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原创现代诗歌投稿] 众神的审判(三)———作者:尹永平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30 | 回复0 | 2021-8-28 20:23: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门被诗人推开,大殿内似乎空无一人,
漆黑不见五指,随着塔外闪电霹雳的轰击,
诗人隐约从神的天国看到地狱的景象,
黑暗的无底坑,有不死的虫和不灭的火焚烧,
地狱的魔王用炽燃锯斧沿线锯割人们的肉体,
让血肉淋漓内脏横流,使人昼夜永远受痛苦;
其中众生被如羊头状的两座山猛烈撞击碾碎,
或在巨大铁砧上被铁锤锤打,或在铁臼中被碓磨成泥,
骨肉尽碎血流成河,于哀号惨呼中复复生死;
其中众生皆在炽燃铁屋,睁大凸怖之眼,强忍剧苦惊号狂奔,
但十方毫无出路,因绝望痛苦而惨厉哀叫;
其中众生不仅被烤炙燃烧刺贯割截,
且被狱卒用炽热铁水烊铜灌口,
顺次烧融喉舌内脏后溶液混着血肉从九门流出,
又被三叉戟从肛门纵贯身体刺穿头顶双肩,
之后又往伤口中倒入炽红溶液,惨不忍睹;
在高广二万由旬的铁屋里猛火常劫不息,
无数巨大铜锅中充满沸腾的铁水熔铜,四方都有猛火燃烧,
其中众生被煎熬烧煮翻腾搅拌,
由内而外皮肉骨血处处与熔浆炽火混为一体,
其剧苦刹那不停直至劫尽,其后又由业风吹拂而复生。
诗人战栗惊悚说这是神的殿,还是魔的狱,
我是否推错了门,踏错了地??

诗人说完,大殿内景象明亮起来,
地狱的幻象如流水一般消逝。
这里当然是神的殿,不是魔的狱,
远来的诗人,你刚刚看到的是众神的炼狱,
凡有罪业者,皆投入此中,
往复炼化,不循不止。
诗人这时候看到在大殿内四方都有人像,
在大殿的西北部有一人,
清瘦的面庞,披散的长发,络腮的胡子,深邃的双眼,
肩扛十字架,头顶光环。
大殿的西南部有一人,
无法看清面容,身穿长袍,衣服整齐,
只是在衣服的下摆绣有新月般的标志。
大殿的南部似有似无有一人,
形体虚幻,五彩流动,
宝象庄严,神情慈悲。
在大殿的上方、四周好像有无穷多的神灵,
遍布整个神殿。
诗人惊叹我走之前,
毕达哥拉斯曾对我说过,众神不是一,而是数,
我还不解其意,看来众神是众神,不是单一。

在基督徒眼中耶稣是真神,
在伊斯兰徒眼中,穆罕默迪是真神,
在佛教徒眼中佛是真神,
每一个人都是真神。
每一个神都是唯一的,
这就像是在恋爱的人眼中,彼此都是唯一的一样,
你的唯一并不能妨碍别人的唯一存在。
基督看出诗人的疑惑,解释说。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在众神的居所,
看到地狱的景象,
是否审判日即将到来??

神灵和魔王一线之隔,
撒旦是因为骄傲及贪欲和我父一线之隔,
伊卜里斯是因为聪明及强横和安拉一线之隔,
众神众魔一线之隔,
先看到魔,才能看到神,
镜子有阴面和阳面,
月神有盈就有亏。
远来的灵魂,听说你在塔外记妄言诗,
述巴别城,要把人子的脚踩到神灵的禁区,
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

诗人向基督致意鞠躬,微微低头,
我不解的是,众神的审判为何而来,
如果人有罪,为什么当初不把人类创造的完美,而让他们犯罪??
为什么众神把人类赶离园子,
又利用天国来诱惑他们,
这和四足的蛇诱惑亚当的肋骨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不能直接把天国给予他们,
而要用天国来奴役世人服从你们的意志??

什么是天国,天国在哪里,
不经过流汗,你是否觉得食物甜美,
不经过攀越,你是否觉得山高。
众神轻易施与的事物,你们是否会珍惜,
你们轻易得到的事物,是否会在乎。
人不完美,神也不完美,
完美是人和神的一种诱惑,完美并不存在。
制造众神的宇宙是完美的吗,
太阳中的黑子,你们能剔除吗,
你们的尾巴全部斩断了吗??
天国是人们内心善的象征,
而地狱却是惩恶的代表,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众神拿善良去奴役世人的,
被奴役是因为人们的内心有恶,
不辨是非,不解意识,
他们是被世俗奴役,而不是被神奴役,
神灵不是暴君,神灵是守护者,
那些奴役世人的神灵,是世俗的恶神,
恶的神和善的神一线之隔,
并不是我们。

那么神就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吗??
神就任凭自己的子民受苦受难,而不去施救吗??

