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原创现代诗歌投稿] 众神的审判(五)———作者:尹永平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38 | 回复0 | 2021-8-28 20:24: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诗人拍拍手说,原来在这神殿里,人人都是真神,
人人都是善神,人人都是美神,
这里真是真善美的天堂呀。
城啊城,我刚才推门进来,忘记这城池叫什么名字了,
原来啊原来,这城是基督的变乱之城,是伊斯兰的暴烈之城,是佛的顺逆之城,
是众神的审判之城。
诗人拍拍那城池墙壁,仰头望着城池的最高处,
感觉黑暗里还隐着一些神的灵魂。
额,我忘了,那佛陀的起源地,还有三位古老的大神,
创世大神、维护大神、毁灭大神,
南亚次大陆上古老的大神,请光临神的审判台,
诗人说。

南亚次大陆上古老土地上三位一体的——
创世神,梵天、守护神,毗湿奴、毁灭神,湿婆,
人类世界的第四宗教,审判台上怎么可能少了你们,
诗人说。
四脸,面向东西南北;四手,分别持莲花、吠陀经典、念珠和匙子的梵天,
四手,分别持有轮宝、法螺、仙杖和莲花,坐着大鹏金翅鸟的毗湿奴,
三眼,四手,分别持三叉戟、水罐、手鼓和念珠的湿婆,
降临在神殿的上空,半悬进行端坐。
梵天说,我是你们的创世之神,
你们今天所享有的一切事物,都由我的手出自我的创造,
你们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所摸到的,所闻到的,所行走到的,
都是出自我的恩赐,
离开我的手你们将无法拥有世界。
毗湿奴说,我是你们的维世之神,
我让雨水从空中落下,我让土地生长出食物,
我让恒河里存水,我让痛苦的人安静下来,
我维持守护世间一切规律运作,给万物上发条,
离开我的手你们的世界就会停顿不前。
湿婆说,我是你们的毁灭和重建之神,
凡邪恶的我会毁灭,凡恶毒的我会毁灭,
凡恐怖的我会毁灭,凡黑暗的我会毁灭,
毁灭之后我会重建,
凡善良的我会重建,凡正义的我会重建,
凡欢喜的我会重建,凡光明的我会重建,
离开我的手你们的世界会坍塌。

三位一体的创世、守护、毁灭大神呀,我来问你们,
神有眼吗??神有耳吗??神有性欲吗??
神会拿人做祭品,做神的垫脚石吗??
神有高低之分吗?神有贵贱之别吗?
俗世的金粉两级分化,富者愈富,贫者愈贫,
神不是只管灵魂吗,为何审判人们的肉体,让人们受苦??
神有审判的权力吗??

神有眼,神的眼只看万物,不看世人,
神有耳,神的耳只听万物,不听世人,
神有欲,万物和世人皆是神的欲所创,
神只维持万物和世人之间的“睦”——和睦,
维护万物不坍塌,维护人的灵魂不邪恶,
神不会对人的细枝末叶,事事都去看、去听,
人不是神掌心的玩偶,需要时时的看,时时的听。
神无高低、神无贵贱,
神不会拿人做祭品,神已经居在高处了,何来需要凡人做垫脚石,
神只审判世人的灵魂,不涉及肉体,
对肉体的审判是俗世的王的权限,
人们受苦是俗世的王在惩罚他们的肉体。

神不看世人,不听世人,即是无眼无耳,
那么为何还需要神之舞者“海吉拉”去取悦、献媚于众神,
他们不男不女、不人不鬼,将自己奉献给神灵,
却遭到世俗社会的遗弃和蔑视,
他们生活无者,不容于世俗社会,被世人排斥。
神对万物有欲,对人无欲,
那么为何还需要神之女奴侍奉、献身于神灵,
她们在幼小之时就入住神庙,有母无父,
在十一二岁初夜之时,她们就开始侍奉、献身于“神”,
她们生活悲惨,依靠出卖色相,肉体过活,
她们被社会视为已破损的货物,
终身无法回归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婚姻,
她们不溶于社会,被世人视为罪业者,而被石头处死。
神无高低,亦无贵贱,
那么为何神的门要分为四个门——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
在四门之外为何还有一门为贱民——“不可接触者”,哈里真,
他们被规定一生从事贱民职业,
处理那些与血污、粪便或是其他污秽物有身体接触的职业,
他们以及他们的儿子、孙子以及孙子的孙子一生将要,
从事火葬死者、清洁公厕、为新生儿剪断脐带、
从路上移走动物的尸体、晾晒兽皮、清理污水渠这样的工作,
他们一生必须在自己的身上挂上铃铛,
提醒其他种姓的人们贱民的到来;
他们还要随身携带铲子,以便将自己唾液或者是痰迹附着的泥土铲掉,
这样才不会弄脏别人的脚;
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权利,他们甚至不能坐在其他种姓人们的附近,
因为这对别人而言是一种侵犯与侮辱;
他们的影子也不能和其他种姓的人们接触,
因为那影子是不可接触的,
只要几卢比或者几把米,那些高贵的种族就可以堂而皇之地与“达利特”妇女做爱行乐,
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让其他等级的人们享受生命的尊贵,
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让神灵知道自己的权威。
神无高低、神无贵贱,
那么为何你的四门不归于一门,你的人不聚集到一起??
你不需要凡人做自己的垫脚石,
那么为何还踏足于神之舞者、神之女奴的身体上??
有些人一出生就是毁灭的,不见天日的,就是被众神诅咒的,
而且这种被诅咒的烙印世世代代相传,
他们需要背负着贱民的符号过活一生。
有些人需要出卖肉体过自己的一生。
毁灭大神,湿婆,
抚摸你湿漉漉的头发,
它来自于恒河的湿润,
你知道那一条河流承载了什么??
眼泪、痛苦、歧视、悲伤以及生生世世无法挣脱的苦难,
都在那条河流中。
毁灭大神,湿婆用你前额上的第三只眼睛,
看看你的子民在恒河岸边经历过什么样的地狱??

