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原创现代诗歌投稿] 众神的审判(二)———作者:尹永平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48 | 回复0 | 2021-8-28 20:21: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我还没有开口之前,
远远的传来
那悬桥之下狼牙似的山丘陡起之处,
一头身躯轻巧、矫健异常的七头妖兽募地窜出,
它浑身上下,被五彩斑斓的毛皮裹住,
冲我发出撕裂的吼声。
请不要惊惧,这是地狱的七头妖兽,
专门撕裂犯禁的灵魂,
它名曰七头:一头傲慢,一头嫉妒,一头忿怒,
一头懒惰,一头贪财,一头贪食,一头食色。
众神的门它进不去,
只有经过众神审判过的灵魂才能归它撕裂,
它饥渴的肠胃需要那些错位的灵魂去填充和满足。
毕达哥拉斯说

我收回惊惧的目光,
用专注的眼神望着那毕达哥拉斯的灵魂问,
在这个灵魂山上居住了多少灵魂??
他们的职责是什么??

这里有太多,太多的魂魄,
天上的星星有多少,这里的魂魄就有多少,
和我同时代的有苏格拉底、柏拉图,
泰勒斯、芝诺、西塞罗、维吉尔、贺拉斯,
奥维德、欧几里德、阿维森那、阿威罗伊,
当然还有诗王之王荷马。
众神将不同的门授予不同的灵魂,
交由他们看守,
在审判日到来的时候,
会询问他们的意见,进行深思和裁决。
毕达哥拉斯说

我很奇怪为什么希腊三杰的亚里士多德为何你没有提及??

和我同一时代的亚里士多德也是一位贤人,
在生前我们曾经讨论过很多哲学上的问题,
但是在灵魂意识上我们存在很多的问题,
亚里士多德认为人的灵魂会死,
人的灵魂不能离开肉体单独存在,
它会随着死灭而消失不见,
就像没有眼睛,就没有视觉,
没有笛子,就没有笛音,
灵魂是蜡块,受热后就会蒸发,消融不见,
所以亚里士多德的灵魂不属于这里。
苏格拉底说

诗人哀思,我又失去了一次和伟大灵魂沟通的机会,
可是为什么我的灵魂却来到这里??

你是被众神选中的灵魂,
你是那世上唯一一个挣脱束缚,
而单独存在的灵魂,
那俗世的王权对你没有束缚力,
那俗世的神灵你已看透,
众神的恩赐给予你特别的灵魂,
你将成为众人的指引。
当审判日到来的时候,
你也将步入那神殿,
进行旁观和记录。
毕达哥拉斯说

我并不喜欢这城池,
也不喜欢那受膏者以及他父,
是他变乱了人类的灵魂和言语,
让地上的人们互相争斗,至死不休。
他赶人类出那园子,
又蛊惑人类开启那魔盒,
让世人受灾受难。
虽然他为世人流过血,赎过罪,
但是我们依旧无法回到那园子。
你见过摔坏的镜子进行粘贴,
还能明亮如初吗??
诗人说,我对神没有好感,神在分化我们,
他害怕我们统一,害怕我们站在他的肩头,
他让我们恐惧,膜拜他,敬服于他。
而他却利用我们的恐惧奴役我们,
不给我们自由。
诗人说

众神有众神的位置,
众神有众神的信息和数,
物质以信息的形式表现,数即信息,
任何存在实体都可以用数来代表。
神是万能的,但它从来不会将所知和那数告诉世人,
如果神的信息及那数和众人相同,
那么众人就会变成众神,
众神就会失去自己的位置,
信与不信神,信哪位神?
应该是每一个灵魂自己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确定自己信与不信,或者信哪一位神的权利。
所以,选择哪一位都没有关系,
其实万物的本源就是信与不信。
你喜不喜那受膏者及他父,
他们也会一直存在,
不会因你们的喜与不喜,
而抹杀他们,
你信与不信这城池,
这城也一直都在,
重要的是你的灵魂在哪里??
毕达哥拉斯说