神承担神的责任,人子也要承担人子的责任,
所以每一世的众神审判,神都必须要流血,
而人子的灵魂也必须聚集在这里进行宣判,
当神的血和人子的血流经一处的时候,
预示着宣判完成,誓约建立,
上天国的进天国,下地狱的下地狱,
无一例外。

大殿的西南部那先知的灵魂穆罕默德苦笑说,
每一次众神的审判,人子们首先诘问的都是我,
似乎我的教义在人间划出血腥的红线。

诗人说,你敢说那不是你的教义所画的吗??
你敢说那不是你的教民所为吗??
你敢说你没有奴役世人吗??
你让人子们五功三拜,人子们敬服膜拜于你,
强化你神的位置和不可置疑的权威,
奴化人们的自由意识,
你对外排斥外教和普世文明,
对内用石刑处死不敬服你的人子,
你建立神的绝对权威和王的绝对统治,
你有什么可辩解的???
至少我们没有看到一个犹太人,去毁掉别人的教堂;
至少我们没有看到一个犹太人,用杀人来表达抗议;
至少我们也没有看到一个佛教徒,去烧毁清真寺,去杀穆斯林。
只有穆斯林,只有你的教徒,
用烧毁人家的教堂、杀人,来捍卫他们的信仰。
教义宗旨是引导人向善的,没有要么信我,要么去死的教义。
宗教神灵是做人哲学,可以作为智慧来源,
好宗教是引导人向善的,好的神灵是给人守护和慰藉的,
打着宗教的幌子为人性阴暗面开脱并去实现个人野心烧杀抢劫,就是邪教,
打着神灵的幌子让他人血流成河,就是恶神。
你可以有自己的信仰,自己的神灵,可是不能傷及無辜。
否則,你的一切都是孽!
伊斯兰你在要求世人尊敬你们之前,
必须问自己,可以向世界贡献什么??
穆罕默德你在光大你的教义之前,
要问自己,你为人类做出了什么??
你在这个世界用血划了红线、红线。

暴力、杀戮并不是我建立教义时的崇拜,
恰恰相反我所要倡导和建立的,
是人心中的敬畏和仁爱,
信道者、犹太教徒、基督教徒、拜星教徒,
凡信真主和末日,并且行善的,
将来在主那里必得享受自己的报酬,
他们将来没有恐惧,也不忧愁。”(古兰经2:62)
我曾亲口告诉人子们摈弃狭隘的宗派观念,
只要人心向善,人类的归宿就是天堂。
我还亲口告诉人子们全人类都是阿丹的子孙,是手足兄弟
——无论人类是相互仇恨,还是相互关爱,
这一种血缘关系是无法改变的。
我在解放麦加的时候,仅仅处死了四个罪大恶极的敌人,
而数以万计手上曾经沾满穆斯林的鲜血,
在战场上与穆斯林刀刃相见的多神教徒被释放,
我对他们说:“今天,你们获得自由了!
如果你们愿意归依伊斯兰,
那好,你和你的人民将和我们兄弟一样;
如果你们不愿意那样做,我们决不强迫。
你们绝不会受到伤害。
我们会友好地对待你们。
如果连这一点你们仍不能接受,
那就让我们战斗,由真主来决定。
我发誓伊斯兰历史上没有过类似于中世纪欧洲那样野蛮的宗教裁判所;
没有过类似于天主教对异端分子的烈火焚烧;
尽管穆斯林军队曾经驰骋于欧亚非三大陆,
但没有发生过任何一次类似于蒙古军队和基督教十字军那样对无辜平民的屠杀
——我们让被征服地的人民自由选择自己的信仰,
获得人身安全保障的权力。
我的仁爱、和平才是伊斯兰教真正的教义。

诗人凝望着穆罕默德的灵魂,
哪里隐隐约约的站了许多的灵魂,
看到他的身后聚集了众多不属于伊斯兰教义的魂魄,
都是被极端伊斯兰斩首的灵魂,
他们中有美国人彼得卡西格、史蒂芬·J·索特洛夫、史蒂文?索特罗夫、
英国人艾伦·亨宁、戴维·考索恩·海恩斯、日本人后藤健二、汤川遥菜,
还有中国人樊京辉,
还有911中,众多死难者的灵魂,
穆罕默迪说,我已经审判过他们的灵魂,
他们无罪,而杀人者有罪。

诗人说这样有什么意义,血已经流出来了,
肉体已经湮灭,你的无罪对于他们的——
亲属、孩子、妻子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意义吗??
你的教徒是秉承你的教义而杀人,
罪应该算在谁的身上,血应该由谁流出??
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

