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484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358 | 回复0 | 2021-9-6 23:5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秋风阵阵,所有的叶子都在欢腾》
文/沈章宝(安徽)

像一枚行将坠落的枫叶
在秋日最后的日子
坐观深蓝的天空
如一个垂钓者

往事让浮标晃动
提起的钓杆沉甸甸的
一件件活蹦乱跳的跃出水面

那些结痂的疼痛
已经无法钓起
沉积成泥沙
躺在心灵最深处的床榻

风过之处
酸酸的滋味
荡成一圈圈的涟漪
抚平淡开的飘落

秋天的童话
挂在远处山峦的枝头
秋风阵阵
所有的叶子都在欢腾



《病痛》
文/陈冰

人间倾斜
众生踉跄
一个人的疆土
水深火热——
叛乱的细胞
揭竿而起
烧杀抢掠
意识败走麦城
城池沦陷
灵魂出逃
漂浮半空
冷眼旁观,肉体
缩成一个球,在地上滚来滚去


黑了



《一往情深的风景》
文/凡富堂

风过处
莫问云烟事
从来是瞬息万变
常有常新
只需一往情深
一枝花似的
伸展在云烟里
站成尘世的风景
阳光如初
拂过的枝头
温暖可亲
如故乡的指引
亦或亲切的召唤
只是我们
已不能沿着记忆
回到过去
也只能站在云烟里
一往情深地
成为秋天的风景



《孤独着乡村的美丽》
文/江山如画

你是一团淡淡的,包绕着村落的白雾
你是一泓明镜的,淌过村中的泉水
你是一抹胭霞,傍晚火红的脸
四季的风,吹皱了你的额纹
高叫着,不会歌唱的晚归
在向凉风控诉太阳火热的激情

你拖着疲惫的太阳,缓缓前进
你的双脚却深深地陷入了让你心动了多年的泥土的梦里
可缭绕着你的心的那一团浓浓的蒸汽
上升着飘向
你搓板上那一片净丽的朝霞

你依着门框的黑眼睛象夜空中的星星一样
在静静地听
窗外隐隐约约的车轮声
和屋内孩子咽咽的哭闹声
拽着你的心你的梦和你对丈夫的思念

你呵你,毕竟是温柔如羊毛
淳朴如大山的精灵
你呵你,有火山的激情,谁懂
有暗流的脉动,谁知
可繁忙相聚的日子与长时间分别的日子
一样地让你孤影凋零
你已经习惯了,默默地忍受,暗暗的期待着遥远的七月七,径独自地流泪到天亮

你是一团淡淡的,包绕着村落的白雾
你是一泓明镜的,淌过村中的泉水
你是一抹胭霞,傍晚火红的脸
四季的风吹皱了你的额纹
吹黄了你的青春

你没有孔雀婀娜的美丽,你却有绵羊的善良
你没有八哥的巧言,你却有黄牛的忠实
你没有春天的妖艳,你却有秋天着实的迷人
你没有山火燃烧的狂燥,你却有日中炎阳的炽热
你最能吃苦,最能承受
你最能无拘无束
无所顾及,无所阻挡的笑声
震落了山涧花叶上露珠
你无怨无悔的
是你做为地球客人的荣耀

你是一团淡淡的,包绕着村落的白雾
你是一泓明镜的,淌过村中的泉水
你是一抹胭霞,傍晚火红的脸
四季的风吹皱了你的额纹
吹黄了你的青春

你依然美丽,坚强
象火山一样让乡村陶醉



《总有风儿驰骋在梦里》
文/耿兵(上海)



