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荒草诗歌] 18年现代诗浪子梦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46 | 回复0 | 2021-10-1 13:5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人间总会有坐着浪子梦的少年,在江湖飘远,但梦始终会散
鸢尾
我喜欢看太阳落下山,
那时候它终归是有了老者该有的样子。
但我想,它若真要消亡也不会就这样湮没于大蛇口下,
而会是因为太过炙热而终于化作了灰烬。
原或不该想这个,但终究是太苍茫了
――冬日的田地。
也在这时,我开始想我的归路,
这时候,我该像鸢尾般挑剔了。
我不要似这般寂寥空荡的离开,虽是迟早会有晚年;
我也不要似朝阳,那太过稚嫩,不免会被说不正经;
我真正想的是在秋日或春日沉眠,
在写诗的时候,
需要在故乡的林子里或桥上,
按我的意愿舍身。
我生在诗上,终究也是要死在诗里的。
正如同,我活在这片土地上,也终究要埋入这片土地。
若为异乡人,终是不肯。
无题
我对自己警戒
深怕会有失语伤害了
有情人
我对自己警戒
深怕行为会不恰当
冒犯了有心人
当风吹过
弱雪开始消融
又是一轮新雪悄悄下
草芽还在枯干之中
控诉
楼墙斑驳
冬雪又化作了雨水
纷纷撒撒
北风又惊走了燕雀
我向南走,只见一片茫茫
继而北去,仍旧茫茫
这世间该是容不下异端地
或许
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残忍
并不叫残忍
或许
多数人对少数人做的恶事
并不算恶事
真理和道理总奈何不了世俗
因真理是可以不管的
道理是会变迁的
白色的雨水覆盖山川
春天不会爽约
任它冰消雪融,不见日月
终究不是会化作云烟的
任它风霜满面,不见前途
终究不是会化作虚幻的
风吹过的地方,终会长出绿草
雨打过的地方,终会开出桃花
而我相信,在荒芜的黑夜中
在朦胧的视线中
我们终会有所选择
选择继承或重建
在黑暗中,在迷茫中
在空白的世界中
我们终会找到理想和光明的前路
坚持并前行
我亲爱的朋友啊
所有正在前行的朋友啊
请透过木质窗格向内看去
那虚荣的终是没有根基
那繁华的终是会空空
那盘旋而上的
是烈火烹油形成的浓烟啊
就在前路,我们的理想终会开满
就在前路,我们的坚持终会结果
就在前路,我们的选择终会光明
请不要放弃,我的朋友
让我们一起看春天的到来
请相信,春天或会迟到但绝不会爽约
二月时写给你的诗
二月风来,吹过了河岸
吹过一枝枝枯柳
我淌过丛生的藻荇和纵横的清波
去往另一端看你
你应该见我,枝上是一抹新绿
你应该见我,檐下已没有了冰凌
当春水冲击而过
一处处雪花融进阳光
我在等你
你也在等我
虽然桃花未开、杏花未开
也有春梅轻绽
虽然月还未圆、日还未暖
也有星星照亮
而我在等你想我
而你在等我寻你
你是春风,我便是春柳
你是春柳,我便是归燕
只愿长相思,只愿长相守
我该会告诉你
我是常做流浪者的旅客
随四时的风奔波
久往以前,我尚是孩提
当你走近我时,我该会告诉你
且记得带枝花来
不拘是什么品种的花
只要开的艳丽
而今我已长大
流浪在异乡的土地上
当你走近我时,我该告诉你
记得带枝蔷薇花来
我喜欢它带着的家的气味
而今我已长大
流浪在未知的时空之中
当你走近我时,我该告诉你
且记得带枝茉莉花来
我喜欢它带着的少年时的气味
而今我已长大
流浪在过往的回忆里
当你走近我时,我该告诉你
一定要带枝桃花来
我爱极了它故乡的气味
我是常做流浪者的旅客
随四时的风奔波
当你走近我时,我该告诉你
且记得带枝花来
记得带枝花来
二月别诗
木兰花将开了
我又要别离
二月的风轻拂过
三月的风又悄悄潜伏
柳树啊,柳树
你是何其青青
不顾春寒来要送我
池鱼也会思念故渊
飞燕偏爱旧巢
我多想循小径回到篱前啊
但偏偏要漂泊去
别了故园
只期盼前路也有杨柳和木兰
只期盼饶北河的藻荇
也能送我至南昌
柳树啊,柳树
你是何其的青青呀
木兰啊,木兰
你是何其的洁净呀
可能随我去南昌
将要别离
可能随我去南昌
黑水
天色阴沉沉,含雨未落
空气中满是湿漉漉
是苔痕残留,痕迹清楚
一张帆轻轻皱起
桅杆上是断折的红瓦
我想是越不了大洋的
毕竟里面全是思念的海水
沉甸甸而又充斥伤感
雨将下来,冲入小池塘
那是眼睛
眼睛里是另一汪大洋
那小小池塘该是海眼
黑油油却也有灯火不熄
灯管水母,思念后残留的欢愉
帆被吹破了
桅杆将将要断
快打碎已折的红瓦
我想是到不了彼岸的
毕竟大洋里满是海水
沉甸甸而又充斥忧郁
雨将下来,冲入湖泊
那是泪水
泪水中是层层海浪
无数泡沫勾织,由
欲望、幻想、回忆
隐觅在窗帘后
透过窗没有海燕
风暴嘶吼
惊醒流浪者
阳春三月
春意愈渐浓了
令人可惜的是
学校里没有桃花
多寂寞
当我向林里望去时
惊飞黄莺黑燕
脚步声是那般细碎
又孤单的可怜呢
人呢,人呢
都在哪儿呀
竟没有一个同行者的陪伴
这天空如同墨染
被稀释的;是灰蒙蒙一片
我想我该要去寻你的
在桃花树下
明媚,妍丽
日头该是正好
一切都是刚刚好
连同你一起
风吹过
毕竟是阳春三月
雨天
我站在三月的风中
看杨柳枝轻轻飘起
昨夜,今晨,又下雨了
让人不禁想起了村里的巷子
还有你
多想要去看你啊
在故乡的老屋
和屋外青石的巷子里
呼着你的名字
等你寻着声音找过来
然后坐在门槛上说着些话
东家的长和西家的短
瓦檐下的雨水该是如同珠串
然后说完话的我们一起看着雨
突然间的安静下来,只静静靠着门
长柄的黑色布伞竖着
雨水缓缓地,流到了地面
你家的天井沟渠也该是积起了积水
明汪汪,又不时惊起涟漪
我们依旧静静的靠着
不说话
只是看雨
想法
只是偶然间的想法,想有一个我爱的人