勿杀孩童,勿杀老人,
勿毁寺庙或教堂,勿毁房屋,
勿杀逃兵,勿杀妇女,
勿杀病患,勿杀僧侣或牧师,
勿辱逝者,勿杀动物(食用除外),
善待并供食俘虏,勿强迫他人皈依。”
这就是伊斯兰,诗人啊,
你可以按照这个标准去衡量那些人是不是穆斯林,
是不是我的信徒。
穆罕默德说那诗人你是否愿意听我的宣判后,
再进行议论。
穆罕默德说秉承我教义的教民,
我在众神的天国中向你们说我的喻义,
我让你们建天上的国,不是建地上的国,
地上的人们要和睦,互敬互爱。
你们将他人的灵魂和生命献祭于我,我不需要
,我告语过你们不得杀人,
将来有一天,你们流他人的血,我会流你们的血,
你们将不得进我的门,
你们连被审判的资格也将失去,
我会直接仍你们进入火狱,
是谁告诉你们我的教义是用来杀人的,
我的宗教是用来审判的。
异教徒是我们的朋友,不是敌人,
如果他们作恶,自然有我来审判他们的灵魂和肉体,
你们如何敢借我的手,借我的口,借我的眼,去剥夺他人的生命。
或许你们会问,不杀死罪恶的异教徒,我怎么审判他们的灵魂。
我告诉你们,你们在俗世的生命从衍化到腐烂,在我眼中只是一瞬,
你们的生命在我弹指间就会消亡。
所以我只要被时间消亡带来的完整灵魂,
而不是你们杀戮送来的灵魂。
把人杀死,然后让我定罪,难道你们想让我做不义的人吗。
把人杀死,送到我这里来,难道你们认为我操控时间的能力不如你们,
或者你们认为自己是神灵有能力把时间放在我的前面吗?
你们如何配让你们的时间和我比齐,
我只要完整的灵魂,被时间一瞬带来的灵魂,不要你们送来的灵魂。
告诉你们,我会审判他们,但是在我审判你们之后,
没有什么伊斯兰国,安拉的国从不在世俗的大地上,
而在崇高的天际,真正的伊斯兰国在安拉居住的天际,
所以你们要宽待那些异教徒和不信奉安拉的人们,
要容忍他们,帮助他们,要和他们和解,
用善意和安拉的教义去感化他们,
而不是要伤害他们的肢体,杀戮他们的生命,剥夺他们的灵魂。
安拉之神从来都不是一个残暴,嗜血的神灵,
安拉之神容忍一切,包容一切,甚至他的敌人。
为什么你们在大地上却要做出嗜血、杀戮的事情来???
有一些教民披着伊斯兰的外衣,
却做出信奉魔鬼的事情来,
他们叫嚣要建立纯净的伊斯兰国,
却将杀戮的罪名祸至安拉的名下,
我告诉你们这些伊卜里斯嗣下的魔鬼,
凡是在做邪恶杀戮,恐怖残杀,
流他人之血,伤他人之肢体,灭他人之魂魄前,
叫嚣真主之名和安拉之名的,
我必定扔他们进火狱,
用最惨烈之刑罚审判他们。
因为你们不是安拉真正的信徒,
安拉从来不会让你们去杀人。
安拉只施福于那些善良的人,
而不是你们这些手上沾血的人。
你们手上沾血,我自然会审判你们,
安拉的天国中有流蜜的河,流奶的溪,
没有给你们净手的水,
手上有血的人,一律不能进入安拉的天国,
天国里没有你们的一席之地,
连一寸之地,一毫之地都不会有,
相反你们会坠落火狱,
整个火狱都是你们的,
你们会在无边无际的火狱中永生永世的备受煎熬和火炙。
如果你们手上沾染不义的血,
就得永生永世的接受安拉的惩罚。
记住,不得杀人,
这是安拉让我传给你们的旨意。
经你们沾血的手送来的灵魂,我都会宣布无罪,
相反你们一定会进入火狱。
我也告谕于那些真正信奉安拉教义的伊斯兰人,
你们要和那些魔鬼划清界限,要反抗他们,
要用安拉的荣誉和他们斗争。
将来有一天你们在天国的位置,一定会高于众人。
那些伊卜里斯嗣下的教民,如果你们幡然悔悟,
安拉也会接纳你们,
但是你们一定要洗净手上的血,恕下你们的罪,
以换取安拉对你们的接纳。
穆罕默德说。

诗人说,神灵啊,决定他们流血的都是信奉你教义的人,
年年流血、年年杀人、年年审判有什么意义,
你难道不想想如何凝固他人的伤口,
如何让那刀子消失吗??
决定他人流血的是你的信仰体制,
而不是其他。
你把神的权给王,又把王的权给神,
你建立了一个神神的权威和王王的统治,
在神和王没有分离之前,
在神的权威没有变成神的守护之前,
他人的流血都会归在你的身上。

诚然,诗人,在我生前我既统治人们的肉体,
也统治人们的灵魂,
因为在我建教之前,还没有统一的伊斯兰国家,
那时候都是混乱的部落和纷乱的人群,
当我的教义建立后,神出现了,王也出现了。
因为神的教义需要王去实施,
人们的灵魂需要肉体去承载,
王需要呈现在地上,才能映照在天上,
所以神和王一起统治伊斯兰的世界。

那么神灵啊,你应该怎么做??
难道不应该分离它们吗??诗人问,

信奉我的子民啊,请听我的言语,
俗世的灰尘怎么配沾染我的灵魂,
因为那时我在地上找不到王,所以我暂时替代你们的王,
我是一体双神,神神和神王。
当我升入天国的时候,我的灵魂没有留下,
我的灵需要站在审判台上,
我把我的教义留给你们,我不在承担做你们的王了,
你们如果不成熟,不长大,你们将永远无法做伊斯兰的合格子民,
你们不能永远让我在俗尘里福音你们,
我是最高神安拉的使者,我的灵魂要回到安拉那里,
不在俗尘你们这里。
你们需要自己寻找你们的王,
你们需要自己选择你们的王,
你们需要自由之王。
当那王无法带领你们,领导你们的时候,
你们就重新来过,进行循环。
直到我天国的灵魂下来为止,
或者我的灵魂会分一半给你们的王,
让他继续带领你们寻找自由的生活。
或者你们在俗尘中可以选择到你们敬服的王。
记住,在我离开的时候,在我的灵魂进入天国的时候,
在我步入审判台的时候,
一切都应该分离,王的归王,神的归神,
肉体的归俗尘,灵魂的归天国。
王掌管人们的肉体,神掌管人们的灵魂。
尘归尘,土归土,不得结合,
你们能让尘和土黏合在一起吗,
你们能让天和地黏合在一起吗,
凡是把王的权和神的权结合在一起的,
你们要警惕他们,你们要反对他们,
因为那不是我的旨意,我没有把灵魂分一半给他们,
我的灵魂在天界,在审判台。
那些凡是不给你们自由意识到王是坏的,
那些凡是奴役你们的神是坏的,穆罕默迪说
还有什么疑问吗。

伊斯兰的先知啊,你的子民像奴仆,终日生活在黑纱下面不见天日,
你的女仆在幼小时就需要进行痛苦的割礼,
你的石头染血,每一块石头上都染有鲜血,
你的子民分成两派甚至许多的派系,
他们乐于互相残杀,互相争斗,
你的子民会在未成年之时被鞭打、侮辱、砍头
请你一并告知他们。诗人说。

