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现代诗歌赏析] 《宿舍一角》评胡续冬和他的诗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53 | 回复0 | 2021-9-4 23:5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宿舍一角》评胡续冬和他的诗

《宿舍一角》评胡续冬和他的诗


原文:

我新买的音箱里有一个会按摩的女鬼
在夜深人静的倾听中她向我索要服务费

这些从书市上窃来的书竟摆出了一张张主子的脸
等着从我身上爬出一条安达卢西亚狗去把它们一一亲舔

一个在吉它上闲逛的朋友给我留了张字条
“希望你向《诗经》学习,把晦涩的语言象阑尾一样割掉”

漫长的学生生涯时时要宣判我的性无能
而抽屉里的一张黄色小扑克常挺身出来作辩护人

木鱼、经幡、圣经和印度香
它们总爱带我去我投错胎的地方

夏士莲、圣罗兰还有小小一瓶雅诗兰黛
这些离奇的名字构成了我女友心中的重重阴霾

一根香烟就可以把我收买
一瓶烧酒就可以把我出卖

没有谁注意到我那黑色的蝴蝶标本
直到它复活成为星斑恍惚的黄昏

两盏台灯的光让我看到了两个影子
它们在我写作的时候死死掐住对方的脖子

异乡的开水泡不开家乡的茶
到了肠胃里更会吹出感时伤怀的小唢呐

钻过了玻璃窗的秋风也钻进了我的骨头
从我这平静的角落生活里终将喷出愤怒的石油。

97·10·25

[解析]:

这首诗通篇十一句话,每一句都有明暗两层意思蕴在里面,看似毫不相干,却又密切联系,最终构成一个有机整体紧扣主题,别具匠心地向我们勾勒出大学生活“宿舍一角”的精彩画面,生理和心理兼而有之。

首先我们来看第一句:“我新买的音箱里有一个会按摩的女鬼,在夜深人静的倾听中她向我索要服务费”。音乐是安慰一个人寂寞的,在枯燥的求学生活中,尤其在夜晚。但这种安慰是双向的,输出了寂寞,也会消耗掉自己的情感。

第二句“这些从书市上窃来的书竟摆出了一张张主子的脸,等着从我身上爬出一条安达卢西亚狗去把它们一一亲舔”。这些书究竟是买来的还是窃来的并不重要,但一定是偷偷买的与课程无关的书。这些书能化身为主人,让作者毕恭毕敬,说明作者迫切想要向它们求教人生哲理。这里用了著名的安达卢西亚狗作为隐喻,代表作者潜意识的爆发。安达卢西亚狗是表现西方超现实主义和精神分析学的杰出影片,旨在演绎梦境,双重人格和潜意识在人类心理活动中的作用。

第三句“一个在吉它上闲逛的朋友给我留了张字条,希望你向《诗经》学习,把晦涩的语言象阑尾一样割掉”。呵呵,吉他又名六弦琴,却能弹奏几乎全部歌曲;而诗经一般四言一句,却隽永流传,所以故作深沉的晦涩和宣泄情感的冗长都该像多余的阑尾一样被及时割掉。这即是朋友的建议,更是作者的诗观,而后来诗人也的确是这样做的。

第四句“漫长的学生生涯时时要宣判我的性无能,而抽屉里的一张黄色小扑克常挺身出来作辩护人”。以学业为重还是以爱情为重,相信每位莘莘学子都曾在二者之间挣扎过。处于青春期长期压抑的性冲动,学校里青年男女的耳鬓厮磨,让这张作者私藏的黄色小卡片成为一种性挑逗和安慰剂。

第五句和第六句“木鱼、经幡、圣经和印度香,它们总爱带我去我投错胎的地方”“夏士莲、圣罗兰还有小小一瓶雅诗兰黛,这些离奇的名字构成了我女友心中的重重阴霾”。前者代表佛学和教义,暗示自己也许天生寡欲,而不该长于红尘;后者则表示作者是出于对异性的喜爱才知道那些外国奢侈品的名字。两句诗意之间产生了互叛,反映出作者内心的矛盾。

