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沃尔科特] 沃尔科特:要改变你的语言,先得改变你的生命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1 | 回复0 | 2021-9-9 11: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640?wx_fmt=jpeg.jpg



德里克·沃尔科特(Derek Walcott,1930 - 2017),诗人、剧作家、画家。生于圣卢西亚的卡斯特里。代表作有史诗《奥麦罗斯》、短诗集《白鹭》、散文集《黄昏的诉说》等,作品多探索和沉思加勒比海地区的历史、政治、民俗和风景。1992年,他因作品“具有伟大的光彩,历史的视野,献身多元文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曾被布罗茨基等誉为“加勒比地区最伟大的诗人”“英语文学中最好的诗人”。



遗嘱附言

精神分裂,被两种风格拷打,
一种是雇佣文人帮闲的散文,我用它
来流亡。跋涉在月光下弯刀一样延伸数里的海滩,

我晒着月亮,让它烤着,
直到蜕去了
自爱这大海般的生命。

要改变你的语言,先得改变你的生命。

我无法纠正过去的错误。
浪花厌倦了天涯,自远方归来。
海鸥用生硬的舌头在搁浅的

渐渐腐烂的独木舟上方尖叫。
它们是夏洛特维尔的一片带有毒喙的云。

从前我以为,只要爱国就行,
但现在即使想这样,食槽里也没有我的位子。
我看到最聪明的人在腐朽成走狗,
仅仅为了一点残羹。
我已快到中年,

烤焦的皮肤
纸屑一样从手臂上脱落,薄得跟葱皮一样,
像皮尔·君特的谜语。
心里空无一物,甚至没有
对死的厌恶。我认识很多死者,
跟他们都很熟悉,性格也都相投,
连他们怎么死的我都了如指掌。当身上着火了,
肉体也就不怕地下的炉门,
不怕太阳留下的那个炼狱或者火坑了,
更不怕这个在云中出没的弯刀一样的月亮
把这片海滩烤成一页白纸。

它全部的冷漠不过是另一种狂怒。

阿九|译


附录

精神分裂,受尽两种风格的折磨
其中一种是刀笔吏的散文,我获得了
流放。月光下我走过漫长的一弯镰刀似的沙滩,

皮肤晒黑了,也烤焦了,
是为了蜕掉
这种自恋式的对海洋的热爱。

要改变语言,你必须改变你的生活。
我无法纠正过去的错误。
海浪厌倦了地平线,于是返回。
海鸥在靠岸的、正在腐烂的独木舟上面

用生锈的舌头尖叫,
它是夏洛特城①里一朵长着钩形嘴的有毒的云。

我曾经以为热爱乡土就够了,
如今,即使我愿意,海漕里也没有空间。

我望着最聪明的人象狗一样用鼻拱地
去乞宠求荣。
我马上就到中年了。

烧焦的皮肤象
纸一样从我手上脱落,薄如洋葱,
象皮尔•金特②的谜语。

中心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对死亡的
恐惧。我认识太多的死者,
他们都是熟人,性格都不怪僻,

他们死的方式也是如此。在火上,
肉体不再害怕大地的
炉口,

那太阳的窑或灰坑,
也不害怕这忽隐忽现宛若镰刀的月亮
再一次将这个沙滩染成一张空白的纸。

它所有的冷漠都是一种不同的愤怒。

译注:
① 西印度岛上的一座城市。
② 在易卜生的剧本里,主人公皮尔•金特将自己性格的每一方面都比作洋葱的叶片,剥到最后,发现最里面什么也没有。

王伟庆|译

640?wx_fmt=jpeg.jpg
Mark Strand, Joseph Brodsky, Adam Zagajewski, and Derek Walcott in Brodsky’s garden, New York City, 1986

Codicil
Derek Walcott

Schizophrenic, wrenched by two styles,
one a hack's hired prose, I earn
me exile. I trudge this sickle, moonlit beach for miles,

tan, burn
to slough off
this love of ocean that's self-love.

To change your language you must change your life.

I cannot right old wrongs.
Waves tire of horizon and return.
Gulls screech with rusty tongues

Above the beached, rotting pirogues,
they were a venomous beaked cloud at Charlotteville.

One I thought love of country was enough,
now, even if I chose, there is no room at the trough.

I watch the best minds rot like dogs
for scraps of flavour.
I am nearing middle
age, burnt skin
peels from my hand like paper, onion-thin,
like Peer Gynt's riddle.

At heart there is nothing, not the dread
of death. I know to many dead.
They're all familiar, all in character,

even how they died. On fire,
the flesh no longer fears that furnace mouth
of earth,

that kiln or ashpit of the sun,
nor this clouding, unclouding sickle moon
withering this beach again like a blank page.

All its indifference is a different rage.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德里克·沃尔科特诗歌《珊瑚》欣赏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