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原创现代诗歌投稿] 荒原 ——尼采和穿条纹睡衣的斑马 作者:尹永平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114 | 回复0 | 2021-8-23 11:40: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夜、漆黑,漆黑,
大地像亘古的巨兽,潜在哪里,
夜色之下雾气妖异,
荒草、残壁、森林、土岗,
冷月挂在哪里,
荒原上传来狼的悲鸣,久久不息。


在荒原的那头,那头,
远远的那头,
有灯火辉煌的城市,
有光怪陆离的幻影,
汽车、楼房、混凝土的城市,
以及川流不息的人群,
就像是爬满方糖的蚂蚁,密密麻麻蠕动不止。
没有东西可以脱离或者逃离这里,
人类像蚂蚁一样倾轧在一起,
有人在底层喘息、喘息,艰难喘息,
还有一些人隔的很远、很远,
像行尸,像走肉,
没有生命应有的气息。
冷月挂在哪里,
城市里阴暗的角落,
若有若无传来谁的哭泣??


我穿着条纹的睡衣,眯着眼睛,赤着双足,
就像是一只初生的斑马,
从十八层高楼六零房间里笃着步子走出,
平举着双手,我顺着高楼的墙壁,
踩过邻家光滑的玻璃,
中间有婴儿吮奶的声音,
有男童的梦语,
有猪和狗咕噜咕噜不甘的声响。
我顺着城市的哭声,
像一匹敏锐的斑马,
寻找那悲鸣的哭泣。
在光线微弱的城市角落,
我看到有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
蹲在那里哭着,
他似乎搂着一个什么东西。


那人,在这静谧的城市,众人沉睡的夜里,
你为何哭泣??


我失去了我的城市,我的乐园,
世人也不了解我的心。
那人的声音空旷无力,
就像是从遥远的荒野传来的气息。
人类建立了世俗的城池,
却不在将上帝放进人心,
他们相互倾轧,撕扯,争斗,
眼眶中充满了利益和血腥,
内心注满了魔鬼的欲望,
上帝的城池遥遥无期。


你说的我并不懂,
什么是世俗之城,上帝之城,
我们生活在这城市很好、很好,
我们以粒米滚成雪球,
从茹毛饮血的兽人创造了今天的文明,
今天的城市。
看这灯火辉煌的城池,
人们自由的繁衍生息,
谈论什么上帝的城池和魔鬼的欲望,
我不解那人。

你有多久没有看过天上的星辰,
你有多久没有审视内心??
那男人在阴影中问。
当我们躺在原始里,躺在荒原里,躺在森林里,
透过稀疏的枝叶看那天上的繁星,
在宇宙刚刚衍生我们的时候,
星空是那么的美,
我们是那么的单纯和纯净,
星星映在我们的眼中,
那个时候整个宇宙都在我们的眼眶中,
我们没有太多的欲望和利益,
只是单纯,单纯的自由过活着。
是的,自然界并没有赐予我们太多的食物,
对于刚刚才园子里出来的我们,
手足无措的我们在艰难的时候,
也会哭泣,
那眼泪就像碧蓝的大海从我们眼眶中溢出,
那碧蓝色纯净的水让人心碎。
可是这一切自然的、原始的人性,
人类,今天的人类再也无法触摸和拥有。


原始的是野蛮,野蛮的是堕落,
披兽毛,饮生血,食野肉,
像刚刚直立行走的野兽一样生存,
在遍布四周黑暗的世界里,
固然有微弱的星辰,
但是更多的是黑暗和无穷的恐惧。
我们被神抛弃在这恶劣的环境里,
整个宇宙的黑暗压制着我们,
我们在绝望中无奈的生存。
在失去食物的时候,
我们人肉相食,
像最原始的刚刚降生的野兽一样生存,
浑身充满了兽性,
我们敲骨吸髓,那牙齿撕裂同类肌肤的声音让人痛苦,
可是还是得哭着活下去,
我们战战兢兢用仅存的人性战胜了骨头缝里的兽性,
我们变成了真正的人,
而不必四肢着地,满山前行,
用痛苦的血泪,
建立了文明的城池,
今天看我们迎来了一切,
那恐惧的夜被我们抛弃在一边,
我们也终于不必以人肉相食,
看看今天世俗的城市有什么不好,
神又在那里拯救我们??