他走近时,便如同清晨般一切都是美好
他走远时,便如同黄昏,再美丽也带着些悲伤和落寞
这就是我的爱情呀
平淡而普通,正如我这个人
如果可以的话
我想在以后的情书上告诉他
我想直接与他讲明这一切
讲明这普通而又羞涩的心思
但终究只能在纸上写下这句话
“我想你该是知道的,你来时是清晨,你走时便已是黄昏了。”
人世散仙
三月,二月,或者说是四月
现在早已混了,新历和旧历并排
但我知道
无论二月还是三月,现在是春天
而我在檐牙下等待
我在等待风穿过竹林和山中涧水
雨打在芭蕉和青瓦上缀起一串的雨帘
我在等待那一树的花开
梨花和桃花,红的和白的混杂
我在等待春风摇曳杏花
剩一地红粉
看扁舟一叶,分开了湖水和天际
缭绕的松烟通过曲折的溪径
阑珊夜里无人问询
我在等山风吹满衣襟
山花落满我的肩头
等蓑衣和斗笠悬挂在铁钩上
群峰叠起翠色万千
在浮生里只饮下一盏清茶
看雨后山林的天空淡雅
青天下的微草摇绿
我在等灶里生起的火光照红脸颊
小筑的风铃轻声呜咽
我在等泉水的清冽氤氲心间
青苔长满石阶
我在等春天里的琴声
和我一起去做那人世的散仙
清明
清明总有下不完的雨
也总有数不尽的愁
漫山的野蕨菜
星星点点的红杜鹃
在此时也只不过是些点缀
寒窗十数载
得意流年也只是些痴梦
令人无语泪流的是愁绪啊
令人感伤怀念的是离别
生老病死是八苦中四
但别离竟全占了
我看过风吹尽杨柳
雨打尽芭蕉
我看过无数春田俱老
万杆翠竹尽枯
尝尽人间无数的愁啊
不管从哪个深巷离去
又总会遇到明朝杏花
不管从哪条铁轨回家
也总会被烟雨困锁
谁又知道自己会否别离
只但愿沾满美丽的尘埃
永远驻足
只但愿梨花能无视风雨
不说告别
尘世多少愁绪一一老去啊
人间多少故乡尽别它乡
此别后,只希望切莫轻言再见
此别后,只希望时间早已定格人间
再见!
再见!
再见!
相思
当风吹过长街
           当雨走过长夜!
我又想你了
    ――  手里捻着相思豆。
日记.凋零
2018.4.15
若桃花还在开,请告诉他,大雨将至,便不要再开了。
当风将一切都吹散的时候,潮湿的地面只将留下我离去的脚印。
再见!
再见!
我所亲爱的,再见!
暮春
在三月的风吹过时
我已重新靠在窗边
朝外看去
花已然落尽了不见踪影
但石桥依然封锁住水口
不让气流回旋
那座社庙啊
还在清寂的树下孤单住着
没有飞鸟
白鹭也未曾停歇
那片水田已经是水泥了
禾苗青青其实只是春草
漂流
春草长在河岸,杨柳垂下了枝条
有人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但我也不知道答案
我只知道风雨潇潇,鸡鸣胶胶
这是我来处的歌谣
又要往何处去呢,谁又会知晓  
或许风会知道,又或许雨会知道
因为我是跟着风来的啊
也是跟着雨来的
在遥远的地方没有归途
当风停下,当雨无踪
我又将迷失在这尘世
生与死俱无意义
乘回风兮载云旗
君谁须兮云之际
今夜你又和谁在一起呢
朝行兮江南,夕宿兮帝郊
今夜我又要在哪里徘徊呀
夜凉如许
闲时
几株青绿的稗草的穗子,
并着些蕨叶皂角枝,
一齐插在白色瓷瓶子里,
多漂亮。
花几放在空荡荡的白墙前,
白色瓷瓶子放在花几上,
旁边是窗玻璃,
窗外是潮湿的天。
窗外的风渐近,
雨纷纷,雨声淅沥沥,
静雨洗长天,看天颜色浅。
窗外的天渐洗清,
时光已慢下来,走来和走远。
室里静悄悄的。
我看向窗外,
你坐在檐下,
两只猫趴在书上,
一只在栏杆。
雨纷纷,雨声淅沥沥。
苏悉弟
风吹在庭院
雨打过寺庙
二十岁的我
看着台阶上长满的青苔藓
忘了菩提萨婆呵
也忘了大准提
看不清晨钟和暮鼓
也看不清二十岁的你和主持的言语
只见得清一座座舍利塔和丛林
只见得清那盏灯前添油的手
若我向佛求五百年
能否有石桥禅般让我见你
做一棵树或一同船女子
做一阵风或一过路人
苏悉帝呀
长街尽头
我的梦,很远很长
长过三月的风和三月的雨
远过天边的落日和天边的月
长街,春意正浓又消散
我好似见你,在暮春雨中
油伞轻转,长歌
而当长空被洗净种满云朵
江南两岸长满青苔
青石板路行人收起了伞
有花未眠
纷落,铺满了一地
我好似见你,在长街尽头
长街尽头,有茶馆
在雾中朦胧
而你似在梦中
然后风吹,梦醒在长廊
茶馆的客在看猫
猫的身后栽满红豆
似阵碧波
我抓起相思去沿江走
一路栽满红豆
看夜深,折枝青杨柳
插回长廊,看朴拙的茶馆屋檐
然后饮酒,在风的尽头
长街尽头
等人间灯火幻化出天河
醉后归人看烟雨默默
没有伞,没有伞
独自,思绪痴缠
痴缠后唯余渐寒的笙歌
想起风,想起你,又想起他
他乘车去了遥远异国
你是个暮春的梦
光与暗交集
花落后又是落花
雨霁后又是夜雨
而我,在长街尽头
醉在梦中,醉在雾中
长街尽头
雨水滚落过四方
雷鸣震震,淹没了脚踝
我向前走去,不见光阴的流转
朋友啊!你可在意春日的离去
凭栏悄悄,凭栏悄悄,芭蕉叶也已阑珊了
朋友啊!你可在意本就凋残的红英的消逝
凭栏悄悄,凭栏悄悄,桃李枝并梨枝早就空了
早就空了
朋友啊!时光多么的匆匆
雷声又多么的响亮
纵使雨水已将人给淹没,我们也该前行呀
为了那雨中的风景
朋友啊!时光多么的匆匆
夜空又多么的深邃
纵使云朵已将星月黯淡,我们也该仰望天空呀
为了那份深沉的渴望
一只船停泊在窗口,当南风开始了清欢
凭栏悄悄,凭栏悄悄,所有的山川皆已沉寂
朋友啊!我的朋友
我们临流听风,不顾所有的往事
朋友啊!我的朋友
我们该站在人世的风口,指引所有的迷惘的旅人,我们的心
凭栏悄悄,凭栏悄悄,吹向我们的都是人生寂寞的风
当夜雨打湿了青衫袖,当溪流和奏风声喘喘
朋友啊!我们该如何前行
白墙上的枝叶,巷口的残红
朋友啊!我们该如何继续
用尽余生吧,用尽余生吧
凭栏悄悄,凭栏悄悄,让潇洒存在于我们的诗稿
凭栏悄悄,凭栏悄悄,让自在遍布我们的生活
用尽余生吧!