诗人说你和三千多年古代中国的老子所思所想是一样的,
他也是用数字解读世界的,
他认为的是“道”生一,一生万物,
你创立了人死后的灵魂世界,
而老子提出了人生前的逍遥世界,
你是阴面,他是阳面,
你认为数是神,他认为道是神,
有时候东西方的历史源头是不谋而合的。
可是我无法理解众神为何放逐自己的子民出那园子,
如果众神爱自己的子民,
就不会让自己的子民在尘世过颠沛流离的生活,
就不会让自己子民的灵魂坠入地狱。
难道人类不该吃那果子吗??
难道人类只是众神的玩偶吗??
难道人类不该拥有自己的意识吗??
在众神的花园中人类有“自我”的概念吗??
人类浑噩而来,浑噩而生,
吃那苹果是错误的吗??
让众人浑噩,没有自我意识,
任凭众神摆布,
诱使众人犯罪,
让世人在凡间跌的头破血流,
然后让人子去救赎、审判世人的罪,
众人的罪难道不是众神的唆使而生??
所以我不相信他——受膏者以及他父。
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写过一首诗,
是赞美众人和他们的自由意志的,
我现在念给你听:
安谧的世界,祥云缭绕,
竖笛的声音,悠扬清亮,
上帝的羊羔洁白透亮,
天使的光环,威严端庄,
基路伯天使巡查人间,舞动四面转动发火的剑,
冷眼遥望被逐出伊甸园的“尘土”。
这里是上帝的住所,
这是是众神的天堂。
众神都在传颂耶和华的仁慈,
耳边传来普罗米修斯痛苦的嚎叫;
众神都在歌唱耶和华的光明,
坠天使在黑暗里磨着獠牙;
众神都在敬服耶和华的仁爱,
潮湿阴冷的土层里刚刚游走的蛇;
众神都在膜拜耶和华的伟大,
伊甸园下传来众人的呐喊。
那呐喊声响天震地,合着普罗米修斯痛苦的声音,
那呐喊声响天震地,合着坠天使摩擦獠牙的声音,
那呐喊声响天震地,合着那蛇行走土层沙沙的声音。
众神的威严端庄不在保留,
他们惊恐失措涌向上帝的行宫,
我主,耶和华呀,你是否听到下界的呐喊声音??
卑微,贱若尘土,亚当的逆子们想做些什么??
我主,耶和华,他们要建城,他们要立塔,
他们要塔顶通天,以宣扬众人之父的大名。
他们要把塔建到伊甸园的高度,然后把脚伸到这里来。
贱若尘土的蚁民,怎么可以把脚伸到这里高贵的地方来。
我赐给他们园子,他们却偏听蛊惑偷食禁果,
忘却我的禁令和威严,他们已经不配成为众神之子。
我主,耶和华呀,他们颂传你禁锢人欲,
控制意识,捆绑思想,束缚自由,
立誓要推翻你。
我不是变乱他们的口音,
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
不知道善恶,让他们彼此争斗和战争,
我变乱他们的思想、历史、文化、信仰,
让他们盲目而不自知,
永作造物主仆人的,
他们怎么可能破除这一切???
我主,耶和华,
我看到他们左手捧菊(花),右手握(孔雀)翎,
载歌载舞,誓言要建城立塔,
把我主困在囚笼,和众生平等。
荒唐、愚蠢、迷顽不化的灰尘,
亚当的孽子,
他们是怎么解开因语言不通而形成的意识隔阂的,
这伙需要用鞭子鞭挞的尘土;
难道他们没有看到捆绑在高加索山的普罗米修斯所受到的痛楚吗,
难道他们没有看到在坠落在三十三离天地域里坠天使所受到的煎熬吗,
难道他们没有看到终生游走在黑暗天际暗无天日不见光明的蝮蛇吗??
这伙需要鞭挞的贼,想改变什么??
还不认命吗??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主啊,我看到他们用信仰守护心灵,塑造灵魂,
用仁义和平编制头脑,
他们统一起来,不再战斗,不再流血;
他们把幼小、老弱进行照顾,把伤残进行医治;
他们抚慰生者,安息亡者,他们对每一个灵魂,
都敬若野菊,任其自由、灿烂。
他们高举着自由的火炬,要焚天了。
主啊,我们该怎么办??
那城可有姓?那塔可有名?
主啊,那城为自由城,那塔为巴别塔。
。。。。。。。。。。
那受膏者以及乃父,
始终把自己放在神灵的高高位置,
他们惧怕众人的集结,
而分散众人的力量,
他们变乱众人的语言,蒙蔽愚化众人的意识,
让众人敬服于神灵,
他们害怕到那一日众人建成自由之塔,
众人的脚会伸足于此,
他们的祭坛会坍塌,
神灵会湮灭。