人肉是酸的,每一个从那个黑暗时代过来的人都知道,
我们直面了那个黑暗时代的丑陋和绝望,
我们赤裸裸的苍白着脸面对自己和自己的灵魂,
活着,就是为了生存,
这是一种简单至极的欲望。
我们为自己哭着,为自己活着,
吃是保持我们欲望存在的底蕴基础,
我们吃天然的东西,那怕是人肉。
人类从园子里出来,带着原始的罪,
吃人的肉意味着继续繁衍生息,
继续存活,
人类无法断粮,所以罪恶只能继续延续,
兽性也在继续像根一样在我们的身体里延续,
因为我们知道这是人类进化必须的过程。
人要做自己,天然的自己,本性的自己,
活着是最重要的,
活着是有价值的,
所以宁可像野兽一样吃人肉,也不能不做人。
今天你们的城池,
活着并不是为了生存,
生存也不是为了活着,
你们像行尸,像走肉,麻木的活着,
你们不仅剥夺他人的生命,也剥夺自己的生命,
更疯狂的是一切活着的生命你们都去剥夺。
今天你们的存在就是为了破坏这个城池,
违背这个世界的原理。
当火不在是火,水不在是水,
你们把自己的肉,他人的肉,神灵的肉,
添加佐料,调制的味美,
吃的连骨头也没有剩下,
就为了填满你们饥肠辘辘,
充满欲望的肠胃,
你们的眼眶中再也没有星辰和宇宙。
人吃人是为了生存和进化,
你们却是为了毁灭,
你们失去了自我,
沦为欲望和利益的奴隶。


欲望、物质、利益推动了人类文明,
经济是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载体,
以此构成了今天辉煌的城市,
这是人类进步发展的必然过程。
没有欲望的果实,
今天我们还在树林,
没有利益的驱动,
我们还生活在农耕社会,
没有物质的推进,
城市也不会出现,
没有自私的动力,
我们还在拖着尾巴生存。
荒原离我们远去,兽性也离我们远去,
谁也不能否认这蛀牙是好的,还是坏的,
这是过程,必然的过程,
历史永远不会在原地踏步行走,
河流是往前流淌的,
在我们的河流没有到达目的地之前,
谁也无权指责或者否定我们的过程,
这是进化的必然代价。
我们生活在这城池里,
城池里有贫穷、暴力、杀戮、恐惧和黑暗,
但是城池里也有希望和无穷无尽的人性,
有时候,我们处于两难,
我们既不能站在太黑暗的地方,
黑暗让我们恐惧;
我们也不能站在太明亮的地方,
明亮让我们眩晕,
我们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材料构成的,
或者上帝用什么材料创造了我们,
我们茫然失措,
我们没有指路的灯,
不知道该走向哪里??
或者毁灭、或者生存,
我们也不知道。
所以我们顺应进化的发展,
环境赋予我们什么,
我们就拿什么去填充身体,
剖开我们的尸体,
我们都是一样的种类,
只是环境塑造了不同的我们。
荒原毕竟离我们远去,
我们也不可能回到那黑暗。


不,你们的身体里填满了物质、利益、欲望,
而我的身体里填充的却是人肉和人性。
说到人性,我告诉你,
人类要继承人性,传承人性,
人类的人性在于人类在树上摘下第一粒果子开始,
不带着人性下地,人类还是野兽,不是真正的人。
人类失去人性,就会失去许多,
但是人类失去兽性,就会失去一切。
兽性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起点,脱离兽性的进化,
人就不会出现,人性固然重要,但是离开兽,人什么也不是。
对于人类历史而言,
人类是依靠阳光进行生存,
阳光照耀大地,
万物开始生长,人类也生长。
那时候人吃万物,
人类是自然的一部分,
人类遵循着自然的规律进行生活。
但是工业光魔以后,
人类创造了新的上帝,
大自然成为了一种资源,
一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
当人类的欲望无限扩张,无限扩张的时候,
人开始吞噬那小小的球体。
他们攻占城池,屠戮生命,
抢夺资源,而自认为伟大,不可一世,
并且妄想着千秋万代。
当人类举着自己创造的太阳,
而不是自然赐予的光,而行进时,
人类忘乎所以,以为自己已经回到神的园子,
举着方糖说那是你们“太阳“。
你可知是欲望束缚了你们的自由,
自由啊,自由。

