,
那只是秩序的代价罢了。
你说黑夜替代了黑夜,残暴代替了残暴,
其实这只是神灵的手传递了神灵的手。
不会永远存在原始的手和古老的统治,
所有的进步都是在黑夜中进行的,
光明也是逐渐露出面容的,
那里有一望无际坦途呢??
对于人类而言,我们是永生存在的,不是吗,
只要众神存在就行了,
还奢求什么。
你所说的大地的创伤和人类的死亡,
我当然知晓,全然知晓,
但我有意为之,
给他们艰难,给他们困苦,
给他们黑夜,给他们死亡,
那个旧众神时代的生灵就应该随着克罗诺亚一起消亡,
克罗诺亚时期所创造的众神之子必须湮灭,
一个新世界何必需要陈旧的生命,
众神有能力创造更新的生命,
何必怜惜他们,
他们缺乏对神灵的崇敬和信仰,
那群人低能,愚昧,罪恶,无知,为何还要拯救他们。
毁灭他们,创造新的众神世界和人类难道不好吗??
何苦要维护一群不应该存在的人类。


众神之王,宙斯,
无论是多么完美的统治,
多么高贵的神灵,
统治都会变成枷锁,
阻碍人类的行动,
给予他们困苦,眼泪,创伤,黑夜,
甚至死亡,
捂他们的眼,塞他们的耳,
堵他们的嘴,扼他们的喉咙,
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难道是为了彰显你的高贵,
或者你的残忍,
倒不如让人类选择拥有自由自在的生活为好,
普罗米修斯说。
我们都知道自己的出处,
也明白自己来自于哪里。
众神是宇宙的陨石之火创建而成,
众神有权力统治世界,维持秩序,
创造生命或者毁灭生命,
这是众神至高无上的权力。
但是众神也会死亡和湮灭——
当众神之火熄灭之时。
你问我为什么要维护一群该死的人,
我告诉你,众神之王,
在众神之战中,
我亲眼所见众神死亡后燃烧的灰烬,
就像是黑色的蝶翼弥散在漆黑的夜空里,
然后坠落在大地上。
众神的湮灭让人震颤,也让人沉醉,
更是一种死亡的唯美。
看到同一时代众神的湮灭,
巨人们那时也很迷惑不解和困惑。
曾几何时原来死亡离神灵也是如此的贴近,
当华丽的唯美脱离众神的躯体烟消云散时,
于是巨人们,提坦族的巨人们,
开始思索如何创造一个众神湮灭后,
可以依旧在这个世界上行走的生灵,
不用众神最纯净的神力去创造他们,
而是用最卑劣的泥土、灰尘,
用巨人们最痛苦的眼泪去创造他们,
创造出一群无知、无畏,有希望的生灵,
去取代众神死亡后的世界。
人类是众神灵魂死亡后燃烧的灰烬啊,
众神死亡后灵魂会依附在人类的躯壳中,
啊,人类的祈祷有一天可以复活死去的众神,
恢复众神的统治。
但是前提是谁创建的人类,人类就会向谁祈祷,
就会复活谁的统治,
作为和克罗诺亚同一时代创建的人类,
你只是惧怕克罗诺亚的复活罢了。