信奉我的子民啊,请听我的言语,
伊斯兰的人子们,爱你们的母亲,是我创造万物,是母亲创造你们,
所有伊斯兰的母性,都是我的分身,是我创造了你们和世界万物。
孝顺,供养你们的母亲,就是对我的认可。
伊斯兰的母性们,我惧怕自己的分身被他人认出,
我惧怕欲蛇贪渎你们的美丽,
所以我命令你们终身在黑纱下行走。
现在我已经圣谕世人,而欲蛇也被我消灭,
伊斯兰的母性们,我准许你们穿女性化服饰,而不必在黑纱下行走,
你们可以用自己最圣洁的脸孔和最美丽的心灵,
奉献给真主,
你们的美好的身材都是安拉的赐予,
安拉并没有让你们紧紧的包裹自己的一生,
因为大地是用绿色点缀的,
而不是用黑漆的纱。
但是你们在斋戒、礼拜、安拉节日的时候,
必须着安拉告诫你们所要装扮的服饰。
这一点不得违背。

割礼是人和神建立誓约的礼仪,天上的彩虹为证,
你们由神创造,神不忍心自己的子民流血,
人和神不需要带血的誓约了,你们的先人已经流过血,
替代你们完成了仪式,
我们需要建立无血的誓约。
伊斯兰的婴童,我给你们割礼,
是为了让你们欢娱你们的丈夫,欢愉自己,
现在这种欢愉权利将由你们自己决定,
你们可以选择,也可以不选择,
你们的丈夫可以选择,也可以不选择。
假若有不实现割礼的男男、女女,
你们必须从身体上摘下另外一部分献给安拉,以完成誓约的结束,
伊斯兰的子民我允许你们割(头)发代誓,割趾(甲)代约,
你们必须在三个半月内完成人和神的誓约。

伊斯兰的人子们,是谁告诉你们两性是被禁止的,
伊斯兰世界的伟大复兴,在于种族的延续和人们的繁衍生息,
没有根系的大树,如何继续生长。
女子失贞,男子破处,如果他们在发生行为之前,告语于安拉说,
“神啊,你的男男和女女为繁衍伊斯兰教义和子民的延续,
你的男男和女女在法定的婚嫁日内,
我们真心相爱,真心的侍奉真主,
我们手拿安拉赐予的古兰经在此告语与安拉,
我们的相爱,没有背离于真主,
愿安拉保佑他的子民不受他人的侵害。
凡是完成安拉和人的约定的,你们就不得处罚,
一滴血都不得让他们流出。
凡偷奸者,失贞者,
没有什么荣誉处死一说,
自然会有俗世的王用律法惩罚于她,
你们为何胆敢用私刑处决我的子民??
如果众人眼睁睁的看着伊斯兰的母性流血,
而不去施救的话,
那么无论是施暴者,还是旁观者,
你们都将统统的滚到地狱的火湖之中,
被烈火焚烧。
我告诉你们,
凡是有罪的,需对他人的惩罚都交予你们的王处理。
但凡是流他人之血的人,
将来有一天安拉必定流他之血,
其灵魂也会永恒的消亡不在。

信奉我的子民啊,请听我的言语,
是谁告诉你们我和我的后人,我的亲属是对立的,不可融合的。
我之后的教义纷争,就像是一棵大树的分叉一样自然,
我是那大树的根系,而不是那分叉,
我既站在逊尼派身边,也站在什叶派身边,因为两派都是我的枝叶,
所有崇拜安拉教义的教民,我都无一例外的站在他们身边,
是安拉创造了这大树和树上的枝叶。
万树非树,唯有根系。
两派都在宣扬我的教义和灵魂,你们如何敢互相仇视和杀戮,
窒息我的根系,让我的灵魂流血。
难道你们不怕我的审判在你们的头顶展开,
我不允许你们互相仇杀,否则你们的灵魂将通不过天国,
你们要和睦,
我告诉你们凡是到达天国的子民,
逊尼派要牵什叶派的手,什叶派要牵逊尼派的手,
我允许你们两两进入天国,
凡是单个的逊尼和单个的什叶都进不了我的天国。

神在安静处,在润物处,你们不要在公共场合喧哗,
不要大声的吵闹,孩子们的童声除外,我喜欢婴儿的啼哭声,
这预示着伊斯兰的力量又壮大了一分,一切生命都是神圣的,
任何生物都是显示神的存在的伟大生命链条上的一环,
我为那婴儿的啼哭而欢欣,我会为那婴孩祈福,
你们在内心的祈祷我可以听见。

我不要幼小羸弱的苗,不要哭泣流泪的苗,
未成年的婴童、幼儿,
你们要宽待他(她)们,
不要伤害他们,侵害他们,
他们犯错误的时候,
你们要指导他,牵引他,
只要不是十恶不赦的罪,
就不要让他们流血、死亡,
如果他们犯下大错,
也要教育和告知他们,
然后交由世俗的王用律法来处理他们,
不要用砍头和石刑对待他们,
我的石头那时是砸向失贞和不知廉耻之人的,
石头在我离去之前,已经封存,不得使用,
而砍头流血更是不允许使用,
这两样刑罚我已经收回,
安拉也禁止你们继续使用。
要对那些安拉的仆人宽容,忍耐,
要救助她们,帮助她们,
而不是让她们沦为黑暗的墙。
我告诉你们宁可放跑十个有罪的人,
也不要冤枉一个无辜的伟大的伊斯兰女人和男人。
因为安拉明白一切,明察一切,看透一切,掌控一切,
有罪的人可以逃脱凯撒的鞭子,
但是躲不过安拉的火域和惩罚。
有罪的人可以逃脱世俗国王的眼,
但是他永远躲不过至高神安拉的眼。
世俗的国王,以及秉承安拉教义人间的代理人你们要饶恕那些无辜的人,
因为她们具有安拉的福报和佑护,
对那些有罪的人,也网开一面,因为安拉会亲自审判他们。
世俗的国王和秉承安拉教义人间的代理人,
我告诉你们,要宽容,宽容,宽容你们的敌人,
要善待你们的亲人,父母,孩子,姐妹,朋友,
还有身边的陌生人。
安拉自会明察一切,审判一切。
如果你们胆敢不遵从我的话语,
那么这些刑罚我将首先施与你们的灵魂之体上。穆罕默德说

