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诗评] 评余秀华新诗《或许不关于爱情的》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346 | 回复2 | 2020-9-9 22:19: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aaa

x
本帖最后由 华灵 于 2020-9-10 15:08 编辑

231848qiiob38cbzbn9p3w.jpg
原诗:

或许不关于爱情的
余秀华

来,封我为荡妇吧,不然对不起这春风浩荡里的遇见
我的野鸽子,你衔来桃花衔来杏花衔来炮弹
我备了酒备了背叛背了不死不归的决心
能让我在你身上找死吗?你的身体还如此干净
没有一口水晶棺材
我们有共同的情人:虚无,流逝,午夜里的红狐狸
我们雌雄同体,你有时候用女人的身体摩擦我
我偶尔用男人的狂妄摁倒你
这样的游戏只限于你我之间,不太好玩
走吧,我们去后山大干一场,把一个春天的花朵
都羞掉
至于前世我的逃脱我深表歉意
漏出了你的网,到现在我还是咸鱼一条
你不来翻动我,我就装死给这个春天看
你喜欢麦子,稻子,月光这些能养活人的东西
我不过贪喝了稗子酿的酒
就被你贬到这一轮的人世,这陌生的窑子里

解析:
按笔者惯例,本诗可分为三段来读。

第一段:“ 来,封我为荡妇吧,不然对不起这春风浩荡里的遇见”。一开场,作者即对自己的情欲毫不遮掩,大胆而泼辣地裸露。在中国文化史中“荡妇”一词,往往指性欲大于爱欲的女人。“春风浩荡里的遇见”,在这里有双重含义,即是暗示作者正值如狼似虎的激情年华,又似指社会环境的宽容,妇女解放运动,让女人有了更多的选择。“我的野鸽子,你衔来桃花衔来杏花衔来炮弹/我备了酒备了背叛背了不死不归的决心”。这里,作者设想一种冲动的遇见,”既然称呼为“野鸽子”,所以并不特定谁,而是一种敞开的等待。“桃花杏花和炮弹”对应下面的“酒背叛和不死不归”,说明作者期望浪漫更无惧毁灭。“能让我在你身上找死吗?你的身体还如此干净/没有一口水晶棺材”。作者在前面疯狂表态后,又为所爱的人感到内疚和惋惜,怕他爱得没有自己坚决,怕他沾染自己身上污垢……这种矛盾心理深刻剖画出一个欲望中的女人内心的纠结与彷徨,叩心击髓。

第二段:“我们有共同的情人:虚无,流逝,午夜里的红狐狸。”“虚无,流逝”代表一种颓废心理,“午夜的红狐狸”则代表着一种妖冶与媚惑。“我们雌雄同体,你有时候用女人的身体摩擦我/我偶尔用男人的狂妄摁倒你”。作为饮食男女,作者的描绘其实并不稀奇,男人也有温情似水,女人也有粗暴干裂的时候[即男人会有女人的一面,女人也会有男人的一面]尤其在床第之欢的时候,你是不是也会说出“我也想尝试一下做女人[男人]的滋味,人类这种想换角色的新鲜感无可厚非,也是诗中“雌雄同体”的由来。“这样的游戏只限于你我之间,不太好玩/走吧,我们去后山大干一场,把一个春天的花朵/都羞掉”。作者情欲四溅,已经不满足于室内体验,向往更大的放开。[当然,你若把它看做是作者面对世俗指责的一种更大胆回击,也并无不妥]

最难解的是第三段:“至于前世我的逃脱我深表歉意/漏出了你的网,到现在我还是咸鱼一条/你不来翻动我,我就装死给这个春天看/你喜欢麦子,稻子,月光这些能养活人的东西/我不过贪喝了稗子酿的酒/就被你贬到这一轮的人世,这陌生的窑子里”。考虑到作者已经四十多岁,有过一次婚姻,“前世”也许指的是自己的前半生,或者干脆就是“前世”没有他意,作者没能和想要的人遇见,到现在还苦苦等待“咸鱼翻身”的际遇,“装死在春天”。这种自找的虚幻的快感仍能让作者心生埋怨,因此不得不佩服作者的“无理取闹”神功,这种“无理取闹”在宋词中多见。于是作者怀疑自己是“贪喝了稗子酿的酒”才被“喜欢麦子,稻子,月光养活的人”贬到“这陌生的窑子里”。因为不是一个类型,所以不受后者待见。“陌生”一词好理解,但“窑子”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当然有更深的含义,这和前面的“荡妇”遥相呼应,都背负着深深的世俗指责。
最后我们再回归诗题,“或许不关于爱情”寓意相当宽泛,但用在这首诗中却恰如其分。诗中描绘绝大部分皆涉及欲和性,但你敢说西门庆和潘金莲没有爱情?

写作特点:

一,作者善于凭空描物,信手拈来几个意象就能把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叙述完整。这种成熟来自作者特有的禀赋和气质,不是所有诗人都能学得来的。

二,用词形象大胆,表现手法泼辣,时而奔放时而内敛,让喧涌的意念始终隐藏在若有若无的堤坝之中,给读者留下不尽的想象空间。

三,用生活中最寻常的事物表达最不寻常的情感。余诗的载体大都是她身旁司空见惯的事物,却被她赋予细腻的感情和深邃的挖掘,表现出神一般的灵性。

四,我以前在评价余诗时说过,她的作品率真而热烈,多重意象反复交融,构成一种小中见大的意境,这种真性情的东西通过近似内心独白,娓娓道来的倾诉颇能打动读者,引起他们的共鸣。本诗就符合这一特点。

五,“无理取闹”表现手法的应用。这种”无理取闹”以看似不合逻辑的关联来表达作者主观臆想的判断,却又能更好地渲染主题。如:“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唐,金昌绪”。黄莺儿之所以被打,在于其正常的啼叫勾起了作者主观上的相思之苦。这种表现手法在清代袁枚《沧浪诗话》中称为“无理而妙”,当代学者周金声则把它归纳为“反常”,我们在写作时也可以借鉴利用,使之融入新诗的血液。
 
 
                                                       
华灵2020/9/9

楼主热帖

上一篇:起风了 请将窗关紧
下一篇:坐在两腿之间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华灵金V认证诗人 | 2020-9-10 11:56: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气啦!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读睡诗社机构认证 | 2020-9-9 23: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感谢点评,赞!!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aa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