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478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46 | 回复0 | 2021-8-23 23:3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毒》
文/荒草

我,
总在南方的阴雨里,
徘徊。
风吹过,
衣摆,
夜是白衬衫上,
那一无言的诉说。


看灯下绵绵密密,
打在树丛中的,
寂寞的雨。
饮尽,
杯中的酒,
鸟落在窗台,
歌唱起孤身的快乐。


便将书收起吧,
静听午夜寂静的乐曲。
一阖昏眼,
向,
梦寻觅去。
莫问,
莫追,
将身齐拋去。
接下红豆江米的,
是盛毒的,
琉璃盖碗。



《山风》
文/心之帆

1                                   
我很久弥散的风
与你的海街几个窗口
我曾拥有你
也是浪轻拍礁石
海鸥与黄昏

2
你的眸子住着一扇窗
那是我穿过一间空旷的房间
阳光四溢

3
即使你呢喃细语
围绕我的高墙
仍被你的温柔驱散
山风山风
你可向往那云深处失落文明的
天空之城

4
我牵你手
曾穿街过壤与无尽雾
你凝住那时的夜色镜湖与一轮


5
不愿
不愿你孤零承受这人世间
不愿
不愿你一个人
蜷缩在某处
不愿
你需要的时候
我却不在

不愿你陷入慌乱的人潮
又愿你陷入我的慌乱

6
山风山风
总会有个人拉着每个时空组成
的月亮之花赠于你
不再为你逗留的人
也别怀念
可深情的人
总是眼底一刹那兜不住
那一刻

7
你是我的
如清脆的玻璃落地留下回响却
完好无损
如鸟儿起初在林上迂回
却是一阵疲倦开始
柔软的梦

8
我是你的
盐被分解开来铺在地上
咸咸的
最咸的
那不是我

9
山风也会远去那座山吧
我爱那一层层
雾染尽林间
最远树上贴得最紧的
两只鸟儿

10
想不起别的爱你的说辞
毕竟爱你的情话已被后人窃取
委屈的事呢
倒是有一件
不妨
偷偷告诉你
我私藏了一整个四季
又被爱你的另一个四季
覆盖了冬霜



《处暑》
文/鹿深

秋云飘逸呀,夏日的暑气从这天起
终于开始逐渐褪去,风久违了
带来抚去半山的舒爽,整个森林
惬意,披上一层金黄色的外衣

看飒爽的秋色铺陈而开,哪怕秋水
如镜,伴随着一场淅淅沥沥的雨
树叶片片飘落,营造一种专属
的安然,八月末的人间恰好静谧

秋姑娘就躲在这一片山河之静
化作稻荷神,赐予五谷丰登
写下送往春天的寄语,让来年的每
一个轮回,为了丰收都将甘之如饴



《这个夏天》
文/陈冰

我重复做一件事——
把体内的无数条河流
在右肘部折叠
摁死
这些勇敢的河流
像一支支敢死队
仿佛活着的目的
就是为了英勇赴死
它们听命于魔鬼
在右肩集结
顺着右臂
快速抵达指尖
然后凭空消失
发源于何地
消失于何处
不得而知
我猜想
河流们的理想
无非是
搬运我身上的水分
使我具备
和深冬的一棵芦苇
不分彼此的
资本
或积水成潭
等我跳下去
淹死自己



《做一朵圣洁的莲吧》
文/耿兵(上海)