那是一条神奇的河流,
承载了一个古老的文明之源,
印证了一群古老民族人们的衍生和死亡,
也许她太过妖饶美丽,
才有虔诚的人相信这条河,
是由他们最崇拜的神灵头发上的水滴滴落脚边后,汇流而成;
也许她太有名望和灵性,人们依然相信在河中沐浴净身,
可以洗去自己身上的污浊或罪孽;
人们相信在河中沐浴,面对旭日朝拜最为灵验,
人们相信有神灵在这条河的上空巡视,
凡是湮灭后在这里被火炼成灰的人,
都可以免受轮回再生之苦,得到更好的来世,或者直接升入天堂。
神灵们从这里路过,也要立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凡间的人们在这里饮水、沐浴、嬉戏,
初生的婴孩在刚剪短脐带后,
也需要用这里的水流洗去身上的血迹,
死亡者的骨灰也被要求撒在这里,溶进那水里,
男人、女人、孩子们在喜庆和丰收的日子里,也会来到这里,
他们有的站在齐腰深的水中双手忙碌,尽情搓洗;
有的双手合十,面各太阳默祷,安详的脸上金色溢彩,
灵魂的净化表露无遗;
有的则有停地屏息潜入水中,惟恐这圣水不能把自己的罪孽洗涤一清;
虔诚信徙光着上身在岸边的石上闭目打座;
打着哆嗦的孩子们在父母的水罐之下接受泼头的冲洗;
穿着纱丽的妇女们洗浴完毕,竟然在这人海如潮中能够换上干衣,
而不让自己的身体暴露丝毫。
死去的动物,野猫、野狗的尸体也被投掷在这里,
这条河包容了神灵,
包容了凡间生生不息的人类,
还有不会思考,无手无脚的兽类,
似乎这条河也包容了生者的灵魂和那死者的灵魂。
这条河就像是一个世界,
什么东西都可以容纳,
什么东西都可以包容,
无论是肮脏的、干净的、神灵的、凡间的,还有野生的,
它是这块土地上的母亲,
在包容所有的孩子。
东方欲白,淡淡的雾雾慢慢地散去,一轮红日喷薄而出,
岸边陡立的建筑披上了金色的衣裳,河面泛起一片金光。
河流的右岸,有各类庙宇和旅馆鳞次栉比,密密麻麻挤在一起。
或是神庙的高耸尖塔,或是涂着原色的神像等,
混杂着绵延七八公里长,没有间断,
而在河的对岸,却是一片不毛之地。
每天河流彼岸上方都有隐隐约约的红光托出一轮旭日,
没有耀眼的光亮,只是安静地上升。
恶浊的烟尘融入了清晨的尘雾里,
若有若无的给河流披上白色的纱,
这河流静静的卧在哪里,
就像是一个慵懒的母亲看着那岸上的人流,
这河流是这里生活人们的灵魂。
它用甘甜的乳汁哺育着在这里生息的人们,
被虔诚的人视为“圣河”。

有一天一个贱民的孩子,一个刚把身子献给“神”的女奴,
一个阉人舞者,
站在河流的一边,叫着母亲的名字,
他们被神灵抛弃,被尘世抛弃,
他们的命运就像是河流里的水草一样摇一,
他们一个被鞭打,一个被玩弄,一个被践踏,
连他们的影子似乎也不喜欢他们,
他们这一生是贱民,下一生还是贱民,
他们这一生是女奴,下一生还是女奴,
他们这一生是阉人,下一生还是阉人,
就是因为他们生来不是婆罗门,不是刹帝利,不是首陀罗,
那河流很愤怒,因为他们的眼泪都流进河里去。