说的对极了,
看来诗人的桂冠要让与你了。
在爱琴文明兴起的时候,
那时候那里有基督的痕迹,
我现在想起米诺斯手握雷神之锤统治克里特岛的景象来,
和他那噬吃七对童男童女心肝人身牛头的妖兽儿子,
当雅典国王爱琴的儿子忒修斯在阿里阿德涅公主的帮助下,
穿过米诺斯迷宫,把剑送进妖兽的心肺时,
我们的神灵在那里,
在爱琴海的黑帆和白帆里。
当人类杀死邪恶的神灵时,
人类就是神灵,
灵魂山上哪里需要基督的痕迹。

生着翅膀的语言,别人谈话中的只言片语就长着翅膀,
它们宛如蝴蝶在空中飞来飞去,趁它们飞过身边一把逮住,那真是件乐事.
打断诗人之间的谈话,你们是否乐意。
从远远的小亚细亚的斯弥尔纳走来古希腊第一诗人荷马,
来到了这里。
诗人和那看门人都微微向那盲眼的诗人致敬,
你的到来让整个灵魂山都微微颤栗,
那《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创造者,
曾经是希腊时代的“粮食”,
很多的希腊诗人和哲人都愿意倾听你的言语,
生着翅膀的语言今天流进我的耳中,
是我们的荣幸,
请允许我再一次想你致敬,
诗人微微低头说。

伟大辉煌的特洛伊战争,
愤怒的阿喀琉斯,“特洛伊的城墙”赫克托尔,
墨诺提俄斯之子帕特洛克罗斯,
希腊诸王之王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
还有诱导美丽的海伦公主远走他国的帕里斯,
当众多的群蚁被战神阿喀琉斯焚烧时,
当“特洛伊的城墙”赫克托尔被阿喀琉斯击败时,
那真是一场众神之战。
阿基琉斯是为荣誉、尊严和责任而战,
赫克托耳是为他的国家、人民以及荣誉而战,
当卓越的阿基琉斯把赫克托耳的尸体交还给普里阿摩斯时,
当赫克托耳摘下让婴儿害怕的头盔上的铜和那狰狞地对他点头的鬃饰,
亲吻婴儿的脸孔时,
什么是神,这就是神,
人类是有血性和热血,有感情的动物,
人类有荣誉、有责任、有尊严,
而神灵具备什么,它们没有皮囊,没有热血,
没有责任,只有空空的灵魂,
灵魂山的神灵懂的什么才是人类??
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
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不是吗??
荷马睁开碧蓝的眼睛,问那塔,
有一天我们会把他们的塔踩在脚下,
迎着自由的风,鸟儿欢快的唱着,不被任何神灵奴役,
人是要做人的。

诗人震惊的问,
你不是瞽眼,无法看清事物吗??
而上帝的圣子让你在这里看守灵魂山,
你不认可神灵,
为什么你的灵魂能进入到这里。

在俗尘里我是一个瞎子,不错,
但是灵魂是有眼睛的,
灵魂并不受视觉、味觉、触觉、听觉的影响,
你几时见到过有瞎眼的灵魂。
不仅我的灵魂在这里,
那反基督者尼采、罗素也在这里。
神灵只能审判灵魂,
但是他无法阻挡灵魂的自由思想,
永远也无法阻挡。
上帝死了,上帝死了,
我看到那叫尼采的灵魂抱着头一路叫嚷着,
人类的神灵大厦已经倾塌,
活着的人都是唯利是图的行尸走肉,
他们残忍、杀戮、冷血、残酷,
以人肉为羹,以人血为饮,
都会下地狱的,
全部一个都逃不了,
我的马那,我要抱着我的马哭,
在众人下地狱之前,我要哭,
谁能救救世人呀,
可怜的世人呀,
神也无法救助你们。