终于   殷红的玫瑰里藏不下
秋风的秘密
一次一次将它吹入
夜的深腭
没有人理会
秋风中那道富含哲学的命题

像嗜酒如命的李白
点燃旺盛的火种
一块岩石的血性
不言自喻

经年的沉疴
在一场麋战后  丢盔弃甲
谁的盛年经不起夜雨的打磨

彼岸  容不下一丁点烟火
用眸子里仅存的篝火
为秋夜祈祷

这是艾米莉,迪金森
死亡后
留下最美的遗言
比如  爱情或者
流亡
总该从流浪者口中
得出宿命的苍凉


记住:这些苍老的植物

越是到深秋
便愈加孤独
像一匹白马驮着明月
这寡淡的修辞
似乎比一盃洌酒
更为多情

扶不起夜晚沉睡的谷粒
比一群鹧鸪沉重许多
一枚野山菊
并不能充满空阔的
山冈
所有的烈火
比暮秋的冷雨还要
凄凉

我的内心如此狭隘
那片倒立的芒刺
在幽暗的草丛里
野蛮生长

秋  还是没有卸下
死亡者的头颅
这些暗合着季节的植被
从不疏理我狂乱的
遐想

将稗草的一生
交于牧师吧
让他
随时待命


箫声

黄昏中的流水
如此温柔
像记忆中的皇妃
从经堂走下

没有人告诉我
我的城市杂草丛生
只在
背街小巷里
生长着一些茶色的玫瑰

靓丽的茉莉花
像一位绝情的女诗人
从海洋深处
剖析着满船的烈日

梵高的画卷里
也有野生的稗类
仿佛
在你沉默之后
便不再有晚风的入侵

红红的高粱地
我听到密集的枪声
马蹄    残旗   厮杀
还有那位红极一时的九儿

而我荒芜的词典里
空空如也


四大皆空

当蓝色的风暴从你的地平线
滑过
我并不能指认
一棵山株萸的萎顿
与时间无关


深海里那些没落的云朵
偶尔抱紧
深睡的浪花

谁在唤醒远方
渐远的鸦阵
谁守候在乌鸫栖息的洞穴

荒郊的庙宇
破败的寺院
和这些摇荡的经幌
让我更加肯定
所有的风
都有孤独的痕迹
唯有月光尚且圆满


死亡,像玫瑰花

这些黑色的籽粒
已从沉睡的田野中醒来
带着前世的伤悲  欲念   渴望   饥饿
在缓缓飞行

墨色的草原
足以见证蝴蝶花灿烂的一生
而我却不会从烈火中
沐浴更衣

趁着月色
诵一段兰若经吧
那些鬼狐
多么值得敬仰


请用你如水的身躯
为我
疗伤
治瘉我肿胀的额角

我是忏悔的
不信
你去秋夜
听雨



《今天有点美》
文/晓月清风

眼珠子淘气的蹦哒,硬是把眼皮子整开了,说好的再睡一会儿都没法子了。惹得鼻子哼哧哼哧直叫唤。嗓子眼还装着梦里的核桃仁呢,这下好了,卡得一口气把美梦给叫停了。

施施然起身,随手抓一把头上的乱草,指甲缝里多了一层油腻,哎呀妈呀,这娃也忒懒了,嘴咧咧往厕所跑,嘭的一声,脑瓜子疼的小眼泪直嚷嚷。玻璃门生气的折射出一缕阳光,诉说着我的力气之大,脑壳之硬。

白色毛巾被一只黑黝黝的爪子捞起,哦豁。这谁呀。一愣神间,看到了镜子里的一张黑黢黢的脸,哎呀妈呀。完犊子了,哇咔咔。硬是笑丢了爪里的毛巾,瞧着这镜子里的玩意儿,这是咋霍霍成女钟馗了。

嘿嘿。这个月也快整没了。那大棚下的凳子给人的灼热感已经深入股底了,那叫一个酸爽啊,差点没整个痔疮啥的。这不,行走在排查的路上,脚底的茧子也蹭蹭多了一层,硬是把意志给蹭的更强大了。

吐掉满口核桃仁儿,虽然它是梦里的东东。但也甜了我一个晚上不是么。真有点不舍得。看着它冲进水池,一愣神就没了。惹得眼珠子戳戳生光。总算是醒过来了。又是一条好汉的对着镜子挤眉弄眼。

躺躺呗,大脚丫子晃荡几下。哼哼。今天可以葛优躺嘞,管他食堂有没早餐嘞。反正我可以减减肥啥的。等我躺累了再和脑壳上的草窝理论。



《我像一只鹭鸶》
文/尤言

黄昏,云霞像
融化了的巧克力,丝丝润滑
站在浓稠的背景下,我像一只鹭鸶
独立 洁白
想起那曾许诺一生巧克力的人
如今只是煮好热气腾腾的白粥,等着我
他手中的玫瑰,早已被菜蔬代替
曾许给我的金苹果
如今仍像太阳一样挂在遥远的枝头
有些想法走着走着就变了
有些梦走着走着就丢了
奇怪的是我仍觉得幸福
一阵微风吹来,我像一只鹭鸶
飞过巧克力味的夜色,飞向
白粥和菜蔬的清气
遥远的金苹果,挂在遥远的枝头
偶尔在想像中,触碰一下
那种美丽



《有时空里飞翔》
文/耿兵(上海)

听不见风
就以另一种方式
贴进
你的身躯
那带着薰衣草的歌
被乌鸫的悲鸣掩盖着
从云海深处传出旧金属碰撞的声音

捂住胸膛吧
今夜的薄霜将怎样地演绎一场伤怀
或者
是从黑暗的底部
抽取一根坚硬的肋骨

我不再趋于夜晚的沉默
那些暗香就沦落在空气中
成为思念里痛彻心扉的注解

给我剑吧
我将在这裸露的山岩
陨落时带上你闪亮的羽毛
在时空里飞翔



《留不住的时光》
文/耿兵(上海)