我是惧怕克罗诺亚的复活,
作为一个弑父的神灵,
我内心的痛楚也是存在的,
而且无时无刻不在隐痛,
但是我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至少我们众神结束了一个黑暗的时代,
残暴的时代,
当然你也可以指责我也是黑暗的、残暴的。
我可以告诉你的是,
当我看到克罗诺亚父亲的灵魂弥散在夜空中时,
我感觉到了巨大的喜悦和空虚,
或许这就是手握权杖的代价吧??
说到众神之战中死亡的众神,
我还记得那场伟大的战争,
我还记得那时众神的辉煌,
以及和提坦神族巨人们并肩作战的过去。
那时候大地在呻吟,天空在轰鸣,世间的一切事物都禁不止颤抖,
就连地狱中残忍冷酷的塔尔塔罗斯也不禁为之震动。
我迎着狂列的风又投出一道道火光四射的闪电,
一个个震耳欲聋的霹雳。
地面上燃起了熊熊大火,无边无际的大海也随之沸腾,
到处都弥漫着浓重的烟雾和焦臭味。
可怕的百头怪物——堤丰,
当他从地底下爬上来的时候出的撕心裂肺的咆哮,
使空气都为之颤动。
他的吼声像战场上人们声嘶力竭的喊叫,
像狼犬遇到入侵者竭力的吠声,像愤怒的公牛攻击时的怒叫,
更像失去伴侣的雄狮仰天的长吼。
熊熊的火焰也伴随着堤丰沉重的脚步,
燃烧着大地上的一切生命。
那时候众神们见此情景都惊惧缠抖,
但是只有我和提坦族的巨人们屹立不倒,
我们紧紧的站在一起,
丝毫不畏惧这个强大可怕的敌人,
我们勇猛地冲向他,与他激烈的缠斗。
我手中闪光的雷电向那怪物射去,
巨人们的咆哮惊天动地,
天地间响起了隆隆的雷声,
连大地和天空都禁不止震颤。
遍地燃起烈焰,遍地焦黑,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土地,
冲天的火光将天空烧得通红,
世界似乎又回到那初始的混沌和可怕时代一样。
当堤丰接近大海时,烈焰都会让海水沸腾,
连空气里出隆隆声响的乌云,也仿佛被它燃烧起来。
我的弟弟波塞冬、哈德斯,他们都勇猛的像火箭一样四下飞射,
那些雷电锤都准确的打到堤丰的一百个脑袋上,
将他们统统都烧成灰烬。
失去头颅的堤丰轰然倒地,
他燃着烈焰的躯体引将四周的一切生灵都烧化了,
随着那可怕怪物的倒地,
那世界仿佛静止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自己还活着,
我们迎来了新的众神时代。


我并没有赞美克罗诺亚的仁慈和光明,
因为他没有这些东西,
但是众神之王你也没有这些东西,
自由的奔跑、自由的生息,
你从来没有给予我们,
人类的自由更是无从谈起,
看看熄灭的火,
我就明白你从来没有打算给予我们自由,
所以我们选择走了不同的路。
奥林匹斯山的众神之王,
你也始终对我们抱有警惕和怀疑,
众神之战后,
你给予提坦族的巨人们带上沉重的镣铐,
将他们推入地狱的最深处,也就是塔尔塔罗斯栖息的地方。
这些提坦神就这样被关押在永恒的黑暗中,
并且由百臂巨人把守着关押他们的塔尔塔罗斯的铜门。
在他们的严密监视下,没有一个提坦神族的巨人可以逃出塔尔塔罗斯的牢笼。
至此,那个由克罗诺亚统治世界的时代就真正的一去不复返了,
这就是你送给巨人们,回报巨人们的礼物吧。


可是提坦神族的巨人们拥有掌控世界的秘密,
拥有创造和复兴众神的秘密,
拥有颠覆奥林匹斯山脉的预言,
拥有毁灭众神的力量,
你们从地母盖亚时代后就一直创造人类,
复活人类,改进人类,
或许将来有一日如果人类向提坦族巨人祈祷的话,
那么这个世界将属于谁??
这难道还不可怕吗??
我从自己的父亲克罗诺亚手中获取的权杖,
难道还继续交由提坦族来统治吗??
你们的内心难道从来就没有想过去掌控这权杖吗??
众神之王宙斯的权杖雷击在高加索山脉山,
地动山摇。