印度之神,你的儿女在哭泣,
印度的女儿在哭泣,
他们的眼泪流进这河域里,
印度的神灵,为何你们要抛弃你的子民,
如果他们有错,
请将这苦难将于他们的母亲。
印度之神请把你的仁慈、你的守护、你的维系,
施于他们,
让这群苦难的人在你的树荫下生存和安息,
不要让世俗的人践踏他们的肉体和尊严,
请印度的神灵护佑他们苦难的灵魂,
河流的母亲恳求你。
印度的三门,你的兄弟在哭泣,
你的姐妹在哭泣,
我的水施与你们的时候,
同时也施与他们,
你们和他们都是吃这河流的水长大成人,
为何你们却要倾轧、践踏一河之源的兄妹同胞,
没有人天生是贱民,没有人天生是女奴,
也没有人天生是阉人,
为何你们要践踏、侮辱那些可怜的人。
印度的三门,把你们的面包、牛奶、奶酪拿出来和他们分享,
让他们的影子和你们重叠,溶在一起,
你们要互敬、互爱,彼此像一家人,
你们的母亲要求你们携手一起,
过这尘世的生活,饮这河流的水,
将来有一天我会福佑你们和他们。

远远的河域走来两人,
世俗的神灵,世俗的王,
他们穿着华丽的服饰,
头戴堂皇的冠冕,
手指上系有神灵赐予的圣线,
大腹便便,不可一世,
他们醉醺醺的走过这河域,
看到这些可怜的人。
看到这瘦弱、懦弱的可怜人,
世俗的神灵和世俗的王,更加的骄横,
他们大声斥责这些被吓坏的人,
那贱民、女奴和阉人都跪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
连呼吸也只敢轻微的喘气。
那世俗的神灵和世俗的王,
斥责那可怜人的影子脏了这里的水,
污了他们的耳目,让他们神圣的灵魂也沾染低贱的微尘,
那些可怜的人都不敢说话,
只祈求这些神圣的人快点离开这里。
可是那俗世的王开始拿出鞭子抽打那贱民,
那贱民不敢喊疼,只是不停的磕头跪拜,
唯恐惹怒那神圣的鞭子;
那俗世的神灵淫邪的看着那微微颤抖的女奴,
他衣冠不整,露着林迦,扑向那女奴,
那女奴的纱丽被撕下,露着瘦弱的肩和赤裸的乳房,
世俗的神灵要女奴服侍于他,就在这河流边,
女奴战战栗栗不敢应他,也不敢不应他,
只是恐惧无助的流着眼泪;
那贱民在鞭子抽打之下开始流血,
那女奴被神灵压在身子下面,无助的挣扎,
阉人脱光衣服,露出畸形的身体,
开始疯狂的跳舞,
他用原始的古怪的节拍跳着,
并且嘴里还咕哝着奇怪的声响.

过了一会,那贱民停止挣扎,
血,大滩的血流进河域里,
那俗世的王得意洋洋,
就像刚刚自己不小心踩死一个臭虫一样自然,
他手上的圣线亮的耀眼,炫目。
那女奴像一只死去的猫或者死去的狗,
她张着眼,眼眶里蓄满泪水,脸色苍白,
手背上的青筋若隐若现,
她的背脊,她的身体上一片狼藉不堪,
俗世的神曾经光临她的“土地”,
她颤栗着,颤栗着,
过了一会她就睡着了。
那俗世的神心满意足,
他小心着,小心翼翼的抖干净林迦上的液体,
然后舒服把自己的林迦放到哪里。
那阉人还在跳着,
竭斯底里的跳着,
他闭着眼睛很是麻木,
似乎神灵和王者都在观看他的表演和舞蹈,
其实那俗世的神灵和俗世的王,
已经小心翼翼的绕过那贱民的身影,
绕过那女奴的身影,
他们生怕那污秽的影子沾染了自己,
染上晦气,
所以他们又摇摇晃晃的走了。

那阉人看着那河域,
看着那静止不动的贱民和女奴,
这是否又是一个轮回结束了,
这一世的苦难湮灭了,
可是还有千万回一模一样的轮回在等待着自己,
那千万个数不清的那贱民的贱民,
那女奴的女奴,那阉人的阉人,
一直都在无声无息的在这块土地上轮回,
神灵不去救赎他们,世间的王也离弃他们,
他们的命运啊,命运,
就是这样,
不停息的轮回,
看不到边界的苦难,
在这一世、下一世继续进行。
那阉人把那贱民和女奴抛进河域里,
然后他自己也跳进河流里,
他是那么的虔诚,神态自然,
就好像他就是这个世界的神灵和国王一样,
当河水吞没他的头顶时,
我看到这世界暗了下来。

第二天在太阳升起的地方,
那恒河干了,
像一个死尸一样恒河干了。

诗人说,为什么,
你们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神???
你们为什么要造就这样的河流,
让你们的子民遭受苦难,
诗人问。

