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原创现代诗歌投稿] 众神的审判(一)———作者:尹永平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38 | 回复0 | 2021-8-28 20:19: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是一首伟大的畅言诗,
这是一首自由的人性诗,
这是一首神灵的预言诗,
这是一束光,一滴眼泪,
一朵花,一个世界,
一个灵魂,一片阳光,
这首诗歌中的文字曾经得到但丁的亲吻,
每一个字都是,
但丁的灵魂曾经阅读过这篇诗歌,
每一个字都是,
但丁在这首诗歌中看到天国,也看到了地狱,
看到了基督,看到了穆罕默德,
看到了佛陀,也看到了众神,
看到了审判,众神的审判,
看到了诗人,诗人看到诗人。
但丁携我的手走过人生的一半旅程,
我紧紧追随他的身影和脚步,
在715年以后的时间里。

我的灵魂步入一片幽暗的森林,
这是因为我迷失了正确的路径,
啊,这森林是多么荒野,
多么险恶,多么举步维艰。
我无法说明我是如何步入其中,
我的灵魂当时是那么的睡眼朦胧,
我不知该何去何从。
幽暗的风吹起,
我的灵魂飘荡,
在安静的森林深处,
在昏黄的下弦月下,
我隐隐约约听到哭泣的声音,
于是我的灵魂迎着溯风往那哭声——
森林深处飘去,
哭声愈来愈大,愈来愈烈,
就像深夜里灵魂碎裂的声音。
在森林深处的深处,
我似乎看到高耸入云,与天齐肩的巨塔,
它像一个螺旋形的漏斗矗立在哪里,
塔基如山,塔顶似线,
直插云霄,望不到尽头,
四周的乌云翻涌,黑沙弥漫,雷电四射,
似乎众神的灵魂在塔的顶端仍着愤怒。
映着闪电的光线,
我看到巨塔的云端处有各种各类漆黑的门,
从门里隐隐约约透着明亮的光线,
而在每一个门的台阶下方,
都无一例外附有一座似有似无透明的悬桥,
而在悬桥的下方有红色的火,黑色的火,
有灼骨的盐汤,有狼牙一样的山脊,
在浓烈的黑色烟雾看不清的深处,
伴有惨烈的人类的非人叫声。
这样的场景真是让我惊恐莫名,
我是否来到不知名的地狱。

在巨塔的主门处,
有一个垂老的看门人,
而呜呜咽咽的哭声正是从他的嘴里发出,
那老人有白色的须发,赤足的双脚,
深邃的双眸中充满生灵的希望和死灵的安息,
脸上的肌肉被岁月的到雕刻的千沟百渠,
鼻子抽动着,扁平的嘴巴里发出低沉的呜咽声。
“垂暮的老人家,你为何在这里失声悲哭”,
我轻声问着那老人;

我在这里孤寂了很久,灵魂寂寞的长满野草,
我看到尘世的悲苦,人们流离失所,
不知该往何处,许多的灵魂找不到信仰的彼岸,
他们在天际间四处游走,妄想找到神灵的住所,
但是却徒劳无功,他们痛哭哀嚎,
我看到这一幕,也是心有感触,
我想让天际间的神灵快点审判他们,
好让他们结束痛苦,
到达灵魂信仰的那岸,
结束俗尘的旅程。


垂暮的老人,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又是何人??