众神之王宙斯你不明白,
提坦神族是古老的神族,在众神还没有衍生的时候,我们就出现了,
我们和你们的父亲克罗诺亚一样都是地母盖亚和天空之神乌拉诺斯创造的。
巨人们拥有长生的能力,巨大的力量,超凡的预言,以及解读宇宙的奥秘,
但是作为誓约,地母盖亚和天空之神乌拉诺斯曾要求我们起誓,
不能让神介入王的权限,王也不能介入神的权限,
提坦族永远只能作为一个奔跑的自由神族存在,
而不能作为一个王族统治者存在,
提坦神族永远不能主宰和统治世界。
所以我们是以古老神的面目出现的,
而你宙斯却是以统治者王族的名义出现的。
巨人们无法统治王族,
而王族也无法影响神族。
神族和王族也都无法永远存在,
更新,超越,衍化是我们共同的目标和责任。
所以提坦神族的巨人在黑暗的地狱中开始静思和思索——
战争的意义,创造生命的意义,复兴众神的意义,
以及对那古老的预言开始进行反思。
巨人们在黑暗的地狱中静思和思索了几万年,
后来我们终于发现所有的秘密都在,
我们当初用低微的泥土创造的人类身上。
地母盖亚说过众神产于混沌,起源于虚无,是被宇宙之火劈开后,
燃烧的混沌锻炼成为众神,众神是混沌之火燃烧铸造的,
而众神死亡后燃烧的灰烬形成人类的灵魂。
火是世界的本原,世界是“在一定分寸上燃烧又在一定分寸上熄灭的一团活火”,
火产生一切,一切又都复归于火。
人是宇宙体系的一部分,是神圣的宇宙之火溅出的一个小火花,
世界是由原始的火演变而来的,原始的火也就是神——众神。
人类是提坦族的巨人所创,
当这样一群带着泥腥气味道的种族被创造出来后,
众神是为了人类可以继续向自己祈祷,
来供奉自己的不朽,
以便众神可以继续举着火而行进,
掌火者即是众神的王,也是人类的王。
但是巨人们看到众神为了掌控天火,
而互相开战,破坏世界的秩序,
让神的世界和人的世界一片纷乱。
所以巨人们预言保持天火平衡燃烧的最好状态,
就是众神无火,人类拥火。


多么可笑而幼稚的预言,
我有时候怀疑地母盖亚将自己的预言能力赋予你们,
到底是对还是错??
人类在提坦族的创造产生后经历了四个时代: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
黄金时代最为美好,乌拉诺斯坐在御座上。
慷慨的大自然满足了人类的一切要求,没有严寒酷暑。
人间的任何不幸被拘禁在桶中,这只桶由厄庇墨透斯保管,
而潘多拉还没有出世来打开桶盖。
人们生活美满,青春永存。
他们常常举行盛宴,大吃大喝,而对艰辛与悲哀一概不知。
死亡的来临犹如酣睡,死后他们变成精灵升入天堂,
斜斜的站立在众神的肩膀下。
在克罗诺亚的白银时代,人类在体力与智力方面欠佳。
这种孤弱的开端延续百年。
人类在愚昧与不幸中度过了这一短暂而焦虑的成年期。
他们不再崇拜天神,也不再献祭。
好在白银时代的人类并非一点美德也不具备,他们有廉耻之心,
他们死后作为神灵继续在阴间生活。    
在今天我的青铜时代,人类更加堕落。
身着青铜盔甲,手握青铜兵器,住在青铜铸造的房中。
他们残忍无情,尚武好战,最终在无止尽的战争中消亡。
死时,他们降临阴间,神也不在庇护于他们。    
普罗米修斯呀,我自己也有预感,
我预感到人类的最后一个时代也即将来临,最后一个时代——铁器时代,
这将是一个持续烦恼与悲伤的时代。
没有亲人的爱,没有孝顺长辈的责任感,没有友谊,没有礼仪,
更没有信仰、真理与正义。
罪恶四处蔓延,强权即公理,战火烧焦了地球的表面。
天神也将摒弃人类,
众神的火也即将熄灭,
我们也不知要身归何处。
你为什么会认为众神都主导不了的东西,
而作为众神手指甲缝里卑微的尘土却可以去平衡??
罪恶的人应该被彻底的湮灭,
由提坦族的巨人们用神力创建新的纯净人类,
再由众神的王来建立新的世界,
继续让纯净的人类向我们祈祷,
我们才可以保持不朽,
众神的火才可以保持不灭。
人类低能,野化,白痴,粗野,
而且没有灵魂,也不配拥有灵魂,
巨人们在创造人类的时候,
并没有用自己的灵,
对着他们的鼻窍吹气,
所以那些人都没有灵魂,
像无意识的行尸走肉一样。
人类必须消亡,湮灭克罗诺亚时期一切的人类,
由众神之王重建新的人类世界和宙斯之城,
众神的火不能被野人掌控。