那三神说,我的教有佛教的苦和忍受,顺从以及轮回宿命,
我的教有伊斯兰教的社会准则,灵魂准则以及那带血的石头,
我的教有基督教的创世,维世,破世思维。
我的教是一个刻在灵魂里的宗教,也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宗教。
任何宗教都是以流血和牺牲,来博取人们的信仰的,
基督教耶稣是通过被钉十字架流血和牺牲,来获取人们信服的,
而伊斯兰教穆罕默迪是通过战争流血而完成宗教设立的,
佛教则是通过割肉舍身来完成教义的。
所有的宗教都必须舍弃一些东西,或者流血或者牺牲,而获得信服,
所有的宗教都是一种从人到神的转化,或者从人子,从使者进行转化为神的。
而我的教则是从神直接到神,进行转化的,
我的教神邸没有神流血和牺牲,什么也没有舍弃过,
我们天生就是作为一个神邸受人供奉而出现的。
我的教神邸从不沾染世俗之气,我们是从洪荒中出现的神,
有我们的时候,众人还没有出现。
我的教三神一体,各有各门,由三神而衍生的子神,无法平等。
我的教等级森严,决定了人的等级森严。
我的教是神,不是人。众神说。

额 额 额,诗人说,
那么是众神审判人,
还是人审判众神??
你的教是一种身体为奴,灵魂为奴,
身体为王,灵魂为王的双重两面教。
你的教让高者愈高,贱者愈贱,
你的教从衍生那一天开始,就是从不同的门中诞生的,
你的教是一种等级、残忍之教。
众神啊,你来自洪荒、野蛮、未知的世界,
那时都是未开化的空间,
你引领、带领我们来到今天,
我们敬服你,膜拜你,我们高高看你在云端,
你所说的每一个我们都刻在石头上世代的遵守,
不管我们理解还是不理解,
因为总是认为神谕是不会错的,
我们总是认为我们所遭受的罪,所遭受的苦,
都是神对我们的考验,
所以我们流血、流泪的也要遵守,
痛苦、痛苦,我们合着血泪咽下,
只为在众神审判之时,
我们可以得到神的祝福,
我们把所有干净的、纯洁的灵魂敬献于你,
那管肉体在尘世所遭受的磨难。
现在众神呀,请审判我们,
请你公平、公正的审判你的子民,
虽然你们创造了他们,
但是也请众神给予他们尊严、自由,
他们不是众神的玩偶和木偶,
南亚次大陆上古老土地上三位一体的神啊,
我们在听你的宣判。
诗人说。

南亚次大陆上古老土地上的子民,
是谁告诉你们的兄弟是不可接触者的,
所有的人都是经神的手创造的,
那里有不可接触者,
不可接触者的只有神,
神的灵魂、神在人间行走的痕迹,
你们不可接触和亵渎。
那人是你们的兄弟,你们的姐妹,
你们的父伯,你们的母婶,
他们和你们一样有血有肉,
有感情,有眼泪,有痛苦,
你们和他们都是众神所选,所创造的一群,
你们和他们都是平等的,
无论是在陆地上,还是在水里的倒影中,
或者在未来众神审判之时你们都是平等的。
把你们的面包和他们分享,
把你们的水源和他们分享,
握他们的手,看他们的眼,
让他们的影子和你们重叠,
在阳光下你们的影子不许有高低贵贱之分,
因为我不许。
神之舞者,神之女奴,
你们把你们干净的灵魂献给我就行了,
神不需要你们转瞬腐烂的肉体。
我所有的子民,你们要记得,
他们的名字不叫做贱民,他们是神的舞者海吉拉斯,
众神有时候会潜藏在人间看他们跳舞,
谁允许你们侮辱,歧视神的舞者的。
众人中有人是通过修行和神灵沟通,有人是通过乐善好施修业与神沟通,
而海吉拉斯是通过灵魂的摇摆与神沟通的,
如果他们把怨恨和诅咒的意念传达给我,我一定会降罪与你们。
我所有的子民,你们要记得,
他们的名字不叫做贱民,他们是神之女奴,是传递神信息给人间的使者,
她们净身沐浴,眼神纯净的像宝石一样,
她们像甘露一样向神敬献自己,
让神灵记得他们在创世之初、维世之初、毁世之初一直到今天,
人类对神灵的敬服和膜拜依然干净,依然虔诚,
被神选中的女奴,是一种巨大的荣耀,
她们的名字和灵魂,神一定都会记得,
她们的灵魂侍奉神灵,她们在俗尘中可以侍奉自己的丈夫,养育小孩,
我许可她们有自己的家庭,
你们不许阻拦。
谁允许你们侮辱,歧视神之女奴的,
如果她们把怨恨和诅咒的意念传达给我,我一定会降罪与你们。