让随意的洒脱成为我们前行的理智
让阴雨之中也有安逸的生活
让一切苍白阴暗的色彩也有春光和四季的轮转
让一切都回归我们的心意
凭栏悄悄,凭栏悄悄,朋友啊,让我们加油吧
归还
我想把春风归还给将凋零的红英,
草叶与庄稼俱都还显青翠。
我想将这三月的人间归还给瘦弱的旅人,
漂泊的溪水灌满了漂泊的魂灵。
我想把那诗页归还给这孤单的世界,
灯与经卷,早早地洞彻了世间。
当风尘的来客跋涉而至时,
我才发现,原来我最想做的是把你归还回去呀,
我想把你从我的心里拿出来再行还回去。
所有的雨雾和风声呀,
所有的野花和黄土都住不下了,
我的心已经被塞满了,被你的一切笑和哭,
被你的所有的风情塞满,再容不下其它。
我想把春风、把冬雪、把夏月和秋霜都给归还,把这世间所有与你无关的东西都归还回去,
再然后,把你从我心里拉出来,
归还给,我的人生。
蔷薇开遍
昨夜的风轻轻的吹过
今晚的夜色开遍
朵朵蔷薇花
靠着竹篱
蜘蛛也开始结网
我静默思家
家里的夜色没有蔷薇
朵朵开放是溪流中水
阵阵涟漪
围墙里外
是沿山阶梯
空出小口仅容乡愁出入
我在海上
处处怅惘
海涛尽处,只有蔷薇花
海底深处,只有满月光
我在海上
处处怅然
海波中心,只有乡愁起
海浪峰上,只有寂寞诗
唔,乡愁
我在乡愁的海上
唔,南风
我在南风的海中
竹篱外
蜘蛛也开始结网
池塘里
青蛙也开始歌唱
今晚的风中
雨水开遍
朵朵蔷薇花
今晚的风中
蔷花开遍
我的心海上
你也在东,我也在西
我一直很想要找到你
在柔风中,在细雨中
找到你,在剩下的岁月
我的渴求那样卑微
只要一段感情在一段时光中
看那槭树的叶子落在积满雨水的石臼
看那溪水冲过林木山石在屋后停留
但多少次留连,但多少次擦肩
我终知晓
或早已错过了缘
此生便再寻不到你
哪怕在同一条长街
你也在东,我也在西
长街
在岁月中我们早已经历了太多
前面是死亡,后面是经过
你与我,早该分别
在这夏天的雨中
分别在青石板街
待遇重逢
在千重叶里
我们也只形同陌路
不论所有的言语
不论所有的行动
就此告别
不顾彼此的岁月
看月光
席慕容讲风起花瓣落
我却要说雨后天渐晴
在这条逐渐斑驳的人生路上
谁又会倚着窗看满树的芬芳
纵不去折也只匆匆路过
该想些开心的事
在梦中也梦见
管什么落叶后的苍凉
那分明的泪光和讥讽的笑
也该遗忘
便去流浪吧
流浪去远方
看月光
童年
当回到记忆的深处
你我便早已不复以往
你已向北行,我仍留在南方
或许当许久以后
我向北行时,你便回了南方
我们一起看过大脸猫和蓝皮鼠
也一起看过七个葫芦兄弟
然而匆匆十数年
又该到哪里去寻找童年
我们已经长大
青草也已换了春天
菖蒲花
沿着千年以降的时光
我看着菖蒲花的开放
寂寞沙洲冷
多少的岁月苍茫
屈子曾经汩罗江边的风骨
那是一种怎样的黄昏
而今菖蒲花仍旧开放
虽不复当年那样繁盛也四处丛生
日复一日向周遭世界宣告
她的激情和顽强
我的屈子呀,我们的
屈子
是否也曾这样
虽然是屈氏但却倔强
那从纯白到蓝紫的花呀
也如我,也如所有文人的一生
愈变愈带深沉
愈苦愈带香醇
直至凋零那刻也未有抱怨
只是淡然,只是平凡
在天色逐渐转暗沙洲逐渐变冷
我们的思绪也渐迟顿
她仍旧开,一如千年前
屈子的投江
仍旧鲜妍繁盛
仍旧四处丛生
今天小满,几分情长
看那一树一树的花开和花落
只见得满池芳菲
风悄然吹
万家灯火又是少年时的回忆
烟雨纷纷,便任由一点烛火照亮
岁月的过往
我的朋友啊,我的故乡
今天小满,几分情长
是月光酿成的溪水,东流不歇
是满腔思绪化作的落英,纷纷不绝
在那条渐斑驳的小巷啊
一汀风雨
模糊了多少回忆
少年时的流浪
看那一树一树的花开和花落
一汀风雨
带来多少的念念不忘
我的朋友啊,我的故乡
今天小满,几分情长
理想之死
五月的天已十分炎热
我们死在这片土地
无人发现
就好像草中生出一抹新绿
或草中添一抹枯黄
无法探究
我们就这样消逝在风中
这风是热浪
从蒸腾的海上吹来
一切的一切不复以往
溪里的水湿了天空
伞打在了雨上
我们的岁月不在童年
当世界从新回到零点
梦又开始
如同凡人
活着
在这摇摇晃晃的人间
谁又能说些什么
只是各自孤独的活着
拿一本书,读着
一如山间的玉兰
再是冰清玉洁也只铺满
地面
流光
我想来见你,又不敢来见
只得书一纸相思词句来寄你
梨花谢后合欢谁又识得
少年的青衫袖
如梦金簪束了白头
青梅老去无人惦念浮云的消瘦
青石巷陌流光已渐逝
明月逐云
我们依旧坐于合欢树下
粉墙黛瓦不见灯花回忆
告别流年河川的神奇
再见只感叹时光迷离
岁月中蓦然回首
任风吹过千千思绪
又是六月
今夜,漫天寂寥,花雨铺地
我的朋友啊
只是南风吹开了楚天
多少惆怅