众神之王,宙斯,
人类总是被黑暗所统治,
愚昧是统治一切的基础。
所以只有自由的火照亮这个世界的时候,
人类才有希望,
他们才能从蛮荒中穿过树林、荆棘,
给我们送来玫瑰的花蕊。
世界是按照一定的规律永恒运动的,也就是人性推动的结果。
神可以创造不一样的人类,那么人类也可以创造不一样的世界。
或者人类才能解决众神的问题以及自己的问题。
是的,巨人们当初创建人类,并没有把神的灵魂赋予他们,
他们的鼻窍中没有神的气息,
所以今天的人类无知、愚昧、滥杀、没有道德、没有信仰,
他们自己把自己吞噬,
众神只有化成灰烬,才能把灵魂赋予人类,人类才能苏醒,
建立众人的城。
但是如果众神不死亡,人类就永远没有灵魂。
神的存在是慰籍众人守护众人的,
他并不需要实体的形体存在,
他是以精神和灵魂的存在和人类内心感性及理性的心融合而存在而存在的。
神不需要依靠奴役而让人们供奉他,而是需要以自由和博爱让人们信服他,
一切的神灵和古老国王的统治都应该给人让路,
给人性鞠躬,人才是自己的主人。
众神之王,宙斯,
你认为在克罗诺亚时代创立的众人,会向克罗诺亚祈祷吗?
你惧怕众人的祈祷会复活你的父亲克罗诺亚和古老众神,
会让整个世界回归到古老众神的时代,
众神之王,但是,你却梦想永远拥有自己的统治,永远拥有奥林匹斯山,
你用权杖和锁链捆绑了整个奥林匹斯山和众神,
也捆绑了自己,捆绑了自由。
你阻碍人类和众神的进一步新生和衍化。
可是众神之王,宙斯,
你错了,
你怎么不想想人类如何会向一个独裁的暴君去祈祷,
如何会向一个奴役人类自由的恶神去祈祷。


提坦族的巨子,普罗米修斯,
无论人类向谁祈祷,
无论人类的祈祷可以复活谁,
对于众神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不能让人类对众神失去信心,
不能让人类的信仰和祈祷对众神发生偏移,
不能让人类滋生出对众神的质疑和思索,
任何细微的“思想的火”,
都有可能摧垮我们的世界,
你想摧垮众神世界吗?
你想让人类奉你为王,
在星际留名吗?
难道你还在想着恢复提坦神族的荣耀和原始统治,
回到那已经逝去的古老时代??
回到那个洪荒的巨兽时代吗??


不,我不想,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恢复巨人的荣耀和统治,
因为誓约在哪里,
一直都没有启封,
我只想恢复自由的众神和人类。
让人类选择自由的生活,快乐的生活,
人人平等,人人自爱的生活。
他们不必向谁祈求,
不必向谁供奉,
不必向谁屈膝,
他们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的国王和神柢,
而没有人强迫他们的意志,
或者说神和王他们都不需要。
人类不需要任何东西,
他们只需要自由、无休止的自由。
反而,我却想替你脱下神的外衣,
当国王和神死去,人类终将获得自由。
你只是想着创建新的人类,以达到让众人供奉你,膜拜你的目的,
你希望以众人的祈祷,复活自己的荣耀,
以维持自己在奥林匹斯山的统治,
可是你就一定确定人类会向你祈祷吗??
自由你没有给予他们。
你只是惧怕古老人类对上一代众神的祈祷会复活上一代老的众神,
让你的父亲克罗诺亚活过来,影响自己的统治吧,
所以你剥夺人类的火,
不允许他们在光明中生活。
我告诉你吧,众神之王,宙斯,
人类谁的统治也不会复活,克罗诺亚不会重生,奴役也不会出现,黑暗会继续消亡,
因为人是自由的,是一团自由的火,一汪自由的水,人类的天性是自由,
人类有一天会高举陨石之火,像众神一样在宇宙中自由飞翔。
人类会进入自由时代,而不是黄金或者白银时代,人类会建立众人之城。
人类祈祷自由,不在祈祷众神的庇护,
以人类的自由来祈祷众神的自由,当人人和众神都自由的时候,
我们的世界再也不会爆发战争,黑夜将会永远被锁进地狱,不再降临。
你囚禁我,只是想着询问毁灭古老人类的办法,创造新人类的秘诀,
以及那从古老众神时代就流传的预言罢了。
那人类是提坦族巨人用泥土创造的,
他们浸染了巨人的心血,
他们的心窍中注有感性和理性的情感,
他们有知觉、有疼感、有意识,
有感情、有辛劳、有悲苦,也有快乐,
众神没有的东西他们都有,
这些微小的人啊,
并不是说毁灭就能毁灭的,
他们经历了两代众神的奴役和束缚,
但是他们还是像他们的祖先提坦族的巨人一样——
在黑暗的地狱里坚强活着,不屈的意志,努力的活着。
当有一天这些人啊,
如果挣脱众神的奴役和束缚,
不知道啊,他们会建立什么样的世界,
或者他们会复兴众神的荣耀吧。