第七句“一根香烟就可以把我收买,一瓶烧酒就可以把我出卖”。表示当时的作者阅历还不够深,相当情绪化,烟酒的刺激可以让他找到朋友并畅所欲言。

第八句“没有谁注意到我那黑色的蝴蝶标本,直到它复活成为星斑恍惚的黄昏”。作者那时可能深受弗洛伊德精神分析说和庄子迷蝶的物化影响,相信蝴蝶标本和星斑黄昏可以相互转化。

第九句“两盏台灯的光让我看到了两个影子,它们在我写作的时候死死掐住对方的脖子。”这两个影子看似明景,实为暗喻,暗示自己写作时双重人格对思路的干扰。

第十句“异乡的开水泡不开家乡的茶,到了肠胃里更会吹出感时伤怀的小唢呐”。明面上,作者是南方人,到北方求学可能会有点“水土不服”;但暗面上,作者似乎是在表达一种深切的思乡之情。

最末一句,作者从罗列叙事转为总结抒情:“钻过了玻璃窗的秋风也钻进了我的骨头,从我这平静的角落生活里终将喷出愤怒的石油。”作者甘于精神上的枯燥生活,忍受肉体上的种种折磨,最终都会激发出一种力量,让燃烧的石油——即作者学有所成,来回报所受的磨难——尖刻的秋风。到这里诗意得到了升华,成为阳光励志之作。

[总评]:

作者与我同庚,如今已仙逝,写本诗时年仅23岁,朝气蓬勃,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作者写出了“宿舍一角”的事物,并由此引发联想,但又不限于宿舍本身,而是将触角延伸至整个大学生活的所悟所感。

这首诗形式上两行一节,上下押韵,彼此贯通,最后总结升华,很有特点;除末一句外,都在陈列一种事实,一种矛盾,一种悖论,但又非常契合当时的大学生活,因此被看作胡续冬早期的代表作——诗人的起点并不低。

胡续冬是个很有个性的诗人,喜欢特立独行,往往用游戏般的语言,肆意狂欢的表达,来宣泄意念的纵横跳跃,瞬息万变,如孙悟空翻筋斗云,腾挪跌宕。

我们看他后期的诗作,显然掺入了一些意识流之类的东西,却又能够做到晓畅明达,通俗能懂。像他的《防弹爱情》 像他的《太太留客》 像他的《去老邱家看老鹰乐队的VCD》 ,在诗词在线网站和豆瓣评分,都拥有很高的阅读率和评价。这样的大家并不故作高深隐晦之作,在当今诗坛是不多见的,从上面这篇《宿舍一角》已初现端倪。

但是,作者也许受口语诗影响太重,后期作品诗化的语言少了些,市井化的语言却充斥字里行间,甚至出现一些脏话和性暗示术语,这是不可取的。另外,在诗歌韵脚上也失去了当初的认真,而走上了自由化的道路。

我总认为,中国新诗的未来发展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诗人简介

胡续冬(1974年10月-2021年8月22日),原名胡旭东,民间人称“胡子”,生于重庆。生前系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副教授、北京大学巴西文化中心副主任。

1991—2002年,求学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和西方语言文学系,获文学博士学位后留校,2002年起执教于北京大学世界文学研究所。研究领域和方向包括: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现代主义以来的世界诗歌,拉丁美洲文学。胡续冬长期从事诗歌写作,被视为70年代出生诗人的代表性人物,历获“刘丽安诗歌奖”,“柔刚诗歌奖”“明天—额尔古纳诗歌双年奖”等民间奖项。曾长期为《东方早报》、《新京报》、《书城》等撰写专栏文章。并著有诗集《风之乳》、《旅行/诗》,散文集《浮生胡言》、《去他的巴西》等。

2021年8月22日,胡续冬因突发疾病,在北京去世,终年47岁。

评读人:读睡诗社 乡医诗人华灵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日本诗人伊东静雄诗歌《献给恋人的哀歌》赏析
下一篇:评法国短命大诗人阿波里奈尔诗歌《病秋》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