哈里真你们内心有站起来的种子吗,你们内心有对神说不的勇气吗?
你们永远怯懦下去,那么你们永远都是神的弃子,
神之子是一群勇敢的有勇气,有坚强信念的儿子,
如果你们是神的儿子,那么就把你们的勇气拿出来。
站在阳光下,让你的影子光明正大的起来行走,
任何人都不能指挥你们站在阴影里,你们可以站在阳光下,
只有你们高兴,你们可以做任何只要不违背神的任何事情。
哈里真,神之子,你们不是神的弃子,
你们是大梵天的小指,湿婆的中指, 比湿奴的无名指创作出来的。
众神的三大祭司们,不要利用众神给你们的恩宠,而高高在上,
手指虽然有高低之分,但是没有贵贱之分,平等是众神对你们的期待。
三位一体,三位平等,不要拘禁,禁锢神之子,人人都是自由之子,
神的价值不同,能力也不同。
有神长于创造,创世,有神长于维护,维持,有神长于保护善良,毁灭邪恶。
但是神是平等的,
在俗世中,有人是婆罗门,有人是首陀罗,有人是哈里真,但是众人都是平等的,
每一个人都是创世大神创造的,每一个人都是维护大神维系的,每一个人都是毁灭大神保护的,
众神创人的时候,没有创造贱民。
如果你们指责有人是贱民,那么你们就是指责神是贱神。
我们预言在哈里真中将再一次出现一个伟大的王,
他将领导你们走向自由,他将引导你们膜拜我们的灵魂,
第一个人是甘地,第二个人即将出现,就在不远的未来。

南亚次大陆上古老土地上的子民,请听我说,
婆罗门是你们在尘世的创世之门,祭司之门,
他们负责祭祀,祭神
他们负责神之舞者和神之女奴的洁净和纯洁,
他们负责神的信息向人间传递,
我不在允许他们的手伸向尘世的王权,
他们的手只负责接收神的喻意。
刹帝利是你们在尘世的毁灭之门,保护之门,
他们负责毁灭破坏你们的敌人,
他们负责保护你们生活和生存,
我赋予他们的职责是毁灭邪恶,保护善良。
畎舍,首陀罗,哈里真是你们在尘世的维护,维系之门,
他们负责俗尘的百事百业,千事万物,
他们中任一人和另外一人都是平等的,没有贵贱之分,
他们维护和维系这个世界的平衡,给你们所居住的世界上发条。
南亚次大陆上古老土地上的子民,请你们记住,
每一个人都记住:三神一体,三神平等,
三门一体,祭司门、保护门、维系门你们都是一体的,
三门平等,祭司门、保护门、维系门你们都是平等的,
如果你们中有人胆敢把自己的自由建立在奴役他人之上,
我们会剥夺你们的圣线,审判你们的灵魂。

诗人说:世人啊,我无意冒犯你们的宗教和神灵,
但是我希望你们的神灵对你们好一些,对他人好一些,
世人啊,为什么我们的命运要寄托于众神的审判和那审判日到来??
为什么我们不能站在神的肩头,
为什么我们不自己站起来建设自己的家??
为什么我们的手心要向上乞讨,而不是向下挖掘??
世人啊,我知道你们是苦的,诗人说,
我没有能力为生活在黑暗和绝望中的人们带去什么东西,
我没有力量给恐惧和惧怕的人们传递什么东西,
我所有的精神,信念,眼泪,痛苦都是为你们而流,
我关注你们的命运,为你们祈福,
虽然我无法改变你们的命运,但是请记得我永远和你们站在一起,
把你们所有的不幸,悲伤,痛苦,给予我,我来替你们承担。
请你们记住我永远不会抛弃你们,我爱你们。

世人啊,我问你们,我们存在的目的是什么,我们是为什么而存在的??
我们的存在是为了神灵吗??我们的存在是为了国家吗??我们的存在是为了民族吗??
神是为了人类而存在的,没有了人类,神就不会存在,
神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维护人类的心灵秩序和灵魂,守护人类内心的道德和信仰,
国家和民族则是注重维护人类的俗世秩序,利用恺撒的鞭子建立秩序。
我们的存在不是为了自己的子女眼神发亮吗??
我们的存在不是为了赡养双亲吗??
我们的存在不是为了和自己最亲爱的人相濡以沫吗??
我们的存在不是为了自己的亲朋好友快乐吗??
我们的存在不是为了让自己更像是一个挺立不倒的人吗??
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不公和邪恶,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奴役和鞭打,
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黑暗和痛苦,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恐惧和眼泪,
为什么在这个世界里我们要做敌人,为什么在这个世界里我们失去自由和希望,
为什么在这个世界里我们不能建立一个理想的世界,让世人生活的更好,
人为什么要依靠神,依靠国家,依靠民族,
人为什么不能依靠人,不能依靠自己??
我有信仰,但是我不信神,我不信国家,我不信民族。
我有我自己的信仰,我信我自己,
当然我们需要为自己的灵魂寻找归宿,
但那是我们的肉体在大地上腐烂之时。
诗人说。