提坦族的巨子,普罗米修斯,
你可知,
没有神灵慰籍的人类,心灵是一片荒芜,
没有国王秩序的人类,自由也是空想,暴力却处处存在。
众神的存在自然有存在的理由,
奥林匹斯山的建立自然有建立的价值,
众神之母盖亚创建的众神世界,
怎么可能在我手中坍塌,
不,我宁可自己消亡,
也不允许你让众人来取代众神的地位,
我有权欲不假,难道众人没有嘛??
我也色欲不假,难道众人没有嘛??
众神也只是平凡的众人罢了,
但是混沌之火铸造了我们,
而我们开创了这个世界,
我们就要责任和义务,
维持众神的世界不坍塌。
人类只是众神指甲缝中的尘灰罢了,
如何可能将我们的世界交付于他们的手中??
人类的劣根性太多,
他们互相敌视,杀戮成性,
欺骗、暴力、战争、统治,
他们难以成人,
你如何让他们成为众神??


众神之王,宙斯,
人需要教化,需要灌输,人类缺什么就给予什么,
宁要教化的世界,也不要奴役的统治,
总而言之,就是不能剥夺他们的自由和天性。
如果人类是感性的,看到一朵花,一滴露珠,一碰雏菊都立即生出对生命的热爱和尊敬,
把世间万物像对待信仰,有生命的信仰一样去热爱它,
那么我们还会不会发生战争和暴力。
众神的天堂里都是感性的人,而理性的人只能在人间做王,
我们只要确保和教化人类感性起来,
那么自然人类会脱去旧皮,
拥有自由的生活。
彼岸的那边是自由,
而不是供奉和奴役。


提坦族的巨子,普罗米修斯,
这个世界哪里有绝对的自由和公正??
天空之神乌拉诺斯厌恶提坦族巨人的近亲——
三个只有额上长一只眼睛的巨人,
和三个身长如山、各长着五十个脑袋和一百只手臂的巨人。
地母盖亚不满我的统治,
生出一个一百个头颅的怪物——提丰,
让整个众神世界和秩序被血浇灌,
我们的父亲克洛诺斯吞噬自己的孩子赫斯提亚、得墨忒耳、赫拉、哈德斯和波塞冬,
连我也差一点被吞噬,
众神的世界是用血与火浇灌、铁与剑统治的,
你嘴中口口声声的自由,
不知道会给人类世界带来多大的灾难。
我告诉你,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有绝对的自由,
自由只是吟游诗人口中的肥皂泡沫罢了。



有,众神之王,宙斯,
当国王和神王死去的时候,人类就自由了。
当人类的意识达到众神的肩头后,人类就自由了。
用最后一个神灵的肠子绞死最后一个国王,
人类就自由了。
当所有的神灵和国王死去,人类将会独立生活和生存,
他们再也不需要依靠任何神和国王做扶手,人需要依靠人性活着。
我会让人类拥有超脱众神的慰籍和信仰,
我会让人类拥有更自由的自由,而不是强制下的众神给予的自由,
秩序是自我遵守的,而不应该是国王的鞭子建立的。
将来有一天当人类到达众神的肩头,死去的灵魂会复活,
化为灰烬的众神会回到这里来,
人类会复活所有的众神和灵魂,接众神回家,回到众神的怀抱,
只不过那个时候不再有宙斯山,只要众人之城。
人类将回到众神的世界,让众神得到安息。