还是不能从无尽的慈悲中
选出一种修辞  来诱导秋夜
萧瑟的一切:
冷的风
夜的黑
悲的情
欲之火



像时空在化渡之前
做一场无情的杀戮
背负火
背负着内心的救赎与不安

将一片片趋于死亡的叶子
做成一尊精致的袈裟
在云海深处
听见的  听不见的
都在这暮秋的夜雨中
化为灰烬



火   是黎明寄与的恩赐
总在几声离雁后
显得更加辽阔
这或许是深秋给予我们每个人
更深刻的警醒

有着黄昏错乱的雨滴
有着雨水中最为苍茫的一切:
黑暗空气中
有着令人致命的花朵
有着令人窒息的相爱



我注目于一株榉木
在它苍老的植株上
揣度它的盛年
如同当初
我们匆匆相逢
又毅然决然地分手

那些静立在雨中的芰荷
只会将你的靓影
珍藏于青山一隅
或者是
在水一方



我愿逆流而上呵
背上满天的云霞

悠长的秋夜
为你抚琴

为你燃尽
一秋
萧瑟的荒原



《包容秋的垂泣》
文/凡富堂

经过绵绵秋雨的淘洗
骨子里的柔已所剩无几
只有坚韧如虬枝的秉性
从秋风秋雨里盘旋而起
成为最鲜活的旗帜
一下子就生动了
所有的记忆
愁肠百结的风
从低处扬起
雨声疾速而凄迷
从草尖到花瓣
悬着不舍的叹息
守在这样的风雨里
只有敞开温暖的心灵
才能包容秋的垂泣
珍藏起岁月沧桑的秘密
活出精彩的自己



《我和秋天,同时抵达》
文/耿兵(上海)

我还没有准备好
在这样的一个秋季
怎样地形容一场秋雨:
几分削瘦  几分落寞    几分惆怅

像一场劫难
被永生铭记
像一位墨客  用微熹的光亮
点燃黎明的云朵

鸟儿停渚在云海深处
没有人告诉我
这是一只灰色的鹳雀
或者是一只年幼的乌鸫

浅灰色的体表装着的
是庞大记忆中
怎样地哀伤

秋雨
是一位冷漠的剑客
不会在秋风乍起时
装作熟视无睹
不会对一群羔羊痛下杀手

萧瑟中的爱情
没有一点泛乏可陈
没有一丝苦涩
占据你的味蕾

庄稼人在乎的
是一株晚稻是否颗粒饱满
像一位农民诗人
在沉寂的天空
幻想精致的云朵
笼罩满天的孤独

在充满深爱的季节
用干净的手
抚平秋天



《有一片海  等你一饮而尽》
文/春风十里

就像秋
折起冬春与夏
交给种子
封存
就像我
折起黑白思念
交给眼泪
积攒
等一个时辰
奔波千里
与你举杯
饮尽那片
海 ​​​



《黄昏,一如诺大的深渊》
文/耿兵(上海)

一场雨 并没有停下来
仿佛一切虚伪的
都与自身无关:
缓缓的音乐
耀世的玫瑰
迷茫的泰迪
还有茫然失措的考拉

多少个这样弥雨的黄昏
多少个这样寂寥的深夏
像一团篝火在时光里舞动
将妩媚比喻成一记
湛蓝的海水

这败落的庙宇 还能够丛生出怎样
野性的花朵
在黄昏的背后
我听到旺盛的爱情
听到璀璨的玫瑰
有你留下的香芬

用你的香吻
掩饰一切虚伪
用你的清音
为黄昏歌唱

落日的尽头
除了苍白
终将一无所有



《玫瑰:这荒蛮的修辞》
文/耿兵(上海)

