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217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52 | 回复0 | 2019-12-6 19: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aaa

x


《秋叶》
文/深沉

凉意缠身,已是霞光向晚
火焰,还在山野燃烧

脉络里,铁锈般的红
仿佛被灼伤的誓言
行程已标明了最后的归宿
缘于土,归于土

行走的目光,始终在风雨中
追寻那七彩的虹

若是,叶落归根时
兴衰枯荣,都已毫无意义
为何会有如此多的雨滴
垂泪一场凋零的葬礼
阅读生命中最后的时光
珍惜,不过是对虚度的忏悔

或许,只须凭借一缕清风
夕阳下,回归泥土
便是完美了一片叶子的宿命
春来秋去,无喜无悲

我看见两片叶子,离开秋天
它们在风中的姿态
像一双被折断的翅膀
还在尽力飞翔



《大雪》
文/张小白

七年前的雪掉在油坪村,那时我很小
它封住山后,土房子吹着青烟

冬天是万物的礼物,起得早的大人们
烧火,打扫院子。他们轻的脚步——
昨日的雪人是亡故的孩子

它们坐在院子,寒风送来了疾病
午夜后咳嗽不断

我哭的很久。亡者的灵魂还在徘徊
我借着烛光看见多年的身影
想拿起几叠黄纸吊念

火柴根不知道去了哪里。鸡唱起挽歌
太阳睡醒。温柔的光芒融化我长辈的
多病身子


《赎罪》
文/张小白

1

从施工电梯下来,我的白皮肤变成红色
想到73楼的风,死亡不是一个归途
十一年前,秋后一场风送走活着的人
那是我的祖母
稻草铺的床,棉被换洗多少遍
她的高血压就谋杀她多少次
至今,我仍在控告高血压
包括这没了灵魂的我
2

父亲,21:06分打电话给我
说到我的职业,可以转岗不
我说不可以,并且以工作忙为理由
挂电话。从进户线的细微声音
能想到阳台前此刻的他
他会点烟,然后双手搭在护栏上
被寒风撕裂枯黄的脸
他曾说这是在赎罪
是的,祖母死后
他备好一副棺材
“死后把我葬在老柴林
别让我的苦种在子孙们的心里”,父亲告诫道
3

那是一零年刚来成都,我走下面包车
在砖瓦房的老妇女,她缝补一件小衬衫
挂在烂横梁上的灯,70年代的稀罕物
我不知到为何还有
被针扎的左手,还在使劲
血流出来,流到新衣服的布料里

多年后
“那间屋子消失了,小衬衫谁穿走了”



《冬天来了》
文/海记

该来的,还是来了
像春夏秋冬的冬
刚从昨日靠北的东江河面上
漫过来
就给了我
一个入冬的惊喜
一个寒夜的刺激
最让我感觉有些不以为然
而又猝不及防的
大雪纷纷,早就在朋友圈里落下来了
令我常常无病呻吟
在每一道命题的诗行里
写出梦里的长安,梦外的长城
以及我一直在杜撰的三千里江山
点一片山水,植一段情缘
憧憬未来
直到我走进宿舍翻箱倒柜时
才相信冬天来了
无处寻找的,还有我们三生三世的爱……



《漫游在古城的夜色里》
文/沈大

黑夜里看不清方向
只有翅膀可以自由飞翔
只有思想可以驰骋

脚步就像一片落叶
随风飘扬漫无目的飞
在黑夜的墨迹里尽情抒写

寂静,还是寂静
只有心跳可以加速可以缓慢
或可以追赶灯光可以丢弃灯光

斑马线是从斑马身上剥下的皮吗
站在在这张风干的皮上
感觉不到一点柔软

偶尔射过来的车灯
像饥饿的野兽寻找食物时的目光
让城市的夜晚更加恐怖

腊月的深夜独自
漫游在古城的夜色里
目光,是唯一没有冬眠的蛇

那些挂在高处的眼睛
都在注视着我的举止和身影
我为什么要在夜色里漫游呢?



《睡得安稳》

人世间的冷
你许是早尝到了
才会迷恋火葬场
那能够腐化一切的热能
才会眷恋故乡的山头
那又大又厚的绿被

如今你可睡得安稳了
再也不必担心风雨交加的冬夜了
再也不会在半夜发来睡不着的消息了
不少朋友
却因为你不再发信息而失眠



《一九八三年我想你》

一九八三年和一九九三年
我们有相似之处
都是单身汉
都喜欢写诗
都喜欢吃一堑长一智
除了燃烧,我们和太阳
没什么不同。

只不过一九八三年的麻雀
和一九九三年的麻雀
略有不同,它们越来越好吃
欲望燃起的时候,我们
忘记了善良。――
一九八三年我想你
在工业文明尚在开发之时
我想和你偎依
我想那片田野
正是那片田野,我,一个晚熟的孩子
学会了拥抱和亲吻。



《温暖是一则小道消息》

温暖是一则
小道消息。――

在楼下,我经常和一群
穿睡衣出门的大妈
聊成一团。有时
拧着疲倦的行旅箱,考察五千年
结着藤蔓的历史。

虽然夜里,风绷得很紧
画家通常用不规则的光线
打量春色,也许那时
我刚刚睡醒,像一只小燕子
不觉黄昏降临。――

维多利亚港我没去过
站台上,暮色吞下今天
原始的纯静。我读不懂你
仿佛织绵,我写下范小霞三个字

当月亮频繁地
从海上升起。请记住
我什么也不是
因为昨天晚上,
我只是在火车站单独思考了
一夜。――



《因为》
文/王新火

世界请允许我沉默,因为
我曾经发布太多的呐喊
把满天的树叶震落
因为亲手导演太多的撕裂
把飘飞的落叶风干

因为我是秋风的语言
我不会讲道理,只会动
拳头,因此带给世界
太多肆无忌惮的摧残
然后我呼啸而来
呼啸而去

因为我是冬天派遣的
寒风的前站
催促时光快速降温的
是真正冬天的
雪地冰天

现在无情的北风
已经把寒冷铺满大地
野霜用白布覆盖上
我冻僵的躯体。耗尽
最后一丝生机了,我再也
玩不起,这个
暴虐的游戏



《终于,我看清了》
文/浪少(上海)

公园有许多树,樟树,榆树
香树

像不同的行业协会
植根泥土。而后态势蓬勃
把天空举过头顶

阳光漏进,叠加于鹅卵石子
小径。同行的
还有不带卷舌音的鸟语

它们借助某截枝桠
半空中,浅色调显示出大面积
捍卫独有的宽广

终于。我看清了一只,两只
尖尖的喙,小小脸
漂亮的羽毛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216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218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aa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