我的朋友啊,又是六月
这个六月,蝉声未起
童年已经不在
我的朋友啊,又是六月
这个六月
溪水仍旧清澈,桥头仍旧清凉
这个夏天我们是否已离的太远 ​​​
不见
许久未闻见蝉声
这个初夏是否仍旧短促
窗外的天空白昼还是蓝色
教室是否还在原来的地方
我的朋友啊,又是六月
我们是否还能再见
我的朋友啊,又是六月
我们是否还能再见
再见
寻找
我向前方寻找
执一根若木的手杖
寻找你远去的足迹
跨过条条川流
行经座座高山
只为和过去回忆相逢
朝花也暮啊
岁月向晚
我,累了
只能将樟树的根系做依靠
做枕
任那一方山泉将我浸满
是天边的彩云照耀
见得你在山腰处舞蹈
我却已无力
混身肿胀清凉
带着初醒的疲乏
无力去拥抱你
及至天明远
你早已离去,随着黎明
我却还是困乏
只打紧精神继续旅程
你还在过去停留啊
我的花已经凋谢
继续
继续向前寻找
如同一朵浮萍的飘流
直至在潭边饮水
见到水中的老朽
看他褶皱的皮肤
叹他花白的发
原来周围只剩我一人
我一个人的周围
我的心
原来,走远的只有我自己
没有你
乡村
苍白的雪原上
苍白的老人
捋起了苍白的发
风从两边吹过
疏疏的光秃秃的树林子里
发出几声吱嘎
而苍白的枯干的老人的手
正撑着那苍白的枯干的树干
可怜的老妇人啊
穿着黑色的厚厚的同样老的棉袄
正眺望着,在林子边上
她在等
等谁呢
可能是她久未归家的孩子
昨天,今天,她都在这
明天,也会在
可怜的老妇人啊
她早早的没了伴侣
但有个孙子
她的孙子,她孩子的孩子
她的孩子还在外面
她的孙子在睡午觉吧
小小的小小的孙子
她还在等
等谁呢
是她久未归家的孩子
昨天,今天,她都在这
明天,也会在
可能还会有她的小小的孙子
曾孙子,曾曾孙子
嗒嘀嗒组诗三首
(一)
嗒嘀嗒呀,嗒嘀嗒嘀嗒
嗒嘀嗒呀,嗒嘀嗒嘀嗒
檐下的积水仍旧
屋外的雨也仍旧
这世上多少嘲讽的事
只我独自一人,在风雨中狂痴
从来没想过我们为何会有不同
原来只是我少了自信啊
爬过高高高高山,行经条条条条河
我去追寻你
当追上后,我该说些什么
只奉一捧随手采的野花
(二)
嗒嘀嗒呀,嗒嘀嗒嘀嗒
嗒嘀嗒呀,嗒嘀嗒嘀嗒
檐下的积水仍旧
屋外的雨也仍旧
这世上多少嘲讽的事
只我独自一人,在风雨中狂痴
从来没想过我们为何会有不同
原来只是我少了自信啊
屋外芭芭芭芭蕉青翠,屋内愁愁愁愁人蹙眉
我想写诗来寄你,却忘了早不是读诗的年代,信也无人寄
我该如何,梦也朦胧
(三)
嗒嘀嗒呀,嗒嘀嗒嘀嗒
嗒嘀嗒呀,嗒嘀嗒嘀嗒
檐下的积水仍旧
屋外的雨也仍旧
这世上多少嘲讽的事
只我独自一人,在风雨中狂痴
从来没想过我们为何会有不同
原来只是我少了自信啊
风吹吹吹吹过庭院,我温酒饮三三三两盏
当醉后我又见你,淋湿了多少年的衣上绣花
我该如何告诉你,我对你的心意
爱情
昨夜风又满,吹散了流云
西窗月亮又盈圆
窗外的竹影摇摇晃晃
我的朋友啊,你是否还醒着
躺在床上或坐窗前
回忆过往
前夜的雨中,苹果落在地上
怀上梦的种子
我的朋友啊,栀子纯白
我好似见到了你
在尘世的烟火之中
充满期昐
今夜云遮岫月,风吹竹林
又开始了柴米油盐,钱和肉体
我的朋友啊,这是我们的爱情
不同寻常却又如此简单
求佛
我爬过三十里的山路
去庙里为你赠朵丁香
求佛能够善待你
钟声惊醒长夜
朋友啊
世上从来没有什么讳莫如深的事情
有的
只是我说不出口的爱恋
栀子
栀子绽放满枝头
在街边巷里
多少浓香入了梦魂
朋友啊
在这座古城里氤氲的
是你的芬芳啊
白色的舞裙后,绿荫布满地面
知了重又开始了三重奏
奏响这出热烈的舞剧
这是夏天了啊!朋友
这是夏天
这是,我热烈的心
时光
当岁月开始奔涌
我已变得不认识我自己了
又是谁下水去采那朵芙蓉
水里倒映着天空
浮云幽幽
我又如何舍得就此和过去分离
如果就此离去
我还是过去的我吗
佛也没来解答
在回首时
也只看到
那悲戚的华年和秋草
北晨
北晨
苍苔爬上了轩窗
月色扰乱垂杨
北晨
我看书
书中文字全是你的模样
我看世间一切美
一切美都是你心像 ​​​
北晨
在人们所不知道的深夜
芭蕉和竹子都在风中轻语
他们在和我说起你
赴广州
南风在吴越吹过
正是瑟瑟梅雨时节
我亲爱的朋友啊
这是一首江南的小令
而我正乘车从江右来寻你
一如小令中的故事
路上处处芭蕉栽遍
车旁片片竹林青翠
雨声也是轻响
我的朋友啊
这首小令太美
也太忧郁
那雨打芭蕉和萧萧竹林
是我对你的思念啊
是那浓浓的化不开的愁怨所结的泪
乞求
我曾在无数的夜晚,
坐在了窗台,
等风吹来。
就仿佛等风吹过时,
你也会到来。
然后——
撩开我的心,
和桌上,铺陈开的红笺,
红笺上,是我写的小诗,
——和我的心。
当雨又一次打在玻璃上
和你脸上时,
朋友啊!