真正的伊斯兰人,信奉安拉真神的子民,还有世俗的王,
我告诉于你们,
是时候站出来捍卫你们伊斯兰的荣誉了,
你们要互敬互爱,要爱惜生命,
要反抗暴力,要容忍不洁,
你们要和那些极端的、原教旨,
号称纯洁的,借着安拉之名施恶的群体,
进行战斗,
不要受他们的意识蛊惑,
他们的手上沾染的有不义的血,
如果你们继续选择让他人流血和死亡的话,
或者你们继续旁观和容忍他人流血和死亡的话,
我发誓将来审判的那一天到来之际,
安拉的天堂里将不会存在任何一个伊斯兰人。
世俗的王,你要爱惜、爱护你的子民,
给予他们衣食、房屋、住所,
洁净的水,成群的羔羊,
不要用高昂的税率榨取他们,
不要让你的士兵侵害他们,
不要用严苛的刑罚惩罚他们,
给予他们自由的天地,
给予他们自由选择的权利,
无论他们做什么,
你都要弯下腰去倾听他们的心声,
只要他们不违背安拉的旨意和世俗的大地律法,
你就不得违背他们,
因为你是神灵首肯在大地服务的王,
而不是统治的王,
将来有一天你在天国的位置,
一定会高于他们,
你在大地所流的汗和血,
安拉都会记得,不会忘记。
鞭刑,石刑,砍头,谋杀,
那些对自己人们不宽容的世俗国王和精神领袖,
你们将失去自己的国和自己的人们。
那些敢于反抗世俗国王和世俗精神的人们,
你们将成为新的国王。
信奉我教义的子民啊,请听我的言语,
众神的审判即将展开,
我不忍心你们坠入火狱,
请你们牢记我的每一句话,进行奉行,
切勿置安拉的教义而不顾,
到那时大祸临头,将会受到万劫不复的炼化。穆罕默德说

诗人说,伟大的伊斯兰教,现在我向你致敬,
我敬服你们的先知,你们的安拉,
愿他们万寿无疆,永远将他们的福音庇护于你们。
万物见证他是养育之主,万有承认他为神明主宰。
人类只有顺从他才会成功得救,
只有屈服于他的伟大才能获得尊严,
只有依靠他的仁慈才能变得富足,他是至强而至恕的主;
我见证先知穆罕默德是主的仆人和使者,
是最优秀的使者、启示的保管员、主与众生之间的钦差,
主在间断派使之后委派他为最后的使者,
用他开启盲眼、聋耳和封闭的心,
愿主永远无量地赐福安于他和圣裔及全体圣伴们!
但是啊,我还是要告诉你,你所创建的世界——
伊斯兰世界需要一场批判,一场深刻的批判。
只有激烈的批判伊斯兰教在世俗的神权,
才能提升伊斯兰在天国的位置。
就像欧洲中世纪后期的人文文艺复兴,
对上帝的批判一样,对世俗上帝神权的激烈批判,
并没有影响上帝在基督徒心中的地位和位置。
伊斯兰教在地上不要看作是一个神灵之教,
它应该是一个世俗之教,大地之教,
它不应该是神灵用来脑控惩戒世人的宗教,
而应该是经由人类内心柔软的心,
像孱弱的水汨汨而出的人性宗教。

信奉安拉的子民啊,请听我最后的言语,
要把安拉的教义从心里流淌出来,
而不是从脑子里出来。
要用感性,热爱,善良,宽容,正义,公平的眼看安拉,
而不是用理性的,不容置疑,束缚的,鞭打的,权威的眼看安拉,
记住对神的信仰要出自人心,人性,
而不是出自头脑和残杀。
因为安拉不会饶恕手上沾血的罪人。穆罕默德说

诗人走向大殿的西北部,面向十字架站立,
曾为众人流血的神灵呀,
你的血是否是纯净的,
如果是纯净的,为什么你的血没有洗去众人的罪孽,
你为众人赎罪,可是众人依然在犯罪,
流血的目的是什么,你的血是否白流了??
你是人还是神,你的复活意味着什么??

