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现代诗歌赏析] 《一个扬州女人的独白》品余秀华,老陈,束雨竹和其它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83 | 回复0 | 2021-9-21 21:2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 (3).jpg

出道五年,余秀华难得安生,除与各类网友怒骂对攻外,与过气文人和借机炒作之辈的口水战也不少。这不,前不久余秀华又为全国读者上演了一场精彩“大剧”。原本已从一“睡”成名的 “脑瘫诗人”华丽转身,向“灵魂歌者”的荣誉称号急遽迈进,如今又掀起惊涛黑浪,浓烟滚滚。

始作俑者,据说是她的一个隔壁叫“老陈”(注意不是“老王”),这老陈平常喜欢舞文弄墨,爱出风头,只是水平一般,但也有深叹自己埋没蒿草之中之感。如今见邻里发达,,祖坟冒烟,迅速窜红,正愁日子紧巴,无米下锅,就按耐不住心中荷尔蒙上升,铁了心要作雨后的蘑菇——冒头,拿余秀华祭旗。

可这余秀华也忒不争气,偏偏在这节骨眼上闹什么离婚,授人以把柄。兼具二人老家相距确实不远,老陈道听途说一些荤料八卦,自己再捉刀添油加醋一番,在余秀华的网络空间上撒泼打滚,拉屎飙尿,几尽狂吠乱咬之能事。直言余秀华人品不好,离婚不对,三观不正,是当代“女陈世美”。

无独有偶,扬州有位女诗人名唤束雨竹(注意不是都美竹),听这名字美轮美奂,比那“老陈”强多了!这束雨竹还算小有名气,但也在慨叹才华不继,容颜老去。二人一为名,一为利,臭味相投,一拍即合,组成黄金搭档,欲借机上位,掀起腥风血雨。

于是,两个女人之间的唇枪舌战正式拉开帷幕。期间,老陈甚至亲自赤膊上阵,涎着脸以余秀华前夫的名义出镜,频频爆出一些所谓“黑料猛料”,作呕作恶,而束美人则在一旁极力帮衬配合。只见她们你来我往,相互攻讦,只杀得诗坛天昏地暗,蔽日遮天!后来,余秀华还把这两人编进一首诗里加以嘲讽。大家不信?以下有证有凭:

我喜欢写诗,但我不承认自己是个诗人
从高档会所出来的女孩不承认她是妓女
我的诗歌语句不通,如同我的月经
我老公有睾丸癌,这个善良的人不知道
我一边给他治病,一边和老陈幽会
我当了婊子还立了牌坊,月光让我陶醉
人们看我是“善良”的,其实都是我写出来的
现实生活中,谁都不知道我是什么样
人要会装,床前明月光
我看见谁比我过得好就心里发痒
我骂人不用脏字,只用我恶毒心肠
因为某人拉黑我,我就天天骂
她为什么不解禁我
让我去她帖子下贴诗歌,让人们看看
我的诗歌比我的逼更漂亮
但是请你们相信我
我不是
不要脸的人。床前明月光

   ——余秀华《一个扬州女人的独白》

要不是平台及时阻止,把束雨竹的账号暂封,这场两女一男的战争不知还要疯到几何?2020年12月8日,余秀华又发表了一篇新作,名唤《在深圳的一个海边》,仅隔两天,消停没多久的束雨竹又冒出来,写了一篇《那一年去看海》与她叫板,我们先来看看这两首诗水平如何:

1,《在深圳的一个海边》余秀华

每一个浪里都有一枚胎死的月亮,一百次也不能扣合
每一层蓝里有一夜野生的梦境,一百次也不能淹没
我梦了一百次的海,你怎能还我以水?
我想了一百次的浪,你带走的怎能是沙?
和我一起来海边的人怎么能是你
我们面对大海时,怎么能是比海更宽广的沉默
我的心里怎么能有一个大海的沙漠
这沙漠上怎么能有找不到水源的骆驼
我庆幸还有那么多人熙来攘往
他们走向我却并不迎合我

2,《那一年去看海》束雨竹

一波又一波里都有你的影子,
我把破损的月光,
组合成一次又一次,
却不能在每朵浪花里为你扣上主题。

一层蓝与另一层蓝叠加淹没的原理,
在每一个梦境里,
我把蓝分成断句,
未及整理,
你却捎走了,
我还未组合成静好的余忆。

我靠近了有你的海,
踩着有你走过的湿地,
以海水的模样,把沙滩掀起,
而你把纷至沓来的污腻,
用脚掌掩疵……

和我看海的应该是你,
我们踏着浪花,
任浪花将污垢冲洗,
有宽广的海 就有宽阔的空气,
而我却不能在沙滩上为你种下婉丽。

通读这两首诗,有一股浓烈的挑衅意味,这自然逃不过余秀华的眼睛,于是将束雨竹的诗截屏,并配上了四个字:“无耻抄袭”。下面我们就来简单梳理一下这两首诗的相似点:

其一,都以海为意象展开联想;

其二,诗的倾诉对象都是以第二人称“你”,作为感情的宣泄突破口;

其三,用词上也非常接近:比如余写“胎死的月亮”,束写“破损的月光”;余写“扣合”,束写“扣上”;余写“一百次”,束写“一次又一次”;余写“梦了”,束写“梦境”;余写“宽广的沉默”,束写“宽广的海”……

但依小编之见,虽然束雨竹的诗大概率是以余秀华之作为蓝本翻出来的,但束的诗无论表面文字还是内涵已作较大改变,因此上不能算作余秀华口中的“抄袭”,只是套意另辟蹊径又作发挥而已。传统上的抄袭,除非整节整句,大段照搬或稍作修改。而细观束诗,只是借了个壳,而“馕”已面目全非,甚至只是借了个“魂儿”而已,抄袭绝对算不上。

事实上,束诗还算优秀,在遣词造句和韵律上有一定道行,但余诗胜在理性和意境,明显高出前者一筹,这还不算束诗是受余诗启发而获得的新奇譬喻和想象力。就好像李白和徐凝同写庐山瀑布,高下立判,

前者万古流芳人人传颂,后者虽然看似声势浩大,却最终淹没在历史烟尘中。

余秀华长期生活在一个半封闭的小山村里,虽自认清流,却也沾染了一些农妇习气,她不知社会之大,世态万千,各色人等,形形色色,何必和一些宵小之辈拼杀怄气,岂不毁了自身前途?作为中国现阶段最能理解余秀华的人,余秀华应该迅速摆脱“小女人”心态,向“大我”趋近,千万不使自己成为“杠精”,善莫大焉!应注意维护好自己新晋文化名人的身份,表现更豁达,更洒脱一些不更好吗?

当然,上个世纪三十年代鲁迅郭沫若也曾对骂,前辈大家尚且如此,我们又何必于今天苛求余秀华

(声明:文中有个别语句摘自解忧文史,在此深表谢意)

评读人:读睡诗社 乡医诗人华灵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评读余秀华的《荒原》——岂一个“荒”字了得
下一篇:一场生命的交响:深评余秀华《经过墓园》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