这里是众神的驿站,也是众神安卧之处,
这里是众神涉足凡间的踏脚处,
也是众神审判世人的审判台。
你若问我这里是何处,
我告诉你,这门是神之门,
那塔叫做通天塔,塔内有城,那城是巴别城。
这塔高是九千米,直达众神的住所,
塔基边长是九百米,共有八层,
其外墙涂有颜色,最下层为黑色,
往上依次为橘红、红、金、黄、蓝、银、黑各色,
分别代表七星(日、月、火、水、木、金、土)。
通天塔顶上“建有大神庙,
里面有精致的大睡椅,铺陈华丽,
神殿内并无偶像……
神亲自进入殿内,躺在睡椅上休息。”
当众神醒来的时候,
就是审判日的到来。
在太阳王还没有统治世界之前,
我的灵魂就在这里守候,
我是众神驿站的第一个看门人,
我曾看到无数的星星和月亮,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在我身边升起,又落下,往复循环,
我的灵魂看到过空中花园的美景,
雄伟壮丽的宙斯神庙,
腓力斯丁人兴起和衰亡,
巨石阵的倒塌和印加帝国的失落。
我生前的灵魂在伯罗奔尼撒半岛滋生,
我是第一个滋生灵魂的肉体,
人类的灵魂和万物是相通的,
而一个人的肉身灭亡后灵魂会进入另一个载体中生存,
我的灵魂在万物中穿梭,无休止的行进,
众神看到我永生的灵魂,
于是唤我看守永恒之门,
你若问我是谁,
我告诉你,我尘世的名姓唤作毕达哥拉斯。

我惊叹莫名,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古希腊贤者的灵魂,
我微微鞠躬向那灵魂致意。
垂暮的老人,
人类为什么会具有灵魂??
我询问古希腊贤者的灵魂。
你应该望过,在晴天的时候你扑打衣服,
灰尘隐藏在破旧的棉絮衣服中,
就像人类的灵魂隐藏在肉体中一样,
当我们在阳光下敲打曝晒的时候,
灰尘就会脱离衣服,而蒸发出来,漂浮半空,
就像人类的灵魂在肉体消亡后,挣脱出来一样。
灵魂是存在的,而且人类的灵魂不是那种无意识的存在,
而是有记忆的存在。
当然灵魂不是永恒恒定的,不消散的,
而且这种记忆和意识也不是永恒存在的,
所有的一切灰尘和灵魂只能保持在一个持续的时间内,
越过这个时限,所有的东西都会消亡,转化,转世。
就像灰尘的漂浮,蒸发,坠落,静止,消失一样,
灵魂也具有这个属性。毕达哥拉斯说

古代埃及人是十分出色的制造玻璃小瓶和装饰品的艺术家,
而且他们经常制造出一层一层不同的颜色,
吹制玻璃器皿,制造玻璃器皿真是古代埃及人伟大的智慧结晶,
他们拿一团呈半流质状的热熔化玻璃,
把气吹进去来制成一个中空的容器,
大容器被吹制出来,经弄平后就成为一片色彩斑斓的玻璃。
另一位白袍的老人手拿透明的物体走了过来。

古希腊三贤的苏格拉底,
你的出现真是让灵魂山惊诧,
毕达哥拉斯说

那白袍的老人点了点头,
继续微笑着说,
在夏天的时候,人类的恒温一般大约保持在36度左右,
在我们的手心出汗后,如果我们把自己的手印在玻璃上面,
玻璃之上根据人类热量和能量的缘故,
而在玻璃上留下痕迹,这个痕迹就是人类的灵魂,
但几秒钟后,这痕迹会随着空气冷却的缘故,
而把手印的热量和能量蒸发消失。
所以人类是有灵魂的,
而人类的灵魂是以热量和能量而存在的,
当供应热量和能量的肉体死亡后,
其灵魂以及灵魂意识可以保持一个短暂的存在,
但是这个短暂是有多久,
我现在还无法判定。
说着苏格拉底拿出手里那块色彩斑斓的镜子,
把自己的手印印了上去,
那镜子上出现了清晰的指印,
但是在灵魂山清风的吹拂下,
那手印慢慢的淡化,
最后消失不见。

诗人也微微鞠躬说,
是不是人类肉体的客观存在是以其本身的能量和热量存在的,
人类本身的循环体系和器官为人的能量承载了螺丝作用。
一把烧红的铁块在炉箱内会持续加热,
但是在空气之中,会慢慢冷却。
人类的灵魂在其肉体之中是持续加热,
提供能量和热量而存在的,
当人类死亡之后,其身体体系螺丝不在为灵魂提供能量和热量,
那么就相当于烧红的铁块暴露在空气之中,
被冷却一样。

