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378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40 | 回复0 | 2020-12-16 18: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大时钟》
文/鹰眼

再没有另外一个人
能和你一样,像指针在齿轮的
契合中
将爱意盘旋
经过宇宙的精密计算,我们
在这个世纪的
一个具体的时间相遇
这缘,似河底的石头长出水草
一样久经考验
一样自然
有时火山会从我们的身体里复活
燃烧掉一切暧昧
世界重塑,每个日子的平凡也重塑
再不必有另外的一个人
将故事重演
这个世界的时钟从来没有结束



《落叶》
文/深沉

想来,世间所有的飘零
皆饱含深情
有的如火,有的似虹
燃烧,生命的美

终有一天,我们
短暂的一生
也会落下帷幕
在人们的记忆里灰飞烟灭

悲伤,或者欣慰
一辈子的拥有或失落
如潮起潮落,云聚云散
了然无痕

就像这个秋天
与许多个秋天一样似曾相识
天地间,来来往往
只须随心所欲

此刻,我生命中的一个凝望里
片片落叶上下翻飞
秋色,仿佛又深了几分



《时光爱恋》
文/格命草

骄柔的阳花错落窗檐
像刚发芽的眸子
轻轻地滑动帘窗
阳花一把散落在地面
又长出明澈的眼睛来

那眼神遗失在季节的表盘
无法校准时间点
秒针总是或快或慢
缝补时间

我蹲下来,打量——
记忆因子
个个穿戴整齐
准备登台排戏

礼堂只有我
手里的入场券剩下半张
另一半,不知何时
掉落在时光的手里

我想起身捡起,突然
聚光灯打来
时光片片,飞升——
——我想够——
却再也够不着



《豆浆,锅贴及麻雀》
文/沈章宝(安徽)

太阳还没爬上高楼顶端
吃早点的人
已经在豆浆铺围了一圈

三个锅贴一碗豆浆
丰富和填充了一个早晨的内容
桌子边不远的树枝上
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在讨论着

忽然之间明白了
我需要早餐来补充黑夜消耗掉的能量
那那些麻雀是不是也需要呢

扔一个肉馅的锅贴在地上
麻雀们惶恐不安面面相觑
它们是不是在猜测我的用心或是给它们一个陷阱

一只看似老成的麻雀
看了看另外两只
叽叽喳喳说了几句
鼓足勇气振翅跳了下来
落在锅贴面前试探性咬了一口

我漫不经心地吃着锅贴
喝一口豆浆品着早晨的时光
用眼睛的余光偷窥着麻雀
树枝上的另外两只迫不及待地相继跳落下来

我们相安无事和谐共荣
各自咀嚼着各自的生活
恍然间,我的心一颤
人与鸟兽更应该相互共荣

这个世界不只是属于人类
也是飞禽走兽共同的家园
此时,阳光已经越过楼顶
照在我和麻雀的身上



《青春》
文/诚初

旧报纸怀抱不能言说的过去
寒风中灯火明灭
心存怀念,是青春的哀歌

远方长在他乡高高的山岗
越是遥望,越是无期
梦想在天空流浪
至今没有一个自己的家

“子在川上曰”的时候
一个普通人在河里清洗流年
风来,他便手摇折扇
渴望复活一冬死去的枯草

青春是时光里摇摆的枯草
在一个人年轻时死去
在一个人年老时活来



《跃出表面之外的生存》
文/浪少

尘世间。太多花朵在隐忍中死去
甚至未曾留下容貌
声音,与名字
只知道本分,以及立碑相传的
贤良淑德
以一条河流形式,承载四季
冷暖,与三千八百万愁怨
如从父,从夫,从子
若有所僭越,跃出表面之外的生存
便是大逆不道
就像水面涌起的浪,因风而生
因岸而亡
浪,是名词。也是动词
也是色彩模糊的
形容词



《银杏对落叶的告白》
文/白水

院落里一排银杏
是对门一位老奶奶种的
三十年来
我親睹它的演变和荣华
当初不咋的苗
现已可与顶楼比肩

前半个月还是目清眉秀
这两天都突然衰老
叶片由綠变黄
一片二片
百片千片的坠落
似雪片都又是那么金黄
地上已铺满
长长一溜黄金马夹
还在继续加宽加厚加长

三十年
银杏树很无奈
每年坠落多少由缘变黄的叶子
她自己也说不清
三十年
她是多么无奈和纠结
树多想对落叶说
不是你们的依恋
就能阻止季节的轮回
该走的
终究要走
该来的
终究要来
说完
老银杏树用光秃秃的
枝体仰天长叹

我现在无牵无挂
只等明年发芽
我要用崭新的嫩芽
告慰长眠的老奶奶
儿孙们都健在

一排老银杏树迎着凛冽的寒风
咬牙说出了
这无可奈何却又有几分伤感的话



《北方的煤》
文/马维驹

一块煤,空怀激情,无法融化一身的雪
一堆煤,身披白雪,模拟孝子的跪拜
一座狰狞的煤矿,被雪修饰成起伏的人间
那些黑色的石头,体内蓄满了雷电
在寒冷的北方,却无法脱困

一个人,是一小块煤,胸怀火焰
永远不会自燃
一群人,是一堆煤,聚集着情绪
等一束燃烧的木柴
一国之民,是一座煤山,表层在自燃
深层站在岩石,抱着幽暗的冷

在北方的旷野,煤
发出岩石的铿锵,和夜露的幽光
它是一个求救者
殊不知,煤,不需要拯救
它仅仅需要点化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377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379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