纵观人类发展的历史,
就是人与自然的关系,
我们生活在一个由我们自己创造的园子中,
而其他生物却是散步于荒原,
我们很聪明,创造了居住区,
形成了城市,隔离了自然,
也终于隔离了人与兽的区别,
我们不在同其他物种一样,
脱离了那荒野。
我们这这城市之中是自由的,
只要我们不犯错,
任何国王和凯撒的鞭子也不会抽打我们,
法治是这个城市的基础,
也是底蕴。
我们可以自由的环游世界,而不受限制,
我们可以自由的穿梭任何一块陆地,而没有制约,
天空,大海,我们自由而行,
我们离宇宙星辰是如此之近,
我们离珊瑚,水母,鱼群没有距离,
我们吃着精明的食物,
居住着画屋高楼,
自由的繁衍生息。
我们西装革履,坐着世界上最先进的交通工具,
穿梭在任何一块大陆的时候,
我们手里拿着世界上最便捷的通信工具,
和某个世界边缘的人沟通交流的时候,
我们把轮船驶进大海、大洋,把飞机推进天空,
把火箭运送进遥远的外太空的时候,
我们吃着精美、精致的鲜美食物,居住在高楼大厦,
我们生儿育女,也繁衍生息,让子孙后代可以继续行进。
你却说我们没有自由,
请问这是什么?

人类啊,人类,总是无休止的强调欲望和利益,
却都浑然忘记那些杰出的真理:
人类属于自然,属于荒原,
荒原之根永远无法隔断。
披毛散发在天地间生存,
返璞归真,袒露人之本性,
身无寸缕,赤足行进,
亲近自然吧,亲近荒原,
让人类的欲望在整个自然星空、宇宙中消弭不见,
就像当初我们在母体中一样无欲无求。
你刚刚所说的高楼大厦,城市人群,
你们今天的生活和生存,
是不是真的取决于你们自己真实本性的自我需求,
我们不需要城市,但是城市出现了。
或许我们的内心的柔弱,需要城市的神去守护;
或许我们个体的羸弱,需要城市去支撑,
但是当这个叫做城市的东西“吞”吃掉我们的自由时,
那么我们就处于湮灭的边缘。
我们的一切行为和思想思维,
以及我们的生存和生活都必须经过那些东西的认定后,才能进行时,
那么我们就会变成奴隶,丧失自由,从而失去人类的自我本性面目。
城市,在某种程度上束缚了人的本性,让人类丧失了自由。
在创神迹中说:神灵讲世上要有光,于是人间就有了光,
神灵讲火,于是人间就有了火,神灵创造了人间万物,于是在星期日休息了。
而在荒原社会我们说上天我口渴了,于是天下雨了;
我们说上天我饥饿了,于是树上掉下野果,水里有了游鱼,森林里有了野兽,
我们说上天我想居住,于是我们就开始搭建房屋;
我们说上天我想生儿育女,于是我们就开始登上快乐的巅峰。
在今天的城市社会,我们说上天我口渴了,可是城市告诉我们我也口渴了,去给我找水来;
我们说上天我饿了,可是城市告诉我们我也饥饿了,去给我拿食物去;
我们说上天我想居住,可是城市告诉我们我也一无所有,你先来供奉我;
我们说上天我想生儿育女,可是城市告诉我们你们先来侍奉我。
当神灵、荒原是一个施与者、供给者时,人类是自由的,
但是当一个城市是一个受惠者时,那么毫无疑问我们一定是一个奴役者。
“人”啊,是一种自然的、简单的、经文明契约开化后的一种“野化的家畜”,
人类的一生被人为的刻意的添加了过多不属于人性的东西,例如那城市。