是的,那白袍的老人苏格拉底认同的说,
另外由于人类灵魂的热量和热能的不同,
加上受客观环境以及人类肉体死亡后灵魂的潜意识记忆影响等等,
决定了人类的灵魂有的可以相对存在一个较长时间段,
而有的会随即被磁场所吸收和蒸发。
当然这种吸收和蒸发并不代表人类的灵魂就永远的消失不见,
或许它会以人类某种无法解读和观察的情况下,
继续存在那里。
继续以玻璃上的手指印为证,
当手印的能量和热量彻底被冷空气蒸发消失后,
我们说手印不见了,
就想当然的认为灵魂不见了,
但是玻璃上面人类看不见的指纹还在那里。
灵魂在热量和能量被蒸发以后,
下一步的转换是什么,
我还不得而知。
或者是灵魂继续存在,
只是人类的肉眼永远的看不到而已。
或者灵魂彻底蒸发,彻底永恒消失不见。
更或者说地球作为一个巨大的能量场和热量、磁力场,
人类的灵魂被地球的能量场所吸收,
通过磁力集束发射,将人类的灵魂轮回到第二宇宙体系之外的世界了。
当然其中一些灵魂轮回在我们当前的世界,
并持续的存活着,并保留着相对的前世的记忆和环境。

作为一个失去生命的灵魂,
为什么我们可以在灵魂山上,
看到,摸到,嗅到,听到这些纷繁的景象,
并且可以面对面的和灵魂交流和沟通,
灵魂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居处和形成??
诗人问。

这里叫假死界,也就是灵魂界,
就是说通往死亡跟复活的灵界点,
这里面只有寂寞与空虚,
会让人倍感压抑,
就像被困在狭小的井里,又像是站在悬崖边,
这里面你可以听到任何声音,闻到任何味道,
而且你的眼睛能够看到的是,
你自己内心最害怕的和最喜欢的东西,
并且这个东西会被无限放大,
受不了的人会被打回到现实世界,也就是复活,
喜欢这里的人,会被其吸引的带到天堂或者地狱。
人类在临死亡之时,会用自己的天眼感官接触到许多东西,
其实这些东西都是人类大脑的潜意识和记忆力,所看到的东西,
当然这个看,不是用眼看,
而是一种潜意识记忆所扩展延伸和扭曲看到的东西。
它和前世人们口口相传的东西进行了定义存在,
以及和未知空间的后世的某些东西进行了扭曲存在。
人类的这种临死界所接触到的一切,
就像是人类的夜晚休息肉体的一种浅睡眠一样,
当人类在浅睡眠之下,
会对白天即前世的一些已知的东西在睡眠之中进行定义存在,
也会对黑夜即后世的一些未知的东西进行自我扭曲式的理解和诠释,
根据自我的世界观,价值观和宗教信仰观,
对未知的东西进行解释和解读。
而同理人类在临死界用天眼所看到的一切东西,
都是人类灵魂的一种浅睡眠,
即人类没有达到一种真正的死亡状态,
而是人类灵魂意识思想的一种挣扎,
而这种挣扎不应该是人类真正死亡后的真实镜像。
换言之,人类的死亡没有真像,
这应该是最后的结论了。

那么这个世界真的具有无限的神灵和伟大造物主吗??
我们都是他的受创物吗??
诗人问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于你,
但是如果你游历过这个灵魂山,
自然会得到答案和结论。
我只能这样告诉你,
或者说这个世界,不这个宇宙,
不这个极限宇宙可能存在着伟大的造物主,
操纵和控制着我们的世界和人类的命运,
我们当前不可而知,
所以现在人类最好的选择就是,
乖乖的依偎在信仰和神的怀抱,
让灵魂寻求到寄宿地进行安息。
人类当前需要用已知的世界去诠释未知的世界,别无他法,
因为活着的人永远无法经历那个未知的空间,
而死去的人又不会回来告诉我们这个秘密。
但是我还是认为,人类还是信奉灵魂和神灵为妙,
乖乖的在神灵的臂膀下安息,
因为人类的死亡或许,难道不是神灵的有意主导吗?
苏格拉底低声说。
楼主热帖

上一篇:众人的孩子———作者:尹永平
下一篇:众神的审判(二)———作者:尹永平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5

主题

15

帖子

1735

积分

庶吉士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