真是疯狂呀,愚昧,
在众神的世界中竟然有你这样的疯子,
但是谁又能让我们毁灭,
经过众神之战后的我们,
谁也没有这个力量摧毁我们,
四周寂静无声,唯有大海的波涛永不停息的喧嚣。
正在这时,大地突然颤动起来,一切都不停的摇晃,
滚滚雷霆震耳欲聋,闪电一道道令人目眩。
黑色的旋风狂暴的嚎叫。
山一般高大的排空巨浪在海上掀起,
泡沫飞溅的悬崖被震撼。
狂风呼啸,霹雳闪动,在大地隆隆抖动。
众神之王握着权杖,从云端俯下身子威压的凝视提坦族奄奄一息的巨人。


不,有一个孩子可以,
命运女神摩伊赖说过,智慧女神墨提斯将有两个孩子,
姐姐就是美丽的雅典娜,
而另一个则是拥有超群的智慧,和膂力过人的儿子。
这个尚未诞生的男婴在出生前就被赋予了推翻神王王位的命运。
雅典娜可以从你的头壳中走出来,
你怎么知道不会有新的神邸或者人类来取代你的统治。
在克里特岛长大的宙斯,你又怎知那被你吞噬的孩子不会在你的肚腹中长大,
神的宿命怎么可能被轻易改变。
众神的父亲克罗诺亚也吞噬过那些孩子,
可是最终那些孩子还是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并推翻了他的统治。
你又怎么知道,你吞噬的那孩子没有存活在这世界上?
宙斯。
提坦族的巨人只要赋予这个被你吞噬的孩子以新的姓名,
他就能复生,从你的肚腹中,颅脑中走出来。
原始的火决定了世界的一切都将是必然地发生,
这种由原始的火或者神决定的必然性也就是自然规律,
或者人类把它叫做命运,
自然界的一切都是服从命运的,人和神都必须服从它。
世界是按照一定的规律永恒运动的。


鹰身女妖尖叫着从高空中俯身冲下,
用利爪、尖嘴割开普罗米修斯的肚腹,继续啄食他的肝脏,
巨人痛苦的嘶喊着,
我们都是为了抵抗残暴而残暴的,
我们都是为了反抗不公和黑暗而奋起的,
凡是压迫的都会崩溃,
凡是不公的都会坍塌,
凡是黑暗的最终有一天都会迎来光明,
只有人们的信念坚持到那一天,
所有的邪恶都会消亡。
普罗米修斯颤抖着从肚腹中抽出自己的肠子,
那血红的血涌出来,
像红色的鞭子、像死亡的绞索,
伴着闪电飞向众神的王,
缠绕在他的颅脑,四肢,肚腹。
众神之母,盖亚,
以众神的名义,为扬众神之威名,
给予众神永生的生命,
提坦族的巨人在此向你立誓,
为维护众神的未来,
保护无辜的生命,
维持世间的和平,
我将以神的血去熄灭王的火,
以神的肠子去绞下王的头颅,
以信念之血去阻止众神之王的统治,
赐予人类永久的自由和希望,
让世界进入新的文明,
希望永存,信念永存,自由永存。
沉睡在众神之王宙斯肚腹中的逆天者醒来,
我,提坦族的巨人,赋予你新的名姓,
一个新的世界将由你以及全人类展开,
苏醒吧,希望,
人类的自由之子醒来吧,
普罗米修斯嘴里叫着希望、希望。


宙斯的肚腹和头颅中冒出光来,
一片灿烂的光映照高加索山脉,
雅典娜的弟弟从众神之王宙斯的肚腹内走出来,
他全身穿着铠甲,头戴闪着金的头盔,
手握孔雀的羽毛和雏菊,
英姿勃勃的出现在高加索山脉。
他抖了抖手中羽毛,气势汹汹的大喝一声,
这一声在天空中震荡,久久回响,
就连高高的奥林匹斯山也不禁被震得颤动起来。
众神之子,从今日起你的名字叫做希望,
你将会带领人类建立自由和信念的城池,
你将会复活所有的众神,
你将会引领众人走向众神的世界,
你的世界有邪恶,也有善良,
有感性,也有理性,
有荆棘,也有鲜花,
有仇恨,也有死亡,
在面临艰难痛苦之时,
请不要忘记你是谁,
你的名姓,
你的火将明亮这个世界,
给每一个往前行进的人,
照清脚下的路,
让人类自由的走。
众神时代之后有一个人类时代,
那将是最好的一个时代。