这是你又一次离去时,
我失落的泪。
朋友啊!
若下一次,
若下一次你还要去流浪,
请多注意我一秒,
请带着我的诗,
带着我的微小的乞求。
——带着,
我微小的乞求。
北晨
北晨
游鱼在水里潜伏
飞鸟在天空翱翔
我不知道天与水的区别
我只知道我在想你
北晨
栀子在枝头开发
小草在溪边青翠
我不知道花和草的差异
我只知道我正深深爱着你
北晨
路人在街头闲逛
情侣在窗前依偎
我不知道
人和人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同
我只知道
余生我想和你一起走过红尘
北晨呀
在这世上,万千飞鸟
在这世上,亿万行人
可我偏偏相中了你
若就此失去
便一生孤独吧
因为一生很短,只能遇到一个对的人
桔梗
北晨  
我在山间摘了朵浅紫的桔梗
它的周边围着
或白或蓝的同类
但我只采下了它
将它小心放起
然后送给你
我的爱人啊
请记住它的花语
那永恒的爱和不变的爱
那诚实、柔顺、永世不忘的爱
我的爱人啊
请记住它的花语
也是无望的爱
这是我们为世不容的爱
夜雨
今夜的雨
不知打落多少桐花委地
我想再回头
看看家乡的宁静
把那瀑布重又挂在心头
不知多少的年月呀
就这样
匆匆,匆匆的离去
而我早忘了二大娘家的梨花
到底什么模样
只记得很香、很白
只记得很凉快的树阴和地面的积水
在那山岗上
风轻轻翻卷墨绿的绒衣
在那游子的心上
夜又惊起涟漪
今夜的雨呀
打落多少桐花委地
我的乡关距此还有三万里
我的朋友啊
请让我在梦里再多回忆下
回忆下家乡的宁静
离开广州
昨夜的风中
才与你相识
又如何舍得与你分别
这从天降的雨
却把你打落
美丽的白裙
就此委身,水泥地
我的美人啊!我已将感伤忽略
我将就此离别
一片绿色也无
我在车水马龙里离去
登上返乡的火车
雨水一如我来时
如丝线细密
车窗外已是处处芭蕉憔悴
我的美人啊!我已将感伤忽略
啊!我的美人
你的白裙我注定难以携带
你的容颜也将被忘记
在这乡关三万里外的羊城
我将你遗弃
是了,故乡终究比你更加沉重
我向窗外看去
水也澄澈
我向窗外看去
山也葱茏
美人啊!再见
美人啊!就此分别
我再也不为你留恋
三万里外的乡关啊
芦苇扎成了渡船
十里的梯田
化作了莲池
我的美人啊!再见
我的美人啊!就此分别
三万里外的乡关啊
我们已要相见
喑哑
在时光的深处
草木也已寥落
岁月也已凋零
而我们
也早早
早早成了彼此的过客
岁月喑哑,时光黯然
当一切都已过去
当一切都已成定局
而这过客
也只是匆匆
只是匆匆
我们再不相见
五百年前的夜
五百年前的夜
月光下,风露清冷
不记得在那年月
到底是谁在问我
问我
何为相思
何为相思
可是,山依旧,水依旧
我们却早已将岁月遗忘
谁又会知晓
那相思的滋味
你不知晓,我也懵懂
灯火正辉煌啊
这许多的爱恋
终于
终于
在这一刻满溢出来
化作出水的莲花
而因你的突然离去
我却早已忘记
那满腔心事
停云
不觉间
我盯着窗外的天已许久
窗外的天蓝蓝
停着几片白云
莫名想起了初中
停云,思亲友也
浮云,游子意
或正如两位前辈所言
在浓浓的
浓浓的蓝色之上
那几朵小小的
白的云儿啊
就是思念
游子的,诗人
村民的,富贵人的
永久的思念
岁月为痕
时光从不会为一人停留
而在漫长的余生里
我不会忘记那盛开的桃花
和你的言语 ​​​
岁月为痕
我循着它向后追寻
寻找你的笑语
一切如在春风里
时光多么短暂
余生又多么漫长
当我以记忆为兰舟
逆流而上
寻找你的踪迹
一切尽掩藏烟雨里
桃花里,一切东流
直至尽头
我仍旧想要忆起
岁月里你笑的甜蜜
时光从不会为一人停留
而在漫长的余生里
我不会忘记那盛开的桃花
和你的言语
当一切都要终结
愿我们还在一起
如一人远去
一人还要负重前行
背负回忆 ​​​
做个俗人
昨夜的明月照耀江左
今夜的清风拂过长槛
在这尘世中
多少美丽的错误无言
谁又能够将之更正
当岁月寂寂无声
当时光匆匆流逝
当爱一个人要被流言左右
谁又能够将一切无视
绿荫遮盖住巷子
撑伞的行人将所有成见抛之脑后
谁又能够将所有眼光遗忘
当所有的河水冲刷过往
当所有的高山成为阻碍
便让我做个俗人罢
做个俗人,浪荡一生
做个俗人,爱我所爱
听说只有俗人才不在乎所谓正确
听说只有俗人才将一切抛之物外
听说只有俗人才为自己活着
便让我做个俗人罢
做个俗人,浪荡一生
做个俗人,爱我所爱
孤蔷花
一枝枯干的梨花
白了又白
插在窗内的瓷瓶里
衬着白白的墙
一条条宫墙柳
青了又青
映在窗外的湖里
衬着蓝蓝的倒影里的天
少年啊
我在想你
看着蓝蓝窗帘外
蓝蓝的天
我在想你
风吹过我的头发
雨打过我面颊
少年,我爱的你
而你如今又在哪里
莫名的孤单
我伸手握住一束光
多寂寞
我正与星星做游戏
少年,我如今想要你
而你又在哪里
那沉默的笑
我们没自由的相遇
又该一句红尘过客
错误马蹄
凄凄孤蔷花
纤纤红酥手
多少相思埋入了酒
只愿遗憾莫要白头
少年啊,请莫要忘记
我们佛前的叩首
少年啊
我,正在想你
醉了浮生
生活不禁有枯燥
而初见多少带些清凉
在时光中我如浮萍般
似多情一叶
流转飘旋
风声悠扬
一片模糊岁月
风华少年
又是纷扰回忆
炎热的夏天
知了无语
