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369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354 | 回复0 | 2020-11-25 23: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小雪》
文/鹰眼

小雪那天,
玫瑰花开得最盛
我对你重复着一句话: 生日快乐
像灿烂的阳光洒落
在你我的心房

我们为彼此感动,还一直深深爱着
故乡忘了变冷
仿佛为你庆生
牵手走过喧闹的街道
为手中成双成对的冷饮拍照
世界虽大,我们仅需要蛋糕上的
一根蜡烛足以
使我们活在小小愿望中

为你写一首小诗,就可以让你
开心得像个孩子
我从深夜的寂静中抽出几行汉字
当作你这幸福的预支



《宇宙》
文/鹰眼

我偶尔跟你谈论起宇宙
如今仍然是一个巨大的谜团
除了感慨几个近地行星的美丽
还一再称颂恒久燃烧的太阳
这无疑证实了人类的落后——
就在这颗蓝色的星球上活动
并经历着百年的时光——
这短暂的人的一生。而我们相伴,
在太空中旅行

你是我的爱的根源与生长。每一次
日出与日落
我们都在宇宙中不同的位置
爱情有一根无形的线
将我们牵连在一起
每一刻都在虚空中穿梭。所谓命运,
是你已经写入我内存的基因里——
无论今天有多少颗星星消失
我们的爱情也不会殒没
你是我飞向宇宙另一端的唯一物质



《十月集》
文/萧路遥

记忆的轮回
是那年,闰年闰月
丰收的喜悦
总不如一只
刚刚睁开眼的稚鸟

那一眼,是一世的轮回
那一眼,是一世的牵绊
风,依然是那年的风
雨,依然是那年的雨
只不过年轮已经霜雪

三十六年,是刻在年轮上
一道轻轻的铭痕
三十六年,是迟顿的诗行里
一句说不清的呢喃细语
三十六年,是母亲脸上
岁月多变的痕迹

三十六年,这个普普通通的数字
是一道岁月写不完的数学题



《阴影》
文/心之帆

遗忘开始从声音模糊,
到某个脸的一角,转而浮现晦涩的阴影,
之后荡然全无。
车速六十二迈,后视镜里
哀愁的眼神,
窥探着世界的虚无,
你打开窗,
微凉的风擦肩而过,
一段激烈的音乐之后,
平静只剩一弯上弦月和不凋零的夜色。
我们绕了几个弯,
无尽的黄昏落在云层之下,
町畽鹿场,熠耀宵行,
几朵笼罩其中
淡黄的花儿,
惹起我对你啾鸣般的思念。
还会回来吗?
你问我,我只是仰着头泪流面满。
还会回来吗?谁又知道呢。
阳光还会覆盖那些阴影吗?
皑皑白雪之上,午后的微醺里,
我们曾坐着
笑谈如同两个孩子。
我们一路
走过那些黑暗,
黑暗的山,
黑暗的信号塔,
黑暗的乔木与林间熟睡的鸟儿,
从前
心中本是发光的大桥,
发光的默灯,
发光的指路牌,
为何现在
全是理想与破碎的声音?



《带一枚枫叶回家》
文/阿姝

今天
我穿上紫色长裙
披着紫色披肩
走进香山最美的秋色

我愿我的灵魂
是一阵甜美的秋风
不受枷锁的羁绊
不受时空的阻隔
与片片飘舞的红叶相拥

去年那枚枫叶
还躺在一阙唯美的词上
清晰的脉络
如同鲜红的血管
来时
我不忘看了它一眼
心里旋起一阵阵疼

一片枫叶
飞到了我的身旁
它是那样熟悉那样轻盈
轻轻地把它拾起
放在手心
想起了它春日的嫩芽
夏日的林荫
沉醉的风中  
飘落片片的感伤

带一枚枫叶回家
放在书的扉页
让它在书香里
做一个沉淀而纯真的梦
风中  有红色漫漫
心底  有童话暖暖
唯你飘来  唯你美好
唯你足矣



《隐疾》
文/钟庸

原谅我们愧对镜子。镜子里的火焰深邃而
神圣。遇见教堂,要从一件小事说起:
飞鸟或松鼠从松树枝上跳跃,从我的思绪
跳跃到,你的。我常给你写诗,韵脚是你的
姓名。我写到,原谅我们一生都不得其所。
如果心事是向内外延,或以某种形式上的液体
再次袭来,像在心脏上雪崩一场,体验死亡
如此美丽。不必有任何负罪感,在我的墓前
祭奠一个黄昏,和,2018年5月29日的和风。
不必用泪,洗着蝴蝶,在梦魇中逃亡太久。
不必狼狈着哭诉向我。一个伟大的但丁即将
辞世。也不必向神祈求,什么垃圾夙愿:原谅
我们一生都不得其所……



《致H禅师》
文/海明

将手机调到静音,恬淡虚无
在老树下陪你喝茶
你身着海青,我坐于对面
我说可否饮茶论道,你说不谈悲喜
轻风在金色的丛林中穿过
到访的霞光经过树梢落入茶中
光影间照见你我前世的来路
晨起的秋虫伏在花草丛中吟诵
和空性状态下的心特别相应
茶叶在沸水中沉浮,生死轮回
主体与客体,对与错,荣与辱
紧跟我的思绪远离这尘世



《笔法》
文/一只小鸿

他抄起那几欲断裂的笔杆,开始了第百次或千次之创作
青筋随着挥舞的手延伸去,挥,拉,横击,再前打,
铿铿作响,骨架铮铮,未及喘息再一横练,气收落笔
啪,那杆钢棍便同他儿子坠倒在地上颤栗着,两侧痛觉割裂
神经,驱动着断残的笔画,似扭成一个歪歪斜斜的“人”字。

几间茅屋还没有坍落,蛀空的门板是历史之篆刻
造成的预言恍若昭示坍塌几秒前,桌上摊开着《弟子规》
和《狂人日记》,廿年的冷风将他们捭阖、刮、划、提、再骤降
如若抡笔,看那书页散杂着乱雪飞进寂寥的冷原
飞白垒成一座座埋着人或还未坑杀人的碑,
千年的历史在碑上狂舞着战兢的阴灵,

于是手机竟这样形成。我们便抱着这一座座的
碑,对那漫天飘坠的荒雪或是四年前之谣言
祈祷,却讷然地揣着冷颤却紫红至寒白之手,
看着他那不久的再次笔走龙蛇、挥毫泼墨化作
血沫四溅。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368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370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