花儿慢慢凋谢,直到那些在春天和夏天一直陪伴着大树的叶子,
萎黄的在空中漫舞,
又飞灰一样的四散的飘向远方。
众神之王宙斯想起自己初生之时的情景,
阳光像金子一样洒在了克里特岛的各个角落,
那些雪白的岩石,还有大海都随之散出了生气和光彩。
女神们纷纷来到克里特岛,为新生的自己唱起赞歌,
并送来了神食和仙酒。
岛上的山谷、溪流、以及那些矗立的岩石都开心的与女神一起庆祝。


众神之王记得自己在岛上的树丛间穿梭了很久,
才来到绿草如茵、开满鲜花的谷地,
谷地里的景色十分的精美,到处都生长着悬铃木、香桃木和冷杉,
那些林边的柏树挺拔得就像一支支乌黑的箭,高高的耸立着。
一片有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就如同一块巨大的绿色地毯,
上面缀满了五颜六色的艳丽花朵。
一条条清澈的小溪蜿蜒的穿过山谷,淙淙的流淌着,
溪水清澈见底,这片溪水从未被牧人和羊群喝过,
也从未有枯枝掉进溪中,就连在风中飞舞的花瓣也不曾落到溪中。
水面如同镜子,映照出周边景物,岸边灌木丛生、柏树笔直挺拔伴着蔚蓝的天空。
那里真是一个既幽静又安宁,还很清凉的好地方。
等到大雪覆盖克里特岛的时候,
自己就会坐上像雪一样洁白的天鹅驾的车,
飞向那个没有严冬,四季如春的世界——极北族人的乐土。
在那里自己会呆上整整一个冬天。
直到田野和山丘再度转绿,百花被春天的呼吸唤醒,
当五彩缤纷的花和绿草覆盖在克里特岛山谷的时候,
自己才会再次乘坐来时的那辆车返回。


众神之王宙斯想起自己的奥林匹斯山,
在奥林匹斯山的上方,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天空,
无数的金光透过自己蔚蓝的身体流泻下来,
给这座迷人的城池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这就是众神之王宙斯统治的王国,
这里既不会下雨,也不会下雪。
这里没有万物衰败的秋天,更没有寒冷萧瑟的冬季,
只有阳光明媚,气候宜人的夏天。
奥林匹斯山的下方,飘动着层层浮云,
有时这些洁白的云会突然变得乌黑,并急速的聚集起来。
它们就像奔腾的千军万马,咆哮着压向广阔无边的大地,
那是人类生活的下界,
自己坐在高高奥林匹斯山众神之王的宝座上,
手握权杖,从高高的云彩上俯下身子志得意满的凝望着大地,
但是现在万物凋零的秋天和冬天将取代那生机勃勃的春天和夏天,
曾经洋溢在空气中的喜悦和快乐,也会被痛苦与哀愁所替代。
众神之王宙斯的神庙着火了,
宙斯化成黑色的灰烬散落弥漫在整个世界。


