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362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560 | 回复0 | 2020-11-9 23:3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消逝》
文/心之帆

月低了,暗红转了清冷的一抹白,
路灯站在风中,车影
随着公路摇摇晃晃前行。
海潮一层一层,
远处一只船,后面一座山,
再之后,一间废弃的矿厂留一声叹息。
“那会是海吧,黑暗中的海。”
“那会是你吧,
倾在角落里
吞云吐雾留一个迷人的背影。”
在车顶搭起帐棚,
你睡眼惺忪,而我清醒如一条守门的老狗。
几抹波光以目光交流,礁石沉默,
而我的轮廓不及你
站在了暗流涌动的海里。
你转了身,隔着和我一样的惆怅,
“平静的海
是不是比汹涌的海更引人深思?”
“而我只觉是你,都无可比拟。”
这样的时光,已过了多久,
从窗格、指针、走廊忽闪的灯,
从眉笔、领边、按下水塞
逆转的旋涡,
都知道我爱你,
而你……
让我在夜里看海,让我思你至极。
让我随着光阴消逝,
永恒的不止你还有你的光阴。
在岁月里,每一道褶皱都经历着,
窗子和碎了的梦,
而我经历着没有你,
没有你的世界喧嚣或平静,
没有你的时空
挣扎或反复,
并不存在你,
我常这样欺瞒又折磨自己。
像昨日见过的挥着透明翅翼的蜻蜓
和一只蝶,
静谧地降临,
远去时
不留一丝痕迹。
那是你独有的告别,
轻地——
如一粒尘,一枚纽扣。
那里,
我们的身影也变得轻盈,
一会儿你往海浪以北
用细肢推开云层,
一会儿我迂回晚霞以南
撑开触角探听风声。
嘘!
“那会是海吧,
黑暗中的海。”
“那会是你吧,一颗心,随
火红的烟蒂缓慢坠落于地灼伤了
一段距离。”
“什么都会消逝不见,对吗?
什么都会失去它的底色,对吗?”
对吗?
什么都会消逝,
什么都会……
你我的笑声,
空空的矿厂停放的一截截
锈蚀的车厢。



《云之南,毛之古》
——仅此祝老友,新婚快乐
文/欧其•阿批

细雨飘散着敲打青春的音符
秋风曼舞在天空轻轻的摇
友情的甘泉在静静的流淌
捡拾起那些从未沉睡的回忆                  
那逝去的日子闪亮和明媚
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
那凋落的岁月伤感和苦涩
我们承受了青春的的迷茫