啪啪啪,在大殿的一边偏门处,
有一步履瞒姗的看门人老者的灵魂走了出来,
那老人垂着头,弯着腰,看不清面容,拍着手走了过来,
"人是万物的尺度",事物的存在是相对于人的感觉而言的,
人的感觉怎样,事物就是怎样。
万物的存在与否、性质形态都是相对的,完全取决人的主观感觉。
至于神,我没有把握说他们存在或者他们不存在,也不敢说他们是什么样子;
因为有许多事物妨碍了我们确切的知识,
例如问题的晦涩与人生的短促,
神是不可知的,人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发明语言、造出房屋、衣服、鞋子和床,并且从土里取得养生之资的。
人认为神存在的,神就存在的,人认为神不存在,那么神就不存在,
人决定了神的存在,而不是神决定的,
所以人只能依靠自己,而不能依靠自己用思想杜撰创造出的事物,
神灵宗教、国家、民族都是人类杜撰出的“苇叶”,
人类却想依靠“苇叶”而站立,真是可笑。
那老人抬起头颅,挺直脊梁,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大殿,望着神灵,
毕达哥拉斯的灵魂飘了进来对诗人喊着,
鞠躬致敬吧,这是古希腊哲学家普罗泰格拉的灵魂。

诗人微微低头,弯下腰,嘴里说到欢迎你,伟大的灵魂,
你的出现照亮了这大殿的一角。
普罗泰格拉说,在座的神灵啊,我没有否定你们的意思,
你们是作为人类一种信仰、理念、道德、良知、救赎和拯救而出现在人们的内心深处的,
而不是作为一个单纯的神的概念而出现的,
我否定神,不崇拜神,但是我敬仰人类内心的信念和道德以及人们内心的那团火,
那火灼伤了自己,却能照亮别人,
神就应该这样存在,而不是以别的目的而存在。
在我之后的古希腊三贤苏格拉底认为人类的第一要务是“认识自己”;
柏拉图认为人类的正确目标就是在自己的灵魂中发现理念;
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则强调,在整个自然界人类是最高级的。
所以说,在人类的头顶不应该有遮拦,
神灵不应该在人类的头顶上空,
神灵应该居住在人类的内心,守护人们。

那么人类的头顶就是光秃秃的了,
光秃秃的人类并不符合世界万物和宇宙法则,
人是进化而来也好,是众神创造也好,
在人没有出现之前,有一件事物恒古不变的出现在人们的头顶,
————星空。
世界有两样东西,愈是经常和持久地思考它们,
对它们日久弥新和不断增长之魅力以及崇敬之情就愈加充实着心灵:
这就是我头顶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准则。
美丽和深邃的星空给人震撼,
并激发人们探求未知的冲动,
对它了解的越多,对它未知的也越多
令人不禁赞叹造物的神奇,由此而让我们充满敬畏和感恩的情绪,
这是人们对自然应有的态度。
统一而良好的道德准则,
给予群居的人类以最便捷最文明的相处之道,
它随着人类的发展和进步而不断形成和完善,
成为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重要标志,
它证明人类自有一种向善的力量,
星星之于夜空,就如崇高的道德准则于世俗,格外耀眼,灿烂,
所以最能震撼人的心灵。
如果没有人情,没有关爱,那人类就会像野兽一样变得野蛮残酷;
如果没有人性,拒绝关爱,人类就会陷入恶意的泥潭而难以自拔。
坚守道德准则的人是令人尊敬的,
他们使人类文明向前迈进,
他们每个人都好比夜空中的一颗星星,
使人类的社会也像自然界的星空一样璀灿夺目,
这是人类对自己应有的态度。
德国古典哲学创始人,近代西方哲学的开端人,
欢迎你的到来,毕达哥拉斯说,
康德的头颅和灵魂也在普罗泰格拉的身后出现。

人是众神存在的目的,
人类为了从这岸跨越彼岸,
他们利用神灵来建桥,利用国家建桥,利用民族建桥,
彼岸是人类目的,就像是人类从出生的这岸开始到死亡的彼岸结束,
中间的行程是目的,彼岸也是人类的终极目的,
我们在行程的过程中,有亲人、有朋友、有爱人、有孩子,
也有各种各样的动物和各种各样的植物等等,
我们白天在行进,夜晚也在行进,
夜晚的时候,我们闭着眼睛做梦灵魂在行进,
神灵在抽着鞭子不让我们的信仰走错道路;
白天的时候,我们睁着眼睛肉体在行进,
俗世的王也用鞭子抽打我们的身体,不让我们走错,
最后我们一步一步的走向彼岸,迎接死亡,
从这岸开始到彼岸消亡,
人类在行进的过程中,
俗尘的生活和神灵的慰藉是重要的,
但是人则是重要中的重要。
如果没有人这一主体存在,
那么人类就无法产生行程和目的,
当人类不在界定行程和目的的时候,
那么神、国家和民族也不会出现,
所以人是最终目的,
任何神灵、国家和民族都应该为人让路。康德的灵魂说