你嘟嘟囔囔所说的这些,
让我想起一群青蛙要国王的故事:
有一群青蛙请求众神之王朱庇特给他们派一个国王。
朱庇特扔给了它们一根原木,
开始青蛙们吓得潜入水中。
原木在平静的湖面上一动不动,
更多的青蛙一个又一个浮上来看,
最后跳到木头上面去,完全把它们刚才惧怕的情况忘记了。
青蛙们说:“这个国王很迟钝,不是吗?
我想,我们要一个使我们守秩序的人当国王。
这一个国王只知躺在那儿,让我们随便活动。”
于是青蛙再次到朱庇特那儿去,
请求朱庇特“派一个有活动能力的人去吧。”
“难道您不能给我们一个好一点的国王吗?
于是朱庇特派一只长腿鹳到湖里去。
长腿鹳就伸着长嘴吞食水里的青蛙了。
“这根本不是我们原来的意思,”
青蛙喘着气又潜入水中,钻到水里去。
世人都嘲笑青蛙的愚蠢和蠢笨,
但是青蛙真的愚蠢和蠢笨吗??
一群过度松散的青蛙是没有目标的,
一群极度自由的青蛙是没有价值的,
一汪死水的河流,青蛙也是会死的,
只有长腿鹳的吞噬,
才能让青蛙感受到活着的价值和目标吧。
人类也是抱团取暖的物种,
人类的发展都是从一个谷底到另外一个谷底,
只有起伏的发展,
才能让人类寻找到活着的目标和价值。
长腿鹳是青蛙们用欲望造就的国王,
而城市也是人类用欲望造就的城池,
人类真是丑陋的动物,我看到过人性中很多的恶,
可是你只看到所谓的人性,和所谓的那自由。
人类的人性和自由建立在什么之上,鞭子,制度,城市之上的,
人类还没有强大和智慧到可以统治自己,
除非由智者来统治,否则人类永远摆脱不了国王。
脱离了国王,你谈论奴役,
脱离了欲望,你谈论自由,
但是你却不知正是欲望让你思索到了什么才是自由,
自由的思想正是在欲望的狂潮中产生的。
人类不可能达到无欲,
欲望是推动我们发展的润滑剂,
从园子里到森林里,
是欲望的推动;
从树林里到陆地上,
是欲望的推动;
从荒原到城市的创立,
也是欲望的推动。
人类没有了欲望,
生存也会成为问题,
毁灭也是迟早的事情。
今天这城市保护了我们,
我们也创造了城市,
城市和我们成为一体,紧紧的一体,
或许城市中还有黑暗,
或许人性中还有劣根,
但是毕竟我们发展了,
而且我们还需要依靠欲望继续发展下去。
城市中没有绝对的公平,
欲望也无法合理的分配,
所以人与人的倾轧也无法避免,
纯度的城市当前也无法实现,
但是这不能成为我们回到荒原的原因,
生活在城市里有什么不好?
人只能继续前进,
持续的继续前进。


当我们卷着尾巴在某个非洲大森林或者亚马逊雨林中荡秋千的时候,
我们是否是带着城市在树林里荡秋千??
人类的荒原应该是那种自然的、不加任何修饰的、不经任何雕琢的“原味”生命、生存、生活态势及态度,
是由人的本性通过一种原始的、最初的、简单、简约的生命质量而构成的一种生存、活着的形态。
人的本性是什么???
人的本性应该是荒原,那种原始的荒原,
至少在荒原中我们是自由的。
在荒原人类初进化时期,
人类说我们要群居生活,于是我们就开始抱团取暖;
人类说我们要居住环境,于是我们就寻觅到山洞;
人类说我们要饮食,于是我们就开始下水捕鱼山狩猎;
人类说我们要繁衍生息,于是我们就开始生儿育女,生生不息。
简单地说人类有所需、有所求,不必经过任何城市的首肯和同意,
只是单纯的根据人性的本性需求,就去所需、所求。
这种有所需,就去所需,
有所求,就去所求的生活、生存,
就是人类的荒原自由态势,
难道不好吗?
今天的你们以机器替代人心,
我却是以人心对人心,
在这千年中我始终生活在荒原,
生活在自然中,
当我们在神灵的园子里生活时,
我们悠闲、自在、自我,
人就是人,舒适,自然的过活,
无论是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我们没有太多的物欲和欲望,
那时候我们为自己而活,
为生命而活,
而不是为了利益、欲望、物质和欲望而存在。
在我们走出园子后,
自然环境恶劣了,
我们开始为了食物而活,
我们茹毛饮血像野兽一样生活,
有时在饥饿的时候我们也会吞噬自己的同类,
但是我们那是为了存在,
为了自我生存,
而不是为了利益和欲望,
那时候人活着至少是为了自己,
人还是人。
今天你们的身体里没有了人的味道,
人的本性,人的自然,
人与人之间被利益、金钱、欲望分割,
冷漠、贪婪、自私、懒惰、暴食、色欲,
填充人们的内心,
人类的道德、星空坍塌烟消云散,
只留下一个空空的似人的躯壳,
今天的人已经成为一个非人的物种,
人不是人,人非人。
连人心都被机器替代的时代,
人类的存活就是为了欲望而存在,
如果人类的生命和道德可以用金钱和价值来衡量,
那么我们的人性又值几何??
人类的目的不是货币,不是高楼洋房,或者名车游艇,
而是人的原始性情和人的自我本性,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把作为人性象征的尾巴割去了,
而把花花绿绿的纸币贴在屁股后面。
我想回到树上去,摘第一粒果子,
而不是把树砍到,送到加工厂,制成果酱。


