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363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334 | 回复0 | 2020-11-11 23: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还是那缕炊烟》
文/透彻的心66(江苏)

皈依着
躺在月光的怀里。六月雪
九月红
与一缕缕炊烟
在故乡的露珠中开放。此刻
鸟儿衔着晨昏
从我沉寂的房檐下掠过

老屋遮不住
父亲用过的镰刀咳嗽声。墙角
半爿石磨
透过庭院井台的苔藓,呼吸着
湿漉漉的分量
村口那颗老槐树
倒伏在
母亲升起的炊烟里,还是
我熟悉的形状

陈年往事,喧闹依旧
一张老藤椅
映着满天心动。时光纵轴
牵引我
咀嚼着乳名和母语
那么地清晰,那么地怀念



《记忆里,你曾经来过》
文/卫忠

在我的记忆里
你曾经来过
赋予了我生命
年少时我总是太过无知
你依旧用粗浅的语言
未解的方式
在我的记忆里镌刻上一道道
苍老的付出

在我的记忆里
你曾经来过
我们彼此搀扶
一起坐在云端消磨落日
流逝的时光
账目都很清楚
我们付出的爱
却要在每个点滴瞬间
从对方的身上去结算

在我的记忆里
你曾经来过
泪水中的柴米油盐
汗水后的粗茶淡饭
都是如此的有味道
还有一种对诗歌的热爱
在未来的日子里
纵然朝霞褪色
纵然黄昏紧催
我也待你眉眼如故
岁月如初



《思绪,回了一次故乡》
文/诚初

繁星入梦。月光落在雪地上
我的思绪很白,白过月光,白过青草地上铺的白雪
在这异乡的夜,思念有放空的嫌疑

今夜,我思念的足音 轻 轻轻地落入故乡
看到了,故乡的老槐树落下的叶
拍着我的肩膀,他正安慰一个在异乡
漂泊流浪,心无着落的人

母亲,你能否原谅一个在异乡
摸爬滚打多年的浪子,做着经年空荡荡的梦
现在仍是一无所有,一无所成。
今夜,在这月光遍照的异乡
我能想到,唯一能聊以慰藉的,能否让母亲宽慰
——我始终背着善良的壳
时间久了,重是重了,却从来不敢卸下来



《雪花里的春天》
文/水箬野客

大雪纷飞的冬日
想提笔写写春天
因为,我自雪花绽放的棉白里
看到地下的春的萌动——

树根不死,虬枝盘驳苍穹
拥抱每一缕阳光
草根不死,于深深的泥土
寻找绿的生机
种子不死,悄悄在白雪皑皑的覆盖下
做着嫩芽破土的春梦

田野的浅雪里
我看见一抹新绿
那是越冬的麦苗
那是冬的大地的绿色的眼睛
它定是看见了
冬后不远的春天

梅花开了
它捎来春的消息:
紫燕已从南方启程
就在路上
我仿佛看见黄河两岸
盛开的桃花
桃林里掩映的村庄

“以鸟鸣春”
每一声雪花里的鸟鸣
都浸透绿意
这绿意,就藏着瑞雪丰年

雪,是雨的精灵
亦是春的使者
引领我们     走近
生机盎然的春天



《致寒冰之羽》
文/李平(湖北咸宁)

我熟睡。我太累了
我倾尽所有的精力,用生命的犁
在女人的身体上耕耘
而我的灵魂仍是饥渴的
我熟睡。我用梦逃离
并弥补生活。而你在远方
在北京午夜的黑暗中
一个人安静地失眠,吸烟
享受异乡的孤独
我们的痛苦的相似的
我们的心总是在漂泊
在命运的河流上无处抛锚
用沉默呼唤我
用远离接近我
用冷漠燃烧我。你
——变幻的女人。你
——可望不可及的诱惑
象灯,象无数次错失的曙光
照亮我
也照亮你自己。此刻
你是雾,是港口
是飘坠的枯叶
而我是船,是孤岛
是失去翅膀的鸟
我和你,是一根线的两端
是一条河的两岸
是平行的铁轨,从不相逢
永远,永远
温情脉脉,相对而望



《枯叶如诗》
文/凡富堂

总想用最美的色彩
来渲染
回眸时的温柔
忘却坎坷
把平静过成诗
总想把一生的风雨
都浓缩进
眼前的斑斓里
携满风尘
依然光亮如新
阳光正好
此时风儿不起
万物祥和
仿佛母亲刚把
可口的饭菜做好
又温在锅里
放下盼归的心
开始凝视着红尘
所有的期待
如枯叶般静美
圣洁的气息柔和
召唤或告别
都镀着神圣的光晕
宛如一切
都暖在梦里
又都被封存在
光阴的年轮
一圈又一圈地
同着一颗心



《村口》
文/正行(湖南)

村口是乡村岁月的大舞台
生旦净末丑,竞相登场
轮回上演喜剧,悲剧,悲喜剧
鸣蝉啼鸟是超级乐手
花红树绿是绝佳布景

老牛,黄狗和明月
是传统剧目不可或缺的道具
牛哞田野,犬吠柴门,月照西窗
常将平淡的剧情推向高潮

现代剧高潮迭起,精彩纷呈
汽车和摩托将相逢与告别
演绎得笑容可掬,热泪满襟

许多可歌可泣的情节
被风雨刻录在槐树的年轮里
一张张陈年的老唱片
把村庄的故事一代一代地传唱



《兄弟间》
文/叶小松

虚汗是心虚的汗吗?
汗颜又算啥回事?

一张火车票攥在手中
虚晃了三十年。合理吗!
喝酒聊天和畅谈理想混在一块
合理吗!有阶层没阶层
混在一块,合理吗!

说什么呢,难道
从桃花坞出来的诗人
会为五斗米折腰!
列位,喝醉了,喝醉了
他们说,抱拳作揖的都是陶渊明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362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364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