基督说,那诗人,神灵的血只为信神的人所流,
不信我的人,我怎么可能洗去他的罪孽,
他们的罪孽怎么可能归于我的身上,
我和世人的血都是一样的,没有纯净之分,
救赎他人不在于血的纯净,
而在于心的纯净。
心静世界凉,有信仰的心就一定有信仰的神,
心中普爱,世界自然普爱,
心中有神,自然有神。
复活不代表我的复活,
而是我教义的复活,上帝的回归,回归人们的内心,
复活的是人们对信仰的信心和对美好生活的信念,
流血不是目的,而是为了普世救人。

又是普世救人,诗人说,这一套说辞在古罗马时代很是盛行,
可是你的教义取代太阳后,
你并没有救助过什么人,
你只是给予了人们虚妄的天国景象而已,
在中世纪你布列星辰,手握权杖,
俨然是中世纪神的教皇,
多少神职人员过着糜烂、淫乱的生活,
他们拿着上帝的赎罪券,救赎世人,敛取钱财,
你让多少骆驼穿过你的针眼,你是否知晓,
伟大的基督,你是镀金的吗,为什么你要嗜金如命??
基督呀,如果说你在建教之处,
还存有信仰和对神的敬服的话,我相信,
你们为了信仰,有多少基督徒被太阳王残杀、焚烧,
被投进狮笼,活活被野兽撕裂,
如果说你们还流过一滴血的话,
那一滴血一定是神的血,
可是鲜花广场布鲁诺的焚烧足以抵消你那滴神的血,
基督教只是从一个太阳王到另一个太阳王罢了,
只是太阳王依靠的是铁血和权势,
而你们依靠的是神和神的教义。

没有我的身上一个铜板也没有,耶稣分辨说。
撩开身上的亚麻布,瘦骨嶙峋的肌体上,
没有一枚铜板的痕迹,只有四处被铁钉戳破的血眼。
他们的金币不代表我,只代表世俗的犹大,
将来有一天审判日的时候,
我会让我的门徒犹大和他的世俗子嗣们吐出所有的金币。
以血抵血,以血流血,从太阳王到太阳王,
有时候历史的发展惊人的相同,神的脚印也会相同,
当神灵在尘世”湮灭“后,
它在地上的载体必然会消失,
为了继续生存下去,它必然会依靠地上的王继续进行存活,
所以神权的代理人必然会和王权的代理人紧密结合,
形成共治局面,当然他们之间也会出现争斗和不满,
但是为了共同的利益他们必然会放弃前嫌,
那么不管神权是否同意,镀金必然出现,
但是他们的金粉没有涂抹在我的身上,
你刚刚也看到了,
我不是太阳王,太阳王也不是我,
耶稣说。

诗人说,那么你就伟大了吗?
伟大的基督啊,
你发源于太阳王的狼人帝国,
你的身体里也一定有狼人嗜血的基因,
基督呀,你可知古罗马的士兵在与迦太基的三次布匿战争中,
迦太基人同自己的庙宇同归于尽,
迦太基的城池和他们的信仰被大火燃烧了六天六夜,
迦太基人被罗马人残杀殆尽,
余留的被贩卖为奴隶,
迦太基人从此成为历史名词。
战争起源于利益,
当罗马人的士兵用巨船承载他们掠夺的金银珠宝回归罗马时,
那罗马人的信仰是否被镀金。
高卢战争,古埃及的托勒密王朝,
都被罗马人焚之一炬,种族被屠戮,财富被掠夺。
信仰成为财富的象征,宗教成为战争的手段,
当然,基督你可以这样说,说罗马人并没有奉你为神,
你不必承担那镀金的恶名。
但是整个中世纪时代众人是否都在供奉于你,
你的名姓是否是中世纪统治的代名词,
为了向东方掠夺财富,你的代理人罗马教皇以收复圣地为名,
组织十字军东征,前后数十次之多,历时近200年,
你的教民给你涂抹金粉了吧,基督??
为了敛取钱财,奢靡生活,你的教皇为那些罪恶的十恶不赦的罪人洗罪,
以“赎罪券”的神意宽恕那些有罪的人,
让他们在罪恶的深渊里继续行进,
那些赎罪卷换来的金粉抹在了谁的身上,基督??
中世纪之后的资本时期,
你的教民开始为地上的王权摇旗呐喊,
他们拿着你的圣经和十字架,
在全世界交换财富,
用敲诈勒索,战争屠杀的手段宣扬你的教义,
迪亚士在好望角,达伽马在印度,哥伦布在美洲大陆,
还有大不列颠在非洲,美利坚在美洲印第安,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兰人。。。。。
基督啊,伟大的基督再次解开你的衣襟,露出你的身体,
你还敢说自己的身体里没有涂抹金粉,
你的身体也曾被你的门徒出卖,
换取金币和利益,哪里有干净的神灵,
诗人说。
昨天你们通过战争屠杀来掠夺金币涂抹金粉,
今天你们通过贸易、商业、自由市场、经济来继续你们的把戏,
你们以掠夺的财富建立了高端发展的社会和文明,
现在你们擦干了嘴上的血迹,
过来给我讲自由和民主,信仰和灵魂了。
诚然民主社会不干预自由市场,
政治人不侵害市场人的利益,
羊吃人是自由市场形成的结果,
但是“自由”不能吃人,
凡是吃人的都不会自由。
任何世俗的国,无论是民主之国,还是独权之国,
其经济市场发展都会存在极限和限度,
超过人均的市场需求量,市场就会处于疲软,
当然你们可以吹一个大大的市场泡沫,
虚构一个繁荣的市场,
但是市场泡沫化之后,你们就需要收拾残局了,
为了刺激经济,为了救你们的市场,
你们受“那人”的钱财,承认“那人”的道德,维护“那人”的体制,
最后你们成为可耻的利益宿主,
为“那人”之国的稳定提供保障,
让“那人”之国的人们生活在恶魔的地狱之中。
基督啊,欧洲世界信奉的是你,
你身上的金粉无所不在,
你连身体里流的血都是金色的,
难道你没有看到吗??
伟大的基督。诗人说

