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503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178 | 回复0 | 2021-10-20 22: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换季》
文/涂之时

夏天的热浪把人们往江边赶
能整天呆在那吹风的
多是没有生活负担的

妈妈每天都去
搬张椅子到僻静的林荫下打盹
像是被拴在树桩上的老黄牛
勤勤恳恳地劳作了一天
才在树影下短暂地歇一歇

我是不称职的牧童
每天把她往江边一放
就回家睡大觉去了

今天妈妈不再去江边了
深秋的风吹落叶子
也把乘凉的人们吹散了
吹到红头船公园
晒太阳



《落叶颂》
文/华灵

昨夜西风访过院落
今晨骤见片片枯叶
宛如灰蝶层层叠叠
恬静落寞铺满视野

曾经  在高过我的天空
绿翅婆娑舞姿轻飏
如今  随我一同坠进暮秋
不谈春夏不言悲伤

母亲哪  在家乡
你也正这样老去
在慨然流淌的时光里纹沟安详
当冬天的雪覆盖人间的白头
我会和你一样容颜暗耗
任何喧嚣和抗争都是徒劳



《诗说鲁迅
文/华灵

1,我家院子里有两棵树

我家院子里有两棵树
一棵是枣树
另一棵还是枣树

枣树下两个男人正对弈
他们一个是父亲
另一个还是父亲

放学的孩子要吃枣子
骑上一个男人的脖子
他们一个是儿子
另一个还是儿子

热闹的时候
还有两个女人争着下厨
她们一个是妈妈
另一个还是妈妈

院子里每天干干净净
左边停着一把扫帚
右边停着一把扫帚

2,孔乙己没死

大约孔乙己死了
的确孔乙己死了
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

大约长褂子死了
的确长辫子死了
大约这两样的确死了

在我们这个时代
知识多得不用偷
但孔乙己也许还活着

他活在不识时务的官场上
他活在高低不就的职场中
他活在快要饿死的诗人

大约孔乙己的确没死
他靠半壶高粱酒
一碟花生豆
在现代人逼仄的角落里
成功复活



《当我老时  你也老了》
文/华灵

当我老时  你也老了
头上住着一个冬天
北风谢顶一片荒芜
白雪覆盖你的发簪

当我老时  你也老了
脸上住着一个秋天
西风吹皱树皮满面
落叶辞退你的红颜

当我老时  你也老了
腰上住着一个夏天
南风裹湿疼痛难眠
大便干结小便滴涟

当我老时  你也老了
脚上住着一个春天
东风无力脚步酥软
落花惊醒你的梦魇



《不一样的河》
文/白荫

那样的阳光
白天很多时候
我就和他们坐在一起
椅子活得不怎么健康
有的旧了
还有些
力不从心的叫喊

我们喝茶抽烟
说有过的往事
说女人
也说男人
骂人 说着脏话
很多的粗鲁
很多的
前言不搭后语
很多的荒唐
一条河在
毫无顾忌的流淌

晚上
我在灯下
海子西川
聂鲁达
另一条河
也在泛滥



《从空中坠下》
文/双边散人

多少次在梦中
在最幸福的时刻
突然厄运来临
从没有翅膀的飞机上坠落
我抱住一片云在飘

雨不合时宜地下了起来
让我全身淋湿,上下翻滚
如被咬钩的鱼漂在水面上颤抖
但是不见那条鱼

这可是那些诅咒我的灵魂
在我死前,最后的反击

地有九重,原来天也有

我还在下坠
左边地狱,右边天堂
所作过的所有罪恶与幸福
也左右排列鱼贯穿过
所有的爱情变为雨滴
让我记不住它们的差异
罪恶呢,又如乌云飘荡左右
无法摆脱

一雨滴快速从眼前划过
那是我的初恋
她砸到我的唇,裂为两半
变为一块更大的乌云

坟墓在地面微笑
迎接着我的到来
我已没有选择,加速,下降
太阳突然出现

止住了雨,驱散了乌云
抱住的云突然膨胀,上升
绝好的活命机会
我却松手了
是不能坚持,还是情愿
说不出来的

生本无知,看尽丑陋
死却主观,记忆美好
最后看了一眼飘在空中的爱情
我闭眼求死

坟墓,突然哭出一滴眼泪
浸湿了我的枕巾



《云起时 坐在风中听雨》
文/张占云



原来是树
坐久了
便没了枝
也没有了叶

只有记忆里的一枚果实
坐在茶杯里
细品着
远方的一片蓝天



镜子是一片海域
里面有树
树梢上挂着一朵云
云后面是天空

有鸟从天空划过
鸟鸣声落入水中
像一朵花
微笑着



一缕炊烟
从眼前升起
像一串脚印
通向远山深处

路的尽头
雪推开柴门
在树下
缭绕着煮熟的谷香


《搜索》
文/蓝冰
———给D

某知名网站的女诗人
粉丝是清一色的男人头像
雌性的嫉妒像雪埋进水里
使白色有了骨头的僵硬
这个冬天我也需要温暖
从她的某句诗中
寻找进入的理由
可纯洁的下面结了冰
定是有场雪提前有过哭泣
我用退缩打完一次战役
怀抱内心的大雪无垠
从一句诗走到另一句诗
旅行穿过感官的身体
被语言的子弹灼烧
我要赶在未被击毙之前
躺在暖流的大泽之中
为某次抉择生死不能



《落叶》
文/水箬野客

落叶,把暮色染成金黄
风吹着风
叶落轻似梦

有时,木叶跟在风后
就像童年扯着母亲的衣角
走过大街小巷

人人都说叶落归根
可我不是故乡门前的老槐
飘落只在天涯

此刻,云是落叶梦想的马匹
赶在母亲的炊烟升起之时
抵达故乡的槐树下



《眼睛》
文/晴暖

远山是经年未修的眉
眉峰不减,一如她多年不变的倔

波光流转的眼黄昏时最媚
对着太阳铜镜,细细描绘

赤橙黄绿青蓝紫,让霞彩一点点漫开
绘成凤凰艳丽的尾羽
映衬眼珠的清亮和黝黑

晚风吹动水波,把眸光洗亮
清澈的眼,关注海鸟的飞翔
用一种关切,托住一只鸟的起飞和降落

她更关心
在时光里静候多久,一个人才到来
凝视盲道的眼,该看见另一种绘色

她的眼睛摘下一颗明星
我接住了,让它沉入眼底
照亮我的眼睛



《残声入骨》
文/凡富堂

一场秋雨就是引子
星星点点落下时
寒流扑面而来
稀疏的花在雨中飘零
苍翠快速退位
萧瑟惊梦
枝头上残声入骨
每一丝摇曳
都会让我们动容
仿佛中年时盘旋的叹息
有着发自肺腑的冷静
明心亦见性



《完成一次隐喻》
文/蓝冰

野兔在雪地犯险
鹰掠夺天空的眼睛
温柔引颈,生死一瞬
纯洁不全是白色

芥子纳须弥,触摸蜂的腰部
光的虚无是影子的肉体
时间行远,驻留短暂
黑夜,从坟墓挖出一座桃源

收集红海的泪水,蒙神垂听
摩西的两块石板,刻出十诫和迦南地
神牵着骆驼穿过针眼,消隐西奈旷野


王城里没有粮食,预将出城的马
仍在等待美丽的事物到来
桃花悲伤路过的风,恨春天走的太晚
没有什么比一次隐喻来的危险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502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504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