黑夜
我隐身于一株古老的梨树
将旺盛的火焰藏身于狂乱的内心

唱歌 饮酒 然后
酩酊大醉
倒在这皑皑的雪中
呼吸着这细微的疼痛

那些蓝色的风暴总是在我陷入无助时
给我
磅礴的勇气和力量

我开始坠入一场汪洋的花事
用凶残的尾针蛰射进樱花的胸膛

空阔处
只有一席暖阳依然
伴我
轻轻入眠



《月牙儿》
——写在七夕
文/我心依然

昨夜,我梦见你了
两年了
这次你主动向我张开双臂
嘴角勾起
是春风,是风铃打破了窗台的寂寞

昨夜,我梦见你了
天上的牙床摇晃
幸福的衣袂在飘扬
所有孤独痛苦的石头被大地融化
我怎么能离开你
我的土地

我愿是鲜花上的那只蜜蜂
收起疲惫的翅膀
你是月牙儿
勾起我的相思



《江南燕》
文/邹吉梅(湖北宜都)

秋 扑面而来
风 捉襟唏嘘
屋檐下 风铃奏响了送别的序曲
叽叽 啾啾   
燕 齐齐聚集

是你啾啾 叽叽低语
悄悄带来春的讯息
门亭内 织柳衔泥
呢喃梁间两偎依

你是春之精灵
不远天涯苦旅
衔来春色绣锦衣
盛世美景 如你所期

你是江南第一燕
沐浴青阳 扶摇蓝天千万里
几多传奇 几多美誉
你的故事在我的课本里

今夜有约
你别故友 向南去
山叠嶂 路崎岖 更兼风和雨
几许遥念 几分忧虑
不知何日是归期

注:有感于翟秋白先生的“我是江南第一燕,为衔春色上云梢”诗句而作。



《大象》
文/白荫

几吨重的生命
负重了还要负重
增加重量的
还有蚂蚁
你也会带着它们
走向远方

你的世界里
森林 平原 高山
灰色粗糙的身体
好像是水泥
刚砌的砖墙
硕大的耳朵
是二片芭蕉大叶
狭长細小的眼睛
带来某种的善良
你脚底发出的频率
是在召唤
远处的伙伴

而在我的世界里
灯点亮的远方
黑暗里
只会更暗
你在远处
黑色的
长方形排列出的
是厚重的历史之墙
四千万年了
落叶枯枝里
你有多少次
默默的走向死亡
自己把自己埋葬



《中元节的纸火》
文/凡富堂

中元节的纸火
还未燃起
风雨就来了
飘摇的气势绵长
虽然没有预报的疯狂
却压住了虫鸣
也压住了一湖的蛙鸣
只余万物俱静
所有枝头垂着的雨滴
都是不能自抑的叹息
和着满天的风声雨声
倾诉着亲人的秘密
故乡的炊烟
在云烟里起落
饱含着深深的寂寞
沉在这场风雨里
又被一再压缩
能解开这个劫数的
也只有今天燃起的纸火



《怀疑》
文/双边散人

晴天白日
有暗香浮动
黑衣人反射着太阳光
被我发现
从旁门溜走

阴雨月夜
有薄雾弥漫
白衣人以光速
刺痛我的梦
神经被剑锋带过
也开始剧痛

我更怀疑
清晨
角落里我的诗集
有被翻过的痕迹
和黑白批注



《花事》
文/耿兵

曾经 我种下满山的玫瑰
或者是桃花
可这些熬不过四季的植被
怎能代替爱情
或者
是我不倦的深情

落雨了
我却不能将它移入暗室
给它们一片
小小的温存
任凭风吹日晒
这些弱小的植被
依旧开出一片靓丽的风景

那些精致的花朵
只会肆无忌惮地开进我的城市
每一个荒废的角落

当我泪流满面
你可曾见过
那阵忧伤的风里
花香阵阵
诚如   流金岁月中
夏花正浓



《卑微的稗子》
文/耿兵(上海)

透不过前世的暗夜
与沼泽
透不过昏暗与尘埃
像闪光的雨滴
落进你的阡陌   你的院落  你的长堤

或者
我一再沉睡   一再迷茫
陈述吧  倾诉吧
我将演绎成一只庄周的蝴蝶
站立在你的枝头
成为春天飘逸的云朵

舞蹈吧
最终我将成为你
重复的部分
在你灵魂里摇曳



《黄昏:已成为时光里沦落光芒》
文/耿兵(上海)

将南宋的三尺白绫再清洗一次
那废黩的贵妃明天
就要死亡了
我再一次流泪
再一次向辽阔的海洋
交出我悲切的身世

有过的爱情
流过的泪水
只是在麦子收割后
一记苍凉的明月
而那些浮动的喑香
一定是从你失去光泽的额角
发出

在我的城世
我听到烈风中战马的嘶鸣
午夜中
桂花落进
我紧闭的口中

所有的苦难潜伏在我仰望的山冈
在山冈与悬崖间
悬挂着一颗不灭的星辰
那是我泣血的灵魂
接受上帝的洗礼
而我只是顶礼膜拜
这明艳的山菊

甲板上传来阳光的脚步
像飞驰而来的闪电
在你经过的路口
逡巡

野风呵 如果你能慢些
我将卸下我的骨头
去庄严的天葬台
喂养凶猛的苍鹰

在你途经的巷道
唱出念你的经文
用满湖的白芷
参悟这六道轮回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477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479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