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外国诗人] 佩索阿:我被生活的讽刺性恐怖所淹没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32 | 回复0 | 2021-8-24 20:4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640?wx_fmt=jpeg.jpg

突然,仿佛是对命运作了一次外科手术,治疗古老盲症的手术取得了戏剧性成功,我从自己莫可名状的生活中抬起双眼,以便看清自己的存在形态。我看见了自己所做的一切,自己所想的一切,自己一直为之幻觉和疯狂的一切。我奇怪自己以前居然对这些视而不见,而且惊讶地发现过去一切中的我,在眼下看来并不是我。

我俯瞰自己以往的生活,如同它是一片平原向太阳延伸而去,偶有一些浮云将其隔断。我以一种形而上的震惊注意到、所有我确定无疑的动作、清晰无误的观念以及颠扑不破的目标,说到底都是如此的一无是处,不过是一种天生的醉梦,一种自然的疯狂,一种完全的盲目无知。我不曾演出过什么角色。我表演着自己。我仅仅只是那些动作,从来不是演员。

我所做过的和所想过的以及出任过的一切,是我加之于自己的一系列次等而且虚假的东西,因为我所有的行为都出自于那个他,我不过是把环境的力量拿来当作自己呼吸的空气。在这个重见光明的一刻,我突然成为了一个孤独者,发现那个他已经从他自居公民的国度里被放逐出境。在我一切思虑的深处,我并不是我。

640?wx_fmt=jpeg.jpg

我被一种生活的讽刺性恐怖所淹没,意识性存在的边界被一种沮丧所冲决。我知道自己从来什么也不是,只是谬误和错失。

我从没有活过,仅仅只是存在于自己将意识和思想注入时光的感觉之中。我的自我感觉不过是一个人睡醒之后满脑子的真正梦想,或者像眼睛习惯了监狱里微弱光线的一个人,靠地震获得了自由。

压在我身上的是突如其来的概念,反映着我个人存在的真正本性。这种本性一无所为,但是在我之所感和我之所见之间,造成了昏昏欲睡的旅行。压在我身上的东西,像是一道判决,不是判决我的死刑而是判决我明白一切。

一个人感到自己并不真正存在,而只有灵魂是真正实体,描述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了。我不知道有什么样的人类词语可以用来界定这种感觉。我不知道,我是真正像自己感觉的那样高烧,抑或我最终是在生活那里显现了睡梦中的高烧。

是的,我像一个旅行者,突然发现会已置身于一个陌生的小镇,对自己如何来到这里茫然无知,我提醒自己是一个记忆缺失症患者。已经失去了对以往生活的记忆,长时间里活得像另外一个人。
很多年以来——从生下来而且成为一个意识性存在的时候开始——我一直是别的什么人,而现在我突然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站在大桥的中端,眺望河水,比以前任何一刻都更确切地知道我存在着。但是,我不知道这个城镇,这些街道对于我来说十分新奇,而且,玄秘如不治之症。
就这样,我在桥上凭栏,等待着真实流过,这样我就可以重新得到我的零,我的虚构,我的智慧和自然的我。
640?wx_fmt=jpeg.jpg

这些仅仅是瞬间的事情,现在已经过去了。我注意到周围的家具,旧墙纸上的图案,还有透过玻璃窗斑斑灰垢的阳光。在这一刻我看到了真实。在这一刻我意识到自己是人们生存中的伟大人物。

我回忆人们的行为,人们的词语,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过于受到现实之神的诱惑,是否过于屈从于现实之神。他们对自己生活一无所知,对自己思想知之甚少,而他们如果要对自己有所顿悟,就要像我在这一纯粹开悟时刻做到的一样,突然抓住了莱布尼兹有关单原子元素的权威性概念,抓住了通向灵魂的魔法口令。于是,一道突然的光亮烧焦和毁灭了一切,把我们全身脱光乃至一丝不挂。
这仅仅是我从中看见了自己的短暂一瞬。现在好了,我甚至不能说我是什么。不管怎么样,虽然我并不知道其中真正的原因,我只是想要去睡觉了,因为我怀疑所有这一切的意义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睡觉。

作者:费尔南多•佩索阿,选自:《惶然录》韩少功译,上海文艺出版社。费尔南多•佩索阿:葡萄牙诗人作家,葡萄牙后期象征主义的代表人物。被誉为“欧洲现代主义的核心人物”,“杰出的经典作家”, “最能深化人们心灵”的写作者。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苏格拉底:论诗的灵感
下一篇:帕斯卡尔:认识自己的可悲是伟大的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