我醒了,又睡着
想吃茶去
顺带看你
而当见到你后
岁月已经颠倒 ​​​
一片花开重楼
醉了浮生
余生
         江湖常有落拓
而人生又有几多坎坷
如果坐忘,应该可以无视红尘的纷扰轻奢
今后的岁月我想要学会淡泊
淡泊的生活
东篱下石臼盛满积水
而庭树
任由时光在回忆镌刻
生活 ​​​
长满脸颊
此我余生
紫罗兰
在集市上
我见到一株盛开的紫罗兰
年老的花艺师
将它挂在黝黑的生铁架上
年老的花艺师啊
一身亚麻的长裙如同布袋
套着干瘪的躯壳
她曾是谁的挚爱
头发如同蓬松枯草
被强行梳拢
紫罗兰还在盛开
是谁所馈赠
又或者费了多少关心种植
紫罗兰啊
又为何要出售
年老的花艺师啊
当年到底多美
如同布袋的亚麻长裙
还有将褪色的花纹
笑东风又笑西风
街边集市的老花艺师
她曾是谁的挚爱
为什么要来卖
盛开的紫罗兰
北晨
我知道
有你的地方总是有欣喜
无论昨夜的风雨多么苍皇
因为你在
今天依旧拥有着百花的胜景
在这干瘪的城市里
无论别人活的如何苍白
而我有你
便是有别于他们
的不同生活
一切的不如意形散如烟
山雨
当夜风每不耐烦
将秋雨打在屋檐的时候
一点油灯的光亮
还缠着缕缕的黑烟
时光与当下
也再没了牵连
只你还在纳着那千层底的鞋
那灯盏的古旧
已是多少代人了
如今又是过了多少年
听门外夜雨的声音
不知打在了屋前后的哪棵蒲葵树上
落了几颗果子
香火案上的那尊古铜观音像
该是满意了你供奉的燃香
外祖母啊
还记得当初你絮叨的往事
和那个吓唬孩提的故事
如今却是华发霜鬓了
虽还穿着一样的围裙
却早是驼了背变干瘪了
今夜的雨又不知何时能停了
若真能滋润万物
该可以消了你面上的斑
多好
那落地的山果
不知会否让刺猬啃食了去
也顺带啃食了年华
又一次秋雨
红杏
随着高墙探出的
那一枝容颜
早将春色泄了人间
这季节
早不同了从前
江南岸,春风又与秋风纠缠
谁又期待
绿了的河堤
那雨啊
打落一地凋零
那叶啊
谁又知你
这出墙的红杏
为何要被唾弃
这只是一枝粉红的花
总被禁锁
这深深庭院
任谁看杀
这求自由而不得的花
任春风绿了又绿江南的河
星点粉红,谁又错过,满园的春色
彩蝶飞过邻家
流年总将多情摧折
别了人间
异端
谁叫这世界
总容不下美丽颜色
明明都是一样的花
我们都是快乐的人
却总要躲避
在人后隐埋
想要搬家
住在你的心里
看外面远离阳光的繁华
我们都是一样的人
相同的悲哀
谁来给你宠爱
一起做个异端
一样的俗世尘埃
中秋
一切的孤独俱现
中秋的梧叶又落了多少年
同一轮明月
正大光明
寄托了思念
我站在桥头
伴风声长眠
星海
谁可以见证
一棵孤独的树在荒野中长出年轮
而我
已沉眠在夜色中许多年
这世界就像一片星海
每一颗星都相隔几亿光年
是单独的存在
寂寞
一座斜搭的桥
被芭蕉遮了一半的路口
桥上,只剩下了久远的车辄
和丛生的荒草
不见熙攘的人群
或许
指缝太宽,光阴太瘦
而我们的距离太远
这一生
总是孤独的岁月
半月门
我曾在何处
在何处遇见过
遇见这样一个男子
带着得化不开地愁怨
在斯文的
白净的脸上
穿过那芭蕉掩映的
长着斑斓青苔的
半月门
而那愁怨俱都凝结
凝结成
镜片后的水雾
我们一起
一起走过半月门
走过雨后的青天
那笔挺的
瘦削的身躯旁
是丛丛的修竹
我们一起
一起走过那悠长的
悠长的小径
走过雨后的空庭
狼狈
是否我不逼问就不会分开
是否秋月盈圆就会和好如初
一切的一切是否早被注定
风声憔悴了离别的言语
西窗外的亭台重又破败
从此以后,我的庭院又是一个人淋雨
杨柳枝也被雨打的狼狈
小城故事
小城里
夜色下的秋天
细雨在青苔里辗转
江流依然缓缓
自你别后
我孤单一人在风中听雨
雨打在十二栋宿舍楼间
静默了岁月
学校里没有枫树
没有梧桐
只有樟树和它翠绿的叶
只有青竹和枯败的莲
你和它们
网成了羁绊的千千结
将我的心紧缚碎作了纤细灰尘
在这座小城里散在风中
散在风中
生活
吹过阁楼
从更远方来
寺庙的孤独
一盏灯
始终亮着
前行
远比崇山更遥远
远比天堑更险恶
这个世道
总是先来的排斥后来的
多数的欺凌少数的
主流厌恶异端
但天生本就平等
但世事本就无常
谁又比谁更高贵
谁又能够去否定谁
所有排斥我们的人啊
哪怕是崇山遥远也有飞鹰千里
哪怕是天堑险恶也有草木蔓延
先来的迟早被后来赶上
多数的也可能变成少数
今天的主流明天也会是异端
所有同道的朋友啊
纵斜风放荡我们也要顶风前行
纵暴雨激流我们也要步步坚定
哪怕是早早干涸的河床
也会被挖出泉眼
哪怕是江湖万里
也有轻舟横渡
若前方是大河
我们便搭桥前进
若前方是高山
我们便开山而行
若前方是丛生的荒草
便用刀劈砍出路来
若前方是荒芜的戈壁
便用太阳指明方向
纵死也不要屈从
纵死也不要回头
纵前方是流沙也愿埋骨沙漠
纵前方是烈焰也愿随风扬尘
所有同道的朋友啊
前路未必光明但一定坎坷
所有同道的朋友啊
坚持未必成功但定有苦涩
可前路既然已定便无法回头
可天性既然诞生便无法改变
就让我们前行不论其它
就让我们前行带着牵挂
纵百死不悔
纵无希望也不绝望
纵是无路也要踏出条路来
花园里红色的花
白色的花园里
开了一朵红色的花
欧式的黝黑铁门上
长出了青绿的苔藓
这明媚的春光
现在却是秋日