存在的目的是为了发展,
往前发展而不是往后发展,
我们得到一些东西,
就注定会失去一些东西,
没有人既可以生活在过去,
也可以生活在未来,
没有辞旧,如何迎新,
两手抓满沙子的人,注定两手都会空空,
生存还是死去,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或许人类永远达不到完美的时代,
或许根本就没有最好的时代,
更或许人类的进化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而人类本身的存在就是一个神的玩笑。
生存的意义就是为了活下去,
无论吃什么东西,都要活下来,
当我们改掉了吃人肉的习惯后,
我们饥肠辘辘的胃只能吃掉自己的
道德、良知、星空、亲情、爱情等等一切东西。
人类的欲望无穷无尽,
星空的星辰有多少,
人的欲望就有多少,
人总是不可避免要长大,
我们总会失去自己的智齿,
哀叹过往的岁月,
哭着喊着指着自己的牙床不要长大的人,
有什么存活的意义,
你见过永恒不动的时间和原地行进的人吗??
进化是人的选择,
也是自然的选择,
荒原总有一天会被城市吃掉,
无论你是否同意。
生存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妥协,
因为我们无法带着荒原的味道走进城市,
一群野人无法创建文明,
有时候人类要想站的更高,
只能把某些道德、星空踩在脚下,向外张望,
张望未知的未来,
从那仅有的小孔中对外张望,
谁也不知道这张望是对还是错。


人类的存在是一种讽刺,
城市的一边是穷的皮包骨头的人们,
另一边是大腹便便塞满了工业垃圾的人,
人已经成为会动的工业品或者成为空空的行尸,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种族会自取灭亡,
可是人类却会。
动物的本能就是生存,
可是人类却偏离了自然的轨道,
贪婪的无休止的的去掠夺一切东西。
人是什么?什么才是大写的人?
这些与禽兽相区别基本命题,
在所谓高度文明的今天,
被本能,被物欲所戏弄、所蹂躏、所扭曲,成了世人不解的谜,
成了僵尸的狂舞,成了地狱的嚎歌。
人,只是食与色的二元组合,舍此而求它,
仿彿执矛的堂.吉诃德冲向风车一样滑稽。
人,不是大地的统治者,而是大地的自由者,
当“用之不竭”的无知,成为无餍的索取的藉口。
当“战天斗地”的狂妄,成为最响亮的自炫。
曾是琳琅满目小小地球如今已是疮痍满目。
温室效应、能源枯竭、数不尽的物尽天责,
使人感到是被扼住喉咙般的窒息之苦,
低头一看,扼住自己喉咙的是与天奋斗,其乐无穷的自己的一双手。
在依旧痴迷于霸权、热衷于屠戮、醉赏着占有,
自得于种种骗术的成功的文化生态中,大自然的生态被压迫到绝境。
人类己开始接受着惩罚,有良知者不得不反躬自问、自责,忙去救赎。
精神危机,环境危机是难以逾越的生死线。
颇为自许的客观进化论假设,主观唯心论的唯我,
以及近百年来的现代后现代的种种主义的荒诞,
都失去了一再标榜的普世价值,尽显出绝对的苍白无力。
但是,人,必须跨越过去。
这一切一切都要切实地以人为本,以兽为源。
人,不仅是社会关係的总和,而且是人类自我搭救的主体。
人人在自我搭救中搭救人人,
才能迎来个体灵魂的救赎。
我们生活在自己所编制的谎言世界里,
却忘记了神灵曾给过我们园子,
我们孤独的生存,孤独的死亡,
追寻所谓的自由,
这就是我们人生的意义,
当然解脱者认为这些都没有丝毫的意义。
孤独、自由、死亡、人生的有意义或者无意义,
就是弗洛伊德留给今天人类的意志。
我们像斑马一样被塞进文明社会的城市笼子里,
我们身上的条纹就像是一道铁的栅栏把我们束缚,
我们被驯化,被所谓的文明社会驯服,
低头吃草,不再思考任何哲学上的问题,
为什么我们不能像野风一样成群结队的在田野中奔跑,
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抬着头去嚼食树上的叶子,
为什么我们不能让清凉的河水漫过我们头顶在水中嬉戏,
一切都被监控,一切都变成施舍,
一切的感情和情感也被人为的分解,
我们再也无法感知在荒凉的野地上,
赤足踏在被冰雪覆盖的土地上那种清凉原始的感觉了。
直立行走和四脚着地的感觉,
我们再也没有了自然的感觉,
而只有无穷无尽的欲望。
人类要回到荒原,
做一只野兽,
做一只有人情味的野兽,
野性的血要在野性的荒原中爆发,
野性的奔跑在空旷四野无人的土地上,
迎着风,
让悲鸣的嚎叫撕裂整个原始的夜空,
把星辰融进我们的眼睛,
闪闪发着荒原的光。