在那漆黑的下方,有微小的声音嘶喊哭号,
是谁创造了我,让我从蒙昧中苏醒,
谁的灵魂塑造了我,谁的灵魂进入我的体魄,谁的灰烬赋予我新的生命,
谁的歌进入我的梦中,谁的死亡燃烧了我。
众神啊,我的吾父,以人类之名,我们会铭记你,我们会塑造你,
让众神在某日重生,
在某日人类会在众神的羽翼之下再创众神的世界。
啊啊,希望,希望,啊啊,自由,自由,
我们将擎着火,去追寻于你,追寻那失落的众神,和众神的世界。
听着下界无边的歌声,
普罗米修斯想起年轻时曾站在湛蓝的海边。
任海风在他深色鬈上轻抚,将他披在匀称的双肩上的紫红色斗篷轻轻撩拨。
美丽的花朵纷纷绽开,一切植物都重新抽出绿芽,
森林又披上嫩绿的树叶,旷野又穿上了嫩草织成的新装。
农田里很快很快又长满了庄稼,稻谷忧愁满了谷穗,
果园里又是一片香花扑鼻,阳光下的葡萄园又泛着美丽的翠色光泽。
整个自然界像刚刚从沉睡中苏醒过来,显现出前所未有的生命力。
所有生灵都仰望着高加索山脉欢呼,颂赞着伟大的众神。
远处有不知名的神灵在拨动他金色的琴弦,
琴声袅袅的在高加索山上空回旋,
金色的琴弦中回荡这袅袅的歌语声,
就像活着的阿波罗和缪斯们在演奏的天籁,
这时侯通常缪斯女神们就会情不自禁的放声歌唱,
伴随着歌声,
刹那间,原本响动着欢歌笑语的奥林匹斯山就会变得悄无声息,
众神都安静下来,在静静聆听,
就是暴躁嗜血的战神阿瑞斯也会忘记战场上的金戈铁马。
宙斯心爱的神鹰在听到阿波罗和缪斯们演奏的天籁时,
总是垂下它强而有力的双翼,合上敏锐的双眼,
神态安详地在宙斯的权杖上打着盹,再也不愿出一声可怕嘶叫。
伟大如雷神宙斯,也会暂时忘记自己的权利,
于是那威力无穷的霹雳也会泛出柔和的光芒,显出一丝温情,
奥林匹斯山上变得和平而宁静。
世界仿佛都陶醉其中,如痴如醉地静静倾听着阿波罗的琴声,变得宁静、安详,
一片金色的光亮和白昼覆盖整个大地。


啊,漫长的黑夜永远不会再降临,
众神的世界那一日也会复活,
新的人类将会戴着众神的冠冕来到我的山脉。
人类一定会永远迎来明天,希望永在,
普罗米修斯露着苍白的脸,微笑的死去。
金色琴弦激越的声音寂静中激越的响起,
绝妙之美的旋律如同宽广的波浪在自然之海中滚滚流淌。
一曲弹罢,飘渺的余音缓缓消逝,
时间的一切都寂然无声。


地母盖亚坐在黑马拉的车上在天空缓慢前行,
深色的外衣遮盖大地,四周的一切随之浸入夜色。
在车子周围有一群群星星聚集,这些星星布满整个黑暗的夜空,
向大地闪烁着洒下隐约的光芒。
很快,东方的天际露出一抹淡淡的光,随着这光逐渐明亮,
地母盖亚静静地将一切都洒上银光,将熟睡的大地照亮。
在将这忧伤的光洒向大地,地母盖亚满身的忧伤,
待到黎明临近,东方现出曙光,启明星发出夺目的光辉。
随着一阵微风,东方更加明亮,天空之神乌拉诺斯醒来,
晨光女神身穿淡紫色衣裙,扇动着透明的羽翼,飞上玫瑰色霞光映照的天空,
她又为大地洒下装在金钵中的露水,花草上顿时缀满钻石般闪闪发亮的露珠,
大地上的一切都散出芳香,满溢着一股股馨香。
大地苏醒了,精神抖擞地迎接太阳神,
太阳初升,将群峰照亮,山巅如燃起烈火般高高地耸立。
太阳神一出现,群星匆匆逃离天宇,一颗一颗紧紧簇拥,躲入黑夜的怀中。
太阳神驾着金车盘桓而上,
他头上的冠冕金光四射,身着的长衣熠熠闪亮。
金车在空中前行,阳光生气勃勃的洒向地面,为大地带去光明、温暖与活力。


清晨,太阳升起来了,
高加索群山那积雪的山峰被朝霞染成了玫瑰色,那山峰上空空的。
田野里小虫子从土里爬出来,
惊蛰到了。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诸神的黄昏 尹永平
下一篇:梦中的尼采———作者:尹永平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5

主题

15

帖子

1879

积分

庶吉士

Rank: 6Rank: 6

积分
1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