别人的故事由何始
又由何终
或是眷顾或有垂怜
而凋零的落叶
一无所长
在孤独的牢笼里
与人隔绝
黄色的雀鸟终究没有伴侣
不似麻雀
在现实中把鼓气的胸脯扎入荆棘
任凄美的旋律
回荡
无人知晓
上天早已注定
我们都是在人世长河中流浪的孤独灵魂
秋风吹过了竹林
那棵栗子树
又结出一群的圆圆刺球
孤单的松鼠啊
只能鼓起可怜
可爱的腮帮子在地面
慢慢搜寻
而我远远望去
是一片
金黄夹着翠绿
雨打湿了阳光
黄昏的灯
天将暮
我还想逗留
在静谧的庭院里
摇着
蝇虻如约盘旋火里
祖母,祖母
我走了
告别
有钱的本地居民
黄昏下
在庭院摇椅
抱着猫
老巷子
小人物的浮生
月色下
一朵莲花轻绽
阵阵青烟
将把香气敲碎
时光总是不会轻易等人来寻找
而当一位结跏趺坐的僧侣
苔痕清浅布满了袈裟
应早已
诀别了浮尘的俗事
可习惯了墙头上
丝瓜味道的家人
从未想过将自己挤进黎明
只是生活着
平淡的生活
或许小人物
不在乎时间
最多缅怀下过去
远行人
秋风已黄了莆草,
雨水也敲打在石桥,
当岁月凝成一泓池水,
摊碎了愁绪,
远行人可否能见到家乡。
可是风老了石桥,
雨绿了门上铜扣,
世道却鲜衣怒马,
炊烟早成了过去。
钢铁变作了丛林,
高楼变作了峰谷,
我们低下头或抬起,
是无云的天和水泥浇筑的地。
再无其它。
而在远方的故乡,
在那片老迈的土地上,
应该有带刺的栗子果壳滚落。
有灵活的松鼠枝间蹿动,
片片落叶堆积还沾着雨水,
只只雀鸟啼叫带着凉意。
而远行人站在路灯下,
电话里是咳嗽声。
忙碌,忙碌,
不见河水的流去
离别
过去干净,以后清白,
在一片暮色之中,
我正谒见夕阳,
夕阳里一片霞光,
霞光下是一片种满花的山坡。
看着向阳的花朵开满,
最后迟迟,
合拢上花苞,
风声渐渐吹远吹不见,
而我们终是无声。
任季节将朝暮倾覆,
再见!再见!
荒野之歌
芳草再绿,青木又黄
我们坐在月下
看西风锁住了流光
那流光清澈行在原野
还有绿色闪耀光芒
却片刻将熄
徒留阴沉的空旷苍穹
我喜欢将暮又未暮的天空
也喜欢雨前的风
看溪水潺潺,看枝叶摇晃
那颗凄楚的心终在彷徨中安静
一点烛光,孤独而朦胧照着
我终于可以将你舍弃
流着泪记下那一刻苦涩的微笑
岁月或许不会停留
但回忆和你的悲哀也俱揉进暮霭的天空
而让我泪洇湿的黄昏的灯笼也闪烁
月下柿子树的枯枝格外显眼
夜凉如水啊,终会触及你给我的疼痛
——荒野之歌
冬至后.阴雨
(一)
风愈发冷疾
攀墙的月季枝叶颤颤巍巍的
寒蛩也停了悲鸣
我枯坐在室里
不忍出门去看枯叶落在水里时的样子
屋里也黑漆漆,不见五指
黄昏时没有点灯
雨模糊了轮廓
窗外啊,还是雨声敲窗,雨帘落地
可恨不是瓦房呀,少了些叮当的声音
立冬后,白昼更短了,夜将长
(二)
风愈发冷疾
攀墙的月季枝叶颤颤巍巍
寒蛩也停了悲鸣
我枯坐在室里
不忍出门去看枯叶和它落在水里时的样子
屋里黑漆漆,也不见五指
黄昏时并没有点灯
反让雨模糊了窗外景物的轮廓
窗外啊,还是雨声敲窗,雨帘落地
雨打在屋檐下的走廊,打在屋檐下的秋草
可恨不是瓦房呀,却少了些叮当的声音
立冬后,白昼更短了,夜将长
何时会是春天
沉默冬雨
窗外的冬雨愈绵
窗外的风愈冷
身上未穿厚衣
仍旧单薄
积水已淹过
你高高耸起的眉峰
淹过我的额头
我该如何见你
如苍央嘉措还是扎西拉姆·多多
就此将情掩藏在纸笔
或晦涩或简白
但总无法直说
让我骑上白马
不顾路边的冬青而驰骋
向远方奔逃
就此逃离梦着你的夜晚
和滴答的雨声
你也且不要说爱
我也且不再说痴
就在生死之间再觉悟
墙上苔痕的斑驳
等佛来拈花
等五百年石桥
再来说爱你
再说春天,再说苔痕
再说你的微笑
寻梦
今日便别了少年身
凉风轻吹
也踏入了是非的门
听雨三千来日夜
遥远的天际
也无人追寻
未来总是迷茫
我听风而去也听雨而来
但若你愿意
请给我束光也给我声言语
让我有前进的路
让我有不变的心
就坚如磐石,安若泰山
便从此照亮花台唱醒春天
开起丛丛野草花
不屈,向上
然后盛开
私言语
树也掉下叶子
花也凋零残香
朋友啊
请听听我对你的私言语
请悄悄来注意
若雨声轻敲打你窗
我的朋友
我将送你我的孤独
若风声轻抚摸你脸
我将送你我的温柔
若脚步声轻扰你的梦
我的朋友啊
将送你我寂寞的心
若雪花终于掉在你的衣上
我正在想念你
我的朋友——在深冬里
十一月的雨
站在十一月的雨中
枝头凋零了黄叶
我看见车流往来于道路
行人穿梭在街边
一片清冷
无人知晓
候鸟期盼温暖
麻雀正等春天
我在等风
也在等你
青春
所有的故事都早已注定了结局
在夜里
路灯也末曾有过辉煌
突然间就忘了
那个夏天的云彩
追寻不到那片蓝蓝的天空
不禁惘然
声声轻悄悄地叹息
那股子愁怨啊便在眉头
炊烟也在记忆里飘着
如凋零的栀子花
少年已渐远去
碎了微风和泪
未晓得那日记上发黄的扉页里
记载了个什么模样
只是苦涩然后淡然
一段无名的暗恋
最后只道句太过匆匆
仍慢慢,慢慢熬着
孤单
看夕阳跌落
在高山之后
像流水一样
我已在夜雨之中
眸里失了你的影子
只频频回首想重看见光彩
想像着
想像着自己初次的懵懂的冲动
白玉兰
你该早点来的
终究太迟
我已失了颜色
缓缓凋零成一幅褪色的画
我是一朵,白玉兰