尼采的灵魂一路飘的很快,
他像风一样旋转不停,
忽东忽西,
声音忽大忽小。

你们在灵魂山都是做什么的,
看门人,毕达哥拉斯咳了一声说,
我们都是看门人,这里本是百门之都,
通天塔的神之门有很多。

我不是基督的看门人,
如果魔鬼来敲门的话,
我就开门,让他进来,为所欲为,
我不相信基督,但是我有灵魂。
尼采的声音又飘过来,
站在诗人的身后。

尼采,你疯了,毕达哥拉斯说;
你认为我是正常的吗??尼采说,
神抛弃了人,人推倒了神,
神灵和世人都是疯子,
为什么你要我做正常的人。

毕达哥拉斯向诗人打着手势说,
对于神灵的种种议论,
我只是一个看门人,
一个灵魂的看门人,
我无法做出结论。
诗人啊,如果你有什么问题,
可以进那城亲口去问,
用自己的眼、自己的嘴,自己的耳,
用自己的手和脚走到神的安卧处,
去问他们。

诗人说我不是基督信徒,
但是我认可受膏者的价值和地位,
我只是带着疑惑和对上帝的不解,
而形成固执的偏见。
你说的对,
要想过河,必须自己亲自下水。
那么请允许我和众位伟大的灵魂离别一会,
等我回来,我愿意继续聆听你们的妙音。

等你回来,或许已经是世界末日了,
你那里还能等得到我们,
尼采说。

诗人转身微笑说,
伟大的灵魂,和你同一时代有一个叫做马克思的,
你对他的印象和著作如何看待??

马克思永远都对发生在阳光下的事视而不见,
所以我永不阅读这个人的书。”
他的理论就像是冰块,
他是一个偏执而又狂妄的人。
尼采说,你永远想不到他的灵魂在哪里,
你也想不到他做过什么事情。

谢谢你的垂询,
我会牢记在心。
那么各位伟大的灵魂,
我们暂别一会,
看看事物的发展会偏向哪里。

荷马说既然相遇,我有一物相送,
这是我在俗尘柱路用的木杖,
或许你在这里会有所用处。
此生如临深渊,欲望也星光满天。
你要小心地走过去,不要旁顾,不必多言。
你是特殊的灵魂,
荷马意味深长的说。

接过木杖,众人散去,
诗人开始沿那悬桥,
向那城门走去。
从那悬桥之上向下望去,
令人目眩神迷,
冲天的火,凄厉的叫声,
痛苦的哀嚎,妖兽吞噬肉体的撕裂声,
这里真是不幸,
他们之中不知是否人人都是罪有应得。
诗人想着来到那涂着黑色铁门前,
在没有推门前,
一声狮子的吼声在诗人的耳边响起,
一个人身狮面的怪兽吼叫着向诗人身上扑来。
诗人着急,这是什么妖兽,
难道还没进门众神就审判我进这狮口吗??
情急之下,诗人用荷马给予的木杖刺向狮口,
嘴里念着,你这该死的畜生,
不长眼的怪物,难道你能阻挡众人进这塔,进这城的决心吗??
你猖狂一时,早晚会坠下地狱,尸骨无存。
那狮面兽看到诗人伸出的木杖,
就像看到烧红的烙铁,
露出惧怕的神情,
它退后几步,然后疾风般的逃离了。
诗人感叹说,妖物怎么能战胜世人,
世人只要一心,管他什么东西都能摧朽拉枯的破除。
啊,我就要进门了,
不知道这门内的景象如何,
众神是在安卧,还是在清醒,
不知里面是否有铺陈华丽精致的大睡椅,
旁边的金桌子上是否有永不熄灭的神灵的灯??
楼主热帖

上一篇:众神的审判(一)———作者:尹永平
下一篇:众神的审判(三)———作者:尹永平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5

主题

15

帖子

1879

积分

庶吉士

Rank: 6Rank: 6

积分
1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