诗人说,我看到了大殿的另一角也亮了起来,
欢迎你,伟大的康德灵魂。
基督带光,想寻求建立上帝之城,
救赎世人;
伊斯兰默规,想建立古兰的规则体系,
净化世人;
佛教轮回,想寻求极乐天国,
引导世人;
印度古荒,想建立多门体系,
分层世人;
或者我们的头顶还有许许多多的神灵没有浮现,
但是我认为神应该和人一样,都是导善的,
如果有任何神灵是引导人们走向邪恶的话,
那么它将失去自己的信仰和人们的供奉,
每一位神灵的教义不同,
它们所引导人类所走的道路也不同,
但是越走越有光,越走越善良应该是众神一致的选择,
可是为什么神灵愈多的世界,
我们却走的愈加艰难??
是不是众神撕裂了这个世界,
也连带着撕裂了人类,
让我们失去了方向,失去了行程目的??
人类的路应该如何走,
我们的行程和目的在那里??
这是一个难题,很难,
诗人说。

伟大的灵魂普罗泰格拉和康德先生,
以及在做的神灵和众位灵魂们,
我们不妨这样思考一下,
谁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体??
如果神灵失去人会怎么样,
如果国家失去人会怎么样,
如果民族失去人又会怎么样??
那么人失去神灵会怎么样,
人失去国家会怎么样,
人失去民族又会怎么样??
神灵失去人众神不会出现,
国家失去人国家会消亡,
民族失去人民族会消失;
而人失去神灵人依然是人,
人失去国家依然是人,
人失去民族依然还是人。

或者诸位中有神灵或者有人会问我,
人是什么,什么是人??
人有两条腿和两个信仰,
境况好的时候,他有一种信仰,
境况不好的时候他又有一种信仰。
这后一种信仰就叫宗教,前一种信仰叫做人;
人是脊椎动物,有一颗不朽的灵魂,
还有一个祖国,以使他不至于太狂妄;
人是通过自然的方式产生的,
然而这种自然的方式却被他认为是不自然的,
并且不愿意谈及它,
他们认为长着尾巴像猴子一样在树上弹跳,是羞耻的,
所以他们把自己的产生看成是神灵的安排,并且津津乐道,
人被生了出来,可是并没有人问他要不要被生出来,
所以他们只能无奈的活着;
人除了繁衍后代和吃喝的本能以外,
还有两种癖好:制造噪音和不注意听别人说话,
放糟糕的音乐,让他的狗乱叫,
进门之前首先敲门或者踢开门,
制造噪音可以证明他们还活着,
繁衍行为微弱的话,
人就会想出各种招术:斗牛,犯罪,运动和司法,
当然人有时候也会安静下来,但那时他已经死了。
人简直可以被界定为一种从不听别人说话的生物,
人很喜欢听的是:承诺,谄媚,赞许和夸奖。
他们认为这些话,可以让自己的耳朵舒服起来;
人对同种是苛刻的,所以他发明了法规。
他自己不能做的事,其他人也当然不能做,
而他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却要求其他人做到,
所以他们出现了糟糕的犯罪行为,
神灵为他们解脱说那是原罪,不必理会;
友好相处的人是没有的,有的只是统治与被统治的人,
不过还没有能统治自己的人,
因为他身上持不同政见的奴性的一半总是比有掌权癖好的另一半强大,
所以每个人都是自己手下的败将;
要想信任一个人,你最好骑在他背上,手里拿着鞭子,
最起码在你压在他身上的这段时间里,
你是有把握他不会跑开的。
有的人却信赖品德和自由,
即你自由的背着我一段,我自由的背着你一段,鞭子被扔在地上;
每个人都有一个肝,一个脾,一个肺和一面国旗,
所有这些器官都是缺一不可的。
据说有没有肝、没有脾、只有半个肺的人,
可是没有国旗的人是没有的,因为人怕冷;
人是一种政治性的生物,最喜欢堆成团度过他的一生,
但是任何一堆都痛恨其他的堆群,因为那是其他的,
但人有时候又恨自己的这堆,因为那是自己的,他们矛盾到极致;
人是不喜欢死去的,因为他不知道死了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
即使他自以为已经知道死后将会发生什么,
他还是不想死,还想让老朽的躯体再支撑一阵子。
说是一阵子,实际有那么点“永恒”的意思,
他们害怕见到自己的神灵;
人分成两种:男的那种不愿意思考,
女的那种不会思考,
这两种人都有所谓的感觉:
撩起这种感觉的最保险方式是调动人体的某些敏感部位,
这种情形又让一些人分泌出抒情诗。

人真是奇怪的物种,大殿中的神灵都说,
可是我们并不奇怪呀,大殿中人的灵魂说。
人类的奇怪之处是:
他们急于成长,然后又哀叹失去的童年;
他们以健康换取金钱,不久后又想用金钱恢复健康。
他们对未来焦虑不已,却又无视现在的幸福。
他们既不活在当下,也不活在未来。
他们活着仿佛从来不会死亡;
临死前,又仿佛从未活过…… "
人需要沉淀,要有足够的时间去反思,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完美。
神灵造人的时候做的最错误也最正确的一件事是,人是感性的,
诗人说。