又至中秋了
那些开至极致的玫瑰
已呈现萎顿的迹象
而我
却在昏昏的灯火里
遥想一枝海棠
带来的讶异

暮年的昏庸  如同纸上
娇鲜的花朵
在黎明的悲歌里 画满褚褐色的伤痕
那天  
所有的泪水
云集成旷野密集的雨行

阡陌的风  赶不走我弛骋的泪花
在泛黄的花枝上
一只蝴蝶
张望来路

将虔卑的云朵
化作你的倒影
在精美的宫殿
剃度我
满地的荒芜



《桂花落进秋天》
文/尤言

桂花悄悄开的时候
天空明明暗暗,云朵去了又来
秋水也隐隐上涨了一些
在新谷与红苹果之间奔忙的人们
还没来及看那桂树的变化
桂花香便随风而来
桂花粒飘飘洒洒,如雨降落
在清晨在黄昏
如云朵,落在蚂蚁身上
如金沙,铺在树窝旁
桂花落下来,落进秋天
轮椅上的老人 嬉戏的小孩
赏花的 路过的
藏在枝桠的雀鸟 草丛里的猫
树下的长椅 停了整夜的车
绿色的垃圾桶
都染上了或多或少的香气
桂花落进秋天,落在万物身上
好像又重开了一次



《夜曲14》
文/蓝冰

天空洒下暮色骨灰
死亡气味凝重
压低风声的音韵
如同嘶吼绽开花朵
倒在血泊之中

大地诸多承载
诞下山河入骨的自然之王
命运拒绝迎送诸神
牺牲在黑暗的中心

血色笼罩从未消隐
圣洁者点火自焚
是不合流混浊的夜色
即使燃烧的夜晚赴死中途
仍要保留骨头里的
纯粹和孤独



《雨水里的残垣断壁》
文/蓝冰

企鹅压碎脚下残雪
冬天就不再笨拙
十万野马踏过草原
夏天隐忍了烦热的渴
此时
潮湿正大口大口
抽干泥土均匀的呼吸
如今秋风身形俱碎
刮的“倒梅雨”渐寒渐冷
从《圣经》到《资治通鉴》
从《江格尔》到《伊利亚特》
雨水冲刷时间塑形
模糊成玻璃的气泡
坚实成没有空气的窒息
窗外隔着透明
这个雨季会有多少花
如雨水裹泪
败的一滴一滴



《九月,雨》
文/蓝冰

在雨中野望收割
事件一串串落下来
远方水雾弥散
有金山寺的爱情水漫
白娘子缘落缘起
有醉酒江湖多风波
太白潮心梦捉月
有坏心情滴湿鸢尾
又忆起种在深谷的铃兰
有芒鞋蓑衣泥丸地
晴波烟雨花漫顶
苦难从未远去
只有雨水丰盛着收藏
直到大地死一般沉寂
希望拔节而起



《黄蝴蝶》
文/我心依然

没有看错
在冰冷而锈斑的铁板上
停歇着一只紧闭双翼的黄蝴蝶

就像她穿着黄蝴蝶花纹衬衫
头埋在怀里的温暖
两颗心是草原齐头飞奔的马蹄声

你应是从故乡来
慰籍我落寞的心
在单调的心房放上一盆鲜花

你知道我多么渴望
却拒绝我的温存
你飞走了,伤透我的心



《凝视》
文/双边散人

透过树的年轮
可以感觉历史的沉淀
透过废墟看月亮
可以感受朝代的变换

如果世上没有雨
眼泪是否会减少
如果世上没有暴君
也就没有了长城

从未看过烽火台的硝烟
也没见过躺着的白骨
凝视着一个八十五岁的老人
看见青筋暴露的他
目光呆滞地看着太阳
点了支烟
远方,突然听见战马嘶鸣



《卷心菜》
文/白荫

有过风
有过雨
也有很多的
愿意或不愿意
如今我就长成
这样的球体

从最早的
一张叶子
一张叶子
严严实实的
把自己包起
颜色里面是淡黄
外面是青绿
还有叶子上的
很多纹路
或粗或細
留下的一些秘密
结果以其人之道
还治其人之身
当初是怎样的的包起
现在是借他人之手
一张一张的剥离
直到所剩无几