诚然,那诗人世俗的神灵最终目的都要归结于利益,
因为神灵已经向王臣服,神灵也需要王的土地来承载灵魂,
所以有许多的神灵在世俗并不是救赎,而是利益金粉,
世俗世界本身就是用金箔纸打造而成的,
神的救赎是死后的事情,在俗尘里过活的神灵,最后必然向王称臣,
因为神的存在,需要王来输送养分而存活,而王就是利益金粉的代表。
国家也是如此,民族同样如此。
只有当然当王的权力被人们驯服后,王的权力被人们关进囚笼后,
那么一切的王权和神权都会向人臣服,人也将站在王和神的肩膀上,
当那时神的身体上才不用涂抹世俗的金粉。
你说到古罗马时代,我告诉你那诗人,
当真正的基督教徒面临太阳王尼禄的火刑时,
我们没有利益;
当真正的基督教徒被投进罗马竞技场,被狮虎撕裂时,
我们没有利益;
当真正的基督教徒被钉在十字架上,披血流面时,
我们没有利益;
当真正的基督教徒被长矛刺穿,肠出脾烂被引做天灯时,
我们没有利益,
每一个真正的基督教徒死去的时候,
他们的信仰如地下的岩浆一般更隐秘也更强劲地奔突燃烧着,
那时候的他们也没有利益。
人什么时候驯服神灵,在说利益的事情吧,
基督说。

诗人说,基督呀,那么就把你的博爱建立在利益上吧,
就把你的普世建立在利益上吧,
就把你的自由建立在利益上吧,
就把你的教义和灵魂建立在利益上吧,
你难道不害怕用金粉利益涂抹的神像会坍塌吗??
和你的子民说些什么吧,
说些什么都好。诗人说

基督说,不,大声说,不,
上帝永远不会坍塌,绝对不会。
当你们认为上帝、神灵倒下崩塌的时候,
其实倒下的只是世俗,只是疲软的人心,
他们永远没有看到漆黑之后的黎明曙光,
在漆黑寂寥的星空闪烁。
流落大地亚当和夏娃的子嗣呀,你们听我说,
你们的眼中只有利益,只有无耻的利益。
为了宗教利益你们可以出卖我,你们这群犹大。
蒸汽机出现后,工业光魔被你们释放出来,你们拼命的谋取利益。
你们制造出魔鬼,却以为制造出神灵,
你们抛弃我,只为获取肮脏的利益。
我赐给你们的森林,河流,山谷,溪流,平原,万物都被你们盗卖,
满足你们的私欲。
历来只有神灵才能创造,只有神灵才能制作,
你们认为那魔鬼可以代替我吗。
那反基督者,尼采也高呼上帝死了,上帝死了。
你们还不惊醒和警惕,你们的眼睛只盯在犹大失落的金币上。
你们海上贸易进行掠夺,屠杀原住民,
你们贩卖黑奴,杀戮印第安人,
以获取他们的头皮为乐。
你们贩卖猪仔,驱赶华工,
你们建立贸易壁垒,提高关税,
你们不生产价值,不创作价值,
你们只剥夺价值,剥夺他人的价值,
你们做在利益的大厦上就像是一只只贪欲的老鼠,
你们这群无耻的人,
你们休想你们的骆驼穿过我的针眼,
因为贪欲的心过不去。
你们是否还记得圣经中雅各用一碗红豆汤换取到以扫的长子名分了吗??
因小失大,为眼前小利而放弃长远利益,你们就是一群没有脑子的宿主。

流落大地亚当和夏娃的子嗣呀,你们听我说,
谁允许你们破坏环境的,我给你们园子,
你们不经我的允许,偷食树上的果子。
我赶你们出神的园子,你们就在大地上破坏,大地上的一草一木,
都是我按照园子里的景象复制下来的,
这大地就是我给予你们的第二个园子,
你们继续破坏园子里的环境的话,
记住,我没有第三个园子给你们了。
你们不听我的话,我会再次发大洪水淹没你们,
不会再有方舟渡你们了。
记住,要保护你们的环境,不要破坏我的园子。

流落大地亚当和夏娃的子嗣呀,你们听我说,
谁允许你们用它人的尸体果腹的,
用它人的皮肤装饰你们肮脏的身体,
用它人的羽毛装点你们的丑陋不堪的灵魂。
你们以残杀它人为乐趣,你们剥它人的皮,拆它人的骨,嚼它人的肉,
你们这群脑满肠肥的噬尸者,难道不惧怕我的审判吗。
我告诉你们,凡是属于旷野的你们不得介入,凡是属于驯化你们可以猎食,
凡是野生的无论是有腿的还是无腿的,它人的生命你们不得剥夺,
无论是天上飞翔的,还是海里游动的,它人的生命你们不得杀戮。
凡是在千万年进化中被你们驯服的,和你们站在一起,我不过问,
凡是和你们一起进化,并且现在一直和你们争斗的,它们的生命有我的保障,
只有永恒的时间和我的灵魂才能带走它们的生命。
小心,你们这群野人,你们不要认为自己已经进化的完美无缺,
在我眼中你们还是野人。
我随时可以剥夺你们的统治权,审判你们的灵魂,
记住,不得杀人,他人,她人,它人都是我创造的,
我在创造万物的时候,曾把自己的灵魂放到他人,她人和它人的胸腔里,
杀人就是杀我,记得我的审判。

那诗人,你对我的审判是否还满意,
基督问;
不,不,诗人说,审判才刚刚开始,
由于历史和神灵的原因,
我们这两块大陆的交集点很多,
基督你的金粉还远远不止如此,
现在我需要和神殿中另外的一位神灵询问,
于是诗人走到大殿的南部,
那莲花闪映之处。

那佛陀呀,生是什么,死是什么,
天国是哪里,净土又在那里??
鱼是顺流好,还是逆流好,
人是高处好,还是低处好??

