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外国诗歌精选] 赖特诗歌精选|当我挺立在风中,我的骨头就变成绿宝石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49 | 回复0 | 2021-10-18 21:3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詹姆斯·赖特.webp.jpg

詹姆斯·赖特 (James Wright, 1927-1980):詹姆斯·赖特,二十世纪美国著名诗人、“新超现实主义”(“深度意象”)诗歌流派主将之一,生于俄亥俄州马丁斯渡口,早年就读于肯庸学院,曾师从大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然而后来却转向“新超现实主义”,五十年代末与罗伯特·勃莱等人一起创办诗刊《五十年代》(后依次改为《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使其成为美国战后反学院诗歌的主要阵地。他先后出版了诗集《绿墙》(1957)、《圣犹大》(1959)、《树枝不会折断》 (1963)、《我们是否在河边聚集》(1968)、《诗合集》(1971)、《两个公民》(1973)、《致一棵开花的梨树》(1977)、《这个旅程》(1982)等多卷,其中《诗合集》于1972年获得普利策诗歌奖;另外他还留下了大量的散文散文诗。他终身在大学任教,1980年去世。 赖特以其沉思型的抒情短诗而著名于世,他热爱大自然,善于捕捉大自然景色中最有意义的细节,并将其田园式的新超现实主义建立在强有力的意象和简洁的口语之上,在总体上赋予自然景色以深层意识的暗示,试图唤起超脱现实返回大自然的欲望,从大自然中找到安宁。虽然他去世较早,但他留下的诗作却足以使他在二十世纪美国后现代诗歌中占有一席之地。

在向日葵中间
赖特 (美国)

你可以不必害怕站在
它们中间。
这些面庞中的很多
看起来足以友善,
小向日葵将把它们潮湿的金色额头
倚靠在你的身躯上。
你甚至可以抬起手
在它们之间摘取一些面庞
把它们拉下来
轻轻地靠近自己的
面庞。
在这里,
在那里,
一株高大的向日葵,易断而伤痕累累,
带着那在一个老人中将是美好的事物
和宽容的耸肩显出一种憔悴
而失败的瞥视。它们中间有
没有希望的、死去的老妇人,
在根部的管道中爬行。
因而在它们无助地转向正午之际
我可以为它们
显得相似而责备它们。
任何轻柔地吸收太阳的生物都将是愚蠢的,
短暂生命的冷漠,小小的
怜悯。



致一棵开花的梨树
赖特 (美国)

美丽自然的花朵,
纯洁精美的躯体,
你没有颤抖而伫立。
落下的星光的微雾,
完美,在你的手无法抵达之处,
我多么妒忌你。
因为要是你能聆听该多好,
我会告诉你一些事情,
一些人类的事情。

一个老人
曾经在不可忍受的雪中
对我出现。
他的脸上有一撮
微微烧焦的白胡子。
他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条街上
停下来抚摸我的脸。
他乞求道,把它给我吧。
我将不惜代价。

我退缩。我们两人都害怕,
我们溜走,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路上躲避着
寒风那残酷的冲刺。

美丽自然的花朵,
你怎样才可能
担心或打搅或关心
那感到羞耻的、无望的
老人?他如此接近死亡
他愿意拿出他所能
得到的一切爱,
即使冒险于
某个嘲笑的警察
或某个做作的自作聪明的年青人
撞碎他的假牙,
也许把他引到
暗处并在那里
仅仅为了好玩
而踢他的拱肋。

年青的树,没有负担任何
东西,除了你那美丽自然的花朵
和露水,我的
躯体中深色血液
与我的兄弟拉倒我。



致一棵开花的梨树
赖特 (美国)

美丽自然的花朵,
纯洁精美的躯体,
你没有颤抖而伫立。
落下的星光的微雾,
完美,在你的手无法抵达之处,
我多么妒忌你。
因为要是你能聆听该多好,
我会告诉你一些事情,
一些人类的事情。

一个老人
曾经在不可忍受的雪中
对我出现。
他的脸上有一撮
微微烧焦的白胡子。
他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条街上
停下来抚摸我的脸。
他乞求道,把它给我吧。
我将不惜代价。

我退缩。我们两人都害怕,
我们溜走,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路上躲避着
寒风那残酷的冲刺。

美丽自然的花朵,
你怎样才可能
担心或打搅或关心
那感到羞耻的、无望的
老人?他如此接近死亡
他愿意拿出他所能
得到的一切爱,
即使冒险于
某个嘲笑的警察
或某个做作的自作聪明的年青人
撞碎他的假牙,
也许把他引到
暗处并在那里
仅仅为了好玩
而踢他的拱肋。

年青的树,没有负担任何
东西,除了你那美丽自然的花朵
和露水,我的
躯体中深色血液
与我的兄弟拉倒我。



马利筋
赖特 (美国)

当我站在这里的开阔地里,迷失在自我中,
我肯定长久俯视过
一行行玉米,草丛那边,
小小的房舍,
白墙,畜群隆隆移向厩棚。
现在我俯视。这一切都变了。
无论这是什么,我都迷失了,我哭泣的一切
都是一个温顺的野物,小黑眼
秘密爱着我。
它在这里。在我的手触摸之下
空气中挤满来自另一个世界的
精致动物。



珠宝
赖特 (美国)

在我那无人
要触动的身躯后的
空气中,有这个洞穴:
一处隐居地,一种
合围一朵火焰之花的沉寂。
当我挺立在风中,
我的骨头就变成绿宝石。



试图祈祷
赖特 (美国)

这一次,我把我的躯体留在我后面,叫喊于
它黑暗的刺藜中。这个
世界上仍有美好事物。
它是黄昏。
它是那触摸面包的
女人之手的美好黑暗。
一棵树的精灵开始移动。
我触摸树叶。
我闭上眼睛,想起水。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卡明斯诗歌精选|爱情是一切沉默下的声音,是希望找不...
下一篇:乔伊·科加瓦诗歌精选|我听见你发出每一个声音,然而却...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