为什么,众神和人的灵魂都问,
因为感性的思潮引发了人们的思考和思绪的飘扬,
理性的像机器一样的人,不会去思考神是什么,
国家是什么,民族是什么,自己是什么。
只有感性的泛滥,让人们站在任意角度去思考问题,
站在神的肩头,站在国家和民族的头上去思考。
人属于谁,是属于自己,还是属于神灵,或者属于某一国家和民族,
人是自我私有的,还是公有的,???
诗人走到大殿的一边,随随便便的拉开一扇门,
外面黑云激荡,狂风呼啸,伴随着雷击的声音远远的发出沉闷声响,
整个灵魂山黑漆漆的,灵魂山的一边有一片恒古的大树林,
风呼啸着吹着树林,间或刮过来几片树叶,落在大殿的一角,
诗人拾起树叶问,这树叶属于谁??
属于国家吗,属于民族吗,还是属于神灵??
树叶不就是树叶吗,树叶属于树叶不是吗??
人属于人,不属于任何物体,
人是一种自我私有的物体,
当然人类湮灭之后,其灵魂或者属于神灵,
但是我们活着的时候,难道自己不属于自己吗??
今天的人类世界,神灵说世人呀,你们属于我,
国家和民族说,人们呀,你们属于我,
可是为什么我们自己却不能属于自己??

诗人问人有私心吗??
基督说,人有私心,穆罕默迪说,人有私心,佛陀说人无谓。
基督说众神中看我父将教义交托给我,让我人间传名,做救世之神,
众神中有人妒忌,认为我父有私心。
而我血流满面,痛苦哀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之时,他们却不看我。
穆罕默迪说安拉创造人子,让众神敬拜,众神不服有私心,
伊布里斯不服,于是坠入魔道,与安拉对抗。
佛陀说众人无心,你们看那镜子可以映出我们的容貌,
但是镜子未出现之前我们的脸一直都在。
镜子映照出我们的脸是丑陋的时候,我们就说镜子有私心,把我们照的那么丑陋。
当镜子把我们映照的美丽时,我们就赞美镜子。
其实镜子有心吗,镜子无心,人的美丽和丑陋与镜子什么关系,
有心的是人,不是镜子。
一念有心,一念无心,人无谓有和无。

诗人说,人有私和无私都是人的本性使然,
这是人的自我本能反应和人性选择。
我们可以从人类的衍生初期鸿蒙时,
当我们还是猴子刚刚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
环境的恶劣和野兽的残暴,
需要我们团成一团集聚生活和生存,
吃或者被吃,是我们的必然选择,
当我们捕获到足够多的猎物时,
我们会将猎物集中起来进行分配,
但是当猎物稀少很难获取的时候,
我们会优先给予狩猎者进行选择,
当因为饥饿我们即将频临死亡的时候,
如果我捡拾到猎物的话,
那么我会偷偷的藏起来,进行吃掉。
这就是说人的本能反应和生理作用决定人需要首先满足自己,
在确定满足自己的前提下,才能确定满足别人,
这是人性的普遍反应。
也就是说人有私,人不喜欢把自己艰难获取的事物让与他人享用,
当然我并不是说人性丑恶,不懂分享,而是说人本身存在,
就是一种自我私有化的表现。

有人问我:“您有私吗?您有欲吗?您有偏心吗?”
我记得我哥哥的孩子有病,我一夜可以看望十次,
可是回来,我就安稳地睡着了。
我自己的孩子有病,我虽然不守着他,
可是怎么也睡不着。
对待侄子和儿子,尚且有如此差异,
更何况对待他人?
像这样的事例,不是说明我未曾根绝私心,
又是说明什么呢?
由此看来,能说我无私吗?”
只有超然于人间烟火,才可能完全泯灭私心。
其实,极力粉饰其无私的,大多为了扩张私欲。
因此,坦然承认其有私的,大多能够抑制私欲。
人能从内心深处挖掘自私的根源,
并将它直言道出,已是不凡的境界。
“私心”是人之常情,是出于本能,
是一种精神上的内在自我本能体现,
而私有是私心的一种外在的物质外延,
人人皆有私心,是因为人人有独立意识和自我思想,
天生万物,大地、阳光、空气、水,飞禽走兽、植物花卉无私,
是因为无想所以无私,它们只遵循天道和自然生存。
私有是几千年来人类带着尾巴从“树上”就遗留下来的产物,
是人的劣根性所决定的,
是神灵在创造人类的时候特意留下的孔洞。

(第一卷完)
楼主热帖

上一篇:众神的审判(三)———作者:尹永平
下一篇:里了吧唧吧唧吧唧一口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5

主题

15

帖子

1735

积分

庶吉士

Rank: 6Rank: 6

积分
1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