曾经 A区、B区
浪漫几度沉醉
曾经 紫金大道、玉兰大道
朦胧浅色爱情
你怀里的她贤熟幽贞
我左手边的她秀外惠中

离别时不知你的去处
也没有说我和你何时在相聚
现在的沧桑让我们不在纯粹
曾经拥有的日子只是沉睡
缘聚缘散
重逢的日子
总会不期而会

我的朋友
我们在坎坎坷坷的生命中被敲打着
多少希望在寻觅中失落
多少憧憬在迷惘中再现
岁月改变了我们的容颜
改变不了拥有过的岁月



《白熊之恋》
文/潞晨

从极地的冰山,漂流
一直到传说里的撒哈拉
溃烂的脚掌啊
早已深深地沦陷
——远洋

那些年,被卡在瓶子里
被放逐、又被征召的故事
食指和拇指轻轻碰触
轻轻地抽出
这一路的波折和欣喜

这,大概就是雪花的样子吧
这,应该便是沙粒的模样罢
细腻而又滚烫地感觉
仿佛,置身炽热的沙海
纯白色的雪山

不,不应该困在瓶子里
哪怕是透明的玻璃
哪怕,在冰与火的世界
我们就此约定
在蔚蓝色的正中心

我从雪山走来
你由,沙海慢慢地
大洋会是最后的坟墓
上面镌刻的名字
南方和北方



《方向(组诗)》
文/格命草

#梦

阳光撒下
编织一个梦

趁你还未醒来
将它存放在种子里
不知何时发芽
但有一个方向

#路

走着走着
双脚踏出一条印

趁你还未醒来
将它实实地踩在地里
不知何时走到尽头
但有一个方向

#光

该来的
从不缺席

趁你还未醒来
照进最黑的地方
不知夜有多长
但有一个方向

#我

轻敲你窗
月光如水荡

趁你还未醒来
舀一瓢嗞嗞响
不知明天还会否有
但有一个方向

#爱

熊熊烈火
燃透胸堂

趁你还未醒来
我遍野寻拾柴烧
不知何时才能温你心房
但有一个方向

#你

沉沉地睡着
周围弥散柔慈的香

趁你还未醒来
我悄悄地守护梦光
不知何时,你才会醒来
但我不会离开
因为我有一个方向



《天才歌者》
文/诚初

时光潜入入海的河流,旧时光一去不返
那个啼血抒情,要在春天复活十个海子诗人
一去不返

把宇宙当作庙堂的诗人
注定是时代的天才歌者
他们——
有和太阳一样的狂热
有和黑夜一样的深沉

只是,这样的天才歌者
也注定带着某种遗憾
因为他们所构造的诗歌王国
难于堆砌在现世贫瘠的土壤
他们所接收到的神性启示
无法被太多的人悲鸣

天才歌者,注定孤独
而当这样的孤独被另一群孤独的人遇见
就能催生出一种力
打开太阳的头颅骨
让人间诗性的光芒,更加万丈



《落叶归根》
文/我心依然

路边生长着故乡的柳树
在这里,无数次
我遥望远方的归雁
落日的巨轮滑入地平线

在这里,我可以
看到那些熟悉的树木
它们移植的身体充满生存的欲望
在寒风中隐隐作痛的
是根的旧伤

我是故乡柳树的落叶
一阵风吹得满世界翻滚
走遍天涯
都不可以安生



《农村,我的故地》
文/白水

很小的时候
只记得云梦老家
堂屋里放着扬谷机
还有锄头和犁
土墙上挂着镰刀和草帽
晒场上有圆圆的大磨
东房还有脚碾的碾槽

后来才知道
这些都不是装饰和摆设
扬出来的收成
磨出来的是岁月
碾出来的艰辛

秋收忙完后
冬天是难得的清闲
围着厢屋
点着夜壶灯
在灯烟旱烟的熏陶下
满屋子充满烟雾
极像在归元寺里烧香
但他们在云中雾中
顽强搓着麻将
尽管有人哈欠连天
还是坚持到通宵达旦
其实大家都有些缺氧

午饭时
铜制的火锅
正冒着热气
疏菜鱼肉丸子
塞满了锅底
火炭的飞沫
充满整个房屋
桌子上堆满平日难见
大碗大碗的鱼肉佳肴
小碗里斟满香气四溢
酒香
大块的鱼肉挤走了平日
的艰辛和忧愁
小碗的酒抚平了往日
的劳累和牵挂
在欢快的推杯换盏中
年老者会磞出一句话
孩儿们
辛苦做快活吃呀
人活着不就是为了一个嘴巴

安于现状的大叔大婶
好多已经作古
子孙们又四处打工
田是沒有种了
昔日的青砖瓦房
早已不见踪影
在田地上盖起了楼房
公路横贯南北东西
几乎没有耕作的田地

真羡慕那成片的油菜花
黄黄的连成一片
好想再见白茫茫的棉地
一朶朶真像天上的白云
还回忆那沉甸甸的麦地
迎风跳着摇摆
舅舅家有两垅自留地
一垅种着花生
一垅蓄着荸荠
是开始翻收了
一锹下去
翻滚出好多红红的荸荠
一锄一下
牵拉出成串的落花生
再也看不见少妇挑水
在田间地头一闪一闪的倩影
再也看不见村头槐树下纳鞋底咵家常的村妇
她们往往会用针在头上轻轻划一下
再用顶针将针纳过
厚厚的鞋底
似乎是将丈夫的爱
对子女的情
密密麻麻全部锁定
在每一针每一线里
再也难见洗衣的娘们
小水塘边戏谑的样子
青石板上洗衣的棒锤
特别有意思
上下轻重有别起落着
重重落下的是在锤打
不争气的丈夫
轻轻落下的是在撫摸
自己心上的男人

看得见的
是好多工厂拔地而起
好多汽车在曾经的田野铺成的公路上穿梭
用不着公鸡打鸣
挂在槐树上的钟不再响
曾经的农民丢掉了锄头
穿起了工装
走进厂门打卡上班
是那般自然
絲毫看不到昔日
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模样
农村彻底改变了
我的故乡也越來越
城市
游子回來很难找寻
昔日的故地
魂牵梦萦的故土
您在哪里



《平凡中的不平凡》
文/王泽斌(湖北宜都)

一个没想到
在这个时辰
花怒放得如此忘我
池塘里的细浪
溪河里的微波
大江里的水花
蹦跳出无数个精灵
熙熙攘攘赶集似的
冲飞出无数片莹光
拥拥挤挤欢呼雀跃
如痴如醉

真的没想到
在这个日子
天擦洗得如此净洁
满眼里的绿叶
蛛网似的动脉
棋布般的都市
眨出满天的星星
闪烁追逐眼花缭乱
划出银河的闪电
无处不在雪亮雪亮
放荡不羁

一个沒想到的日子
一个没想到的时辰
喷薄而出的太阳
冲出得这般纯粹
冲出得这般洒脱
冲出得这般无私
不带一片云
不带一丝雾
送走了秋天
捧来了冬天
笑盈盈的  笑盈盈的
我在笑里飞翔



