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外国诗歌精选] 诺奖诗人拉格克维斯特诗歌精选|不属于我的小小的手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01 | 回复0 | 2021-10-1 21:5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拉格克维斯特.jpg

帕尔·拉格克维斯特(1891-1974),瑞典诗人、剧作家小说家。1940年当选为瑞典科学院院士,1951年由于“作品中为人类面临的永恒疑难寻求解答所表现出的艺术活力和真正独立的见解”而荣获诺贝尔文学奖金。拉格克维斯特的作品注重探讨人生的意义,坚信人类定能战胜邪恶,内容大多是善与恶的斗争。他是瑞典文学中最重要的表现主义作家

一封来信
拉格克维斯特 (瑞典)

一封关于春小麦,
关于红醋栗树丛、樱桃树的来信,
一封我的老母亲的来信,
那是以颤抖的手写下的粗糙的信啊!

字字句句都是三叶草地,
熟透的黑麦和开花的田野,
都是她长年管理着的
远远近近的一切事物。

在上帝可靠的保护下,
阳光照耀着那些毗邻的农舍,
清彻悦耳的钟声欢快地敲着
降和平于世界。

在那花园的香气中,
在薰衣草和晚祷歌的气息中,
在星期日的一片宁静里,
她写信给我。

总是日日夜夜的忙碌,
总是没有休息,在
远方的我知道——哦,神秘!——
这是无穷无尽的。

石琴娥 雷抒雁 译



小小的手
拉格克维斯特 (瑞典)

小小的手,不属于我的小小的手,
你在这茫茫人世间属于谁?
我在黑暗中找到你。你不属于我。
可我听到有人在哭泣。

哪儿是你的眼睛,你的胸脯?
谁在黑暗中呜咽?
小小的手,别哭!我用温暖抚爱你。
你在黑暗中并不孤单。

小小的手,我一定会找到你的眼睛
当曙光将临的时候。
哭泣的小手,你是我所需要的一切
即使早晨永远,永远不会到来。

北岛 译



用我苍老的眼回顾
拉格克维斯特 (瑞典)

用我苍老的眼回顾,
过去的一切是如此遥远。
一条石路上
疲惫的牛群在傍晚渴望归家,
一辆负载沉沉的马车,一条残旧的轮迹
 农屋的灰色的山墙——
在一个窗口有一盏灯。
溪流纵横的沼泽地上
浓雾覆盖在黑沉沉的水上——

为什么我只记得这个?它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的生命在走得太远太远,在另一个世界,
犹如在另一个世界。
而现在,它行将完结
这没什么关系。
在有人出生的地方,
在他生命开始的地方到
后来的死亡之前的结束的地方
这一切有什么区别?

一条石路,
一辆负载沉重的马车,一条残旧的轮迹——

我的灵魂里充满了傍晚的贫困
和从破旧的牛栏的提灯上发出的光芒。
当灯被提着从一所牛栏到另一所牛栏,
牛栏里牲畜睡得正沉。
尔后,灯被提到农屋
灯闪烁着,透过已不再存在的花园小径

听到了一个已死了很久的人的脚步声。
过去的一切是如此遥远。

我的灵魂里充满了傍晚的贫困
和从破旧的牛栏的提灯上发出的光芒
从花园小径到灰色的农屋
这些现在已不再存在

我的灵魂?这与我的灵魂有什么关系?
 与沼泽地,一条溪流的沼泽,
一个雾霭沉沉的黄昏,从牛栏提灯上发出的光芒——
我的灵魂总选择去寻找远方的,
隐藏的事物,总在群星下流浪。

一条石路啊,一辆负载沉沉的马车,一条残旧的轮迹——

他们拍着手倾听着词语,
这些词语对人类的心灵大多数难以理解,
他们拍着手坐在一张旧桌旁
晚餐已被拿走,只有一本旧书
在神圣的宁静中安静地放置好,
从遥远的地方一颗星闪耀在房屋的泥顶上,
一所死亡的房屋,
在深秋的一个傍晚。
有个人步履沉重地走进来,
把牛栏的提灯放在门旁
走进这颗星的光芒中。
现在,没有一个人错过了
所有的人都死了。

他们还活在一颗星的光芒中
在他们繁重的工作日结束的那天。
他们在光中静止地坐在一起
光——一颗星的光,不是所有的星。

一起……
在一张旧桌旁。
宽大的,疲惫的劳动的手。
但为什么我只记得这个?它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的灵魂,孤独地与你的黑色火焰一起燃烧!

我是个陌生者,生来就是个陌生者。
在我生命的秋天我仍是个陌生者。
用我苍老的眼回顾。

我们从哪里来?什么是我们的灵魂?
浓雾覆盖在黑沉沉的水面上,从牛提灯上发出的光芒,
一颗星的光?

把我的双手压在我苍老的眼睛上,
这曾经是孩子的——

……死亡的房屋
在一个深秋的傍晚。
有个人步履沉重地走进来,
把牛栏提灯放在门旁
走进一颗星的光中。
现在没有一个人错过了……

为什么我只记得这个?

安妮 译



生命之船
拉格克维斯特 (瑞典)

一会儿你将逝去,不知你将滑入
通向另一片土地的生命之船,
那里清晨正在隐蔽的岸边等你。

别不安,在分别的时刻别害怕,
一只温柔的手镇定地升起帆,当船
把你从夜晚的国度带往白昼的国度,
不用忧惧地走向那静寂的岸吧,
沿着那昏光闪烁的草丛悄悄的小路。

沈睿 译



苦闷
拉格克维斯特 (瑞典)

苦闷,苦闷是我的遗产,
我的喉咙的伤口,
我的心在世界上的叫喊。
如今那布满泡沫的天空凝结
在夜的粗糙的手里;
如今那森林
和坚硬的高地
荒凉地升起,倚着
那低矮的苍穹。
一切是多么艰难,
多么僵化、阴郁和沉寂!

在这遮暗的空间我到处摸索
感到手指碰上悬崖那锐利的边缘
我划破向上伸出的双手
在冰冻的残云上,直到它们淌血。

哦,我扯掉手指上的指甲,
我划破极度疼痛的双手
在高地和遮暗了的森林上,
在天空的黑铁上,
在寒冷的土地上!

苦闷,苦闷是我的遗产,
我的喉咙的伤口,
我的心在世界上的叫喊。

石默 译



谁在我童年时代从窗户旁经过
拉格克维斯特 (瑞典)

谁在我童年时代从窗户旁经过,
往玻璃窗上呵着气,
在我的童年,在那深深的
没有星光的夜晚,是谁走过。

他用手指在窗户上作了一个记号,
在湿淋的玻璃上,
用他柔嫩的手指,
沉思着往前走。
留下我单独一个人,
永远。

我怎么能猜出这个记号,
那潮湿的呵气中的记号。
它停得那样短暂,短得不足以猜出,
永远、永远猜不出的记号。

早晨起来窗框是清爽的,
我看到的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一切都是那样陌生,
在窗后,我的灵魂多么孤独和恐惧。

是谁走过了,
经过我童年深深的夜晚,
留下我单独一个人,
永远。

石琴娥 雷抒雁 译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上一篇:诺奖诗人塞弗尔特诗歌精选|当我想睡去的时候,青草可...
下一篇:德斯诺斯诗歌精选|在这深夜里,我们一夜夜 地期待着灿...
楼主热帖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