那莲花之上玄幻的人影说,
生即是生,死即是死,万物即是万物,
天国在天国处,净土在净土处,天国净土在心处,在信仰处。
水在那处,鱼就在那处,
水顺鱼也顺,水逆鱼也逆,
心在高处即是高,心在低处即是低,
一切无谓,旨在轮回,
生无谓,死无谓,
鱼无谓,水无谓,
高无谓,低无谓,
顺其自飘零。

那诗人说,佛陀呀,信仰是给人希望的,不是让人忍受绝望的,
宗教是给人“生”和希望的,不是给人死和轮回的。
你让你的教民忍受世俗和暴政,转世轮回,进入所谓的天国。
你连地上的天国都建不好,还谈什么天上的国。
人们在痛苦的喘息,你还在谈什么极乐的世界和那净土,
你面慈心不慈,你睁眼闭眼不看这一世的世间和这一世的人,
你眼中无人,心中无人。
你不信世俗,却偏偏在这世俗滋生,
你不爱人,也不恨人,
你不生,也不死,你的灵魂和教义只在生与死的中间,
你没有出世也没有入世,
你是最大的信仰,你不是信仰,你是宗教,你不是宗教,
你是无信之神,无教之神。
诗人说。

佛陀说,那诗人,你们都认为那一日,
我在生岸看到了生岸,在死岸看到了死岸。
其实你们都错了,那一日,我在生岸看到了死岸,在死岸看到了生岸,
在绝望中看到希望,在希望中看到绝望。
所以我既出世,也入世,既生也既死,既有也既无,既虚幻也既真实,
那一日我看到了迦叶,看到了弥勒,看到了过去,看到了未来,
那一日我站在现在,从过去看到未来,从未来又望到过去。
生命是一个生生不息,轮回循环的过程,
生死本是一体,有生就有死,
生命衍生也罢,消亡也罢,都是一种定数,
我并没有让世人逃避生命,逃避死亡,
轮回也是一种定数,并不是人力所决定的。
鱼在顺流的时候游,在逆流的时候也游,
游是它的本性,不在于顺流和逆流。
天国不在天上,也不在地上,天国也罢,净土也罢,
都在人的心中,
心中有就一切都有,心中无一切都无,
何必执着于有和无。
入世也好,出世也好,
你以入世的心看我,我就是入世,
你以出世的心看我,我就是出世,
你看我那莲花有人的时候它开,
无人的时候它也开,
难道它还执着于有人和无人吗??
莲花的本义是不在于你怎么看我,
而在于你怎么去想。

诗人说,一体两面,左右皆佛,
现实虚幻,上下皆是我,
你的教义只有你一个人懂,
连你的教民和信徒也不会懂你,
世界在你眼中都是荠子,
你的教民你更不会放在眼中,
他们在你眼中就如同虫蛇蝼蚁,
和那灰尘一般。
你让你的教民任何生,忍受死这是定数,
是无法改变定数,
但是你让你的教民忍受世俗,
忍受世俗的刀,忍受世俗的暴政,忍受世俗的强权,
那刀,暴政,强权是否就是定数,人力无法改变??
诗人问。

佛陀说,那诗人,我虽然认为世俗是苦的,
但是我从来没有让你们忍受世俗,
我是让你们改变世俗,难道你们竟然不明白我的教义,
难道我给你们的提示不够多吗。
改变世俗可以提高你们在尘世的修为能力,
和在极乐世界的位置。
你们难道不明白你们修行十世,修行百世,
如果你们在每一世的结果和行为都类同,
那么我只能认为你们只修行了一世。
我问你们你们过一天的内容是一样的,
过一百天的内容也是一样的,那么你们过了几天。
你们没有去改变世俗,那么你们在每一世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如果你们在第一天里改变了一些事物,让他人生活的更好,
或者你给了他人精神信念和信心,
那么这一天我算你们一世,
同样力推,在第十天你们就是十世。
如果你们在十世无所作为,
那么我怎么能期待让你们进入极乐世界后,有所作为。
只要改变世俗的人,才能获准进入我的世界。
不能改变俗世的,我就让你们一遍一遍的忍受世俗的痛苦,
一直到你们自己醒过来为止。
世间百苦,苦由你们自找,不对他人忍让,哪来的清平世界。
我让你们对他人相忍,不是对世俗相忍,不是对独权者相忍。
通过对他人的忍,建立一个忍让世界,平和世界,形成极乐世界的基础。
凡忍让世俗的,不得轮回。凡忍让独权者的会坠入地狱。
如果你们活着就是为了等死,就是为了轮回,那么你们干嘛还活着。
一个大盗救助一只蜘蛛,我也会垂下一根蜘蛛丝,
让他攀着丝线从地狱爬回天堂的,
你们做了什么,就是为了等死吗。
我不审判你们,因为你们无罪,无过,无功,无德。
你们不立,不动,无言,无行。
你们无我,无他人,忘我,忘他人。
什么时候你们内心有我,有他人的时候,
并且寻求改变世俗,让他人过的更好的时候,
我才能获准你们进入我的极乐世界。
亲眼见过我的人,不一定能见到真正的我,
但能懂我教法的人,也许能见到真正的我。
我不审判你们,我的莲花会审判你们,
我把这莲花送给你们,你们可以进行自我审判。
如果你们的灵魂有21克的话,你们可以进入。
今天的改变预示着明天的进入,我的门无审判。
那些掉入地狱的灵魂,是经过自我审判,灵魂不够21,才坠下去的。
楼主热帖

上一篇:众神的审判(二)———作者:尹永平
下一篇:众神的审判(五)———作者:尹永平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5

主题

15

帖子

1735

积分

庶吉士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