现在体无完肤
面目全非的我
从最早那样辛苦的
那么多日子里的积攒
到现在这样快速的剥离
这样的反复
不知留下的是
怎样的意义



《青春》
文/木蝴蝶

愿栖息在你沉睡的脸上
然后在你的鼻尖高高站立
愿停靠在你颤抖的嘴唇
在你的嘴唇上我保持沉默
愿在你的心上吹着尘世间凉凉的风
那是我可以触摸到的你的青春

青春使你的长发吹起
然而,你凸起又深陷
从高原变回盆地
从树木葱茏到寂寞的荒原

行走在你暮年里的暮年
爱你,所以退居万里
所以不踏足曾有你的土地
在一株泛黄的草叶上立足

我依然是以眺望的姿势
贴近你的温暖,接近你的距离
只要大地上还有你的呼吸
就有欣欣向荣的生机



《秋树般的人生》
文/凡富堂

楸树父亲一般
钉在原野
虽沉默无言
却已心潮澎湃
枝头笔墨
蘸满一川云烟
画尽了一世心酸
也谱写了锦绣明天
金风如语
道不尽的缠绵
一叶黄
一叶卷
一叶落
总有突如其来的难
飘零在风中
仿佛一生的箴言
这尘世
无需圆满
只需认准风的方向
在尘嚣和鸟鸣中
走得更久更远



《井》
文/李平

在一首诗中,很多年前的
我曾写下:井是大地的眼睛
而此刻,在异乡,在千里之外
我啜饮苦涩的孤独与回忆

一些潜藏在身体内部的井水
突然喷涌出来,让我看见
高远的天空,漂移的云
风中摇曳的草,以及蝴蝶飞过

这是井水当年所见
此刻被我所见
于是,在一首诗中,在此刻
我写下:井是大地潜藏的泪滴……



《随笔》
文/知溪

天刚微暗,月亮就爬上了头顶。我很久没有这样驻足仔细去端详月亮了,也很久没有灵感去搜寻一些词藻去打磨诗句,所剩无几的情怀不知在这浮躁嘈杂的人间还能撑多久。

我从屋里搬来个小凳子,在院子里呆呆地坐了一会儿。不时有微风徐徐而来,吹拂着我的脸颊,树叶也跟着沙沙作响,真是别有一番秋高气爽的味道。

坐了一会儿,吃完晚饭后便洗漱洗漱回到了房间。这时,依靠在床头,能听到夜鸣虫在窗外孜孜不倦的叫声,貌似还能听到些许蝉鸣。恍惚间,让我回想起儿时的自己。儿时的我在秋收的时候会帮着大人去玉米地里掰玉米,小时候总是不免有孩童的天性,掰着掰着我可能会偷偷瞒着大人跑去找“黑豆豆”来吃。“黑豆豆”未成熟之前是绿色的,吃到嘴巴里是苦苦的,像苦瓜一样的口感,成熟了之后是黑紫色的,或许是因为它紫的过于浓烈,所以我们小时候都唤它叫“黑豆豆”,现在才知道它的学名叫作:龙葵。百度一搜发现龙葵还有极好的药用价值,它的浆果和叶子均可食用,但叶子含有大量生物碱,须经煮熟后方可解毒。全株入药,可散瘀消肿,清热解毒。知道了龙葵的药用价值之后,竟不免有些欣喜,原来小时候常常找来吃的东西不仅好吃还是个宝贝呢!这也让那个小时候顽皮不好好帮大人干活的自己少了那么一丝丝的愧疚之心。

小时候总盼望着长大,觉着长大自己就有了许许多多的权利。于是,老师在讲台上讲着课,坐在课桌上的我幻想着什么时候长大了就好了,觉着长大了就可以有不写作业的权利,有买漂亮衣服的权利,有吃零食的权利……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闪而过。回想起这些儿时的事情和心境,不禁让人感叹岁月流逝所带来的沧桑变化。

今夜,一个房间,一个人,守着一扇窗,任由思绪在字里行间起舞,我感到无比荣幸,我竟提起这搁置许久的笔,记录下这一刻的欢欣或是感伤,坚定或是迷惘,又或是历经岁月洗礼后的平静。

不知不觉,夜深了,我闭上双眼,静静地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483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485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