《立冬的病,还有以后……》
文/蓝冰

我在去医院做检查的路上
等候立冬早晨的公交
人们来去匆匆
像放缓脚步之前的我
天空那么蓝
如我失去的健康
左边是太阳
我还一直对他微笑
右边的月亮尚未隐去
我也仍爱着她
努力触摸阳光缩短的手指
抓住时间的光粒和种子
没有眩晕,只有坚定
我要归藏这疾病
在大雪降临的冬日
替大地播种我的明天
每一个健康的足印
每一个微笑的灿烂
每一声奋力的呐喊
还有之后
我体内燃烧的宇宙
如同核子爆炸的春天



《梦魇》
文/晓月清风

醒来的眼睛将天空撕开
一抹月亮的光
悄无声息的挤进窗帘
尝试着哄睡那颗不愿沉睡的心
这夜,依然很凉

头顶的白发,顺着月光滑下额头上的沟坎
尝试着阻拦下一秒发白
却挡不住岁月的速度
那发,将故事延伸

捏死一只从墙角攀爬的蚂蚁
那可恶的触角,乜斜出一节泛着湛蓝色的毒光,冰冷
没有半点温度,做着一贯的伎俩
把青春从睡梦中挖走

睡吧,闭上眼睛睡吧
捏住仅剩的年华
关住那扇向地狱延伸的门



《柔枝欲醒》
文/凡富堂

初冬新凉
晚风如歌般
浅吟低唱
解落一树黄叶
把柔枝送上
微醺的夜
依栏而立
柔和的路灯下
落叶的新痕
在柔枝上生动
似乎哈口气
就能回到春天



《等雪》
文/风信子

我不相信
你送走的和我等来的
是同一场雪,
你送走的是铺天盖地,气吞山河
我等来的是飘飘洒洒姗姗来迟
可以想象
它们是一样的洁白无瑕
白到彻骨寒冷
干净到一尘不染
在无人与无声的夜空
倾泻一地
覆盖干净的尘世
如此生动与陌生
小时候
等一场雪
是在等一个儿时的梦
长大后
等一场雪
就意味着送走了一截岁月
再长大后
等一场雪
就是等一场雪后的白霜



《泅渡》
文/浪少

夜深。水流声
从绿玻璃的手表漫出
一条看不见的河,横陈在
身体下
嘀嗒,嘀嗒。没有波浪的暗潮
慢慢吞噬无边的黑
我已经懒得划动手臂,奋力
抵达黎明
其实。黎明也在水中央
白天也是水中央顺流而下的木筏
我的肉体与木筏
一样。无意,也无力
洄游到靠近源头的某一段
只能泅渡姿势,将好高骛远的心
举高。高于嘀嗒的声音
以免溺水而亡
此岸与彼岸
只当风景。或者休憇的闲廊
遗憾的
两岸却长满芦草



《立冬,只是隐喻某个日子》
文/浪少

这一天。阳光灿烂
并未因为某个节气而凄风冷雨
就像大小餐厅里,依旧是
觥筹交错
并未因为某国发起了贸易战
而桌歪椅倒,惊慌失措
立冬
只是隐喻某个日子
寒冷,阴湿,和冰冻
乃至贫穷,饥饿,失魂,与落魄
而第一场雪来临前
我们向来是谈笑风生
讨论某国五十九届总统选举
和亚美尼亚战况
甚至,追捧电子脚镣
是一种奢侈
是时尚



《雪花、豆花》
文/水箬野客

簌簌的雪花,落了一夜
比鸟鸣还早的豆花的叫卖声
唤醒童年的梦——

“小增子,起床了,卖豆花的来了”
娘的一声唤
我一骨碌爬起来
穿衣外跑。雪地上
印下小狗和我的脚印
那一毛钱一碗的豆花
冬日里,冒着热气
青青白白,香醇如远去的时光

“雪花白,豆花香,小车送到您村庄……热豆花唻”
叫卖如歌
仿佛踏雪移枝的云雀
走街串巷
吱扭……吱扭的小木车
留下两道辙印
那深深的辙印,延伸,再延伸
在俱寂的小巷
朦胧成雪花飘落的童话

那年月,人心向善
豆花也清纯
清纯,就像一朵洁白的雪花
让你值得等待
等待
那豆花飘香的黎明



《未寄的诗》
文/李平(湖北咸宁)

很多次想起你
却只是沉默
怕惊扰了你平静的生活

当我独自登上灵门山
在古寺的梵音中
眺望大海
当我在黄昏的海边
孑然一身
思念象潮水一样
在胸中奔涌
却始终没有涌向南方
没有去淹没我牵挂的人
只有一句句诗的小径
通向那些逝去的岁月



《站立》
文/杨春彦

习惯了一个地方站立
三十年了
在黑夜
在凌晨两点

隆隆的机声
淹没了周围的虫鸣
和深秋里肆虐的风
却掩不住
心虛和茫然

无能我
朝左朝右朝上眺望
目光如何的深邃

都无法穿过窗玻璃
穿越厚厚的墙
穿透重重的夜幕

所以啊
我看不到远方
看不到故乡
只能想象

懵懂少年时
你的羞涩
和此刻
酣睡的外表下面
你正做着的
中年梦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361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363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