生存还是毁灭,
这个问题并不是我们所能预见和决定的,
世界上没有永恒的对,
也没有永恒的错,
放任时间的流逝,
让其自然成型,
存在即合理,
我们何必做饶舌的斑鸠喋喋不休,
该回到荒原的,自然会回去,
该去往城市的,自然会去往,
我们在这里分别吧,
城市的夜即将过去,
那浓重的阴影也会消散,
就这样吧,这样,
悲伤哭泣都是于事无补的。
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到处是“尘灰中的无神论”时代,
尽管这个时代充塞着无数个偶像,
但是那些偶像或多或少都是灰尘,
它们成为现代人的无形之中的捆绑,
但是人类对于这种捆绑却并不自知。
我们在理性中,知识中,宗教观念中也曾相信有上帝,
但是城市已经通过政治、技术、经济、文化的一系列制度和文化,
创造了新的上帝,
人类在地上生活的时候,似乎已经诸事无忧,
是啊,连灵性、神性这样的事情都可以人工创造,
人类是否还需上帝?
我们的希望在于,依靠上帝之子的宝血,循着他的血迹,重新走在回家的路上,
同时这也注定是一条充满征战和艰难的路,
这也许就是行走天路的含义吧。
征战的艰难也才能使我们对灵性生出真切的盼望,
在那里神必擦去我们一切的眼泪,给予我们完全的医治。
当我们决定把自己的眼目再次转向上帝神灵的时候,
这条路不仅艰难,也许还会走错路,
但这始终是一条有光明终点的荆棘路,
不走过去,我们永远无法到达那里。
我们依然盼望得医治,但正如纪克之所说,
“基督信仰的确与治愈和康复有关,
藉着耶稣基督,通过圣灵的力量信仰神,不是一种手段,
而应该是一种目的,
它是和希望、爱一起,是人类存在的目的或努力以赴的目标。
创造宇宙的上帝神灵却依然定意拣选许多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
坚定地走着十字架的苦路,也是荣耀的路。
选择吧,抉择吧,
各走各的路,
我们总是要不停的选择,
而不是站在原地。


于是我在这个城市,在这个星空之下,
看到尼采的灵魂有一部分去往斑马的躯体,
而斑马的魂魄也有一部分去往尼采的身体,
我看到那斑马直立着行走,
摇摇晃晃的向城市的一角走去;
而尼采也爬着走进荒原的阴影中,
我打着呼噜穿着条纹的睡衣也走向那高楼,
越过高楼的玄窗,
走进我的门,
向我的床走去,
城市的灯,荒原的夜,
在星空下相映,
荒原上传来野兽的嘶吼,
在城市灯光的照耀下,却显得扭曲变形,
夜是浓重的。


备注:自然的太阳和创造的太阳,
当然有所不同,
神灵的信仰和人类的信仰也有所差别,
神灵的信仰高高在上,在天上;
而人的信仰在大地,在尘土,在人心处,在人性处。
人性应该是人的第一信仰,
而灵魂才是人类的第二信仰,
也就是说我们的第一信仰归自己,
第二信仰归神灵。
人与兽的区别就是人性的区别,
人与神的区别就是灵魂的区别,
不知道这样说,世人是否明白?
人类离不开这两样东西,
所以人类才会在荒原和城市中摇晃行走,
用四肢和两肢。
楼主热帖

上一篇:梦中的尼采———作者:尹永平
下一篇:创世纪救世主---诺亚方舟 作者:尹永平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5

主题

15

帖子

1879

积分

庶吉士

Rank: 6Rank: 6

积分
1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