寂寞
凌晨一点,小雨
凌晨二点,仍是小雨
三点,雨停了
室内很黑  
有些安静
又是离别
离别,又是离别
已不知是多少次
在这般时刻这个季节
与朋友只告了声珍重
便分离了去
看车窗外,风也是冷
寒霜也是冰凉
这般冬日
便活该有孤独吗
人也难免惆怅
可缘何就这般匆匆
在我蹉跎了几日后
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来袭
就这样分离
我啊
此刻便像极了那孤单放着的
带香的山玉兰
而那纤细狭长的花瓣和露珠
便就这样凋零
在这孤独的冬日
因寂寞而凋零
朋友啊!再见
朋友啊!珍重
来日定要重逢
再见
矛盾的情感
在这荒芜的季节
我不知因何而想起你
不是岁月,也不是流年
这些都太过匆匆
——纵然我们还年轻着
总归是一种玄妙的感觉
我曾这样子将你来忘却
令整个世界都没有你
但如今
却这般突然
如同印度神话中环世的大蛇
突兀地令你降临了来
让我强行想起
生活
天空总是冷冷
在这个季节的南昌
仿佛理所当然
我已懒去看和捡拾落叶
只在屋里看着干花
这或是悠闲吧
至少
还有看花的时间
雨呢,已连下三天
今又遇着
所谓的雨夹雪
我一边看着《须臾》
一边又想念起席慕容的《七里香》
然后风吹了进来
我终耐不住这寒
虽未去过北方
但大抵也就如这样冷吧
远远看去,三排并齐的电线上
空无一物
整个城市也空旷了,冷了
不见了麻雀
也不见
穿单衣的少年
巷里茶
雨总是在下
天空一如往常
小雪的节气后
便冷的寻常
在一家小店里
我的朝思暮想终化了纸张
只一杯奶茶,一个人
所有的痴和嗔便做了墨迹
落叶成了笔
写在信笺
多么凄凉啊
这个余生
月也不见,星也不见
恒久的冰凉的冬
一个人的日子
誓言
当积雨淹没了大地
当雷声吓(he)住了草丛
当一切都一切都开始阻拦我
当座座山峰不停隆起
我仍要去追逐
去追逐我的情欲
去追遂我的所爱
我要向所有的不屈的生命
我要向所有的牺牲的斗士
向败残的菊花
向枯黄的落叶
在庄严中起誓
若不能得到我的所爱
也不要去妥协
我情愿与世界为敌
我情愿去追求黄昏
在一盏孤灯的日子里过活
一个人
孤独的活
看月光寸寸落下
看黑夜寸寸笼罩
也不要屈服
不要示弱
昆仑的梦
又是第几个夜晚
在梦里梦见
梦见巍峨的昆仑自漆黑的旷野
耸起
那一望无际的平原
如此荒芜
不禁思念你
思念你看我的那一刹那
那一刹那
胜过春天,胜过花开,胜过所有的热烈
与这冷寂的天地
形成对比,予我慰籍
乡愁
终究,不是故乡啊
故乡的檐下
此时该挂满了冰凌吧
清晨,也应有雾
而呵口气便生出了烟来
几只鸟雀仍活跃着
路边的河流尚还奔驰
路边的高山尽显寒翠
而从涧边延生的草茎
却被冰包裹成柱
我在南昌
又随车去了景德镇
风呼呼的吹
似一个游魂在荒野
云啊,仍就飘荡
寂静的闹市
向你的路
每每在莫名中将自己惊醒
一枝梅花斜斜开着,十二月
默默看向窗外
霜冻结了露珠
草丛青黄夹杂
厉风跌宕了杨柳枝条
泪结了冰
在这寒冷的日子里
便连江河的水面
也是平的
无声无息
上帝啊,你在楚地的天空
可是否习惯
千年来的孤寂
我无法领悟这落叶的凋零
离别后,每一天
都在思念,都在彷徨
想将世间所有的丝绸铺开
掩盖住冬天
寻一条
向你的路
十二月自白
我想喜欢你
像喜欢昨夜的梦
梦里
有被敲碎的烟火和春色
一瞬间全部绽放
然后……,然后……
然后我们的岁月开始前行
在风中,在花中
在霜和雪,在落叶和嫩芽
在一年的四季慢慢经行
可惜你永远不会知道
对这件事讳莫若深的我
是如此在意 ​​​
何日可以,何日可以
我们何日可以真的
真的在一起
毫无顾忌
如天边的云,如水里的鱼
微凉的雨
漱漱下着
不觉间
你已离开我许久
风只一如那时
轻轻且清爽的铜铃声
好害怕啊
一个人的旅途,那样空白
荒芜中的列车
车厢长满青草
从白昼驶到夜晚
冷清的院里
一条小路被空旷覆盖
枯叶铺满秋千
马上就是雨夹雪
然后再到元旦
我将一个人去看电影
茶花摧残尽。
孤单
白日已经穷尽
夜风吹冷了窗户上的雨水
我到底在失落些什么
寥落的城市吗
电线杆没有人贴上小广告
平行的电线也没有鸟雀驻足
落叶被一片片践踏在泥泞里
真要做一次忍冬吗
金银花早被冻死了
呼吸也越来越远
我拉着自己的手等地铁
看光亮一点一点暗下去
突然想哭
就让泪流进厚围巾里吧
谁会一直看着一个人呢
节点
终于,阳光出来了
十二月的藩篱不再只是风和雨
那阳光融融的
连人心也很欢快
让我重又想起你妍丽的声音
如同盛开的月季花
令人动容
我扣上窗户
独自锁在房间内
拿钥匙轻磕在墙上
寻找去见你的那个节点
那是一场梦寐以求的大雪
一片片的如同零落的梨花
元旦前的雪
终于,在南昌见了一次雪
一片片的如同零落的梨花
莫名想起阿肆的句子
——我相信你正在与我相遇的路上马不停蹄
所以当我拥抱整个世界的孤寂
也像拥抱着你
只穿了件单衣
我便打开窗向外看去
任由冷风透过单薄的窗来亲吻我
这该是天性吧
只要是下雪,便能令我这个南方人开心许久
只是,还少一个可以给我暖手的你

楼主热帖

上一篇:17年古风诗集春日酒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